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一位锡伯老人的民族情怀——悼念家叔何叶尔·李力(何久

 一位锡伯老人的民族情怀

——悼念家叔何叶尔·李力

何久成

今年四月十三日,我在哈尔滨突然收到堂弟锡仲和锡山发来的短信,告知家叔已于四月十日病逝。噩耗突来,不禁内心震动,悲从中来。就在二十天前,我还与家叔通过一次电话。他说:“和谐社会的提出,是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的重大突破,说明今后不会再搞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并且还向我推荐了《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家叔打电话从来都是直奔主题,很少寒暄。末了说:“你如有机会来北京,我们好好聊聊,我们也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我挺想你们的。”而我,也的确做了近期进京的准备,可万没想到,家叔竟驾鹤西去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叔叔,是念大书干大事的人。而我真正和家叔见面时,我已三十多岁了,那是1985年,我到北京出差,他刚开完一个会,我们约定在会场见面。一见面他就兴奋的说:“你和我六大爷(指我爷爷)长的一模一样。”然后,他又说,你来的正好,今天有几个锡伯族朋友在一起聚会,你也认识认识他们。是在时任民族出版社社长的德林家,还有新疆来的几位锡伯朋友。当时,他们谈论的有关锡伯族的话题,我听着有点云山雾罩的,因为那时我对锡伯族知之甚少。而就是那次之后,家叔开始不断地向我介绍锡伯族的历史,还经常给我寄书和材料,我才开始对锡伯族的文化和历史有了兴趣。

我对家叔真正了解也是从那次开始的。从此,我们经常通信往来,或电话沟通,互相交流,当然,更多还是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这使我获益匪浅。家叔有一种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民族自尊心,他不仅在族人之间,经常宣传民族历史,提倡和树立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而且在东西锡伯族联系、交流,加强民族团结,振兴华夏民族事业上也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据《沈阳锡伯族志》记载,1956年新疆锡伯族学生图奇顺等人来沈阳交通学校学习,以及1959年新疆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派吉庆、肖夫等人来辽宁进行锡伯族历史调查时,家叔遵照其祖父要将锡伯家庙满文碑文译成汉文的遗嘱,主动与他们联系,并协助他们,先后将碑文进行了翻译和勘校。碑文记载了锡伯族早期活动区域以及迁徙情况,从此,不仅揭开了锡伯族发源地的迷底,也使中断了200余年的东西锡伯族血脉联系得以恢复和延续至今。家叔虽然不是搞文史专业的,但是他始终利用业余时间,坚持研究中华民族史。特别是晚年,克服年老体弱等种种困难,先后编著和出版了《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关于中华文化与民族历史的反思四题》、《边疆民族研究随笔》、《锡伯族秩事史话》等著作。在这些著作中,对中华民族史某些问题不囿于前人的论断,而是站在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历史高度,对民族史上的一些重大问题,进行重新考证和审视,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比如,他在《锡伯族秩事史话》一书中指出“就中华民族的形成和中国版图的奠定,锡伯族先民中华历史上的杰出人物,北魏孝文帝拓拔元宏(鲜卑族)和唐太宗李世民(鲜汉混血)其功绩超过秦皇汉武;史称‘五胡乱华’是狭隘的汉族史观点,就其实际情况来看,由于边疆民族进入中原,带来文化大交流,民族大融合,疆域大合并,因而壮大了中华。”等等,令人耳目一新,一些专家和学者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在给我的信中,经常督促我,要注意学习和研究历史和民族文化,他常说,一个不懂得自己历史的民族,是个最愚昧的民族。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确很重要,最近看了一本小说,作者竟把鲜卑进入中原说得一无是处,还把清朝入关比作和日本人一样,是侵略中国。一个连自己民族历史都不懂的人,何谈爱国呢?

然而,正因为家叔有着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民族自尊心,所以,他毕生都在为振兴民族工业而奋斗。他一生始终心怀博大的理想,充满爱国之心,追求先进的思想,从青年开始就不懈地用自己的行动投身于改变贫穷落后的中国的行动之中,怀着满腔热血,一边艰难的求学,一边积极参加各种爱国运动,在白色恐怖地区,他不顾个人生命安危,曾经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积极投身到抗日救国的热潮中。李力的名字就是参加革命时改用的,他的原名何锡鳞,也曾经使用过何乃祥的名字。他曾经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南京中央大学,194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从此,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我国化工和石油化工事业,他先后在沈阳化工厂、吉林化工厂、化工部天津化工原料公司和北京燕山石化总公司向阳化工厂,担任过领导职务。五十年代,在沈阳化工厂担任领导期间,成就卓著,使该厂在全国氯碱厂同行中居于领先地位,他先后被评选为沈阳市劳动模范和沈阳市第二届人大代表。七十年代被派往北京燕山石化总厂,开始了他石油化工工作的生涯。先后参与领导了燕山石化公司向阳化工厂的建设,建立了一整套的企业管理制度,建成了三十万吨乙烯为核心的大型化工及与其配套的系列工程,为向阳化工厂今后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在从事石油化工工作中不断吸收国外先进经验,以敏锐的目光和洞察力,最早在我国提出了化工行业需要向“下游”发展这一战略创举,并用尽全部精力和力量付诸实施。特别是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后,他被压抑多年的报国热情像火山一样喷发着。他在六十周岁生日时曾自题诗“岁月蹉跎六十秋,国恩未报已白头。晚年有幸逢四化,岂任时光空自流。”以励志,深感振兴中华,匹夫有责。正是基于对祖国的热爱和加速四化建设的迫切愿望,这期间,他主要围绕两件大事,竭尽全力,进行工作。一是为工业体制改革献计献策;二是为中国塑料工业的发展而冲锋陷阵。在工业体制改革方面,他先后在《经济研究参考资料》、《经济管理》、《中国企业家》、及《中石化企业管理》等刊物上发表了《对企业管理体制改革的几点建议》、《关于发挥厂长作用的几个问题》、《对大中型企业的干部设置的两点建议》、《打破老框框才能推进厂长机制》、《工业企业基本单位探讨》、《石油化工联合企业组织机构改革探讨》、等文章。在推动塑料工业发展方面,先后发表了《化塑分家是塑料工业发展的严重障碍》、《推动化塑联合促进化学和塑料工业双发展》、《PM分式与树脂应用研究所》、《中国塑料工业发展的方向和战略设想》等文章。然而,他的改革方案,有的在他的艰难努力下得以实现,有的尽管包括上层领导在内也认可方向是正确的,可是推行起来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正像他在自传中所说的那样:“不知何时突然杀出一彪人马,挡住去路,真是城城有关,关关有将、处处有卡、卡卡有兵。”为此,他曾历尽艰辛,奔走呼号,并多次上书北京市委、市政府领导,上书化工部领导,上书国务院领导。有些建议还得到了当时国务院领导的赞同并作了重要批示。然而,中国的事情总有他的复杂性和特殊性,办和不办都会有他充分的理由。写到这里,我也不得不佩服古人的“中庸之道”了。他在自传中曾无奈的说:“有些设想经艰苦努力,有所成就,但相当多的设想,却未能在我在职期间得以实现,不得不怀着壮志未酬人已老的心情退出第一线。”

然而,一个有作为的人,总是不甘寂寞的。19889月他虽然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但是,他又开始了一生中新的一天。用他自己的话说:“离休并不等于为祖国的工作结束,我深感专业知识和经验得来之不易。我所取得的知识固然有我自己的努力,但也是在祖国这块大地上人民培育和组织上培养的结果。因此,应当继续奉献余热,以报答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他曾以两付对联作为自己晚年的座右铭,即“识浅未敢忘忧国,才疏也尽一粟功。”“愿为人民尽微力,敢将衰朽惜残年。”为了实现这一愿望,他采取向有关部门提建议;利用学术会做报告和在期刊上发表文章的方式,继续活跃在社会之中。期间有许多人请过他,要么合伙经营,要么高薪聘用,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把奉献余热的目标锁定在三个方向:一是石化体制改革。针对当时石化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他先后发表了《石油化工联合企业机构改革再探讨》、《燕山的新腾飞,对燕山“八·五”规划的十二条建议》、《燕山面向21世纪的狂想》、《不能按老的模式组建后14个石化公司》等文章和建议,特别是在1989年,他在通州结核病院住院期间,抱病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主任万里同志及北京市的领导,反映关于石化企业体制改革的建议。受到了万里同志和北京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北京市领导还派专人到医院去看望他。在发展塑料工业方面,他先后发表了《组建六大化塑(纤)集团把化塑推向世界先进水平》、《到2000年我国石化技术开发力进入国际先进行列的设想》、《增强塑料工业技术开发力迎接新世纪的挑战》、《我国PP工业面临2000年的挑战》、《聚丙稀工业如何迎接21世纪的到来》、《我国塑料工业如何迎接21世纪的到来》、《关于把燕山公司技术开发力提高到国际先进行列的意见》、《把建所(树脂应用研究所)作为新起点向国际水平飞腾的建议》、《注意国内外信息,勿再引进国外已限制或国内已能制造的生产线》、《发展塑料太阳能热水器的探讨》、《塑料工业面临入世考验》、及《向燕山石化建议与北京化工研究所合作开发气相聚合全密度聚乙烯工艺的建议》等文章和建议。还应中国石化出版社的委托,主编了60余万字的《聚炳烯树脂的加工与应用》一书,并再版发行。

从上述列举其发表过的大量文章、建议及专著在石油化工领域的专业性、系统性,以及所涉及的理论和问题的高度、深度和广度,都不难看出,他对石油化工专业的精益求精和为石油化工事业呕心沥血的奉献精神。特别是工业企业体制改革,这一既涉及国家民族利益,又牵扯到单位和个人的切身利益的敏感问题,也许有些人惟恐避之不及,而他却敢于直面,甚至不惜牺牲个人利益。

家叔一生勤学上进、博览群书、知识渊博、造诣深厚,他既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又是一位学有素养的学者。他不仅精通石油化工专业,而且还精通多种语言,除熟练英语、日语外,对俄语、满语及锡伯语也多有研究。他同时也喜爱历史、哲学和文学。所以,他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除了上述致力于工业企业体制改革和倾心于我国塑料工业的发展外,还抽出一部分精力,投入到爱国主义教育事业中去。他撰写的《边疆史话》中所阐述的“清初尼布楚条约的签定与清末北方领土的丧失”及“清康、雍、乾三代平定准部始末”,对今天的青少年来说,都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他的《乾隆诗选》读后札记,刊于1994年第四期的《民族团结》上,通过对乾诗的理解与分析,阐明了一代君王的功过是非。他的《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刊发在《汉江论坛》上。文章针对国外一些敌对势力挑驳我民族关系和图谋分裂我们伟大祖国的活动,以4700年历史证明,我国以56个民族之多,13亿人口之众,一直能屹立于东方,主要来源于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我们应当珍惜和继续发扬这种优良传统。他还针对一些人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认识上的模糊,发表了《浅谈建立宏观调空体系的几个问题》、针对当时社会上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又在泛滥,撰写了《重温恩格斯论“共产主义原理”一文有感》等文章,并多次到一些企业及学校进行讲学和作报告。

2004年他以84岁的高龄,克服体弱多病,完成了30万字的自传《艰难的历程——一个改革者的奋斗》、自传不仅全面总结了他一生的经历,同时也是一部我国石油化工事业的历史。更是一部爱国史。他在给我的信中说,他的一生与共和国紧密相连,与共和国荣辱共存,尤其是在石油化工事业上,积累许多经验教训,应该留给后人做参考。

家叔一生谦虚谨慎,心怀坦荡、兢兢业业,忘我工作,也多有坎坷、失意和遗憾。但是,到了晚年,他又十分豁达。2005年我的散文集《远去的钟声》出版后,送给他,他看后马上寄信给予我鼓励,特别是对《登望江楼》一文借陈子昂“登幽洲台之歌”探讨人生观,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将他近二十年来对世界观和人生观的认识概括为《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一文寄与我。文章颇有新意,看后令人茅塞顿开。现抄录如下,以飨读者:

一、人类追求的不过是自由、民主、平等的福利社会。这在中国,就是孔夫子所描绘

的“大同世界”;在西方,则具有代表性的应为瑞典等福利国家,它们的特点在于人民生活上有可看得见、享受得到的形象指标。而马克思所论述的社会主义,核心是公有制,但并没有给出体现在人民生活上的明确的形象指标。人类二十世纪一百年的实践,什么是社会主义及其所有制,迄今未取得共识,而一些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其人民的生活条件和水平,却远远低于福利国家则是不争的事实。我国现阶段建立和推行的“特色理论”既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完善和再发展。

二、为达到福利社会必须不断提高生产力。政治是为提高生产力服务、为改善人类生活服务的。所以不能把政治摆在第一位,搞什么政治挂帅,什么政治可以冲击一切等等。我国在文革中推行“政治挂帅”的论调,使国民经济几乎崩溃,陷全国人民于灾难和贫困之中,不可谓不是深刻的教训。

三、世界大同是人类理想的目标。儒家处理人际关系的核心思想“仁”、“和为贵”,是跨阶级、民族、国家、时间界限的绝对真理。它首先要求从自己做起,然后推己及人,可一直包容到全人类。这种思想深入人心以后,自然带来一个和平、和谐幸福的大同世界。就是有希特勒式的野心家,他也不会得到群众的支持,而最终为人民抛弃。

四、老聃关于“清心寡欲”的主张,就宇宙来说可以达到天长地久,延长地球的寿命,就个人来说可以达到身体健康,益寿延年。地球上的物质是有限的,所以不能任意索取;不提倡高消费,而应该提倡合理的文明消费,反对浪费。这样既保护了大自然,也最终符合人类本身的最大利益。竭泽而渔的做法不足取,应予彻底屏弃。

五、就我们个人来说,应选择一个自己喜爱的职业,努力工作,以求生存。个人能力固然有大小,其对社会的贡献自然也就不同,但这不是主要的,只要人人都尽心尽力的去做就可以了。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成果为社会所接受时,就会其乐融融,没有必要去争名夺利。

或问人生若何?我曰人生者,乐谈泊以明志,处宁静而致远,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家叔一生都在求索,即使到了晚年,他仍以一颗超然物外的淡泊心灵去真诚地体验人生,永无休止地探索那些未知领域,而且他一旦认准一个目标,必以顽强的毅力去求其结果。

我深为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而悲痛!我深为我国石油化工战线失去一位卓越的领导和专家而痛惜!

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

家叔:我们永远想念您!锡伯族同胞永远怀念您!您用毕生心血为之奋斗的祖国石油化工事业永远铭记着您!

 

       2006610日本文已被收入《中国锡伯人》一书

 

 

 

作者联系:河北省秦皇岛市开发区青馨家园一区613单元6

邮编:066000

  电话联系:  13304528026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