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探访嘎仙洞(何久成)

 探访嘎仙洞

何久成

1500年前,有一支强劲的北方少数民族,一路策马南下,逐鹿中原,统一了北方十六国,建立了一代王朝,史称北魏,前后统治148年。这支强劲的民族 ,就是鲜卑拓跋部落。据《魏书》记载,拓跋人原居于“幽都之北,广漠之野。”“国有大鲜卑山。”这大鲜卑山即是今大兴安岭。而当他们逐鹿中原,大功告成后,于公元443年,北魏第三代皇帝即世祖拓跋焘,曾派中书寺朗李敞,来到拓跋鲜卑人发祥地祖庙——石室,祭祀天地和祖宗,并留下石刻祝文。然而,石室在什么地方,却成了史学界千古之谜。1980年史家米文平、孟广耀、曹永年等人,在大兴安岭“嘎仙洞”发现了“石刻祝文”。于是,嘎仙洞便被世界瞩目。它的深远意义,不仅在于考证了拓跋人发源地,而且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它证明了,大兴安岭的广大土地 ,只少在1500年前就是中国的领土。因为,在此之前,前苏联与我国一直闹疆土之争。所以,当嘎仙洞的石刻祝文被发现后,一经报道,立刻引起轰动,全世界都为之震惊。

我是锡伯人,锡伯人系鲜卑遗民,也就是说鲜卑人是我的祖先。所以,我一直想往着去拜谒“嘎仙洞”。

一年前的一个温暖的春日,我怀着一种朝圣者的心情,终于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沉重的旅行

一年前全国铁路大提速,但是,我乘坐的这趟车,似乎一点提速的意思也没有,见站就停。车厢还是那种老式的,车厢内可以随便吸烟 ,一些人穿着内裤走来走去,喝酒划拳,还有带着狗的,空气混浊,味道难闻。有点像夏日的街巷。现在一般列车车厢都禁止吸烟,吸烟要到车厢连接处,而这趟车恰恰相反。所以,我只好躲到车厢连接处,尽管震动大,但空气还算好。

列车越往北行进,窗外景色越暗淡。这个季节,齐齐哈尔的树叶已长成半大了,而这地方才刚刚冒芽。不过铁路两侧过火后的沼地里, 鹅黄色的草芽却格外抢眼,清新而亮丽。向征着一种新鲜的生命在跃动。这景色不禁使我想起了1987年那场特大山火,那时我在扑火部队后勤前指工作,目睹过一切。当时,山林、房屋一切都被洗劫一空,黑色铺天盖地,仿佛被抛进宇宙的深渊,心情无比的压抑,只有当看到过火后沼地里冒出的鹅黄色的草芽,心情才会得到些许的安慰。车到嫩江站的时候,就能够见到山了,这儿是大兴安岭余脉,越往里走山越高。但靠近铁路沿线的山都是秃山,山坡都被开垦成了田地,村庄散落在山根下。过去这些山村,家家都用木半子围成厚厚高高的院墙,那时山上树多,随便砍伐,人们专拣好劈的大树砍伐,连树头都不要,不然,那场大火也不至于把他们烧得那么惨。起火那天,风特大,刮得火炭满天飞,火炭落到哪家,就像一颗炸弹似的,霎时就火光一片,那家就被一扫而光,然后,又蔓延开去。到最后整个大兴安岭,无论是工人村还是农民村,都只剩下一片房框了。而如今,他们到是安全了,房屋周围再也见不到木半子墙了,甚至连草垛也没有,不知他们烧什么,烧煤?                                

列车路过一个小站,叫“白桦林”。这个小站我颇有印象,20多年前我每次路过它时,我都注意到,它两侧的山林里,真的都是成片的白桦林,于是就想到了这个名字的由来。而这次路过,就全然不同,看不到白桦林了。沿途上许多山岭完全看不一点原始森林的迹象,山坡上的耕地,也由于水土流失而沟壑纵横。不言而喻,这都是人祸造成的。中国有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多少年来,人们都是靠消耗自然资源生存,直到今天,科学如此发达,也没有完全改变这种原始的生存方式。一路破坏,一路迁徒,就像蚕食一样 。而由此带来的副作用,便是干旱、沙尘暴、山洪、地震等自然灾害,对人类进行的报复。

 在一闪而过的沿途,常能见到一些大幅标语口号,镶嵌在山体上。诸如“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要严格控制人口。” 、“封山育林,造福后人。”“山林吸烟,牢底坐穿。”“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等等。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口号仍然停留在各级领导的口头上,一列列满载原木的火车仍然呼啸而过,只是原木 的口径越来越细了。这又不禁使我联想到捕鱼,现在捕鱼的网眼也越来越小,急什么呢?

 我在列车上开始对历史进行反思,如果说1500年前,鲜卑人入主中原是为了寻求文明与发展,那么,今人由南向北迁徒,只不过是为了寻求生存之路而已,而且代价太大。远的不说,从解放初到现在,50多年,由于关内大量移民,由于资源掠夺式的开采,土地沙化等原因,已使这里的生态严重失衡。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历史上的罗布泊、楼兰、塔克拉玛干,不曾经都是绿洲吗?谁能说清这些移民当中有多少是这些地方的后人呢?前年,全省党政机关干部向煤矿工人捐献一个月工资,毫无疑问,此举只能解决一时之忧。一些工人村已成了“空巢”村。过去,我们听惯了《伐木工人之歌》、《煤矿工人之歌》、《石油工人之歌》……“创高产夺丰收”的口号声,曾经响彻山谷和原野。我们应该怎样评价昨日的英雄?

小城不大风景如画

在车上咣当了一天,晚上8点到达加格达奇。朋友宝林到车站接我。十几年以前我虽然经常来加格达奇,但这次却让我吃惊不小,可以说加格达奇变化非常之大,恍若置身于内地发达城市,并且还兼有一些欧州情调。宝林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便也兴奋起来,一路上涛涛不绝的向我介绍他们的城市发展经。末了,宝林说,用我们市委书记的话说,现在的加格达奇是“小城不大,风景如画。”而市委书记刚来时也曾说过一句话“小城不大,胀乱差。”十几年前,加格达奇的确很简陋,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林管局的几座楼外,其余建筑均为小平房。而今就截然不同了,城市的亮化一览无余地打出了小城的美丽的轮廓。我们下榻在“北山宾馆”,宾馆依山而建,是三星级,宾馆的大厅及客房陈设,颇有一些大都市的气派,连电梯间地毯都带“星期”字样的。那天晚餐选在街里一家特色饭店,有狍子肉、柳根鱼、山蘑菇、黄花菜、山木耳等地产食品。狍子肉20年前我在这一带吃过,是用手撕沾盐花,这是鄂伦春人原始吃法。现在的吃法就讲究多了,是一道纯正的美菜,去掉了土星味。我不喝白酒,宝林就点了一种叫“大関”的日本果酒。喝前先用钢锅煮,然后由服务员往杯里盛。大家喝的很开心,频频干杯,不一会就都有了醉意,喝到最后炸酱面已经上来了,宝林还在连声喊:“服务员——上主食!”我也有点多了,但自己觉得还清醒,回宾馆后给老婆打电话,老婆一听就说:“你喝多了!”我说:“没有啊!”老婆有些生气的说:“还没有呢,你的舌头都硬了!”于是,心里就嘀咕,这女人耳朵真好使。原来这日本酒不上头也不上脚,上舌头!人类虽然在不断的进步,但在某些方面也在退化,比如喝酒,我的祖先可曾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

晚上,下起了小雨。

 

鄂伦春人的雕像

第二天满城满山都弥漫着山区特有的晨雾。宝林安排一辆三菱越野车,我们就上路了。嘎仙洞距加市40余公里,距阿里河镇20余公里。去嘎仙洞必经阿里河镇。阿里河镇即使鄂伦春自治旗首府。

到阿里河镇,我们把车停在旗民族博物馆,准备先参观民族博物馆。博物馆只有一位中年女人在值班,我们向她说明来意,女人说现在还不能开馆,解说员还没来,我们说上班时间早过了,怎么解说员还没来?女人笑而不答,只顾低头扫地。无奈,我们就只好在广场上转。广场有一组雕塑,叫“森林骄子”,造型是一鄂伦春男人,头戴鹿角帽,身着毛皮猎装,骑马,背弓箭,携猎狗,做奔驰状。徐徐如生。雕塑材料是铜质的,从造型设计到工艺水平,都是相当不错的。我们分别在雕塑前照相、合影。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问宝林,现在还允不允许鄂伦春人狩猎?宝林说大概要划定范围。我说猎物有限制吗?宝林说一般都可以打,像汗达罕、黑熊都可以打。我又疑惑地说,现在还有那么多猎物吗?宝林略显迟疑的说没过去多了,一是打得太多了;二是这些年森林火灾不断,烧死一些,有的跑到俄罗斯那边去了。他说前几年边境森林着火,有人眼看着几个黑熊在江里游水过那边去了。

博物馆设自然厅、文物厅及民俗厅等。自然厅陈列了大兴安岭的林木及一些动物标本,尤其是嘎仙洞,非常逼真。文物厅陈列了嘎仙洞发掘的一些文物、鄂伦春文化及云岗石窟托片等。民俗厅主要陈列了鄂伦春人原始狩猎标本及民间工艺。博物馆从布展到到标本制作,都无可挑剔。然而,时间已改变了鄂伦春人的一切,许多原属于鄂伦春人的文化遗产,也只有到博物馆里才能够见到。

关于布苏里的记忆

车出阿里河镇大约有五公里左右,遇有一叉路,上面横着一副大型广告牌“布苏里生态旅游区欢迎您!”,这幅广告牌使我的许多记忆又活跃起来。布苏里有我们一个部队,20年前我经常下部队到那里,每到那里我最打怵的是两个事:一是怕那里的蚊虫;二是怕喝酒。那里的蚊虫有三个特点:一是蚊子厚,厚到什么成度?这么说吧,在野外你要想解大便,只少得挪十次八次地方,还不一定解好。二是“小咬”密,密到什么成度?围得你睁不开眼,晚上到外面溜达一圈回来,脸就肿起来了。三是“瞎虻”个大,大到什么成度?一个火柴盒只能装一只,这东西就能把牛、马这些大牲畜咬得直跑,皮毛淌血,草都吃不好,何况人呢?而且这三种东西分早、中、晚三班倒。这还不算厉害,还有一种东西更厉害,当地人叫“刨锛”,形容像木匠用的锛子一样厉害,比苍蝇小一点,这种东西攻击力特别强,只要挨上你,立刻就给你刨块肉下来。那时我们都戏称布苏里是“不说理”。不过,话又说回来,蚊虫的猖獗,恰恰说明那里的生态是合格的。那里山高林密,水草丰美,人烟希少。所以,在那里搞生态旅游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我又担心,搞生态旅游可别把那里的生态给破坏了。说到那里喝酒的厉害,至今我还记得那个笑话,说是有一年,有个林场到部队去慰问,送去不少牛羊肉,部队招待他们喝酒,必然是一场恶战,一对一的,一醉方休,喝得人人烂醉如泥。那天,林场的人是坐铁路摩托来的,于是,部队就把他们送上了车,依依而别。可是,第二天,有人发现林场人坐的摩托原地没动。原来,司机也喝高了,全车人都睡着了。于是,部队又把他们请回去,又接着喝。从此,这顿大酒就成了当地军民团结的一段佳话。

1500年的邂逅

嘎仙洞所在的山并不很高,但洞口的石壁却陡峭而平滑,好像是把一座山劈去一半后形成的。从第一眼见到洞口石壁起,我就一直在思考嘎仙洞是怎样形成的?是天然的,还是人工开掘的。按照地质构造学分析,一般的溶洞都是在石灰岩中因地下水溶蚀而形成的,而嘎仙洞的山体是花岗岩的,不可能形成溶洞。不仅如此,从嘎仙洞的洞形分析,一是进深方向是合理的抛物线拱形,这种拱形空间大受力好;二是洞内坡度向上,易于排水。所以,我判定嘎仙洞是人工开掘的。嘎仙洞的洞口朝南,悬于山体中间部位。前面是一马平川,相当开阔,像这样的开阔地,在山峦叠嶂的大兴安岭是极少见的。形成了易守难攻、便于疏散的优势。依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嘎仙洞无论是做为人居之用,还是做为军事工事之用,都体现了其选址的先人的聪明才智及战略远见。洞内地面中央设一块巨大的被架空的平板石 ,看来下面可以升火,做火炕之用。大概在进深的三分之二距离的上方,左右各有一小径洞口,我用强光手电筒向内探照,能看得出也是人工所为。整个洞内可容纳千余人左右。当年“石刻祝文”在洞口左石壁下方,已被考古部门保护起来,旁边立一理石托片。

我在开阔地流经洞口的小河边蹲下来,用河水洗了两把脸,这条小河叫嘎仙河,传说用这河水洗脸可心明眼亮。我又捧了几捧水喝了,清凉而甘甜,直沁心脾,爽极了。1500年前,我的祖先曾经喝过这条小河的水,今天我又来喝这条小河的水了,这是1500年的邂逅。1500年虽然是漫长的,但是,一个民族不管他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也只是血脉相承,基因的发现,已将这漫长缩短至微毫。我想,我一定是秉承了我的祖先的性格。我虽然是怀着朝圣者的心情来拜谒嘎仙洞的,但是,我并没有搞那些俗套的祭祀活动。此时此刻,历史穿越时间隧道,就像眼前这条小河一样,欢快地在我的心里流淌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的祖先——鲜卑人进入中原后,带来了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华夏民族间的大融合,奠定了中华民族的基础和多民族国家的领土框架。如今,鲜卑民族虽然早已融入到了中华民族的大家族之中,但是,他们的丰功伟绩也早已载入光辉的历史史册。

当我在小河边再回望嘎仙洞时,蓦然间,发现嘎仙洞的周围开满了达子香,如朵朵红云飘然其间……

 

 

20045月初稿

20066月定稿(本文已在《青年文学家》发表)

 

 

作者联系:河北省秦皇岛市开发区青馨家园一区613单元6

邮编:066000

电话:13304528026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