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辉番卡伦来信中的历史信息(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锡伯族古籍资料辑注》一书第137~140页刊登了锡伯人何叶尔·文克津1850年的一封家信,注解里说明是《辉番卡伦来信》,肖夫译。以前虽然拜读过满文来信,但汉泽文第一次看到,译文也和满文一样古雅而优美。下面我要说的不是文章的文学成就,而考究一下来信中所提供的历史信息。
一、惠远城至拱宸城之间的地名
信中开头讲:步出北郊,过大桥,经大榆树,直至塔尔奇。虽然没有明说出发地点,但从上文中知道是从伊犁将军府所在地惠远出发,该城有四门,作者是从北门出发,过了乌哈尔里克河(现在叫沙尔布拉克河)大桥,向西北方向行进,经大榆树,该地是屯垦区,在《锡伯族历史资料拾零》一书75页上记载,“阿齐乌苏,大榆树等处开垦十万五千三百拾肆亩农田,承租给民工,每亩定五分银,共收七千二百陆拾柒两银子,上交国库。”过了该垦区就到了塔尔奇城,该城是在惠远城西北三十里处,霍城县北部山脉清朝时称为塔尔奇山,现在的果子沟水那时也称为塔尔奇河,也称为察罕乌苏河,现在称为阿克苏河,都是白水的意思,该城在塔尔奇河边,因此取名为塔尔奇城。其地在霍城县三道河子乡塔尔齐村。大榆树垦区用该河水灌溉,该城驻绿营兵。
来信中又说:经过察罕乌苏、一间房、柴泥河、广德桥、始抵拱宸城。上面说的塔尔奇河也叫察罕乌苏,蒙语白水的意思现在叫阿克苏河,维哈语也是白水的意思,该河从塔尔奇城西边流过。一间房在霍城县栏杆西北附近,过了一间房就到了紫泥河,该河由现在的大西沟河、切得苏、加尔苏合并而成,是霍城县主要灌溉河流,伊车戈善乡,64团,良繁场等单位用该河水灌溉。过了紫泥河继续往西北行进就到了科河,现在叫格干河,该河上修了一座桥,叫广德桥。霍城县的格干沟牧场,61团,莫乎尔牧场、64团部分连队用该河水灌溉。过了桥就到了拱宸城,是索伦营总管驻地,1864年伊犁回乱中被毁,1914年从绥定县析置霍尔果斯县建于此地,1966年合并后迁水定镇,现在是62团部所在地。
二、索伦营八个牛录驻地
该营分为左右两翼,右翼四旗为正黄、镶红、镶兰,正红,他们的驻地在霍尔果斯河以西(清德宗实录卷147、4-5页:索伦營旧制,右翼四旗在霍尔果斯河以西)。左翼旗为镶黄、正白、镶白、正兰。左翼主要是达呼尔族,右翼为索伦(鄂温克族)。战争和疾病使右翼人口减少,于1797年、1833年两次从锡伯营调补260户,1279人口,主要补充右翼。那么这八个牛录的驻地在那里?在辉番来信中说是:在城(拱宸城)垣东北角,有阿里木图,柯两个牛录,西南方向,有富色克,霍尔果斯等旗在焉。在这四个地点驻着左翼四旗。阿里木图就是原阿里马城,察合台汗国的首府,现在的61团范围。柯就是现在的格干沟牧场范围。富色克在63团范围,霍尔果斯在黄旗马队边防站一带。黄旗马队这个地点也许镶黄旗驻霍尔果斯而得名。
来信中讲:离开了总管府在沙冈中躜行,这指的是霍尔果斯河东岸的沙丘地带,又从林木丛中穿过,这是指霍尔果斯次生林,约行顿饭时刻,到了策济,此地为我部族所居之村屯。由此看来从拱宸城出发,过沙丘地,穿过霍尔果斯河次生林,大约半天时间就到了霍尔果斯河西岸的策济地方。这是右翼四旗的第一个牛录。何叶尔·文克津在此处未停留继续行进,过了齐齐罕,晚上到了萨玛尔,“此处有宗室至亲,遂卸息马”。第二天,直往辉番卡伦进发,经图尔根地方,亦系吾部族之防地。晌午时分抵达辉番卡伦。可见来信中讲的策济、齐齐罕、萨玛尔、图尔根等地是右翼四旗驻的四个牛录,除了有索伦族外还有从锡伯营调补的锡伯族。何叶尔·文克津从惠远城出发到辉番卡伦用了二天半的时间,马行一天按50公里计算,惠远至辉番卡伦的距离为125公里(250里)左右。
三、自然景观的变迁
清朝时塔尔奇河(察罕乌苏)流域是主要垦区,索伦营左四旗利用柯河水,霍尔果斯河水开发了霍尔果斯河东岸地区,约有二万亩地。从塔尔奇城至拱震城之间广大地区,当时还是未开垦的可克塔拉大草原。在何叶尔·文克津的来信中,没有提供这一带有沙丘的证据,然而从拱食城向西行进,他就碰上沙丘地,信中这样描述,在沙冈中躜行,马甚吃力,马履沙地,其蹄亦沉,说明现在的62、63团一带那时候已经有了沙丘,但是塔尔奇一带当时还没有沙丘。那么现在的三道合以西沙地如何形成的呢?在《伊犁地区土壤》一书中这样写到,东起霍城县治沙站,西至国境线,北起62团11连,64团11连,南止伊犁河,由于北山水系的切割,沙漠分为图开,霍尔果斯,塔克尔莫合尔三大块,通称为塔克尔莫合尔沙漠,西与苏联境内的卡拉库木沙漠相接。是伊犁河二阶地的年青沙模,它的形成与卡拉库木沙漠为同一时期。自1775年屯垦以来,风沙土继续扩散,加之人为广泛垦植,破坏植被,过度放牧,弃耕荒芜,加速了风沙土的发展。
从来信中也看到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当年霍尔果斯河次生林状况,信中写“此处山川秀丽,漫吐芳艳,林木青青,点缀春色,兔玩于野,雉鸣林间,从林木丛中穿过,虽汉之强项会亦要低首,拨开树木寻道而行,即周之孟贲亦得左顾右盼也。”可见当年次生林非常茂密,林中各种走兽飞禽不少。也起着阻当风沙的屏障作用。后主要是人类的砍伐,现在基本上不存在了,这又加剧了沙丘的不断扩展。
四、提供了卡伦建设和官兵生活的详细情况
已发表的官方档案中没有记载卡伦建设的详细资料,来信较详细提供了这方面情况,“营房大院内正中三间平房为嘎兰达住室,两旁有索伦官兵住房二间,东西两翼盖有马厩,大门内两侧各有一间平房,此乃厄鲁特营士兵之所也。”在卡伦各族官兵虽然亲如兄弟,共同守卫着国家安全。然而遵重各族的生活习惯,安排本族士兵在一起住,由此可知其他卡伦也基本一致,只是因额定官兵数不一样,大小有差别而宜。卡伦还建有一座了望台,有满文题书sibsingga be dalire katun(前哨卡伦)字样,墙面还记有修卡伦的原委,年月日,以及伊犁各卡伦分布图。另外在营房东南建有寺宙一座,内供三世大帝,与威灵镇远天神,两侧还有山神,土地神,路神,龙王,火神,马神和班第祖师等诸神灵。是否在其他卡伦也建有寺庙,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资料,从这些建设情况看该卡伦应算是常设卡伦。班弟祖师为1755年清朝大军平定达瓦齐叛乱的大功臣,现昭苏的格登碑记述了这一历史事件。
来信中还讲了卡伦官兵按定制巡边守卡伦外,平时练习射鼓,制作弓箭,叠纸下棋等活动情况。
从来信中也知道官兵换防制度:春末来驻卡伦,秋初始至换防之期,何叶尔·文克津就是春末(三月底)来辉番卡伦的,经实地考查后,文克津对该卡伦的劣势做了论述,教导官兵,尽力勤奋,凡大小诸事,均不得怠慢迟缓。
五、关于莫防御
来信中写到:南壁挂一地图,仔细观看,始认出伊犁河以南以北诸卡伦之方位图也。询问出自何人之手?知情者说,此河南莫防御亲手之作,查锡伯营职官年表有个叫穆呼赖的人于道光28年(1848年)5月17日被任命为左翼防御,他的前后再没有找到其他莫、穆防御,再查官员履历写到穆呼赖正兰旗(七牛录人),道光26年,以年满委笔贴式升任镶兰旗骁骑校,时年五十岁,此前,食钱粮26年,巡查边界等出差十四次,补放骁骑校拟陪一次。道光27年,出征喀什噶尔一次,打仗三次,因格外效力,经保奏,命以防御尽先升用,先换顶戴。道光28年,升任正白旗防御。道光29年,补放佐领拟陪一次。咸丰元年出缺。从该员履历看出,也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官员,这种人才比较少见,有文才,又有巡查边界十四次经历,这些具备了绘制伊犁河南北诸卡伦方位图的能力。那么这张图是什么时候绘制的?根据管理卡伦的定制 辉番卡伦,从锡伯营派出官员一名,戴兰翎,锡伯兵二人,索伦委官一人,兵十一人,厄鲁特十二人,合计兵25名。”乾隆37年(1772年)伊犁将军舒赫德的奏折中讲:“照索伦营空兰翎之例,请选锡伯营四名,给戴六品空兰翎,轮流承应卡伦差使。按卡伦侍卫支给盐菜银、口粮。照索伦侍卫之例,选用于应升之缺。”从该奏折中得知,凡是到卡伦当官的。由七品升任六品侍卫,工作好的回营后按六品选用于应升之缺。按正常级别,六品都是骁骑校,从穆呼赖的履历中知道,道光26年升任骁骑校,这以前是委笔贴式,那么穆呼赖是道光25年任委笔贴式时到辉番卡伦任侍卫官,除了卡伦分布图是他绘制外,寺宙门上悬挂的匾额及对联,了望台内的记述,两边的“一心成良谋,千里建奇功一副对联也是他的作品。因卡伦工作有成绩。回营后第二年升任骁骑校,道光27年跟随锡伯营官兵,参加平定七和卓之乱的战争,实践自己千里建奇功的雄心,参加三次大的战役,因格外效力,经保奏,命以防御尽先升用,先换顶戴,道光28年升任正白旗防御。
六、索伦营右翼四旗的农耕情况
来信中讲:策济,此地方土地广阔,田亩肥沃,物产丰饶,惟奈水源不足也!倘若兴修水利,凿渠引水,种何不宜哉?查《钦定新疆图志》在霍尔果斯河与齐齐罕水之间画一条小河,河水未通伊犁河,因为这一带分布沙地,这就是策济水,正黄旗就安置在这里,南北20公里,东西10公里,可惟土地广阔,平坦,伊犁河谷洪积平原,很适合开垦农田,奈水源不足,当时的开垦面积不会很大。倘若兴修水利,凿渠引水,农牧业就会大发展,作者指的是:在霍尔果斯河上游打坝,西岸修一条引水渠,问题就可以解决了,然而当时技术和经济条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
信中又说,齐齐罕之形势,亦与策济相同,萨玛尔亦然,查钦定新疆图志,齐齐罕水,萨玛尔河都通伊犁河,但河不长,水量小,萨玛尔只有齐齐罕的一半长,在齐齐罕驻有正红旗,在萨玛尔驻有镶红旗。1864年5月明谊的奏折中讲:查图尔根,奎屯两河之水,灌溉索伦镶红、镶兰两旗官兵耕种田地1864年10月伊犁将军常清奏:索伦镶兰旗种图尔根河西边之田地。从以上奏文中知道了镶红旗用奎屯河水灌溉田地。这样就弥补了萨玛尔水不够用的问题。然而这两个牛录用水情况,种植情况与策济差不多,说明农业规模小,能吃胞肚子算不错了,作者亲眼看到农田里杂草多,管理不善于的情况,想必产量也不会很高。
信中又说,经图尔根地方,是处地广水丰,草木丛生,为西四旗第一沃野也,亦系吾部族之防地。在新疆图志,中该河通伊犁河,正如信中讲的地广水丰,镶兰旗驻这里,是第一沃野,农业种植情况比以上三个牛录好一些。
作者早晨从萨玛尔出发,经图尔根地方,正直响午时分,方抵达辉番卡伦,从现代地图上看约有30公里。萨玛尔至图尔根约20公里,图尔根至辉番有10公里路。图尔根河往西约10公里有一条未通伊犁河的渠水,辉番卡伦就建在水渠附近,该卡伦正对着伊犁河往北的大湾子顶部,离河岸的直线距离为16公里,比河北边所有卡伦都近伊犁河,正因为如此,作者在信中讲:“初上了望台环顾四周,见南有伊犁河,北有山林,且地广草密,并非驻守之要隘。”卡伦官兵还利用渠水,“在寺庙以南,另开一渠,密植树木,成为博斯塘,其境亦秀雅。”
七、来信的写作时间
信的未尾没有写作时间,这不是作者的疏忽,可能是传抄者的过失,因没有年代,对后人的研究带来一定困难。为了弄清来信的写作时间,我首先研究了来信中提到的莫防御的情况,从《锡伯营职官年表》中得知莫防御即穆呼赖,他于1848年5月17日被任命为左翼防御,何叶尔·文克津作为锡伯营的低级军官肯定知道莫防御的。那么信的写作时间一定是1848年5月17日以后。按规定换防时间为每年三月底,那么何叶尔·文克津不可能在1848年到辉番卡伦,只能是1849年3月底以后,另外根据清朝的规定,凡驻卡伦侍卫由七品给戴六品空兰翎,期满后选用于应升之缺,查《锡伯营职官年表》沃克津(即文克津)于1851年1月26日升任镶白旗(五牛录)骁骑校。再看其履历沃克津,又作倭克津。镶白旗(五牛录)人。道光29年(1849年)补放骁骑校拟陪一次。此前,系年满委笔贴式,食钱粮25年,巡查边界等出差八次。道光30年(1850年)补放骁骑校又拟陪一次,咸丰元年(1851年)升任镶白旗骁骑校时年45岁。咸丰9年(1859年)升任镶白旗防御。此前,巡查边界等又出差二次。同治元年(1862年)补放佐领拟陪一次。从履历中知道文克津于1851年1月26日升任骁骑校。这以前是年满委笔贴式,从清朝的规定中知道他是从辉番卡伦回来后被任命为骁骑校,这样文克津到辉番卡伦的时间锁定在1849或1850年3月底~9月底,从履历中知道1849年补放骁骑校拟陪一次,但1849年1850年都没有正式任命,也许那时候为了进一步锻练和考查文克津,决定1850年3月底~9月底安排他到辉番任职,当然他是尽职尽责的,这一点也从他的来信中知晓。文克津于1851年正月正式升任骁骑校职务。
信中说夏日虽长,但爱惜时光,黾勉于事,蚊蛇虽多,因已神定,也不觉其艰辛矣。写信的时间蚊蛇很多了,说明是七月写的。
总之,我认为辉番来信的写作时间为1850年7月份。
注明:索伦右翼四旗以及索伦总管管理的齐齐罕,博尔胡吉尔、奎屯,辉番,郭额洛等卡伦驻地于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签字后划入俄国境内。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