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提升锡伯族文化底蕴的几点思考(一)——让锡伯语锡伯文

 

提升锡伯族文化底蕴的几点思考(一)

——让锡伯语锡伯文恢复元气

贺灵 

新中国成立初期,在新疆各民族中间,锡伯族曾被誉称为“翻译民族”。这是因为,当时国语在各民族中间还没有普及,少数民族群众及其干部与内地来的干部、军代表等接触,都需要翻译,而锡伯族在清末便开始锡汉双语教学,凡高小毕业而继续求学者,均可操用汉语汉文,并且很多人同时掌握着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俄语、蒙古语等,这就为他们充当各民族之间的翻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新中国成立前后,许多老一辈名成功就者,起初都是以翻译身份涉世的,最典型的就是为赛福鼎·艾则孜充当翻译而与毛泽东主席见面的锡伯族第一人赵德林。这说明,当时的客观条件,造就了这个“翻译民族”的称号。后来由于各民族均开始双语教学,各民族中汉语人才逐步涌现,锡伯族的这一优势慢慢弱化。回首历史,锡伯人曾经以“翻译民族”称号而自豪,许多老前辈也为涉世之初的翻译身份而感到光荣,并为本民族的文化史谱写了光辉的一页。现在,锡伯族人民完全有理由仍然以此为自豪和光荣。首先,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仍在使用;其次,本民族群众已经把国语作为自己的第二种交际工具,锡伯族基本成为双语民族;再次,许多锡伯族群众仍然熟悉地掌握着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俄语等少数民族语言,成为他们扩大族际和社会交际面的工具。对现在仍然明显存在的语言优势条件所带来的文化功能和良好社会作用,很多锡伯族干部群众并不是很清楚,况且,也有一些干部和文人,仍然持着“锡伯语锡伯文过不了伊犁河”的观点。结果导致相当一部分人对子女接受锡伯语锡伯文教学持反对态度,甚至部分人将子女转至异地接受教育。对这种社会现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指责他们,而是有责任从自身找原因。

锡伯族的语言文字曾经为本民族的文化转型和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展开来讲,清末以及辛亥革命至新中国成立初期,本民族文学艺术的缘起与发展、历史研究、民族内部引起新文化的讨论以及民族思想意识的转变、部分民族群体走出封闭的社会、锡伯族被称为“翻译民族”等,均与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存在着本质的联系,即锡伯语锡伯文始终起着至关重要的媒介作用。而且,要让全体干部群众都要清醒认识本民族语言文字的辉煌历史,这是非常必要的。锡伯语锡伯文是继承和发展了的满语满文,此为不争的事实。满语满文曾经为近300年统治中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的“国语”“清文”,当时的新疆,很多相应品级的维吾尔、汉、蒙古等官员,都先后掌握了满语满文。现在,很多国家仍在研究这一语言文字,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以及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部门,散存着数百万件用这种语言文字记录的古籍和档案文献,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数百年间形成的近300万件满文档案,目前,锡伯族文人志士均可以无障碍地识读它们,所以,锡伯语锡伯文为各方面翻译这些古籍文献,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和优势,也为锡伯语锡伯文的继续延伸和发展,创造了极好的客观条件。

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对该民族来讲,首先起着体现本民族特点的最重要作用。在近现代历史上,民族区分首先以语言文字为首要条件,然后才以其他特性来区分使用同一种语言文字的不同民族。这在当时满语满文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以及有关部门不甚明了锡伯语锡伯文与满语满文之间为何关系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相见,语言文字在当时锡伯族民族区分中所起的是什么作用。因此,当民国时期一部分锡伯族知识分子以报告形式,提出用拉丁字母替代满文(1947年以前就称为满文)字母时,盛世才很快以“满文为传统文化”不可废除为由予以驳斥,并强调“勿再庸议”。盛世才心里很清楚,废掉满文字母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从此可以看出,民族的传统语言文字,对任何政府来讲,都是不可轻易触动的民族文化因素。因为民族的语言文字在表现其民族特点的同时,它还有增强民族凝聚力的重大功能。在同一民族内部,共同的语言文字一定是起民族成员之间情感认同的作用,而在他乡异地,共同的语言文字,首先消除和淡化民族成员之间的陌生感和防备心理,然后触发民族成员之间固有的亲近感和认同感。但是,这时同一民族成员的一方,如果因不谙本民族语言而使用非本民族的语言时,这种亲近感和认同感就会大打折扣。再扩大范围,在同一民族群体交往中,如果相当一部分人使用的是非本民族语言,其效果一定是弱化内聚力、涣散交际圈甚至减弱整体民族的凝聚力。实事求是地提出和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排斥本民族中间实际存在的其他民族语言,而是希望和要求每个民族成员,首先要学会本民族语言文字,在此基础上再学习和掌握其他民族语言,尤其是国语。在目前国家的教育制度及各民族大一统的社会居住和交际条件下,锡伯族对汉语汉文,已经到了自然选择或主动选择的阶段,实际上,目前汉语汉文已经成了本民族的第二种交际语言文字,无论什么阶层的家庭,均无需对子女能否学好汉语汉文担心什么了。反而,担心的问题早已颠倒了过来,即相当部分城镇子女已经成为锡伯语锡伯文之盲,并且,农村中也有相当部分家庭,成员间交流,或干脆用非本民族语言,或用混合型语言。这种状况的出现和进一步发展,对锡伯语锡伯文的日趋弱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是一个引起关注的问题。

目前,在国内外历史上,不同民族使用同一种语言文字的现象司空见惯,但历史上有自己的语言文字,由于种种原因失去该语言文字而改用其他民族语言文字的情况也是不乏其例。造成后一种状况的各种原因,我们暂时无必要过多追究,但这种状况所造成的后果,必须总结一二。一个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如上所述,首先最大限度地增强整体民族的凝聚力,即自然而然地在共同语言文字的使用环境下,民族成员之间就会产生认同感和亲近感,这是任何民族中都存在的共同特点。民族凝聚力的加强,必然提升民族自尊心。从此而言,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与其民族自尊心具有很密切的联系,即失去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必然极大地伤害民族自尊心。因此,保护、传承、弘扬民族的传统文化,首先应该重视保护、传承、弘扬自己固有的语言文字,重视发挥共同语言文字对民族成员的“串联”功能和作用。民族自尊心是民族自立的基础,而文化自信更是提高民族自尊心的根本。培养民族自尊心,先提高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心。文化自信,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固有语言文字的自信。放弃(无论有意或无意)自己固有语言文字,是缺乏文化自信的悲哀表现,也是对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轻视行为,它必然导致民族自尊心的丧失。这应该引起锡伯族社会的关注。

语言文字是人们交际的工具。多掌握一种语言,就会多一种工具,你的社会交际范围就会扩大,你被社会认同的几率也会增加。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在国内外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经典作家、社会活动家、政治家、科学家等,往往都是多种语言文字的掌握者。他们所取得的辉煌成绩,与其掌握的多种语言之间都有很密切的关系。据国内外学者研究认为,掌握多种语言的优势和好处是十分明显的,如:从小掌握两门以上语言的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后的认知灵活性能力方面,相对普通孩子会更强,这就意味着他们在与陌生人相处的过程中,会更具主动性,擅于表达自己,应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的灵活性更广,而且,掌握多门语言能力的孩子,在应对考试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技巧上,会相对更加灵活,创造力也会更强;与一生只说一门语言的人相比,掌握两门以上语言的人,在认知能力上更灵活,特别是在阅读能力和总体智商、情商上的得分率会更高,即便年纪增大,掌握多门语言的人相较于同龄老年人,其思维会更加活跃、逻辑更清晰、表达更条理化;掌握多门语言的人,在看待和分析语词的能力上会更胜一筹,特别是在对那些需要依靠语境对词性进行分析的情况下,会更加轻松自如,选择的时间会更短,此外,在不同语言却享有同样词汇的情况下,可以用更少的时间迅速排除掉无用意义;掌握多门语言会使人的大脑变得更加灵活,说话富有哲理性和趣味性,思维能力更强、思维方式更多角度,遇事反应更加灵活自如。由于过去对此没有研究,并且也没有任何宣传,因而人们对保持多门语言文字的优势和好处知之甚少,甚至一点不知,导致相当一部分人,把学习和掌握锡伯语锡伯文当做一种负担,认为中小学阶段学习锡伯语锡伯文,会影响孩子主课的学习和高考成绩,因而反对和阻止锡伯语锡伯文课程的设置。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看法和行为,应该及时予以指出和更正。

综观锡伯语锡伯文的教学历史,民国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至文化大革命前夕,其教学成绩十分明显,培养了诸多锡伯语锡伯文以及双语优秀人才,也促进了锡伯族文化的快速发展。文化大革命前夕至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锡伯语锡伯文教学全面停止,造成了大量本民族语言文字之盲。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党和政府各项政策的落实,锡伯语锡伯文教学得以恢复,在锡伯族聚居区中小学,开始设立锡伯文课程。之后几年中,也一度实行了高考锡伯文加分制度,但实行几年之后该制度便被取消。之后,本来就效果不佳的锡伯文教学,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越来越有了市场,反对和阻止锡伯文教学的上下表现越来越明显,开设锡伯文教学的中小学纷纷砍短教学课时,或者调整受教的年级,已经进入集体共同敷衍了事的阶段。直至目前,学校锡伯文教学仍处于该状况。

改革开放以后,锡伯族聚居区锡伯文教学被恢复的同时,察布查尔农村地区、塔城、伊宁、乌鲁木齐等城镇,先后开设了多期锡伯文补习班,伊犁师范学院也先后开设数个锡伯文班,使文化大革命前夕至改革开放之间出现的本民族语言文字之盲中,很大一部分得到了补习,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尤其是最近几年,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党政,对党政干部进行连续几年的锡伯文强化补习,其效果十分明显。最近几年,随着现代多媒体的发展,以及锡伯文软件的开发和逐步普及,锡伯文的应用范围正在逐步扩大,“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逐渐放低声音,锡伯文出现了复兴的迹象。

但是,全面恢复和发展锡伯语锡伯文,要走的路还很长,要做的工作头绪繁多。可以说,改革开放以后教学和补习出来的学生和社会人员,其百分之九十以上处于只认字母或简单拼写的水平,胜任创作当编辑、充当翻译者微乎其微。在此情况下,复兴锡伯语锡伯文这一传统文化,第一,要做基层群众的工作,肃清社会上仍然存在的“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影响,帮助群众认识自己语言文字的辉煌过去和历史地位,让他们知道,失去语言文字对本民族将要带来的重大负面影响,充分认识和了解掌握多门语言文字的优势和好处,提高他们的文化自信心。第二,充分发扬本民族“民间办教育”的优良传统,继续发挥民间补习班的作用。第三,察布查尔党政、社会团体、民间组织等,要统一认识,步调一致,提高对传统文化以及文化多样性的认识水平,继续接办前任的工作,深入基层,做提高群众认识水平的实际工作,激发其子女接受锡伯文教育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第四,充分发挥现代宣传机器和媒体的功能和作用,在直接运用其功能普及锡伯文知识的同时,用以做群众工作,宣传保护、传承、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和其他相关问题。第五,要多方面争取国家和自治区对复兴锡伯语锡伯文这一传统文化的政策和项目资金支持。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