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提升锡伯族文化底蕴的几点思考(二)—让文学艺术创作后

提升锡伯族文化底蕴的几点思考(二)

——让文学艺术创作后继有人

贺灵

 文学和历史是姊妹。许多文学作品均可以当做历史来读。锡伯族文学更是如此。这是历史使然之因。谈到锡伯族文学,清代以前的,我们不可妄作议论。可以肯定,清代以前的锡伯族文学可能均表现为民间文学。锡伯族真正的文学创作活动始于清代,即留守性文化形态定型之后产生的留守性文学。该文学贯穿着以屯垦戍边、平乱安内为核心的爱国主义民族精神,用艺术形式再现了锡伯族各个时期的历史活动。一部分锡伯族军民西迁新疆,为本民族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的产生(或肇始)创造了条件。我们不得不承认,《喀什噶尔之歌》、《拉西贤图》、《辉番卡伦来信》、《三国之歌》、《过五关曲》、《离乡曲》、《告别盛京》等作品的相继诞生,为新疆锡伯族初步构筑了一座文学艺苑,也打下了贯穿爱国主义民族精神的留守性文学的初步基础。这些作品,不仅是诗歌和散文类文学作品,也是一部部历史,是比较可靠的历史资料。它们与民间文学作品难分难解,反映了民间文学作品孕育书面文学的历史事实。时至清末,翻译文学、移植文学相继扎根锡伯族社会,以民间故事为引领的民间文学十分活跃,并流入俄罗斯学术界。

 1912年新疆辛亥革命爆发,拉开了锡伯族社会转型的序幕。一批留学俄罗斯的青年,已初具改良主义思想,他们成立民间进步团体“尚学会”和“兴学会”,创建新式学校“色公学校”和“锡公学校”,倡导新学和近代教育法。在民间开展启蒙教育、劳动竞赛和各类文化活动。并进一步带动了书面文学、民间文学、文学翻译等活动的空前活跃。出现了《劝学歌》、《禁烟歌》等一批作品。这时的锡伯族社会仍处于转型时期,因此,文化转型也在同时进行。盛世才统治前期,由于其实行了一系列进步政策,锡伯族文学的发展迎来了历史以来最好的时期。之后,国民党势力退出伊犁,一批文化艺术新人均集中于察布查尔、伊宁等地,把盛世才统治前期形成的文学创作气氛,接着复兴,迎来了民国时期锡伯族社会的第三次文学创作高潮。《素华曲》、《汗腾格里》、《送瘟神》、《说亲歌》等作品应运而生。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社会转型迎来了暂新的形态,文学创作无论其形式还是内容,都发生了新的变化。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锡伯族文学的创作,既继承了过去的优良传统,又有了一定的创新,其成果显现令人瞩目。自文化大革命前夕至20世纪80年代初,锡伯族的文学创作也和全国一样,陷入沉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锡伯族文学的创作和全国一样,进入正常发展的阶段。在三十多年中,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歌词、民间故事、民歌、谚语、译作等大量涌现,在这些作品中,几乎囊括了锡伯族五代文人的心血。

锡伯族的文学,无论在旧社会还是在新中国,其发展变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每当社会转型时期,总有一批文化新人走上社会前台,以文学创作为务,创作出适应时代要求的文学作品,掀起文学创作的高潮。这就说明,时代造就文化人,文化人引领社会进步。分析锡伯族一百多年文学发展情况,在清朝时期,封闭的封建八旗文化环境,严重阻碍了具有锡伯族自己特点的文学形式的形成,禁锢的封建观念和思想,更阻碍了具有超越当时时代思想内涵的文学作品的产生。在民国时期,文学的创作,虽然受社会政治、军事环境的影响而大起大落,但由于文化人知识水平和意志耐力的提高,其文学创作有了一定的持续性,作品的思想内涵步步提升,其社会感召力也一次比一次提高,结果整整影响了两代人的思想意识,这是它为锡伯族社会做出贡献的最大表现。新中国成立后的十余年中,锡伯族的文学创作,由正常发展到逐步受左倾思潮的影响,所迈步子平平,成果不尽如人意,而且鲜有新人加入创作队伍,仅有的创作人员不少被纳入翻译行列之中,尤其是之后的十几年中,仅有的创作人员也都偃旗息鼓,经过了十几年的文化荒漠时代。20世纪80年代之后,只有个别第三代文学创作者,继续拿起了笔,锡伯族文学界显得有些势单力孤,形不成气候。之后第四代创作队伍才开始缓缓登场。但他们并没能带来创作的高潮,所推出作品的影响力也不是很大。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就是因为左倾泛滥的十几年,极大地影响了第四代创作队伍的正常出现,阻碍了艰难中出现的创作人员知识水平的提高。这是一个时代造成的教训。20世纪90年代末,锡伯族文学的创作领域,先后迎来了第五代创作队伍。该队伍具有共同的特点:阅历广,知识水平扎实,思想观念新颖,写作能力强。但是,这支队伍受时代经济、文化变化的影响较深,较易产生浮躁表现,模仿性强,功利性表现突出,创新能力不足,形式上好标新立异。因而,作品多有争议,在锡伯族传统社会得不到回应。实事求是地讲,锡伯族第五代文学人,为本民族文学艺苑里,种下了数棵引人瞩目的花朵,究竟它们适不适应锡伯族传统社会这个气候,只有等待春夏秋冬的考验。

目前,在锡伯族文学艺苑里,似乎只有几个第五代创作人员在唱主角。再过若干年,他们也会淡出文学创作领域。从时代特点和年龄结构分析,现在正是希望产生第六代文学创作队伍的时候了。可以预测,第六代文学创作队伍的产生,必定更带有时代特色,即带有传统文学创作者和网络创作者的双重特点。网络文学是更接近大众的文学形式,创作者的体验度很高,成就感来之容易,受众面广泛,影响更大。只要有关网站慧眼发现和提携这类苗子,他们会很快成长壮大。希望有关锡伯族网站,都能开辟“文学艺术新苗”、“文学艺术创作园地”等之类的栏目,以及时发现、培养文学艺术新人。

 

综上所述,锡伯族文学创作的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先后有五代创作队伍在文学艺苑辛勤耕耘,既有收获,又有辛酸。从总体看,历代创作队伍均显单薄,作品数量不多,尤其是几乎没有形成能够传世的反映各个时代特点的作品群。究其原因,既有时代因素,又有自身的原因。其自身原因,可以归结为,创作队伍的整体水平没能相应提高,锡伯族社会对有限作者群的包容度和鼓励氛围不够,作家自身的生活体验有限,没有持续性深入民间生活。在创作中,对其他民族表现形式的过度模仿,反而影响了对本民族生活内容的提炼和正确反映。

网络技术故障,文章登载延误,还请等候。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