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锡伯历史资料拾零(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一)      锡伯家庙石碑于清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农历七月十六日立,碑文(肖夫先生翻译)     
“万世永传”
集三世无量诸佛之典,恢展三乘根命释迦牟尼佛法,有青史世传之锡伯族,祖居海拉尔东南扎兰陀罗河流域。嗣后移居墨尔根、齐齐哈尔、伯都纳等地,编有七十四个牛录,生息四十余载。于康熙三十六年圣祖仁皇帝,施以高厚之恩泽,将锡伯部众分为三拨,于康熙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年迁入盛京,安置于各省驻防效力。至康熙四十六年,锡伯众人民,筹集白银六十两,置买民房五间,始建太平寺,并从京师虔请大藏经一百零八册,一年四季众僧聚集一堂,焚诵不绝,永偿所愿。至乾隆十七年,协领巴岱,佐领殷登保,阿福喜等,以锡伯之众力,扩建三大殿,两厢配殿各三间,正门三间,恭祀三世无量诸佛。至四十一年,协领罗卜藏、拉西、得格苏、卓地等众锡伯合力修葺寺庙,塑立宗喀巴佛,五通天神(五护法),四大天王诸佛尊,并增请浴沐径,一年四季焚诵不绝,永无休止。
嘉庆八年七月十六日,梨树沟边门佐领加一级记录二十一次
                          华沙布谨题
(二)      三家子屯正白旗佐领参太奏本:
乾隆四年十月十六日,正白旗佐领参太为清牛录根源呈文:吾之祖尼勘达,原居黑龙江松花江交汇地方,陶姓,从五家乡带出违法陶姓五个乡的乡约钟金等九十三个男性,盖勤地方吴扎拉姓一个乡的车尔伯和等十八名男性,来负官差。康熙十一年兵部咨文,为补新满州十四牛录减少之兵丁,兵部户部商议后上奏宁古塔将军巴海等送达书信称:松花江五家乡因违法而负官差的新满州陶姓五个乡的乡约钟金等九十三个男性,盖勤地方吴扎拉姓一个乡的车尔伯和等十八名男性已到达,把他们安排在新成立的十四牛录,补入减少的八十九个兵丁编制内,为了不打乱家族兄弟在一起,把先来者按家族兄弟编牛录,现缺新满州镶白旗牛录,把他们编入镶白旗,查得钟金、车尔伯和等有罪之人理应不编牛录,而应放入减少兵丁之牛录,然而办事将军们,为不打乱原家族而编为一个牛录,从中任用佐领骁骑校便于管理和教养,为此编为镶白旗牛录。从牛录中挑选适合任用佐领、骁骑校之人,报该将军认可后任命。佐领、骁骑校应得军器、奴、马等照前部定新满洲牛录应得军器、奴、马等数发给。把减少的八十九名披甲前用的军器、奴、马等是否移交给新补披甲,为此康熙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奏请旨,七月一日下旨,照议执行。当年兵部咨文,本部咨行宁古塔将军巴海呈文:违法新满州编为一牛录,从中选任尼勘达为佐领,瓦尔督力为骁骑校。照将军所议任命尼勘达为佐领,瓦尔督力为骁骑校。查得以前新成立牛录的佐领无朝觐之例,并于康熙十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咨行,当月二十六日下旨,“准尼勘达等朝觐,今后做为定制。”尼勘达,瓦尔督力按定制应自备马进京朝觐,然而他们是新官,还未领取部给马,奴等,靠自备马去不了,为此派旧领催一人,兵丁一人,乘驿到京城。一起来的领催披甲也乘驿,为此咨行。从京城回来后我祖尼勘达接任佐领,管理牛录事务,尼勘达病故后我父西巴力管理,西巴力任协领后,由我叔博尔库任佐领,叔年高歇任后由参太接任。对牛录佐领我祖尼勘达子孙有分,宗族人无分,世代管理牛录是实,为此咨行。
正白旗佐领参太呈报
在黑龙江的该牛录防御吴尔比善、察西、胡萨里、萨尔图阿。
佐领吴沙里、领催宝初、塔兰泰、披甲福寿、阿尔达、塔图那、吴赫德、马太、开塔。
(三)      伊犁各营官兵数及办事类
1、乾隆二十九年至三十一年从凉州、庄浪、热河连家属一起迁来,驻大城的满洲营:协领八名,佐领四十名,防御四十名,骁骑校四十名,世袭骑都尉二名,世袭云骑尉三十九名(内升协领二名,升佐领二名,升防御二名),世袭恩骑尉二名,护军校四十名,主管领催四十名,领催一百二十名,先锋参领四十名,先锋二百三十二名,委先锋二百名,兵二千六百名,射击步甲四百名,步甲六百名,炮兵四十名,工兵八十名,养育兵二百四十名,合计官一百六十二名,兵四千六百四十名,吃一两银俸禄闲散一百六十名。
从西安、热河连家属一起迁来,驻巴彦岱城的满洲营:协领四名,佐领十六名,防御十六名,骁骑校十六名,世袭恩骑尉十名,护军校十六名,主管领催十六名,领催六十四名,先锋旗手十六名,先锋八十八名,委先锋四十名,兵一千四百五十六名,炮兵十六名,工兵四十八名,养育兵六十四名,步兵三百二十名,合计官六十七名,兵二千一百四十四名,吃一两银俸禄闲散四十八名。
1、   乾隆二十九年从十三城选出锡伯兵一千名西迁伊犁。第一队兵四百九十九名,乾隆三十年七月二十日到达。第二队兵五百零一名,七月二十二日到达,他们暂住绥定城。
锡伯营总管一名,副总管一名,佐领八名,防御四名,骁骑校八名,云骑尉四名(内升副总管一名),委官八名,空蓝翎六名,护军校四名,先锋三十六名,领催二十四名,空金顶八名,委领催四十八名,兵一千一百六十六名,其中委笔贴式二名,实际兵数为一千一百六十四名,合计官二十五名,兵一千三百名。
2、   乾隆二十八年从黑龙江连家属迁来索伦营:总管一名,副总管一名,佐领八名,防御四名,骁骑校八名,世袭云骑尉四名(内升防御一名),世袭恩骑尉一名,委官八名,空蓝翎九名,护军校四名,先锋三十六名,委先锋十六名,领催二十四名,空金顶八名,委领催四十八名,养育兵二百名(内有委笔贴式二名),合计官二十六名,兵一千三百四十名。
3、   乾隆二十八年从关外迁来的察哈尔营:总管二名,副总管二名,佐领十六名,骁骑校十六名,世袭云骑尉一名,世袭恩骑尉一名,委官十六名,空蓝翎十六名,领催四十八名,空金顶十六名,兵一千七百十四名,内有笔贴式三名,实际兵数一千七百十一名,合计官三十八名,兵一千八百名。
4、   乾隆三十年从张家口、热河连家属迁伊犁的厄鲁特上三旗:总管一名,副总管一名,佐领六名,骁骑校六名,空蓝翎三名,委官六名,世袭云骑尉一名,领催十八名。一等台吉一名,四等台吉二名,空金顶六名,吃一两俸禄的披甲四百六十七名,吃五钱的披甲六百六十五名,合计官十七名,兵一千一百六十五名。
5、   西五旗准噶尔厄鲁特:总管一名,副总管二名,佐领十名,骁骑校十名,世袭云骑尉一名,世袭恩骑尉一名,委官十名,空蓝翎三名,领催三十名,委领催四十名,空金顶十名,一两银披甲四百八十七名,五钱披甲一千零七十七名,合计官二十五名,兵一千六百十七名。
6、   跟来的沙毕纳尔厄鲁特四牛录:佐领四名,(内虚设品级副总管一名),骁骑校四名,世袭云骑尉一名,委官四名,空蓝翎二名,领催十二名,空金顶四名,吃一两银俸禄披甲十名,吃五钱俸禄披甲五百七十名,合计官八名,兵六百零二,总计厄鲁特部官五十名,兵三千三百八十四名。
7、   乾隆三十年从关内连家属一起迁伊犁的緑营:总兵官一名,参将一名,游击二名,都司二名,守备五名,千总十名,把总十九名,委把总二十九名,外委把总二十九名,世袭云骑尉四名,世袭恩骑尉一名,骑兵一千五百名,步兵一千五百名,合计官一百零一名,兵三千名。
8、   緑营屯田庄二十个,每年共计上交粮三万石。
以上各营官员四百六十九名,兵一万八千六百二十六名。
(四)驻防事宜
1、驻防喀什噶尔:
满洲两营中出佐领一名,任命营长,防御一名,任命参领,骁骑校一名,兵一百名(内委官三名)。锡伯营出佐领一名,任命营长,骁骑校一名,任命参领,兵三百名(内委官三名)。索伦营出佐领一名,任命营长,骁骑校一名,兵一百名。以上合计官七名,兵五百名,这种驻防官兵每年调换一半。
2、驻防塔尔巴哈台
满洲两营中出佐领一名,任命营长,卡伦侍卫官九名(佐领、防御、骁骑校等出任)。骁骑校二名,任命参领,兵四百零九名。锡伯索伦营出换防佐领一名,任命营长。从锡伯营出骁骑校一名,任参领。侍卫一名(佐领、云骑尉等出任),兵九十名。从索伦营出骁骑校一名,任命参领,卡伦侍卫官一名(佐领、防御等出任),兵八十名。
以上共驻防官员十七名,兵五百七十九名,每两年换防一次。
(五)巡边事宜:
1、每年夏季派领队大臣巡查布鲁特边界
满洲两营出协领一名,大城出官员一名,兵四十名。巴彦岱城出官员一名,兵四十名;锡伯营出官员一名,兵三十名;索伦营出官员一名,兵三十名;察哈尔营出官员二名,兵六十名,厄鲁特营出官员二名,兵六十名。合计官员十名,兵三百名。
2、每年秋季派领队大臣巡查哈萨克边界:
满洲营出协领一名,与布鲁特边界一样巡察
(六)每年八月,将军、参赞大臣等到哈什地方练习打围。
大城出协领一名,官员二名,兵三百四十名;巴彦岱出协领一名,官员七名,兵二百名;锡伯营出副总管一名,官员四名,兵六十名;索伦营出副总管一名,官员四名兵六十名;察哈尔营出副总管一名官员五名,兵一百名;厄鲁特营出副总管一名,官员九名,兵二百四十名。合计官员四十三名,兵一千名。
(七)锡伯营领队大臣管辖的卡伦
 1、春稽卡伦,满营官员一名,兵二名,锡伯领催兵九名;厄鲁特兵十一名,合计兵二十二名。
 2、沙布尔套海卡伦,锡伯领催兵九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3、托里卡伦,锡伯官员一名,领催兵九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4、察林渡口卡伦,锡伯领催兵九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5、玛哈沁伏兵哨,锡伯领催兵九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6、沙尔托罗海伏兵哨,锡伯领催兵六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7、喀拉莫多伏兵哨,锡伯领催兵六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8、噶哈头湖套海驿站,锡伯领催兵五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9、郭尔郭勒安达拉套海驿站,,锡伯领催兵五名,厄鲁特兵十一名。
以上共满洲官员一名,兵二名,锡伯官员一名,领催兵六十五名,厄鲁特兵九十九名。
(八)索伦营领队大臣管辖的卡伦:
1、库额罗鄂伦卡伦:侍卫一名,道光八年决定从锡伯营出官员一名,钉孔雀翎驻卡伦;锡伯兵十八名,到了十月份,抽出五名兵丁轮换索伦营五名兵,到了三月份从厄鲁特营派五名兵丁来驻卡,合计兵丁三十名。到了冬季把该卡伦的官兵移到伊犁河边。春天仍回原卡伦,同时派五名兵丁驻齐齐干安达拉。
2、博罗胡吉尔卡伦:侍卫一名,道光八年决定从满营派官员钉孔雀翎驻卡伦,满洲兵二名,索伦委官一名,兵十一名;厄鲁特兵十七名,十月份换五名由索伦营派五名兵来驻,到三月份仍派厄鲁特兵五名驻卡,合计兵三十名。每年冬天结冰后,从该卡伦出兵五名,索伦营出兵十名到奎屯源头伏兵,冰化后仍回原卡伦。每年春季哈萨克进来时,满营出官员一名,先锋五名;索伦营出官员一名驻守;哈萨克停止进入后,把增派的官兵抽回。
3、辉番卡伦:侍卫一名,道光八年决定从锡伯营出官员钉孔雀翎驻卡,锡伯兵二名。索伦委官一名,兵十一名;厄鲁特兵十二名。其中到十月份减四名,由索伦营补四名,到三月份仍由厄鲁特派四名轮换,合计兵二十五名。
4、奎屯卡伦:侍卫一名,道光八年决定从索伦营出官员顶孔雀翎驻卡,索伦委官一名,兵八名;厄鲁特兵十二名,到十月份减四名由索伦营补充四名,三月仍由厄鲁特兵驻守,合计兵二十名。
5、齐齐干卡伦:侍卫一名,道光八年决定,索伦营出委官一名,兵八名;厄鲁特兵十二名,到十月份减四名由索伦营补充四名,三月份仍由厄鲁特兵驻守,合计兵二十名。
6、霍尔果斯卡伦:索伦营官员一名,委官一名,兵二十三名;厄鲁特兵十二名,到十月份减四名,由索伦营补充四名,三月份由厄鲁特兵轮换。合计兵三十五名,每年九月结冰后从该卡伦派出十名兵丁到伊犁河岸伏兵,三月份化冰后仍回原卡伦。
7、奎屯源头伏兵哨:索伦营官员一名,兵二十名,每年冬季从博罗胡吉尔卡伦出十名兵丁移驻,到三月仍回原卡伦。
8、伊犁河岸伏兵哨:索伦营官员一名,兵十名,从霍尔果斯卡伦派来兵三名,增厄鲁特兵七名,到十月减四名,由索伦营补充,到三月仍由厄鲁特轮换。道光九年十月把该卡伦迁到华安拜地方。
9、齐齐干安达拉:索伦官员一名,从霍尔果斯卡伦迁来兵丁十五名。霍尔果斯安达拉索伦官员二名,领催兵丁三十名。这两卡伦到四月增兵,九月减员时,霍尔果斯安达拉仍留领催兵丁十名驻驿,剩余兵丁仍回各自卡伦。
(九)厄鲁特领队大臣管辖卡伦:
1、鄂尔郭罗尔卡伦,满洲官员一名,兵四名;厄鲁特空兰翎一名,兵三十七名,合计兵四十一名。该卡伦到冬季迁到鄂博图地方,春天仍回原地方。
2、特木尔力克卡伦:满洲官员一名,兵二名,厄鲁特空兰翎一名,兵二十五名,合计兵二十七名,春季增加,冬季减少。
3、格根卡伦:厄鲁特委官一名,兵二十二名。
4、沙拉雅色卡伦:锡伯官员一名,厄鲁特官员一名,锡伯兵五名,厄鲁特兵二十名,合计兵二十五名。
以上卡伦三十六个,伏兵哨三十六个,共派驻官员八十八名,兵一千五百九十五名。
(十)乾隆三十年始建惠远城,周长九里三分,高一丈四尺,城内有万世宫一处,将军、参赞大臣府二处,领队大臣府五处,学校二处,东西知府两处,印章,所有粮食,俸禄,养马、骆驼等处一条街。钟楼一处,坛五处,仓库一处,井四十口。官府、衙门、兵营共九千一百八十四间。
乾隆三十年建官办布匹商店,从关内进各种物品时,也进药品,官兵愿意要的先欠,以后可以逐月扣钱。每年收取的利息几百两银子,没有定数,不管多少,根据所得移交给官铺为后需做准备。
乾隆三十年建铁厂,安排三十余家维吾尔人,每年所得铁一千二百斤,都交给军队库房备用。
乾隆三十一年元月将军明瑞、阿桂认为:锡伯军人在原籍驻防城镇、农村,靠农耕生活,迁伊犁后,应重视牧养牲畜。把他们安置在城镇无好处,如察哈尔、厄鲁特一样马上从事牧业,一时很难适应。迁住伊犁河南岸巴图蒙克巴克等地无论耕种,饲养牲畜都非常好。
乾隆三十一年,建铅矿厂,派官员管理,安排三百名发配来伊犁人采矿,每年得铅万斤,把铅交到军队仓库,一部分供给制币厂,一部分制造子弹,供军人练习用。
乾隆三十一年起,官办布匹店得原投银三万两的利息后,逐年归还原投银;又把利息变为投资,每年获利四千两银子,把这利银又交给布店备用
恩育鑫当、恩恤当,这两当铺每年所得利息二千两银子,把这些利息钱用于满洲营八旗的鳏寡、孤独之人的抚恤上。
乾隆三十一年用原满洲营带来的备用金建官方布匹店,后把这些银两仍分给军人,隔一年派官员到兰州府借六万两银子,从关内采购各种物品带回,并分给官兵,连利息每月扣取,每年所得利息又交给店铺,连滋生银共计万余两,这些银子年年用于满洲营官兵购军马借款的豁免以及南北路援助用备用金。
(十一)土尔扈图、和硕特回归伊犁后安置情况:
呈上:依旨意分布南北东西中五个部落,指给牧地安置。
1、南方部落的盟长卓里克图汗车登多里驻牧哈拉沙尔,朱尔图斯等地。侍卫、王府随侍二十三名。盟长辅国公一名,该公的侍卫、随从六名。扎萨克贝子一名,侍卫、随从八名。扎萨克头等台吉一名,帮办闲散一、三、四等台吉五名。管旗章京,梅勒章京,协领,佐领。骁骑校合计一百三十七名。
2、北方部落的盟长布颜图亲王昂吉拉葛尔安置于塔尔巴噶台,东北和布克萨衣里等处。侍卫、随从二十三名。
副盟长公侯级一名,侍卫、随从六名。扎萨克台吉一名,帮办闲散一、二、四级台吉四名。管旗章京、梅勒章京、协领、佐领、骁骑校四十名。
3、东方部落的盟长毕西尔勒图郡王、纳米拉陈登安置于库尔喀尔乌苏、博图葛尔等地,侍卫、随从十八名。
副盟长扎萨克贝子一名,侍卫、随从八名,帮办闲散二等台吉二名,管旗章京、梅勒章京、协领、佐领、骁骑校二十名。
4、西方部落盟长吉尔葛尔贝勒巴图纳逊安置于精河等地。侍卫、随从十三名,帮办二等台吉一名。管旗章京、梅勒章京、协领、佐领、骁骑校十一名。
5、依旨封中部落的色克吉尔图,和硕特盟长贝勒察德都里安置于喀尔沙尔、朱尔图斯等地,侍卫、随从八名,副盟长扎萨克一等台吉一名,帮办二等台吉一名,管旗章京、梅勒章京、协领、佐领、骁骑校三十四名。
(十二)南路回子八城及巴尔楚克驻防兵:
1、驻防雅尔开昂的乌鲁木齐满洲兵三百,关内绿营兵二千五百名。
2、驻防喀什噶尔的伊犁满洲、锡伯、索伦兵五百名,关内绿营兵三千五百名。
3、驻防英吉沙尔的关内绿营兵一千名。
4、驻防阿克苏的关内绿营兵一千零六十名。
5、驻防和田的关内绿营兵三百名。
6、驻防喀什的关内绿营兵一千五百九十三名。
7、驻防库车的关内绿营兵三百名。
8、驻防喀拉沙尔的关内绿营兵三百零三名。
9、驻防巴尔楚克的关内绿营兵七百五十名,民户二百。
以上南路共驻防兵一万二千一百零八名,民户二百。
(十三)驻防塔尔巴喀台的伊犁满洲、锡伯、索伦兵五百七十九名;乌鲁木齐满洲兵四百名,绿营兵一千一百三十七名,共驻防兵二千一百十六名。在巴尔鲁克驻防的厄鲁特、察哈尔官兵有一千八百余名。
(十四)伊犁八座寺
普化寺(喇嘛寺)、靖远寺(锡伯营寺)、康镇寺(索伦营寺)、镇远寺(察哈尔左翼寺)、积福寺(察哈尔右翼寺)、崇寿寺(厄鲁特下五旗寺)、广佑寺(厄鲁特沙比那尔寺)
(十五)原从南疆迁到伊犁回子六千家,每年每户上交粮食十六石,一年共交粮九万六千石。道光二十年(1840年),在塔石托比地方修建水渠增加回子新户一千家,每年上交粮一万六千石。道光二十一年,三道湾地方修渠增加回子五百户,一年上交粮八千石。道光二十三年,在阿尔布斯地方修渠增加回子五百户,一年上交粮八千石。现在八千回子,每年上交粮十二万八千石。这些粮分别交到大城,巴彦台,固尔扎等三处粮仓。为了运出固尔扎粮仓的粮食,乾隆三十三年造船十六只,其中四只分给各地渡口便于人畜货物运输。其余十二只船成立水运营,把发配来的人四百余名各安排在水运营,由协领等官员管理。每年三月开始,把固尔扎粮仓的粮水运到大城,九月停运,每年运四万石。
(十六)原来大城满洲营的官员用马五百五十匹,兵丁用马四千八百一十匹。巴彦台城满洲营的官员用马二百三十六匹,兵丁用马二千七百匹。锡伯营军人用马六百八十匹。在牧群的马匹豁免二分,参加卡伦、驿站、巡边等劳役的豁免三分,参加南北路驻防的二年一轮换豁免五分。
(十七)乾隆三十七年,设置伊犁税务司,买卖牲畜,按照关内的规定每两收三分,每年收牲畜税白银四千三百六十七两,为官兵出差支付盐菜银作准备。
(十八)每年从兰州领来的官兵俸禄钱粮银七十万两,扣除各项支出,实际领来的有六十五~六十六万两;每个季节分配给各营官兵的俸禄钱粮银十余万两。
(十九)每年从关内运来绸缎七百四十整匹,这些绸缎为赏给土尔扈特王贝勒以及每年送贡马和交易马匹的哈萨克、布鲁特做准备。
每年从关内运来茶叶一万五千斤,分给官兵。南路喀什喀尔,雅尔开昂,和田每年送来的布匹九万九千零八十四整匹,棉花一万五千斤。入库后,用作买卖、赏赐以及军人随时用作准备。其中每年的二月给塔尔巴哈台二万整匹。
(二十)乾隆五十三年二月,保将军上奏:锡伯营老人,从原籍出发时领到的在路上用的盐菜银六千两,把这些钱交给抚民司每月每两银滋生九里。又五十八年,营存多余粮九千八百石卖出得银一万两千两,又按每两滋生九厘放出。合计两滋银一万八千两,每月利息银一百六十二两,一年得息一千九百四十四两,有润月时得息二千一百零六两。
(二十一)道光二十三年三棵树、红林湾等地被开荒,连家口一起安置。共得农田三万三千三百五十亩。每亩收小麦八升,每年共收小麦二千六百六十八石,这些粮食分给满州营的鳏、寡、孤独之人。又在阿齐乌苏、大榆树等地开荒得农田十万五千三百四十亩。连家口一起安置,每亩收五分银,每年共收银七千二百六十七两。这些银子上交国库,列入正项储备。
(二十二)道光三十年十二月,锡伯营领队大臣向将军呈报:官兵的俸禄钱粮为抵押,向大库借银八千八百两。又各位官员商议向八旗借四百两,向关防衙门借四百两,从档房借四百两,共借一万两。每两银利息为七厘,每季度收利息二百一十四两。润月无息。一年四季共收利息银八百五十六两。共三次筹集滋生银二万八千两,每年十二个月得二千八百两,有润月时得二千九百六十二两。从这一年开始每季度归还向八旗,档房、关防借的一千二百两银子,当年就还完。这些所得利息每季度分给鳏、寡、孤独之人以及用于卡伦、伏兵哨、驿站等各项补助。
(二十三)伊犁各营官员养廉银:
1.         将军一年所得养廉银三千两。新增养廉银一千两;行粮九千斤。每月领七百五十斤。茶叶六十斤。
2.         参赞大臣,一年所得养廉银一千两,新增养廉银五百两,行粮四千六百八十斤,茶叶三十六斤。
3.         领队大臣,一年所得养廉银七百两,新增养廉银二百两,行粮四千六百八十斤,茶叶三十六斤。
4.         司长一年所得盐菜银一百九十两,行粮二千五百二十斤,茶叶十二斤。
5.         正笔帖式一年所得盐菜银一百六十九两,行粮一千七百斤,茶叶十二斤。
6.         委笔帖式一年所得盐菜银六十两。
7.         仓库长一年所得公费盐菜银三百八十两,行粮三千六百斤,茶叶十二斤。
8.         抚民同知一年所得俸禄,公用养廉银,书办用于公事的费用合计二千五百七十八两,行粮一万二千九百斤,茶叶十二斤。
9.         理事同知一年所得俸禄,公用养廉银,书办用于公事的费用二千零九十两,行粮五千七百斤,茶叶十二斤。
10.     大城,巴彦台巡检,一年所得俸禄公用养廉银六百零五两,行粮三千六百斤,茶叶十二斤。
11.     绥定,霍尔果斯巡检:一年所得俸禄公用养廉银五百零五两。行粮二千八百斤,茶叶十二斤。
(二十四)各营俸禄行粮
1、   满州两营:每年协领得俸禄又以米折银合计三百四十二两。行粮三千一百斤,茶叶十二斤。佐领得俸禄折米银二百五十一两,行粮一千七百斤,茶叶十二斤。防御得一百六十九两银。粮一千六百斤,茶叶十二斤。骁骑校得一百三十两银,粮一千七百斤、茶叶十二斤。护军校,主管领催一年得俸禄折米银合计六十三两,粮一千七百斤,茶叶六斤。披甲一年得钱粮以及折米银六十一两,粮一千七百斤茶叶六斤。砲兵一年得钱粮、折米银三十九两,粮一千二百斤、茶叶六斤。步兵一年得钱粮、折米银十六两、粮六百九十斤,茶叶六斤。
2、   锡伯等四营所得俸禄、钱粮:
锡伯总管一年得俸禄一百三十两,茶叶十二斤。锡伯副总管,一年所得俸禄一百零五两银,茶叶十二斤。锡伯佐领一年所得俸禄一百零五两银,茶叶十二斤。锡伯世袭云骑尉一年所得俸禄八十五两银,茶叶十二斤。锡伯防御一年所得俸禄八十两银,茶叶十二斤。锡伯骁骑校一年所得俸禄六十两银,茶叶十二斤。锡伯空蓝翎一年所得俸禄三十两银,粮七百二十斤,茶叶六斤,加一起应得钱粮三十四两银。委官领催一年所得三十六两银。锡伯护军长,先锋一年所得俸禄三十两。委领催、披甲一年所得俸禄二十四两银。索伦,察哈尔、厄鲁特营的官员、委领催等所得俸禄、钱粮与锡伯营一样。厄鲁特营披甲每月得一两或五钱不等。
(二十五):锡伯营官兵事宜:
乾隆二十九年从沈阳带家属到伊犁驻防,防御十名、骁骑校十名、兵一千名,家口合计三千二百七十五名。沈阳派出两名协领照管,于三十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二日到达伊犁。当年前将军明瑞上奏编置六牛录,十名防御有六名任佐领。十名骁骑校有六名管牛录。剩余四名防御、骁骑校并入六牛录。兵丁中正式确定了二十四名领催。任命从京师来驻防的侍卫一人为总管,一人为副总管。原带队的两名协领回沈阳。
乾隆三十二年,前任将军明瑞上奏增加两个牛录,从四名防御中任命二名为佐领,从四名骁骑校中任命二名骁骑校,一名病故,该职位被消。兵中任选二名笔帖式,确定八名正式领催。
乾隆三十三年,佐领中的一名呈文按原品级退休,从防御中补放一名佐领。
乾隆三十四年,前任将军永贵上奏,从佐领中提拔一名任命为副总管(注德成额)一名防御任命佐领。当年因公等原因免副总管,从佐领中任命一位副总管,从骁骑校中任命一名为佐领。乾隆三十八年前任将军舒赫德上奏:把副总管任命为总管(注哈玛尔泰)。从佐领中任命一位副总管。
乾隆五十六年前任将军公保宁上奏:从正领催中任委官八名,兵丁中任命空金顶委领催八名。
从沈阳出发时有十余名喇嘛,乾隆四十六年建寺庙四十三间让喇嘛住用;后又把不能当差的病弱闲散送去当喇嘛,共有五十一名喇嘛。道光二十九年二月,为了修葺四牛录娘娘庙,每牛录捐献八两银子。
(二十六):从锡伯营抽调官兵补充索伦营
嘉庆三年二月,依将军公旨意,到元月二十七日选出十岁至二十三岁闲散,共一百六十家一起迁索伦营事宜。
三月派出修建迁索伦营人员房屋的兵丁二十九人,骁骑校一名,副总管亲自带队前往。
四月为搬迁到索伦营的闲散,抚民司抽出一百六十辆车,借给民人二百四十两银,每两利息三钱,到秋天从军人菜钱银中扣取。迁索伦营一百六十家,大人五百五十二口,小孩一百零六口,合计六百五十八口。
现在锡伯营实际有总管、副总管各一名,佐领、骁骑校各八名、委官八名,空兰翎四名,护军校六名,先锋四十名,正领催二十四名,空金顶委领催八名,委领催四十名,委笔帖式十名,兵丁九百五十四名。
道光十四年四月迁索伦营一百户,大人四百三十八口,小孩一百八十三口,共计六百二十一名。(注:两次迁1279口
(二十七)嘉庆五年十一月、玛哈沁布拉克伏兵哨的锡伯兵卓多巴、达林太、喀一其巡边时碰见哈萨克,把他们带到沙拉托拉海伏哨,委官吴新太报给塔马哈的佐领马建保,马到玛哈沁卡伦,经审查清楚后,把哈萨克赶出卡伦。将军认为这样做的很好,赏给马建保缎袍,褂子料一件,卓多巴、达林太赏一包茶,整两匹布。物品奖励外,下文要求各卡伦认真学习,并广为宣传。
(二十八)修建察布查尔大渠事宜:
嘉庆七年九月一日开始修建察布查尔大渠,四百名军人和闲散每月每人给三钱,半月银六十两从挡册房滋生银中支付。并供应粮食。修察渠轮换的人也从档房支给钱粮。
十二月,察渠修到察干拜兴以西,将军同意官兵种地。这年修渠四十五天,共得银一百八十两,闲散应得粮七百五十石。买铁锨、镢头、铁器等支出一百九十五两九钱九分银,银数已上报。
嘉庆八年润二月,修察渠的四百名军人闲散得钱粮由档房支给,闲散每月应得二石五升粮。
四月,因八旗农田不够用,修察渠过了海努克路,八旗准备开垦种科洪齐一带的闲地。回子不同意。因此画地图上报将军阅,将军指示从海努克路以西三里有一小泉,小泉以东分给锡伯营,小泉以西留给回子。总管、副总管、回子阿齐木别克一起签订协议,存档备用。
八月:察渠从哈拉莫多至海努克路需修四座桥,为此派出伐木人二十四名。他们劳动五十天,他们每人每月得银三钱,合计银二十二两,从房租银中支付。
修察渠时,因渠岸垮塌,一牛录披甲吴音布被埋压而死,有关官员、亲属检查了吴音布的尸体,该牛录佐领派人看守。为处理尸体询问了吴音布的族人,亲弟等认为他的死亡没有其他原因同意处理尸体。吴音布按驻防兵死亡规定赏十两白银,从房租银中支给。
十一月:修察渠四十五天,闲散得租粮六百八十七石五升,按原规定处理。修察渠到科洪齐以东莫林布拉克地方。得农田九十七顷五十四亩。二、五、六、七四牛录佐领每人分给三十亩,骁骑校每人二十五亩,兵丁每人十七亩,牛录闲散每人十亩为此啓行。
嘉庆九年二月,支付修渠四百名军人闲散半月银六十两。
八月,满州营为了学习种地,从我营(锡伯营)邀请三人为师。
嘉庆十一年三月、图伯特总管赴伯特藏时满州兵四名,锡伯兵四名跟去,满州兵两名病死,带六人回来。图总管从藏回来时,把唐古特妇女彦金的男孩塔西旦珠,普尔普的男孩拉克巴以白银五两买得。塔西旦珠十七岁,拉克巴十一岁,把他们记录在总管名下档册上。
嘉庆十二年十月,图总管从伯特藏回来后,接了总管职责。
嘉庆十二年十二月间,全营合力修建寺庙,已经落成房屋五十间,祈请按照规定,于寺饬立称号,给予大喇嘛等准发扎符,由图总管转呈。
嘉庆十三年设木料管理处,民人从山上伐来的木料百根中抽七根,每年收大小木料七千余根,这些要用于各地寺庙以及衙门的建设上。
从嘉庆七年秋季开挖察布查尔大渠,到嘉庆十三年春天修到霍吉格尔以西全线通水。共得农田七百余公顷。以及坎下旧耕地可种小麦农作物,有盐碱潮湿地可种水稻。
察布查尔大渠可耕农田七万八千七百零四亩,其中分给总管四百亩,副总管三百亩,留给寺院四百零四亩,佐领二百亩,骁骑校一百二十亩,兵丁六十亩。以及为闲散家庭、退休官兵、病故家庭每牛录安排了一千八百八十亩,每个牛录分得九千七百亩。
嘉庆十四年三月为锡伯营种水稻从水稻庄子请两名老师,每月每人给一两三钱盘缠。
嘉庆十四年九月间,呈请于寺赐称号等情去后,有满营佐领喜凌阿带来便条写云:锡伯营寺称号“靖远寺”。于十一月间,将敕赐寺号,造做匾额悬挂。
图伯特总管于嘉庆十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出发赴京朝觐皇帝。
乾隆二十九年从沈阳出发,乾隆三十年到伊犁,至嘉庆二十年(1815年),锡伯营官兵大小人口共计九千三百三十七名,其中男性四千九百十六名,女性四千四百二十一名。
(二十九)参加修建阿齐乌苏大渠: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二月布告,愿意参加阿齐苏大渠修建工程的前来报名,特此通告。
道光二十五年六月赏赐在阿齐乌苏大渠工程上行走的色总管为副都统衔。泰章京为牛录佐领衔,御旨于二十五日到,换顶戴。
道光二十六年二月,在阿齐乌苏大渠工程上记名的喀尔莽阿被选入德林布出缺的先锋一职,上行册子。
注:色总管即色明阿,泰即泰文太,色明阿之子。喀尔莽阿即后任总管。)
(三十)功臣颂词:
1、咸丰九年五月博尔果素以副总管代理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职务。
2、正黄旗佐领德克精阿,骁骑校苏尔图阿,委官吴尔和布,空兰翎郭尼阿,领催、兵丁、老小共感激仁爱安班之恩惠,为永久展示安班懿慈芳名,特镌刻对联与匾额,敬献于公。恭惟(尚书)“弘范”篇之八政,以“粮食”为其首,是因为养人为根本,是执政的基础。官员贤士在任上,不是仅仅让百姓不饥不冻,种了吃,织而穿;重要的是善于领导,开化礼教。农业是天下大基。所以要立非常之功,必须等待非常之人。我们一千名甲兵从沈阳西迁伊犁,因集体耕种收获不多,吃穿都困难,人口不断增加,生活陷于穷困。乾隆五十七年报告大学士将军公保宁、领队大臣德明阿,考虑到百姓利益,决定分地给个人耕种。从此各自积极耕种,生活稍有宽裕,全民感恩戴德。历经数年耕种,土地盐碱瘠薄,粮食减产。
仁慈安班在我旗佐领任上,用心领导兵丁闲散,秉公办事。后升任总官,统领八旗,愈益尽心尽职,忧心于土地盐碱瘠薄,处处舍己为公,又深谋远虑,略考土地情况,与官员领催反复商议,和谐领导,不畏劳苦,勘察挖渠地形。嘉庆七年呈文于仁公大学士将军松筠,通述开垦土地的深意。鉴于总管的竭诚之心,照奏准行。渠深一丈,宽一丈二尺,长二百余里。用春秋闲时,在七年内竣工。虽用工十万,于生计无妨碍。愚者胡乱造谣,然决心不变,艰苦奋斗,倡率独断。得千顷良田,匀分于八旗众民。
瑞兆呈祥,小麦一株结六七穗,米粮丰收,八旗兴旺,家家富裕,人人丰足,风俗礼教逐渐治好,恩泽润人心,万民齐感激。功德上闻下扬,闻者赞不绝口。忠诚功业尽彰显,仁政永为垂范。鉴于此,齐表忠诚感激之心,敬书颂文于红锦,敬献于忠诚勤奋仁慈的安班公。
匾额上写:(上联)仁政堪嫓古贤瑞麦呈吉祥,
         (下联)懿行垂范后昆恩泽布四方,
         (横批)政声神明。
            道光元年二月吉日
注:图公于道光三年(1823)69岁时去逝,该匾是他在世时献的。)
3、锡伯营总管贺特和额、副总管德克精阿等纪念文:
尝闻《诗经》里称“懿官贤士为民之父母”。看机会将失,先得有之,于此智者勤勉,愚者疑惑。事业开头艰难,也可能终生不得安逸。伊犁是西界终极地,乾隆二十九年遵旨从沈阳西迁伊犁锡伯官员二十名,兵丁一千名,家口共三千余名,驻伊犁河南边,从事农耕生活。后来人口增加,生活显出困像,于是总管图伯特,细心勘察土地情况,将从东引伊犁河水上岸,在察布查尔一带可得肥沃的灌溉农田一事,上报将军松筠、领队大臣普萨保、库木额尔等。嘉庆七年开始,亲领官兵闲散修渠成功,因宽长湾曲,有时渠堤拉口,又修建闸门,到十三年竣工。详思智者奋发,愚者畏怯。故总管图伯特果断行事,七年日夜忠诚职守,勤奋专注,深思熟虑,虽即刻建成,也未敢贪图安逸。修渠的成功,不仅心情舒畅,而且小人私下议论也消失。得农田七万余亩,连原有农田一起平均分给八旗官兵、鳏寡孤独之人。耕种以来年年丰收。从此家家丰足,人人满足;吃穿、婚宴、祭祀礼仪也得以完善。人们嘴衔抚肚,永远在晴天和日下快乐生活。粮食满满,以备后虑。严明法纪,男子勤学技艺,倡导孝悌,完善礼仪。以上这些上报将军,并上奏以上原由,御批知道了,遵旨记档册。
皇上陛见,上奏请得假回盛京祭典祖宗坟墓。
立碑明旌。
即将回来时,下旨任命塔尔哈巴台所属巴尔鲁克领队大臣。在职五年,因腿疾,退休回故乡。
道光三年去世,享年六十九岁。
我营总管贺特和额等官兵,为感激安班公的仁德,发扬仁爱之心,艰苦奋斗,为子孙后代创建万世农耕基业唉,思想始终,敬刻石碑,万世永记。
             锡伯营总管:贺特和额
                 副总管:德克精阿
                        佐领:富鲁阿吴吉额
                                吴尔滚太穆克图
                                色布西额噶米阿
                              萨里阿岳黑阿
大清国道光十年中秋吉日。
4、正白旗署理领队大臣噶尔莽阿修建察渠七十周年纪念文章:
乾隆二十九年,遵旨从沈阳西迁伊犁锡伯官兵二十名,兵丁一千名,家属共三千余口,安置于河南,自我种地生息,因人口逐渐增加,生活显出困像。为此总管图伯特亲自详查土地情况,上报从东面伊犁河引水上岸在察布查尔一带可开荒肥沃的土地。并以全家担保向将军松筠、领队大臣普萨保呈闻。
嘉庆七年开始,安排官员甲兵闲散,亲自带领挖渠成功。渠长二百里,得田几万亩,将军亲自检查验收后上奏圣主,御批知道了,下旨记名于青史。画身于紫光阁,乘便陛见。
总管图伯特觐见皇上,并奏准请假回沈阳祭祀祖先墓,立了石碑旌表。准备回来时,下旨任命为塔尔巴哈台巴尔鲁克领队大臣,在该地工作五年,因腿疾,退休回故乡。
道光三年,六十九岁寿终。为感激安班公的仁德,发扬仁爱之心,艰苦奋斗,为子孙后代创建万世农耕基业唉!
思念安班公的神德仁爱之养育,我们众子孙,靠您的功德,八旗二万余口人得到恩惠有七十年了。
虽时遇动乱,在安班公的恩惠下未出现窘迫匮穷境地。我们众子孙如在夜里做梦警醒一样,孺小子孙为了让安班公的灵魂高兴,于同治十二年五月八日,幸逢安班公的光辉日子,始演“汗都吴春”以此供祭。从此传扬,众人受鼓励,安班公的恩惠像南山的翠竹青松,我们众人共建捧位诚心恭献。
捧语:教诲懿德于兵闲散,振兴孝悌何其笃实。
广布仁政于全民中,鼓励褒奖果然更嘉。
横批:广仁厚恩。
正白旗署理领队大臣喀尔莽阿敬上。
    (三十一)从北京至伊犁的清代北线驿站:
    北京(宛平、大秦县)50里昌平州,55里居庸关,55里维林,60里图木,60里吉米驿,60里宣化府,60里张家口。
       60里察罕托罗海常设驿站,以此往北的23个驿站由张家口御京道管理。40里布嘎尔苏台佐领图木嘎别尔腰台,40里哈尔卓台(常),60里鄂罗依胡度克(腰台),43里奎苏台、真苏台(常),60里明爱(常),80里察查尔图(腰),72里青黛(常),70里乌兰哈达(常),70里布木巴图(腰),60里萨拉哈达(常)。以上12驿站由察罕托罗海参领管理。
       50里布苏图(腰),60里鄂伦浑度克(常),50里察汗浑度克(腰),60里沙拉木隆(常),70里乌兰浑度克(常),60里吉思浑郭尔(常),60里黑尔莫火尔(常),60里布隆(腰),60里叟吉布拉克(常),80里托里布拉克(常),90里图古里克(常)。以上11驿站由布鲁特参领管理。                                   80里莫火尔嘎顺(穆呼尔嘎顺、常设),70里火尼奇(常),80里比尔格库(腰),80里哈基别其(常),60里扎拉图(腰),70里卓布尔(常),80里博罗鄂博(腰),40里库度勒多伦(常),70里喀拉多伦(腰)。(驻赛尔乌苏的京城部派佐领管莫火尔嘎顺至哈达图的驿站)60里莫顿(常),50里哈比尔干(腰),70里锡巴特台(常),80里拉特孜(常),60里扎里木(常),90里萨克苏尔干(腰),90里察布奇尔(常),90里嘎萨图(腰),120里遮仁(常),80里翁金(常),70里乌纳格特(常)。以上10个驿站由宅拉马克台参领管理。                                  
60里哈达图,(从这里以北都是喀尔喀驿站,从北京到这里有3660里。)70里哈尔尼顿, 60里嘎鲁代,60里达西当出,130里乌尔图,60里萨尔嘎里特,90里推郭特尔,60里喀拉托罗海,60里鄂罗海,100里鄂特丹,50里班达尔干,70里扎克,70里科博尔,50里鄂伦布木巴,50里鄂布尔吉尔嘎图,60里阿鲁吉尔嘎尔图,60里胡尼尔图,60里达汗达尔,60里特木尔图,70里苏鲁克,60里华沙尔图,40里至乌里雅苏台。(距离张家口4620里,距离京城5030里。)  
70里阿尔达尔,70里博尔火,70里乌兰浑度克,70里伊克者孜,70里巴嘎者孜。60里奇特伊尔,90里布胡,90里阿鲁吉尔嘎尔图,80里巴汗诺尔,80里德尔吉尔诺尔,60里蛤尔嘎克,100里察汗布拉克,140里哈尔乌苏,160里至科布多城。(距离乌里雅苏台1090里。距离北京6120里。)
科布多至叟吉60里,90里博多浑,90里达布苏图,90里纳克拉坎,90里沙新海,320里察汗通古,70里锡伯图,130里乌兰布拉克,220里叟吉,110离嘎顺,40里北道桥,90里古城,70里吉木萨尔,70里三台,90里紫尼华,90里阜康县,40里古牧地,90里乌鲁木齐(距离科布多1920里,离京城7040里)。80里昌吉,90里呼图壁,80里图呼里克,80里玛纳斯,90里乌兰乌苏,90里安吉海,60里奎屯,80里库尔喀拉乌苏,60里布尔嘎其,50里土木德,125里呼尔图,80里托多克,80里精霍,80里洮里,90里五台,80里四台,60里三台,40里二台,60里头台,30里骡走沟,60里绥定城。伊犁至乌鲁木齐1560里,至京城9600里。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