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最新资讯 > 锡伯族:奶奶说,国家的事比命重要

 锡伯族:奶奶说,国家的事比命重要

人民日报   2017-11-08|

  那时候,奶奶病得很重,已经走不动路了。她让我搀扶着,艰难地一点一点拖着步子,来到院子里坐下。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阳光明亮而温暖,还有一丝风从后园的树木之间吹过来,含着浓郁的大地复苏的气息。

  “清明快到了,我不能带你们去墓地了。唉——”奶奶深深叹了一口气,抬眼望着园墙外远处的山地,那地方叫萨尔巴格,一片荒野,我们家族的墓地就在那边。

  记得从我记事起,每年清明,奶奶就会领着我和姐姐,带上一些吃的喝的,走半天的路到墓地。正值初春,大地生机盎然,我们边走边采野花,头顶还有百灵鸟飞舞鸣唱。

  奶奶把一块白色棉布铺在太奶奶墓前的草地上,把我们带来的锡伯大饼、几枚煮鸡蛋、两三小碗腌菜、几个方块糖、一碗清茶,都一一摆放在棉布上。奶奶一边做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小声念叨着。每年来这儿,她都重复同样的话,比如,“我们过得挺好的,妈妈放心吧”,“孩子们都长得很好,又勤快又孝顺”,等等。最后,奶奶带我们给太奶奶磕头,把棉布上的食物分一些给太奶奶,剩下的我们就坐那儿吃,吃完喝完就回家了。

  “以后,清明的时候,你们要去墓地看看太奶奶,还、还有我。”奶奶说这话时,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依旧那么安详。

  “奶奶会好起来的。等天气暖和了,我赶着马车带奶奶去墓地看太奶奶。”我轻声说。我把眼睛望向远处,望向南山顶上的高空。我第一次感到泪水在眼眶里沸腾,随时要喷涌出来的样子。听爸爸妈妈说,前两天医生来过,奶奶的病很严重,最多还能活一两个月。
我心里充满不舍、无奈、悲伤和绝望,原来,生离死别是这样一种感觉,无以言表,整个世界,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寂寞、黯淡。我双目紧闭,在内心里撕心裂肺地呼喊:奶奶,我不想让您死!

  奶奶好像听到了我的心声,转过脸看着我,说:“我奶奶,临死前告诉过我一件事,让我记住,我记住了,一直记到现在。”她顿了一下,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我,现在告诉你,你也记住吧,不管有没用。”

  我凑近奶奶身边,轻语:“奶奶,我听着。”

  “知道吗,我们,锡伯族人,很早,在东北那边生活。”奶奶说时艰难地举起一只手臂,朝东方指了一下,“皇帝,乾隆皇帝,叫我们到这里来,帮助国家守住这片地方。那时候说,六十年以后就能回去,回东北老家。”

  对我们锡伯族的历史,我多少了解一些。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一纸圣旨,从生活在今沈阳等地的锡伯族中抽调了三千多官兵,连同家眷共四千余人,派往万里之外的伊犁守边。历经一年零五个月的艰苦跋涉,西征锡伯族官兵及家眷,终于到达伊犁。农历四月十八,对我们祖辈,那是一个生离死别的日子,从此骨肉分离,天各一方。

  奶奶见我愣着,抓住我的手,继续说:

  “最终,我们留了下来。我奶奶说, 国家的事比命重要 。”

  那年,刚入夏,一场大雨,下了一整夜,还闪电打雷,“轰隆隆”的。早晨,雨停了,太阳从东方升起,奶奶走了,平静得像睡着了一样。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观点或立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