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学会资讯 > 沉痛悼念锡伯族著名学者、作家佟加·庆夫先生

 沉痛悼念锡伯族著名学者、作家佟加·庆夫先生

新疆锡伯语言学会(办公室)

2016115

锡伯族著名学者、作家佟加·庆夫同志因突发心脏病于20161031日在家中去世,享年71岁。2016114号上午1130分(北京时间),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翻译局)新疆锡伯语言学会(办公室)在乌鲁木齐九龙生态园殡仪馆凤凰殿为佟加·庆夫同志举行葬礼,由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翻译局)巡视员张树山同志介绍佟加·庆夫同志生平简介,由新疆锡伯语言学会郭向阳会长致悼辞。同时,许多相关领导和佟加·庆夫同志的生前亲朋好友参加了追悼会。2016111

 

【佟加·庆夫同志生平简介】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我们的一位朝夕相处好同志、好伙伴、好老师佟加·庆夫同志。

佟加·庆夫同志,男,锡伯族,19451214日出生于察布查尔县,19667月参加工作,20081月退休。佟加·庆夫同志于20161031日因突发心脏病于家中去世,享年71岁。

佟加·庆夫同志,曾先后任伊犁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种羊场翻译、革委会翻译、供销社翻译兼秘书,县委翻译,察布查尔锡伯语言学会秘书长、学会刊物《语言通迅》主编,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学会会长,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锡伯族语言、历史、文学艺术研究学会副秘书长,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秘书长,政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第六届、第七届委员兼民族宗教委员会委员,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科研室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副主任、研究员等职务。于20081月从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光荣退休。

佟加·庆夫同志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是为语言文字事业发展奉献的一生,是推动语言文字事业翻译事业和谐发展的一生,是在推进语言文字信息化进程中付出毕生精力的一生。佟加·庆夫同志先后发表锡伯族历史、文物、民俗、人物方面的论文《漫话靖远寺》《新疆锡伯族的屯垦》等50余篇,创作电视专题片《察布查尔锡伯人》《锡伯族的婚礼》12余部,发表小说、散文、论文、评论及各类文章100余篇,参与或主持完成国家级、自治区级研究课题9项;主持研发计算机信息处理锡伯文、满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及阿拉伯文应用软件5套等。佟加·庆夫先生的一生为民族语言文字事业的发展、文化遗产保护、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他用毕生的精力,为语言文字和翻译事业奋斗。做到了生命不息、研究不止。直到去世前,还在研究国家和自治区多项语言文字专项课题。他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他的去世是语言和翻译事业发展的一大损失。

佟加·庆夫同志的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朋友、好同志、好专家。他虽离我们而去,但他那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记取。人逝不能复生,我们只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抑制自己的悲痛,以加倍的努力、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继承与创新的精神,去推进语言文字事业、翻译事业和社会各项事业的科学发展,为推进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在各自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作出自己的一份奉献,以此来慰藉佟加·庆夫同志在天之灵。

佟加·庆夫同志安息吧!

                               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翻译局)

                         2016114

 

新疆锡伯语言学会领导在佟加庆夫先生葬礼上致悼词

郭向阳

2016114日)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来悼念我们杰出的锡伯族作家、学者、专家、作家佟加庆夫先生。

佟加庆夫先生曾经当选为好几届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秘书长,在职期间曾经为锡伯族语言文字的发展进步做出过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佟加庆夫是组织开发锡伯文软件第一人,他主持研发和制定过《计算机锡伯文、满文文字处理与轻印刷系统》、《信息交换用锡伯文三项国家标准》、《锡伯文、满文传媒出版技术研究》等重大科研项目,这是佟加·庆夫在锡伯语文信息化研究领域做出的独特贡献。同时,他在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文的信息处理研究方面也有自己的建树,他参与和主持研发制定过《信息交换用ISO/IEC 10646 蒙古文序列锡伯文、满文国际编码》、《信息交换用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字体字形标准》、《新疆2000多文种图文排版系统》、《阿拉伯文及多文种排版系统》等其他兄弟民族的科研攻关项目多项主持研发计算机信息处理锡伯文、满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及阿拉伯文应用软件5套。

佟加庆夫是一位孜孜不倦的学者,在研究锡伯族历史、文物、民俗、人物方面的有过大量的论文和著作,他的专著有《中国少数民族风情游·锡伯族》、总编出版《中国锡伯族之星》、《锡伯族歌舞音乐》,研撰出版专著、合著12部。完成的论文有:《漫话靖远寺》、《新疆锡伯族的屯垦》、《锡伯族的宗教信仰》、《锡伯族抗俄英雄喀尔莽阿》、《锡伯族教育家色布西贤》等50余篇。

佟加庆夫是一位勤勤恳恳、笔耕不缀的作家。发表过中短篇小说《鸡尾巴上的渔火》、《钟魂》、《情牵重阳》、《朱伦念说录》、《逖雅哈》、《一年零六个月》、《阿吉玛玛》、《都市里的雾太阳》、《名不见经传》、《在那遥远的国土上》。小说、散文、论文、评论及各类文章100多篇;收集整理翻译锡伯族民间故事、民歌、舞蹈音乐等多篇。

佟加庆夫又是一位刻苦钻研的专家,曾经完成《全国少数民族文字书法宝典》、《中国锡伯族双语研究》等多项重大研究课题,参与或主持完成国家级、自治区级研究课题9项;

他曾经参加创作电视专题片有:《察布查尔锡伯人》、《锡伯族的婚礼》。电视片(剧)文学脚本427集;收集整理翻译锡伯族民间故事、民歌、舞蹈音乐等多首(篇);

他研究的锡伯族歌舞、音乐、书法艺术的成果有:《锡伯族民间舞蹈一一贝伦舞》、《锡伯族民间舞蹈一一蝴蝶舞》、《锡伯族古典舞一一萨满舞》、《锡伯族戏剧音乐浅谈》、《锡伯族的曲子戏》、《锡伯族民间乐器小考》、《锡伯文书法艺术》等多部。

2012416,佟加庆夫先生在他的QQ空间里写到:为锡伯族语言文字与文化事业而献身!

2014324,佟加庆夫在他的QQ空间里写到:此生不唯自己,只唯我所热爱的锡伯族

20161031,佟加庆夫先生因突发心脏,在乌鲁木齐的家中悄然去世。

佟加庆夫先生的去世,是锡伯族人民的巨大损失,也是各兄弟民族文化科研事业的重大损失。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杰出的文化巨匠而感到无比悲痛。

同时,我们将悲痛化为奋斗的力量,继承佟加庆夫先生未完成的遗志和心愿,奋发努力、团结奋斗,以此来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佟加庆夫先生先生永垂不朽!

 

                            新疆锡伯语言学会

                           郭向阳

                             2016114

 

【来自全国各地以及锡伯组社团组织的唁电】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民政府唁电:惊闻佟加·庆夫先生不幸逝世,察布查尔锡伯族同胞及各族群众无比悲痛,深感惋惜。谨向佟加·庆夫先生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亲属们表示亲切的慰问!佟加·庆夫先生一生致力于新疆民族语言文字研究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工作,在察布查尔县非遗项目申报、传承保护基地建设及自治区级锡伯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创建均做出了贡献。退休后依然不顾体弱多病,全力为锡伯语言文字及文化传承保护事业做着有益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歇,在田野调查、收集整理资料、研究、著书立说都有着先生孜孜不倦的身影。佟加·庆夫先生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及信息化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佟加·庆夫先生风范依旧,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学者、好同志、好兄长而深感痛惜。佟加·庆夫先生永垂不朽!20161031日)

伊犁州西迁文化学会唁电:惊悉佟加·庆福先生溘然长逝,伊犁州西迁文化学会全体成员深感悲痛和惋惜,佟加·庆福先生是锡伯族著名作家、学者、语言学家,他用毕生精力研究、传承、弘扬锡伯族文化,他硕果累累、功勋卓著,为锡伯族民族文化事业鞠躬尽瘁,如今巨匠陨落,此乃锡伯民族的巨大损失,但他的鸿篇著作和研究成果留在了世间并将流传千古。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完成他的心愿和遗志,继续为传承锡伯族优秀文化做出新的贡献。佟加·庆福先生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便。(2016111日)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供销社唁电惊闻佟加庆夫先生不幸逝世,察布查尔县供销社全体同志无比悲痛,深感惋惜。谨向亲属们表示亲切的慰问!佟加庆夫先生一生致力于新疆民族语言文字研究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工作,在察布查尔县供销社工作期间为供销工作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更是在退休后依然不顾体弱多病,全力为锡伯语言文字及文化传承保护事业做着有益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歇,在田野调查、收集整理资料、研究、著书立说都有着先生孜孜不倦的身影。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及信息化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察布查尔县供销社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同事而深感痛惜。佟加庆夫永垂不朽!(20161031日)

沈阳市锡伯族联谊会唁电:深夜惊闻佟加·庆夫先生不幸去世,深感悲痛。佟加·庆夫先生为挖掘、保护、传承锡伯族文化,不辞辛苦,多次来到故乡沈阳。去年作为锡伯族百年史录国家课题组负责人,与辽宁省政协、辽宁省民委领导以及故乡沈阳的锡伯族同胞一起研究确定重点内容。佟加·庆夫老师的博学多识、浓浓的民族感情以及传承优秀民族文化的执着与奉献精神深深感染和感动着我们,那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我们还知道,佟加·庆夫老师研撰出版了许多专著,编写电视剧剧本,收集整理翻译了大量锡伯族民间故事、民歌、舞蹈音乐,主持研发锡伯文软件,并开发满文、柯文等少数民族文字应用软件。他的离世是我们锡伯族的巨大损失,也是兄弟民族优秀文化研究传承弘扬事业中的损失。佟加·庆夫先生永远活在我们锡伯族人民的心中,愿先生一路走好。(2016111日)

大连市锡伯族学会唁电:惊闻佟加·庆夫先生不幸离世,我们深感悲痛。佟加·庆夫先生一生辛勤耕耘,为保护和传承锡伯族文化而兢兢业业;为编写《锡伯族百年实录》到全国各地收集资料,在大连时与大连市锡伯族学会成员进行了多次交流,他的敬业精神,他对民族的深厚感情深深地感染了我们。佟加·庆夫老师为我们留下了诸多研究成果,是我们今后学习和传承民族文化的宝贵财富。他的逝世是锡伯族人民的巨大损失,也是民族文化事业的损失。我们会永远怀念佟加·庆夫先生,愿老师一路走好!2016111日)

黑龙江省锡伯族研究会唁电:惊悉锡伯族著名作家、学者、语言学家佟加.庆夫先生去世,我们黑龙江省锡伯族研究会全体成员和黑龙江省锡伯族同胞深感悲痛。佟加.庆夫先生为研究、传承、弘扬锡伯族文化,为民族文化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去世,使得锡伯族人民痛失民族文化研究的领军人才,但先生的鸿篇巨著和研究成果将得以永久传承。我们永远怀念佟加.庆夫先生,愿先生一路走好,愿亲属家人节哀。(2016111日)

哈尔滨市锡伯族联谊会唁电:惊悉佟加.庆夫先生去世,哈尔滨市四千余名锡伯族同胞万分悲痛!他老人家是我们哈尔滨市锡伯族同胞最亲密的朋友和老师。我们曾经共同在一起探讨研究撰写,中国锡伯族百年实录。佟加.庆夫先生是锡伯族著名作家、学者、语言学家,新疆民族语言学委员会研究员,毕生研究、传承、弘扬锡伯族文化,推动东西文化交流,为民族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去世,不仅让锡伯族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前辈,而且对锡伯族文化的研究也将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老人家的遗志,加倍努力,进一步做好锡伯族文化传承工作,为提升锡伯族文化的影响力,增进民族团结做出新的贡献,佟加.庆夫先生永垂不朽。(2016111日)

吉林省民俗学会锡伯族医药文化遗产研究中心、长春市佟氏仁德堂锡伯族医药文化研究所、吉林省民俗学会长春锡伯族文化专业委员会、长春锡伯族艺术团、长春市锡伯族民俗节日筹备工作委员会唁电:惊悉佟加·庆夫锡伯族文化巨匠陨世,这是锡伯民族的巨大损失,长白青松擎挽幛,松花江水化作泪,深切缅怀佟加.庆夫大师的音容笑貌和丰功伟绩,愿他魂归西北,一路走好,在西北天宫安息......敬挽2016111日)

辽阳市锡伯族联谊会及全市锡伯族同胞唁电:致新疆锡伯语言学会,我们惊闻锡伯民族最优秀的学者,最杰出的锡伯族专家突然离我们而去,万分悲痛,不敢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20161031日晚恶耗传来,不眠之夜举族哀悼。佟加·庆夫先生如痴如狂地热爰自己的民族——锡伯族。他在此生以“不唯自己,只唯我所热爰的锡伯族!”做为自己的承诺和信条。为此,佟加·庆夫先生耗尽了自己毕生的精力。佟加·庆夫先生用几十年致力于锡伯族语言文字及历史文化传承事业的研究。他博学多识、才华横溢、笔耕不息,他一生撰写出版了诸多范畴的鸿篇巨著。他是我们锡伯族屈指可数的高产作家,他著书严瑾、精益求精,是我们锡伯族人民不可多得的文学巨匠。他参与并主持完成国家级、自治区级研究课题多项,当他冒着酷暑严寒主持研发计算机信息处理锡伯文、滿文、维吾尔族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及阿拉伯文应用软件成功之时,他不忘东北老家同胞的期盼,几次回归东北老家辽阳讲学,让我们分享他的成功喜悦,成为东西两地锡伯族同胞的文化交流使者。今年九月,我们辽宁锡伯族代表与佟加·庆夫先生在伊犁和乌鲁木齐相聚,虽然他因过于劳累、腿脚不灵便也苍老了许多,但他风趣幽默的专家风范一点沒变。我们作梦也沒想过他会这么快就离我们而去,留给我们无尽的哀思。佟加·庆夫先生倾尽一生为锡伯族语言文字出版事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在锡伯族申遗项目申报成功他功不可沒,很多事情仍历历在目,如今佟加·庆夫先生却与我们阴阳两隔。我们只能用拼命努力奋斗来纪念这一颗殒落的巨星,将他未竟的事业一代一代接力传承并发扬光大,以此告慰佟加·庆夫先生的在天之灵。我们锡伯族人民将永远怀念他。天妒英才,唯愿他在天堂安息吧。(2016111日)

沈北新区锡伯族研究会唁电:惊悉佟加.庆夫先生去世,沈北新区四万四千锡伯族同胞万分悲痛。佟加.庆夫先生是锡伯族著名作家、学者、语言学家、新疆民族语言学委员会研究员,他毕生研究、传承、弘扬锡伯族文化,推动东西锡伯族历史文化交流,为民族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去世不仅让锡伯族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前辈,而且对锡伯族文化的研究也将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老人家的遗志,加倍努力,进一步做好锡伯族文化繁荣工作,为提升锡伯族文化的影响力,增进民族团结做出新的贡献。愿佟加.庆夫先生一路走好。(2016.11.1

巩留县锡伯语言文字学会负责人关铁成唁电:

追思我所敬仰的佟加.庆夫教授

201610月的最后一个夜晚,锡伯族同胞微信交流群“锡伯大院”里突然传来:“锡伯族著名专家佟加.庆夫因病经抢救无效离世”的噩耗,就在刹那间,我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似的久久不能平静,感到十分难过和悲痛。几天来,我和许多同胞一样,从不愿相信到泣泪哀悼,无不充满对佟加.庆夫教授的敬仰和追思。此刻,我正满怀怀念之情敲击一篇短文,追忆与佟加.庆夫额车(长辈)相识以来的点滴,来表达我对额车的哀悼之情,以告慰额车的在天之灵。

记得那时在1994年的初春,当时我正在兰州西北民族大学(当时叫西北民族学院)读书,有一天我们几个同胞得到消息,知识渊博的佟加.庆夫额车在兰州而且要住一天,我和好友郭俊清立即相约前往额车所住的宾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额车,额车是因为锡伯文软件开发应用项目到内蒙古高校,返乌市途中路过兰州作短暂停留。我第一次见到额车之后就对他充满了崇敬之情。那时候的额车正当壮年,意气风发,博学多才,与他随行的助手牙森江(维吾尔族)在交谈中见到我也能说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连连称奇道:老佟卡,锡伯族都会说几种民族语言啊!额车一阵爽朗的笑声后用维吾尔语说:当然了,锡伯族自古就是语言上的天才!当晚的交谈中,额车丝毫没有长辈或有成就之人似乎应有的威严来高抬自己,反而平易近人,他谈了锡伯文软件开发的重要意义以及锡伯族历史,在讲到锡伯族悲壮的历史和锡伯族语言文字面临的现状时,他的讲话时而沉重语速缓慢,时而明快仿佛憧憬锡伯族事业美好的未来。额车的表现始终亲和且富有感染力。在交谈中,额车反复地谆谆教导我们:你们是大学生,有文化,一定不能忘记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始终要心怀民族自豪感和紧迫感,要学习发扬本民族文化。临别时,我们向额车提了个请求:下次路过兰州请您到西北民族学院给我们作一个锡伯族历史文化方面的讲座可以吗?额车非常爽快的答应说:我要是一下子多讲几个小时停不下来你们不要烦我哦,说完又是一串爽朗的笑声。当时的我对于本民族的历史文化可以说知之甚少,唯一的热情就是爱自己的民族,有民族自豪感。我有幸在自己很年轻时就能见到佟加.庆夫额车并聆听教导,这是我这一生的荣幸,额车对我来讲就是一座灯塔,此后我更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民族的文化历史。好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那年冬季(时间不十分确定),额车再一次路过兰州时果然应诺到我们学校作了讲座。那堂讲座,我想不仅是我,对于当时聆听讲座的许多年轻学子(当时西北民族学院锡伯籍学生有80多人,从人数来讲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讲,从这次讲座中的收获来讲对大家而言无疑是人生历程中的一盏明灯。1995年,我从学校毕业后,根据额车留给我们的名片联系以后,我和好友郭俊清去乌市新华南路额车家里,汇报了情况并希望额车对我们的工作方面指明一些方向。不久,额车在自治区某单位帮我联系了工作,可是我却因个人家里的原因回了伊犁,当时额车对我很惋惜也很失望。许多年后,好几次见面他都提到这件事情,我赶紧连连致歉。后来我回想起来,当时额车在乌鲁木齐也是才立足几年,人脉也不是很广,能帮我联系到工作实属不易,他为此应该也托了不少的关系。额车正是因为精心研读本民族历史文化积累了渊博的知识,宽广的胸怀,所以对待本民族的年轻人也是倾注了自己的爱护和心血。2000年以后,当时我已经在巩留县工作,额车来察布查尔县公干时给我打电话,我赶忙邀请额车有空来巩留转一转,额车喜悦的应允并前后来了几次。在巩留县,我联系额车的大专(中专?)同学关志良夫妇、彭春新夫妇、赵素珍等长辈与额车见面,还有巩留县锡伯族学者、教师关英杰、韩富灵、吴明政等人一起陪同,大家在一起畅所欲言,其乐融融,那时候额车感到很开心。后来,额车和新疆嘎善文化传播中心的文小龙同胞一起来到巩留,为锡伯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而调研走访,巩留锡伯族同胞关永东、关跃进、葛文忠等人陪同。再后来,额车到巩留来,我注意到他倦容疲惫,原来大多数的时候,额车都是应邀或自愿为自治县节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工作撰写文章材料而来,往往是忙了很多天,材料脱稿后作短暂的休息。这时候,额车就哈哈笑着对我讲:小关,巩留是我短暂休养的驿站啊。2015年,额车与葛丰交、金永辉等人来巩留县,与县政协、锡伯族学者一起进行座谈,安排《锡伯族百年实录》的资料收集编撰工作。后来,在规定的时间内,巩留县关英杰、韩富灵二位学者分别完成了《巩留百年锡伯族教育》、《巩留县锡伯族语言文字学会》两篇文章。额车在巩留时,每次,往往是深夜了,要休息了,他却摊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巩留县的同胞就对他开玩笑说:阿哥,何必如此操劳,锡伯族的事情你一个人能干完吗?给别人也留一点吗?他答复道:不写不记录不行啊,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只有我们自己来干,时间紧迫啊!

2016521,巩留县锡伯族语言文字学会在县人民广场举办纪念锡伯族西迁252周年活动,我从应邀参加的文剑阿哥处得知佟教授在察县。经联系后邀请佟教授前来与巩留的同胞们一起座谈,次日,佟教授如约而至,在巩留县塔斯托别村先锋村二组“锡伯林”里(巩留县锡伯族所建关帝庙遗址),佟教授与巩留的锡伯族同胞代表促膝长谈,他谈到了锡伯语的现状以及迫切需要重视的问题,他还语重心长地反复嘱咐我们:“巩留的锡伯族奉命开拨巩留已经有121年的历史了,做出了巨大贡献,你们一定要将这些历史讲给更多的年轻人和老百姓都知道”,“巩留的锡伯族应尽快在巩留锡伯渠龙首和锡伯关帝庙遗址立石刻碑,记载锡伯人不朽的功勋永世相传”等等。那一天,佟教授谈了很多很多,在场的长者除了个别发表见解以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听佟教授在讲。那一天,我很明显地感觉到,大家都为节日的来临而欢欣鼓舞,而佟教授却表情焦虑,忧心忡忡。听到后面我渐渐明白,他是为本民族的未来着眼,为将来锡伯语的弱化等事情而焦虑,为锡伯族年轻一代以及将来的一代又一代掌握运用锡伯语的状况预测而焦虑。我忽然间明白,什么是民族的灵魂,什么才是脊梁?这才是文学大家的风范,这才是本民族文化事业发展壮大的标兵!此刻,我再一次想起,这几天来,同胞们在悼念中多次提到的话:“佟加.庆夫,此生不唯自己,只唯我所热爱的锡伯族”,这是何等的豪情!

几天来,悼念佟加.庆夫教授辞世的文字在锡伯微信群里绵绵不绝,这或许能证明佟教授几十年来废寝忘食、笔耕不缀、为本民族事业呕心沥血的高风亮节,也更能说明更多的人们敬仰的并不是权高位重,家财万贯,而是一个人的宽广胸怀,是这个人在胸怀整个民族的喜怒哀乐时所体现出来的高尚情操!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锡伯族文坛失去了一颗大树,锡伯族语言文字事业失去了一尺标杆,锡伯族同胞失去了挚友,斯人已逝,光辉永存。此刻,除了悲痛我仅剩心愿,佟加.庆夫额车,愿您一路走好,天路平安。(巩留县锡伯语言文字学会/关铁成2016112日夜)

 

【来自全国各地的私人唁电选登】

北京故宫吴元丰先生唁电:沉痛哀悼佟加庆夫先生,佟先生为锡伯族语言文化传承和锡伯文计算机输入法、字库、排版软件的开发应用做出了重大贡献。愿逝者安息,家人节哀顺变。

新疆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佟吉生先生唁电:佟加·庆福阿哥是一个低调、默默地为锡伯族文化作出巨大贡献的学者和长者,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愿他安息,家人节哀。

来自塔城的唁电:忽悉佟加·庆夫教授不幸辞世,我们大为震惊,极为悲痛。佟加·庆夫教授是锡伯族的仁人志士,他为传承和发展锡伯族语言文字和文化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他在百忙之中,为记叙塔城锡伯族历史和现状的《戍边、兴边》一书审稿,使此书顺利出版。他不仅是一位作家,更是一位有担当学者,我们将永远怀念他的杰出功绩。佟加·庆夫先生千古!【备注:《戍边、兴边》一书主要编著高文才、主编石福祥(塔城市委副书记,援疆干部)副主编郭静(塔城市人大副主任)、编著永红(原塔城市检察院纪检组长)刘春涛(援疆干部)、张大鹏(援疆干部)、俞时(援疆干部)敬挽!】

伊犁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干部文健唁电:忽闻佟加·庆夫教授突然离世的噩耗,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悲痛悲痛除了悲痛还是悲痛,他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锡伯族语言文字及文化事业,他的去世是锡伯族语言文字界的一大损失,不可估量,《锡伯族百年实录》、《乌鲁木齐市锡伯族志》、《堆齐牛录志》都出自他老人家之手,有的已经脱稿,有的正在撰写,我们失去了一位好专家好长者,老人家一路好走,家属节哀顺变。

●青岛锡伯同胞关晓亮(崂山海客)唁电:秋风起恋歌,托生锡伯身。落叶念大地,归去乌孙魂。——奋斗在青岛的锡伯族同胞关晓亮(崂山海客)祈愿佟加·庆夫先生一路走好。

●旅居日本的锡伯族同胞董菲(hideo)唁电:《悼佟老仙逝》初冬蕭瑟葉歸根,宏著未竟尚餘溫,匆然駕鶴仙逝去,空留同胞悲憾深。——旅居日本的锡伯族同胞董菲(hideo)驚聞佟老仙逝,作為東北錫伯同胞,雖然與佟老無緣謀面,但從照片中的溫厚慈祥的表情,及題材廣泛的著作,可以想像佟老在錫伯人心中的位置以及他去世所帶來的損失 賦詩深表悼念的同時,也遙祈佟老在天國的冥福。

●我所认识的佟加庆福額车

1990年夏天的一个早晨,在察布查尔县政府供职的父亲给我打电话说要带我去见一个老朋友,我有些纳闷,会是谁呢?我和父亲在伊犁宾馆见到了刚从乌鲁木齐到伊犁出差的佟加庆福叔叔,中等个,敦实的身材,圆圆的脸,笑眯眯的眼睛偶尔会透出锐光,是一双作家独有的洞察世界的目光。他给我说:你爸爸是我的恩人,在我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救过我。父亲告诉他,我女儿喜欢写作,你看看她发表的一些作品,他看完后连声赞叹:老富,你女儿有写作天赋,有前途!我父亲和他亲如兄弟,说是在察布查尔县种羊场共事是结下了深厚情意。眼看天色已晚,我和父亲起身告辞,佟加庆福额车从口袋拿出一张信函对我说:这是北京那边发来的诗人笔会邀请函,你去参加吧,就说是我推荐的,我欣然应允,因缘巧合,我参加了“1990年北京青年诗人笔会",聆听牛汉、姚雪垠、王家新、邹静之等文坛大师的讲座,获益匪浅。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我也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和佟加庆福额车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但世界上的缘分就是这么玄妙,它会让特定的人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你生命里,完成某种使命。2012年,在伊犁师范学院中国锡伯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上与佟加庆福额车再度重逢,阔别多年,他还是那样憨态可掬,嘘寒问暖中我了解到他身体状况不太好,但精神,很幽默,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后来联系多起来,每次看到他都觉得很亲切,总会想起我英年早逝的父亲,感叹世事难料。

2015年,《中国锡伯族百年实录》在伊犁召开通告会,我受伊犁州西迁文化学会委派前去参加,又一次近距离感受他的专家风范,鸿篇巨著虽然耗费心血,但他思路清晰,侃侃而谈,胸有成竹。受他委托 ,我撰稿完成了《察布查尔县四任县长访谈录》等3篇稿子,发现这些老县长都是人中之龙,我也得到历练和升华。

每篇稿件完成后我都心怀忐忑地发给他,得到的是他的高度称赞 ,受到他的鼓励,我更有信心了。今年又受他委托,为《察布查尔县锡伯族百年实录》撰稿,我奔波在伊宁市、察布查尔、爱新舍里镇,釆访了11位锡伯族民歌传承人,触摸到原生态锡伯族民歌跳动的脉搏和不朽的灵魂。2万字的稿件完成后发给他,得到的答复是:非常好!非常满意!

20169月,参加伊犁师范学院举办的“锡伯族语言文化国际研讨会",再一次见到了佟加庆福额车,他还是那样可爱,像个弥勒佛,但感觉到发福明显,腿脚不灵便,也苍老了许多。他笑眯眯对我说:“你的文笔不错,以后多合作!我开完会就去参加《堆齐牛录志》筹备会。"后来就在微信上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也许是太劳累了,健康状况恶化,最终长眠在乌鲁木齐家中,真是突然又可惜啊!天妒英才,只有愿他安息吧!

 

【佟加·庆夫教授生前同窗学友集体唁电】

沉痛悼念佟庆福同学,愿一路走好。悼念佟庆福同学的微信留言:

臧捷年:惊悉佟庆夫学友离世,悲痛万分!一个多月前,我们还在新疆相聚,真不敢相信。他是卓有成效的学者专家,为传承锡伯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功不可没。他的幽默、博学仍历历在目!愿他安息,家属节哀!

刘玉秋和桑耀华:惊悉佟庆夫学友远去,万分震惊!9月我们还在一起团聚吃饭,还约定找时间再聚,怎么一下子就分成天地两个世界呢?无常无常!沉痛哀悼佟庆夫,一路走好!

吴家骥:沉痛哀悼佟庆夫学友,他的去世是新疆锡伯族人民的一大损失。愿他一路走好!

刘德泉:有这样一位有才学、有成就的同学,是咱们第一师范学友的光荣。对他的离去深表哀悼!向他的家人表示慰问。

李光朴:沉痛悼念佟加.庆夫学友!

桑耀华:惊悉佟庆夫学友远去,万分震惊!9月我们还在一起团聚吃饭,还约定找时间再聚,怎么一下子就分成天地两个世界呢?无常无常!沉痛哀悼佟庆夫,一路走好!

杜国贤:佟庆福于1031日晚九点左右,因心脏病去世。沉痛哀悼佟庆福同学,愿他一路走好,亲属节哀顺便。

陈素琴:沉痛哀悼佟庆夫学友,他的的去世是新疆锡伯族一大损失。愿他一路走好!

程柏龄:为学友、锡伯族学者佟庆夫的不幸去世默哀。

刘玉秋:沉痛哀悼佟庆夫学友逝世!我们这次在伊犁和乌鲁木齐都与他相聚,在乌市时他约我们去他儿子开的东欧美食发现主题餐厅坐坐,我们说下次吧……抓紧当下最重要!

郭玉兰:老一辈锡伯族文化传承的资源就这样一天天的损失,这是一个民族的不幸!佟加·庆夫学友突然离世,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悲痛悲痛除了悲痛还是悲痛,他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锡伯族语言文字及文化事业,他的去世是锡伯族的一大损失,锡伯族百年实录、乌鲁木齐市锡伯族志、堆齐牛录志都出自他老人家之手,有的己脱稿,有的正在撰写,我们失去了一位好专家好长者,老人家一路好走,家属节哀顺节哀顺便。

陈辉: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你的文采永留世间。

邵月华: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

戴文菊:一位少数民族的才子走了!

张群义和陈宝春:愿逝者安息,家人节哀顺变。

邵月华:不幸的消息又走了一位同学,一路走好!

蔡明:又一位同学走了,祝他们在天堂过的幸福,快乐。

祝尔和:深切悼念著名锡伯族学者童家庆福同学不幸离世!

邓静:沉痛悼念佟庆福同学,愿他一路走好,愿家属节哀顺变。

杜国贤:佟庆福1031日上午九点友右,因心脏病去世。沉痛哀悼佟庆福同学,愿他一路走好,亲属节哀顺便。

●祝尔和:深切悼念著名锡伯族学者童家庆福同学不幸离世!

●陈素琴:佟庆福同学安息吧!愿一路走好。其家属节哀顺便。

●袁熹:家属节哀,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

●张家林/石嵩:佟庆福同学安息吧!愿一路走好。其家属节哀顺便。

●张乃文:太可惜了,走得太早了,真是锡伯族人民的莫大损失。沉痛悼念,痛失学友!

●陈辉: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你的文采永留世间。

●程柏龄:庆夫勤奋好学,事业有成,为锡伯民族的传承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肖嗣文:沉痛悼念,一路走好。

●赵桂英:传来佟庆福逝世的消息,感到十分突然,在悲痛之际愿你一路走好!在天之灵安息吧!

●赵桂英/庞潮:佟庆福同学安息吧!愿一路走好。其家属节哀顺便。

●周祥/邹夏萱:沉痛悼念佟庆夫同学。佟庆夫同学的突然离世,令我们震惊。我们失去了一位博学多才的好学友,新疆失去了一位锡伯族语言文化专家,他是我们伊犁师院的骄傲,我们为他的离去而万分悲痛。愿佟庆夫同学安息,愿家属节哀。

●齐凤芝/齐泽光: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家人节哀!

●郭桂芝:佟庆福学友的突然离世我感到特别沉痛、悲哀!九月在伊相聚竟是最后的永别!你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心中。佟庆福学友一路走好,家属节哀顺便!

●吴毅光/田其莹:沉痛悼念佟庆夫同学,庆福同学安息吧!愿一路走好。家属节哀顺便。

●王丽慈:沉痛悼念佟庆夫同学愿他一路走好其家人节哀顺变!

●王立增:佟加庆夫多才多艺,为人豪爽、热情,可惜天不佑!好在其儿和女皆成才,在天之灵。应无牵挂。愿夫人和子女节哀!

●张宝林:佟庆福同学安息!家属节哀顺便!

●铁大聿:沉痛哀悼佟庆福同学去世!

●程柏龄:为学友、锡伯族学者佟庆夫的不幸去世默哀。

●康洁敏:沉痛哀悼佟庆福学友,家属节哀顺便。

●郑家彦:沉痛哀悼佟庆福学友,家属节哀顺便。

●李宗萍: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

●马东明:沉痛悼念老同学,卓越的少数民族文学工作者佟庆福,一路走好,亲属节哀。

●周逸华/戴永年:惊闻佟庆福逝世,感到很突然,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学友,我们为他的离去感到万分悲痛。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家属节哀。

●李忠义:佟庆福同学一路走好,家属节哀。 秦相茹:佟庆福一路走好。

●朱世镛:惊闻佟加庆夫逝世。我们失去了一位德艺双馨的好学友。新疆失去了一位研究锡伯族历史文化的专家。你是伊犁师范的骄傲,是我们的榜样。沉痛哀悼!愿你一路走好。望家属节哀!.庆夫我们永远怀念你!

●吴殿龙/湛平:愿佟庆福同学安息、家属节哀!

●陈忠久:深切怀念我的同班学友佟庆福同学 “此生不唯自己,只唯我所热爱的锡伯族”这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并用毕生精力实践了他的承诺。从80年代起就致力于研究锡伯族语言文字、历史文化,特别是对锡伯族历史的梳理,对锡伯族文化的传承起了重要的作用,笔耕不止,是多产作家,名副其实的著作等身。 他在研究锡伯族历史、文物、民俗、人物方面的论文有: 《漫话靖远寺》、《新疆锡伯族的屯垦》、《锡伯族的宗教信仰》、《锡伯族抗俄英雄喀尔莽阿》、《锡伯族教育家色布西贤》等50余篇。 研究锡伯族歌舞、音乐、书法艺术的论文有: 《锡伯族民间舞蹈一一贝伦舞》、《锡伯族民间舞蹈一一蝴蝶舞》、《锡伯族古典舞一一萨满舞》、《锡伯族戏剧音乐浅谈》、《锡伯族的曲子戏》、《锡伯族民间乐器小考》、《锡伯文书法艺术》等。 主要文学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鸡尾巴上的渔火》、《钟魂》、《情牵重阳》、《朱伦念说录》、《逖雅哈》、《一年零六个月》、《阿吉玛玛》、《都市里的雾太阳》、《名不见经传》、《在那遥远的国土上》。 参加创作的电视专题片有:《察布查尔锡伯人》、《锡伯族的婚礼》。 研撰出版专著、合著12部;发表小说、散文、论文、评论及各类文章100余篇; 电视片(剧)文学脚本427集; 收集整理翻译锡伯族民间故事、民歌、舞蹈音乐等多首(篇);参与或主持完成国家级、自治区级研究课题9项;主持研发计算机信息处理锡伯文、满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及阿拉伯文应用软件5套等。他的离去是一个重大损失,值得我们永远怀念他......

 

【佟加·庆夫教授散文和诗作追读】

正红旗景观扫描(之一)――沙枣林

佟加·庆夫

一道道一行行一片片

愤怒而带刺的沙枣林

生长在牛录盐碱地上

傍依在牛录的堤岸上

种植在锡伯人后园里

你那豆粒般黝黑果实

如母亲乳汁滋润孩童

你硬实而坚韧的躯干

让锡伯人家台风不倒

你曾经阻挡狂风暴沙

你曽经洗滌晴朗天空

你曾经充当纳凉遮伞

你曾是牛录一道美景

现如今你忧伤地离开

牛录里无再觅的踪迹

但愿儿时记不再消失

犹记沙林曾经的顽强!

 

正红旗景观扫描(之二)柳树林

佟加·庆夫

曽经牛录的柳树林

成为儿时难忘记忆

郁郁葱葱遍地成林

遇土便活逢水变绿

无心插柳则柳成荫

柳花纷飞柳枝摇曳

农妇用来编织箩筐

渔夫用来编织鱼篓

耕夫用来编织农具

u形摇篮唯柳而制

正月风筝显枊柔软

母推摇篮唱巴伯力

儿放风筝祈求吉祥

坟茔插柳来世转生

柳树林啊生生不息

顽强生命古无他物

牛录由此繁衍生息

而今柳林去往何处

犹寻儿时甜美记忆!

 

正红旗景观扫描(之三)――芨芨草(散文诗)

佟加·庆夫

我的家乡正红旗有一宝――芨芨草

一丛丛一杆杆一堆堆

在高寒、低洼、干旱、贫瘠、盐碱的土地上

都看到它箭杆般抱团直立的茁壮

在野草丛生的王国里

都看到它修长挺拔的身段,

飘逸洒脱的风度,

柔韧坚强的品格,

随遇而安的习性

它根系相连,茎叶相交,

犹如和睦相处的家族,

共同吸吮大地的乳汁

冰雪消融的季节

它像一支支出鞘的绿剑直指蓝天

炎炎夏日的灼热里

它像一缕缕绿色丝带直指苍穹

它秉性执着

任凭风吹雨打,火烧刀割,

羊群刨食,牛马呑噬

几经摧残而不馁

屡爱蹂躏而不屈

挺起修长的腰身

绽起大把的花蕾

勾画出别具风釆的画卷

牛录人从生产到生话

处处可见它的影子

捆绑用的草绳

耕犁用的拉绳

捆麦子的葽子

扫地用的扫把

等等等等等等

都可享受到它的无私奉献

啊,芨芨草

你朴实无华,坚韧挺抜,

生生不息,顽强不屈

啊,芨芨草,你是迎春的使者,

草原的骄子,荒野的宠儿,

牛录人的好帮手

啊,芨芨草,你平凡中见证不平凡

你经历了冬的燃烧,

春的萌芽,夏的成长,秋的收获

无私奉献出自己的全部

你代表着正红旗牛录人的品格

你展示着正红旗牛录人的默默奉献

我赞美,赞美正红旗牛录的芨芨草!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观点或立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