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学会资讯 > 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成立

 

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成立
天山网讯(记者李剑报道)
大会主席台
自治区民语委会党组书记逯新华讲话
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常委、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大副主任佟瑞清发言
学会秘书长顾克明和与会代表在一起
 
72,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在伊犁师范学院正式挂牌成立,成为自治区级专门研究锡伯语言文字的科研机构,也是全疆乃至全国唯一从事锡伯语言文字研究的科研单位,学会秘书长顾克明应邀参加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典礼。
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翻译局)(以下简称自治区民语委)设在伊犁师范学院的人文社科科研基地。
自治区民语委党组书记逯新华说,锡伯语言文字是锡伯族民众在社会交际和生活中的主要语言文字,承载着锡伯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是国家的重要文化资源。但目前,锡伯语言文字的使用范围正在不断缩小,使用人群也在不断减少,从而使得锡伯语言文字的研究、保护和传承成为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
据逯新华介绍,伊犁师范学院地处伊宁市,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隔河相邻,具有便利的开展锡伯语言文字研究的地缘条件,而且是全国唯一一所开设锡伯语言文学专业的高等院鞋具有一支从事锡伯语言文字研究的科研队伍,在此设立锡伯语言文字研究基地,能够有效地推进锡伯语言文字的传承和保护工作。
另外,记者还从本次成立大会上了解到,锡伯语言文化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项目也宣布正式启动。该项目将采用录音、录像和数字化等方式,建立锡伯族语言文化资源的有声数据库,真实记录锡伯语言文字和传统文化的现况。同时,也为我国和世界满通古斯语族语言文化的研究提供具有活化石价值的语言资料。
 

 

附:一个民族语言文字的现世意义
“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成立座谈会”实录
   天山网讯(记者李剑报道)
    自治区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翻译局)党组书记逯新华说,语言文字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信息载体,是传承和传播文化的载体,是促进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
    诚然,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即是他们文化的凝练表述,历史、风俗、信仰、音乐、舞蹈、美术……这牵涉一个民族发展的方方面面都能从语言文字里找到轨迹。那么,一个民族语言文字的式微甚至消亡,对于其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整个中华文化来说又将有何影响?
     7月2,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文化学者汇聚伊犁师范学院,就锡伯语言文字的现状、应用、保护和传承展开了座谈。
  就现状来看,在社会强势语言文化的冲击下,锡伯语言文字的使用范围不断缩小,使用人群迅速减少,而使用功能也在逐步弱化,从而使得锡伯族传统文化资源严重流失或变异,生存环境明显恶化。
    伊犁师范学院退休教师苏德昌说,由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锡伯语教学停办,导致如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掌握锡伯语言文字的人群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只有60岁以上的锡伯族老人才会说标准的锡伯语。苏德昌老先生所说的情况也出现在霍城县伊车嘎善锡民族乡。该乡锡伯学校原党支部书记韩新申说,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恢复锡伯语教学到2002年,曾经聘请的两位锡伯语老师因为年事已高无法任课,又没有新的老师可以补充,故而使得学校的锡伯语教学无法进行,直到十年后才得以再度恢复。
    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常委、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佟瑞清坦承,从他们这一辈人开始,互相见面,就已经很少用锡伯语交流了,即便是爷爷带孙子,也大多用汉语沟通,锡伯语已经处于日趋衰败的境地,再过10年至20年,它的传承将陷入更为艰难的处境。新疆锡伯族语言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顾克明对此也深表遗憾,他年年都会从乌鲁木齐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走亲访友,看到人们使用的锡伯语都已经汉化了。“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得到了很多实惠,可是我们也失去了很多。”他说。
    在佟瑞清看来,一个民族的消亡首先是语言文字的消亡。他认为,消亡不要紧,但是这个民族和他们的语言文字所承载的优秀的文化、对后辈有启示和借鉴意义的部分是不是能够被保留,才是关键。
    他感慨:“等到好的东西消失了,再想恢复,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需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逯新华说,对锡伯语言文字的保护和传承,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需要放在中华文化的历史进程中去思考和发展。就锡伯语言文字来说,它就是当代解密清朝三百年大量历史档案的钥匙。因此,单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对其的保护就是对中华文化的突出贡献。
    那么,如何保护锡伯语言文字?教育成为大多数与会学者的共识。
    自治区教育厅教育科学院研究员付刚说,如果只有保护没有传承,那么所抢救和保护的就是即将死亡的东西,而焕发生命的重要途径就是教育。就其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走访调研来看,目前,该县很重视锡伯语的教学工作,从一年级到高中都安排有锡伯语课程。同时,他们现在也在积极推动锡伯语教学的改革,提高教学效率,从而更好地普及锡伯语言文字。苏德昌也提出建议,是不是可以将锡伯语纳入锡伯学校中小学的考试范畴,从而增强学生学习锡伯语的自觉性。顾克明则认为,除了学校的教育外,家庭应该成为孩子学习锡伯语言文字的第一个学校,锡伯语的传承应该率先在锡伯族家庭中得到实践。
    除了教育之外,对于锡伯语言文字的研究也应该继续推动和加强。北京大学博士郑仲桦称,对于锡伯语的保护,不能仅仅停留在“录下来”的阶段,还要深入分析。佟瑞清也指出,目前,国家非常重视各民族的文化和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这对于锡伯语言文字的保护和传承来说,是个机遇,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的成立扭转了锡伯语言文字的研究多依赖于个人喜好和指定性课题的局面。匈牙利佩琦大学人类学博士沙伊珂表态,因为工作关系,她与国外多个语言文字研究机构都有联系,后期,她将为新疆锡伯语言文字研究中心和这些机构建立联系、推动锡伯语言文字的传承保护提供自己的力量。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观点或立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