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锡伯人参加东征马仲英的一份史料(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伊犁屯垦使兼警备司令邱:
为会同呈请事。领队等窃查马逆仲英造乱以来,由锡伯、索伦、察哈尔、额鲁特四营前后调往省城官兵有一千五百余员名,其中或有独子承家,或并无弟兄者,是以家中无养家瞻顧之人,因之生计窘迫,困难状况难于喻言,实系可悯。
嗣与七月间伊犁之军士一百余名,蒙督办施恩,令旅长诺音泰偕同带回行抵伊犁。彼辈父母兄弟妻子聚集相见之际,踊跃欢忭,感激督办仁慈之恩。互相共祝我督办福寿永远无极,口碑莫名,感戴不尽。人众欢呼之声载道盈路。
其中唯有未回兵士之全家,怨抑痛心切骨。伊等父母妻子陆续诣署泣诉,禀恳请求领队等准予转呈,“将伊子弟等遣回伊犁,俾得一家骨肉得团聚,仁宪德泽,恩同天高地厚”等语。
屡经恳求前来,领队等复查,亦系为父兄,考之人情,分内所在不免,恳恩遣回。且现在业经庇讬我督办威服,该逆贼马仲英已经剿灭无余,新疆军务结束,已至平静,恳将省城各处所有防次之伊犁兵士,以及逃散军士晰(悉)类一并恩施,撤回伊犁,俾得彼等骨肉相聚,则实系同沾督办雨露之恩泽无涯矣。
若蒙恩准,不唯伊等全家感激山高海深之德及四爱曼人民亦全体靡不感佩督办再造恩德无极矣。
理合会同呈请屯帅慈鉴转呈督办府赐照准所请,施恩办理,实为恩口两便。谨呈。
锡伯、索伦、察哈尔、额鲁特营领队:
苏崇阿、礼春、丰绅泰、那逊等。
(科员:讷勒桓额译呈)
民国二十三年十月口日
 
 
背景小资料
 
1931年夏,甘肃马仲英带五百余人,进东疆占领哈密城。并与和加尼牙孜合作,在哈密地区,消灭了不少金树仁(新疆省主席)的部队,占领了哈密新城。因情况危急,令旅长杜国治先行,在七角井遇马仲英部,在马军的强力进攻下,1500人的军队溃不成军。金树仁这次战败后,一方面与马仲英和谈,一方面重新组织人马;11~12月份密调伊犁屯垦使张培元至迪化,任命为东路剿匪总司令;张带去的军队中有一个锡伯旅,旅长诺音泰、参谋长伊昌阿,寿林为团长。下设四个连,一连连长阿克达布(郭建中的祖父),二连连长吉布善,三连连长音登额,四连连长帕克尔,官兵共400人。张培元统率四路人马 6500多人,向哈密进攻,部队一路没有大的战斗,到了七角井以东乏马圹与马仲英部发生一次战斗;实际上马仲英因已前的伤恶化,又到了隆冬季节,主动撤出战斗。张解了哈密之危。而后没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用政治办法“平息哈密乱事”。这时金树仁的弟弟金树信馋言张培元按兵不动“别具用心、另有企图”。金下令免去张培元的“东路剿匪总司令”的职务。限他即日回省复命,很快张回到伊犁。
张回去不久,马仲英派马赫英少量部队竟打败了金的一个旅,金又打不下去,又派和平代表团到哈密,因和加尼牙孜,尧乐博斯不交枪,协议执行不了。金在主剿派的推动下,1932年夏,任命盛世才为“东路剿匪总指挥”仍带四路军直趋哈密。进哈密后东征西讨、历大小战斗四十余次。和加尼牙孜、尧乐博斯跑到吐、鄯、托开辟了另一战场。1932年8月,马仲英认为时机到,很快进疆与尧乐博斯和加尼牙斯成立联合作战指挥部,12月2日攻占鄯善城。在托克逊、吐尔蕃一带袭击金军。金又派熊发有于1933年1月5日重新夺取鄯善县城。熊乱杀人,引起了万人示威。
1932年12月29日,马仲英部下马世明进南疆,另一支马全禄挺进南山,省城如临大敌;成立警备司令部,金自任司令,成立城防指挥部,任命白受之(锡伯族)、崔肇基为正副指挥。1933年1月25日,马夜袭金的一个团,仅剩百余人;迪化一片恐慌。
这时金电令张培元派援兵;(金琳老人回忆说):张抽调两个骑兵连,组成骑兵大队,大队长由杨得昌担任,第一连是惠远城阿连长的骑兵连,第二连是清水河杨连长的骑兵连,共三百多名官兵,除了6、7名汉族官兵和2~3名索伦兵以外,全是锡伯官兵。他们驻昌吉县城,县城里还有省军350人,伊犁的骑兵有270人,一天在昌吉北面与马军对打一个小时,马军逃跑,打死十来人;金主席奖励每人两包鸦片烟。3月中旬的一天,马军攻打省城,非常激烈,我大队中午达迪化西大桥投入战斗,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马军死伤2000余人,我大队退回昌吉。从3月15日至3月21日,前后与马军战斗。在昌吉,锡伯兵死了几个。3月22日进玛纳斯,在南山战斗中锡伯兵库木春阵亡,一名锡伯排长负重伤。1933年2~4月双方在迪化展开了拉锯战。1933年4月12日发生政变,开始时陈中等策划的;归化军(沙俄入新疆归服人)充当急先锋,以索取安家费为借口攻打督办公署,金树仁逃走。晚上陈中等开紧急会议,商讨善后;参加会议的人中有白受之(锡伯人)。金树仁掌握的杨正中一旅组织反攻,13日清晨二点半起激战,杨正中退出城,保护金到昌吉,金提款七八十万元退至乌苏,想反攻迪化,电请张培元发兵支援,张拒绝了,只送200万金卢布了事。金只好逃到塔城。
4月14日下午,国民党省党部会议上增选了盛世才、张培元以及维吾尔、哈萨克、蒙古、锡伯、回等族代表为临时政府委员。最后强迫委员选盛为督办。掌军事大权。
有一天,诺音泰派锡伯军人吉俄到金琳他们的连队,告诉他们:“省城有变、新疆的军事领导人是盛世才了,你们归顺就行了,”这是诺旅长的指示,第二天就归顺盛世才。整编后伊犁大队继续留守玛纳斯。整编后的第二天,诺旅长带几个士兵来到金琳的部队;该骑兵大队多数锡伯兵想跟随诺旅长,这事被大队长杨得昌发现后未能去成,他们都想念家乡,归心似箭。有一天盛世才给杨得昌发来电报,带部队到古城子防御;他急忙命令部队晚上出发五天跑到精河。张培元非常高兴,过了十几天张给杨得昌增派两个骑兵连;一个连长姓韩,汉族;一个连长锡伯族叫选吉拜(依拉齐牛录人),这两个连中,除了几名汉兵和蒙古兵外,其余都是锡伯兵。骑兵大队升团级,杨为团长;过了不久杨以“想到诺音泰旅长手下当兵的事情是孟吉善策划、煽动的”等为由,先把一名锡伯班长打死,第二天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把孟吉善和选吉拜等五名官兵枪毙了。这时国民政府驻塔什干总领事广禄(锡伯族)路过精河,知道杀人的事,他连夜回惠远城,质问张培元,张只说误会,立即纠正等。张培元立即委派苏崇阿领队(锡伯营领队)到精河处理此事。
马仲英四月以来占哈密、木垒、奇台等地,步步紧逼迪化;1933年5月26日,盛率省军四千,归化军千余,29日抵三台准备大战。临时政府的一部分人主张与马仲英谈判,盛世才不让步,6月7日归化军向阜康进发,8日马仲英带7000人到紫泥泉布防,盛军也近7000人,有装甲车队。6月12日双方在紫泥泉大战。开始马军打得十分凶猛,盛世才几乎被活捉。天气突变,第二天省军猛攻,马军不支,死亡600余人,伤500余人,逃散2000多人,只有3000余人退到奇台。然后翻天山到吐鲁番把和加尼牙孜打跑,占了吐、鄯、托,并派人杀死先前投降盛世才的马德祥,重新控制了南山一带。1933年7月9日命马世明攻打迪化,省军失利,人心浮动。这时南京政府制造了盛、马、张三者互相牵制的局势。9月21日盛马又开战,盛军失利;十月初马仲英派马赫英攻打塔城,归化军来解危。10月11日盛分两路向马军进攻,盛军在达板城死伤惨重,马把迪化团团围住。盛世才派陈德力、姚雄二人去苏联要求军事援助。
1933年10月,张培元与马仲英联合攻打盛世才。
1933年11月,杨得昌在乌苏没收了盛世才从苏联购置的武器弹药。张任命杨正中为伐盛总指挥,于12月22日带几千军从惠远出发很快到呼图壁三道河子,还没站稳,盛军打过来,几千人乱成一团,拼命逃跑,一口气跑了50多公里,损失了三成,杨得昌的一个团剩下三四十人。
1933年12月,1934年1月苏军分批进霍尔果斯、塔城;1月6日张培元逃跑、晚上在东买力自杀。1月20日省军进伊犁,苏联红军撤回;任命刘斌暂署伊犁屯垦使兼伊犁警备司令。3月22日刘斌部从伊犁南下占领阿克苏,与马部交战,马损失惨重,少部分向喀什撤退。4月上旬省军占领巴楚,马部二千余人投降。7月10日马进入苏联境内。7月间诺旅长带伊犁军士一百余名回抵伊犁。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