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最新资讯 > 锡伯族喜利妈妈信俗

 锡伯族喜利妈妈信俗

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学院 李云霞 

喜利妈妈(锡伯语siren mama),也叫“子孙妈妈”,意味着保佑子孙后代生息繁衍的女性祖先神灵。它是锡伯族结绳记事时代的一种很形象的家谱。过去,由于没有文字,人们往往刻木记事。但天长日久,木头非常易腐朽,不好保存,也不易携带,人们就发明了在绳子上缀以饰物来记事的方法。后来,有了文字,就有了用文字记载的家谱。喜利妈妈是锡伯族所独有的,是锡伯族最独特的标志。

喜利妈妈的象征什物是:一条长约10米长的绳,上面缀以小弓箭、箭袋、嘎拉哈(gacuha,猪或羊的背式骨)、五颜六色的小布条、小铧犁、水筒、铜钱、小摇篮、小靴鞋等。喜利妈妈上的弓箭代表男孩儿,生个男孩儿就往喜利妈妈上拴个小弓箭,预示他将来成为一名能骑善射的弓箭手;生一个女孩就系上一个小布条,预示她将来洗涮缝补、勤劳致富;娶一个媳妇就添一个小摇篮,预示着生儿育女,子孙满堂;辈与辈之间用嘎拉哈隔开,喜利妈妈上有几个嘎拉哈,就代表有几代人。

喜利妈妈平时装入一牛皮纸袋内,挂在西屋西墙的西北角上。每年农历的大年三十那天,将其从袋内取出,从西北角斜拉至东南角,摆上供品,一家之长率领全家老少为其烧香磕头。到二月初二日,再装回纸袋内,挂回原处。

过去,锡伯族人家家家都供奉喜利妈妈, 20世纪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喜利妈妈被当作“四旧”,多数都被烧掉了。只有个别人家偷偷地收藏起来,保留到今天。锡伯族对喜利妈妈的信仰非常虔诚,认为它非常灵验,能保佑子孙繁衍兴旺。

喜利妈妈在东北、新疆的锡伯族中可谓家喻户晓。关于喜利妈妈的来历,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则传说:      

锡伯族的祖先是生活在大兴安岭脚下的一个打牲部落,他们以打猎、捕鱼为生。有一年夏天,部落首领在莫昆达的带领下,到深山里去打猎,只留下那些老弱病残和孩子们让喜利姑娘和她的“阿谋”(爸爸)负责照顾。喜利姑娘这年已经18岁了,是个聪明、勇敢、美丽又善良的姑娘,她心灵手巧,织网、划船、打猎等样样精通。

上山打猎的人们已经走了两天三夜了,一直没有人回来。眼看着吃的东西快没有了,喜利姑娘暗暗着急,就和阿谋商量,到洞外去弄点吃的。得到阿谋的同意后,她带上了弓箭及甩手棒,还有她那条心爱的猎犬向山上走去。她刚刚走上山顶,就听到隆隆巨响,霎时,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前方远远的山间火光冲天。过了一会儿,地不动了,山不摇了,喜利姑娘站起来望着前边的山头,心想,难道是我们得罪了山神?还是得罪了天帝?那喷火的山间不正是上山打猎的族人们常去围猎的地方吗?她想到这里,急忙朝向那个山顶快步走去。还没等她爬到山腰,就觉得热气扑面。她又往上爬了一阵,抬头一看,那远处的山顶,哪里还有山顶了,只剩下了一个大大的红彤彤的大山口,向外流淌着一股红黑色的水,洞口烟雾缭绕。她站在那里,像是站在蒸笼里一般,浑身冒汗。她已经不能再往前走了,只好顺着原路返回。回去后,看到老阿谋和留在家里的老老少少,正在焦急地向远处眺望。看到她平安回来了,人们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接着,人们又开始盼望着打猎的亲人们能够满载而归。结果,盼啊盼,等啊等,亲人们一直没有回来。喜利姑娘和阿谋承担起了照顾老人和孩子们的重担,部落中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死去了,最后,只剩下了喜利姑娘父女俩和九对童男童女。孩子们一天天地长大了,喜利姑娘和她的老父亲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

自从火山喷发之后,这里就变得寸草不生,河流干枯,飞禽走兽也都没有了,部落中剩下的这二十口人眼看着就断了活路。为了挽救这些人的性命,喜利姑娘在一位白发仙人的指点下,历尽千辛万苦,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亲自上天宫,借来了玉帝的捆魔锦带,降妖除魔,最终挽救了这九对童男童女和老父亲的性命。喜利姑娘因为保护锡伯人有功,被玉帝认作干女儿,并封她为“喜利妈妈”,永远和锡伯人住在一起,保佑锡伯人繁衍昌盛。

这九对童男童女长大以后一对一对地结成了夫妻。把喜利姑娘留下的“天带”、“地带”和系在腰间的“人带”拧成一根绳,称为“天地绳”,挂在洞内,成为驱妖辟邪、消灾免祸的传代宝绳。后来,他们在绳上挂上男人们的弓箭,拴上女人们的头巾和孩子们的摇车,来纪念喜利姑娘。后来,锡伯族把它作为家族传宗、生儿育女的记事方式。比如生男孩挂弓箭或皮靴子,生女孩挂彩色布条或摇车,两辈人之间则拴上一枚嘎拉哈,以表示辈数。平时用羊皮包好,供在本家西屋的西北角上,尊称它为“喜利妈妈”。每年腊月三十日,将喜利妈妈请下来,把天地绳的另一端拴在东南墙角上,到二月初二日,再把喜利妈妈请回原位。按年节烧香上供,祭拜喜利妈妈这位保佑子孙繁衍昌盛的女神。

 

关于喜利妈妈的传说,民间流传的不止这一个版本,上述这个是比较典型的说法。但是,无论哪个版本,都被人们赋予了“神化”的内容,反映了人们对祖先的一种敬畏之情,也反映了锡伯人的一种美好的愿望。

2011,锡伯族喜利妈妈信俗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扩展项目名录。2016年沈阳市沈北新区政府在所属的黄家街道(原黄家锡伯族乡)八家子村吴吉山老人家的院子里投资兴建了“锡伯族喜利妈妈信俗传承馆”,作为展示锡伯族民俗,传承锡伯族文化的基地。

近日,吴吉山老人被批准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观点或立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