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锡伯族西迁伊犁行进路线探讨(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前几年大连市锡伯族学会绘制了锡伯族西迁行进路线图,其中有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
一:西迁走的是克鲁伦还是驿站路?
    锡伯族西迁一题最早是伊犁将军明瑞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十月二十二日奏折中提出;为加强西部边防,要求从“盛京所驻锡伯兵中拣其优良者一同派来。”乾隆二十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奉朱批“著军机大臣等议奏。”乾隆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军机大臣付恒等遵旨议奏:“由盛京锡伯兵内,拣其精壮能牧者一千名,酌派官员、携眷遣往。……起程时锡伯、厄鲁特兵,由塞外行走。”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正月十日盛京将军舍图肯奏折:“锡伯官兵内拣选二十岁至四十岁身强力壮,马背技艺谙练,善于狩猎者一千名,拣选防御十员,骁骑校十员,分编二队,于三月底四月初青草长出时起程,就近出彰武台边门,由克鲁伦路直赴乌里雅苏台。”  
    乾隆二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军机大臣付恒等议奏舍图肯等筹办事宜折:“锡伯兵……出彰武台门,由驿站路前往。行至蒙古驿站后,派笔帖式、领催二员送至乌里雅苏台。”乾隆帝当天批:“依议,钦此”。《清高宗实录》卷703、《奉天通志.大事》卷33等书记:“出彰武台由台站前往”。乾隆二十九年四月十九日舍图肯奏折:“奉朱批,著军机大臣议奏,钦此,钦遵,于正月二十五送到”。(看来从京城三天加急送到)该奏折中又讲:“旋于三月八日,准户部转军机大臣议复咨行内开,…..出彰武台门,由驿站路前往,”四月十九日奏折中舍图肯没有提出异议。锡伯人的“西迁之歌”也记:“戈壁之路迢迢四十驿站。”等语。锡伯人中传唱的“告别盛京”一文记“军士行到张家口。”应该是张家口至外蒙赛尔乌苏驿站之间的路。
二:清朝所立内蒙外蒙的驿站
在《蒙古简史》一书中记:清代内蒙古境内有五条驿站路:
1、经张家口-四子王旗-苏尼特旗-喀尔喀右翼-茂明安旗。
2、经四子王旗—茂明安-喀尔喀右翼-乌拉特旗。
3、经喜峰口-喀喇沁-土默特-敖汉-奈曼-扎鲁特-科尔沁-郭尔罗斯-扎赉特-杜尔伯特。
4、经古北口-翁牛特-巴林-阿鲁科尔沁-扎鲁特-乌朱穆沁。
5、经独石口-察哈尔-克什克腾-阿巴噶-阿巴哈纳尔-浩齐特。
外蒙古五条驿站路
1.      从北京经张家口、四子王旗、赛尔乌苏等71站至乌里雅苏台,再经13站至科布多。(请看本书锡伯族历史资料拾零31)
2.      从赛尔乌苏经26站,中间过库伦(今乌兰巴图)至蒙俄边界的恰克图口岸。
从以上资料可知,清代在西拉木伦河南北都有驿站,相比较南路河流、沙漠多一些,草原、供给能力北路可能好一些,所以经通辽走北路的可能性大。
三:北路的行进情况
根据清政府档案资料记载:锡伯两队人马于四月十日、四月十九日从沈阳出发,出了彰武台边门直奔通辽。如果目标是克鲁伦河乔巴山,那么经通辽、扎鲁特旗、霍林郭勒直达乔巴山,这一路过兴安岭山地也方便。路程也近一些。但实际情况是:六月十六日盛京将军舍图肯奏称“第一队协领阿穆呼郎报称,锡伯兵…..五月十七日宿于索和台地方,…..人皆安好,马牛皆齐全,并无事故。”七月二十日又奏称“第二队协领噶尔赛报称:五月二十九日行至东浩齐特旗地方”。据中国历史地图集清代地图,东浩齐特驻牧于今西乌朱穆沁以西伊和吉林郭勒河一带,二队到这里已走了40天(4月19日——5月29日)。一队到索和台走了37天(4月10日——5月17日),那么两地相距三天路程,索和台一定在东浩齐特东南方。已知西迁队伍到东浩齐特,那么从通辽过了那些驿站路?如果走通辽至扎鲁特、霍林郭勒、东乌朱穆沁、西乌朱穆沁、东浩齐特一线,是走了兴安岭以北,一是路远,二是温度不高草未长好,所以只能走兴安岭南坡。具体路线应该是:通辽、开鲁附近的三音哈克驿站、阿鲁科尔沁、巴林右旗西北噶克察驿站(今申图五十家庙)、巴林右旗白塔子西南20公里有海拉察克驿站、噶克察东北60里太本庙有阿鲁噶木尔驿站,往西进东浩齐特地方。根据这一路线,从沈阳到东浩齐特大约900公里,队伍日行军22公里左右。6月28日舍图肯奏折里讲:“今移驻锡伯兵队,凉其行走不甚快”。
四:从东浩齐特出发走了那条路?
是往北还是往西?目前没有明确的档案资料,大连图是从西乌朱穆沁到东乌朱穆沁,然后往北进了外蒙古直达克鲁伦河边的乔巴山,又往西经乌兰巴图直达乌里雅苏台。从上面记的驿站资料看,外蒙东部清政府未设立驿站,这一段2500公里路上只有库伦(今乌兰巴图)有驿站。因没有驿站,队伍很难解决各种各样的困难。从沈阳到东浩齐特,再到克鲁伦路,经乌兰巴图直达乌里雅苏台,这条路约有3400公里,日行军22公里计,需走155天左右,西迁第一队于9月15日左右到达(4月10日——9月15日),这个时间比实际到达的8月24日晚了21天,这说明不是走这条路。还有一个大困难是:8月中旬以后杭爱山北坡下雪的可能性很大,对人畜影响极大。所以锡伯人选择了从东浩齐特往西沿驿站路直达乌里雅苏台的方案。这条线大约2900公里,日行军22公里,可走132天,这与第一队实际走134天(4月10日——8月24日)相一致。具体经过地点:东浩齐特、呼鲁图驿站(在吉林河、西林河之间)、阿巴哈纳尔旗西南不远处有西林果尔驿站、阿巴噶旗、苏尼特左右旗、到达从北京至伊犁的北线上的吉思珲郭尔驿站。该站在今内蒙四子王旗西拉莫林河下游湖边上,离蒙古国边界约30-40公里。下面根据锡伯營档案和中国历史地图集写出一些驿站名,详细驿站名请看本书《锡伯历史资料拾零》31节。
吉思珲郭尔60里黑尔莫火尔(图集写奇拉伊穆呼尔、在中蒙边界附近),经过四个驿站约370里到莫火尔嘎顺,经过8个驿站约550里到萨依尔乌苏(图集写赛尔乌苏)佐领驻处,经两个驿站约180里到锡巴特台驿站(图集写什保太,该站在乌兰巴图至达兰扎德嘎德公路边,)经8个驿站约740里到哈达图驿站,该站以上至莫火尔嘎顺共21驿站由赛尔乌苏佐领管理。从赛尔乌苏往北经乌兰巴图达恰克图口岸。哈达图在翁金河以西130里湖北岸,后面的驿站由喀尔喀人管理。经两站到达西当楚驿站(今塔楚河边),经两站到推郭特尔站(今图音河边),经三站到班达尔干站(今拜达里克河边),经十站到乌里雅苏台将军府。于8月24日以后两队人马陆续到达乌里雅苏台城,直到第二年的3月10日西迁锡伯人就在扎布罕河至阿尔泰山之间有阳面水草好的地方过冬。因未能赶上青草之节,且遭瘟疫,原有牛3036头倒毙2596头剩440头,并补充马500匹、驼500峰,于1765年3月10日出发,经过阿尔达尔、博尔火、布虎、巴罕诺尔(今德新湖东岸)、察罕布喇克等十二驿站,于四月初到哈尔乌苏湖东南伊格尔河,布尔根河一带,因河水上涨不能行走,受困数日,稍退穿绕科(阔)齐斯山。查清代地图在今阿尔泰山乌伦古河上游大拐湾处南边一坐山叫胡图斯山,可能就是科齐斯山)。队伍顺乌伦古河上游布尔根河到了今塔克什肯口岸东面不远处的锡伯图驿站,到这里已经是五月初了。
五:关于锡伯图或锡伯渡?
西迁队伍未进科布多城,从察罕布拉克到伊格尔河边叟吉驿站,又经过博多珲、达布苏图、纳克拉坎、沙新海、察罕通古、到锡伯图驿站。按原驿站路,过了锡伯图从北塔山西北到奇台,再往西就到乌鲁木齐、伊犁。乾隆30年6月6日伊犁参赞大臣爱隆阿咨称:据阿穆呼郎、噶尔赛报称,今我等兵丁将经过霍博克赛里、察罕鄂博、额敏、巴尔鲁克、博罗塔拉等路,可见锡伯人未走奇台乌鲁木齐驿站路,而过了锡伯图后从乌伦古河南岸直达霍博克赛里。
除上述锡伯图外在额尔齐斯河北岸还有两处,一是:“额尔齐斯河考述”(段续写)中记:(新疆大记补编卷二下.水)一书中记:华额尔齐斯河两源流入可可托海南8公里的伊雷木湖,从湖泻出正南流,出峡地左受喀喇通克水,折西流,右受苏布图水,固尔图水(今库尔特水),继而流至卓斯图锡伯图山口,西流又合喀喇额尔齐斯河。说明该锡伯图在富藴县以西附近。二是:2009年版中国地图上在阿尔泰北屯以东70公里额尔齐
斯河边有齐泊渡,想必可能是锡伯渡的异写。
    如果锡伯人过的是富藴县附近的锡伯图,那么锡伯人就不走伊格尔河的老驿站路,而走科布多南面布雅图河弯转上阿尔泰,顺华额尔齐斯河,从3000米高山下到可可托海,然后从富藴以西不远处锡伯图过额尔齐斯河、乌伦古河到塔尔巴哈台。这条路的关键是山梁大板南北山沟有没有可行的牛车路,这些需要进一步搞清。如果是齐泊渡(锡伯渡),那么锡伯人可能从阿尔泰市以北红山口岸山地过来,当时有没有从科布多到齐泊渡的牛车路不清楚。从以上三种过阿尔泰山、锡伯图(锡伯渡)的方案中比较可靠的还是从今塔克什肯口岸附近的锡伯图到塔尔巴哈台。
六:从锡伯图到察布查尔的卡伦和驿站
五月初过了锡伯图顺乌伦古河经乌图布拉克、霍布克赛尔、察罕鄂博、额敏、锡伯图、楚呼楚(塔尔巴哈台老城)等地,于6月12日、15日索伦章京蒙武哩在楚呼楚接了锡伯兵,引导而来。经过的卡伦是:楚呼楚西南70里至玛尼图(今巴克图口岸附近)70里沙尔布拉克(今额敏河南萨热布拉克)50里察罕托海(今161团警卫连)60里额尔格图(今161团二營)40里巴尔鲁克(今丘尔近特)40里莫多巴尔鲁克(今库萨克)60里阿鲁沁达兰(今哈境内琴大雷河下游南岸),顺琴大雷河西南方,从博乐市正北哈方奶牛场西南过阿拉套(即阿勒坦额墨)山口在夏尔希里河边驻宿。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讷苏肯奏称:“侍卫舒敏于6月24日、26日,行至阿勒坦额墨、沙拉乌苏等处,与两队锡伯兵相遇,将二千只羊照数交给管带协领阿穆呼郎、噶尔赛。…..舒敏、蒙武哩业于7月3日回本營。”沙拉乌苏应该是今夏尔希里河,在该河边把二千只羊交给锡伯兵。到夏尔希河边锡伯兵走了11天,从塔尔巴哈到这里有450里,日行军41里左右,这符合实际。25日从夏尔希里河边到了沁达兰驿站(今博乐市以西青得里),阿鲁沁达兰至沁达兰有120里。往西40里乌柯克(今小营盘)50里音德尔图,50里哈布塔海(今哈日布胡),50里扎克鄂博,70里达尔达木图(今莫图),30里绰伦古尔,120里乌兰布喇 (今赛里木湖西北湖边恩格勒布拉克),130里鄂勒齐图博木(今三台)(注这是一年四季可以过的湖东北路线,夏天湖西岸可以过。)80里鄂博勒奇尔(二台),40里塔勒齐阿满(头台),20里骡走沟(今芦草沟),到这里是7月10日左右,队伍休整一个星期,然后很整齐、很有精神的行进,40里沙喇布拉克(今三宫),20里乌哈尔里克(今绥定)。伊犁参赞大臣爱隆阿奏称:“窃7月22日,…..一千名锡伯兵陆续到达伊犁,…兵齐丁多,老幼甚寡,男女老少衣服被褥俱全。….暂住乌哈里克空城。”
乾隆31年1月3日伊犁将军明瑞奏称:“适合安置锡伯兵之地,有伊犁河之南惠远城对面之巴图蒙柯巴克、绰豁罗拜兴迤西至豁吉格尔巴克一带,”驻绥定城的锡伯人休整半年后,于1766年1月中旬,趁伊犁河结冰渡河到指定地点。至此锡伯人完成了万里戍边征途,承担起永远的、沉淀淀的、血与火的,代代传承的戍边的伟大任务。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