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清代古籍中的相关资料(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一)孟定龚撰《布特哈志略》中讲:唐之室韦系锡窝之音转,即蒙语树丛。如嫩江左右蒙古地方山林树丛迄以某某室韦或锡窝著称。
(二)《东北边防辑要》(清)曹迁杰                                 
1、东海窝集部即呼尔喀、虎尔哈、库尔喀,今牡丹江上下各地,其源出宁古塔西南瑚尔哈河,故称虎尔哈部,原役属于扈伦乌拉部。
天聪四年十一月那勘泰路虎人玛尔图来归(注:那勘泰即东海席北地方瑚尔喀氏那汉泰。)
吉林城东南1540里勒富窝集(勒富河发源地)(注:该河东北向流入兴凯湖,那汉泰始祖叫勒富,两者可能有关系)
吉林西四十里有绥哈河,(源出库勒纳与登河、伊拉齐河北流为鄂河北注混同江。有锡伯绥哈城)
宁古塔城东南530里哈济密河,伊济密河源出锡伯窝集。(注:今吉林浑春河以南为锡伯窝集岭,岭北有锡伯河流入浑春河,岭南今为俄罗斯镜,有上下阿吉密河南流入海)。910里呼雅河(注:又写作瑚叶河,今锡霍特山西部刀毕河流域,该河与勒富河中间是锡伯山,即席北瑚尔哈岭,那汉泰部住地)。
2、《卦尔察考》中记载:科尔沁蒙古三部中有锡伯、卦尔察,锡伯则今呼伦贝尔锡伯山东南至杜尔伯旗等地,卦尔察在今郭尔罗斯旗地。
(三)《清史稿》
1、地理志三:吉林,双阳县,明设依尔们,苏完河二卫。
地理志24、内蒙:科尔沁右翼后旗扎萨克驻额木图坡,其东北有西伯图山。喀喇沁右翼扎萨克驻锡伯河北(今赤峰附近)右翼右旗土谢图汗,牧地东至锡伯格图,南至诺昆陀罗海。
地理志三:新地府,即伯都讷,明三岔河卫,属乌拉部。
宁安府,即宁古塔,明奴尔干都指挥使司。旧设站九:西必尔罕(即今尔站河口,尔站西沟河,东沟河流域可能是西必尔罕住地)(注:金史高丽传中记:高丽王曰:告边畔者皆官属祥丹,傍都里,昔毕罕辈也。这个西必尔罕可能与席北有关)沙兰,宁古塔,细鳞,三道河等。
布特哈,龙江东木尔楚衮,又东赫尼昂阿,又东至锡伯尔,又东至巴林(注东应该是西字误,锡伯尔站应该在今布特哈至巴林镇之间。)呼伦贝尔、古室韦国、有室韦山。
 地理志24、内蒙古:洮尔河,即陀喇河,其山东北曰西伯图山。
2、清史稿(外蕃志)
天命十年十月命大学士希福赴科尔沁部编佐领。
崇德元年(1636年)冬十月,遣大学士希福往察哈尔、喀尔喀、科尔沁稽户口,编佐领。崇德三年,席北部阿拜,阿闵来朝贡。
顺治十六年三月:“定犯赃列,满十两者流席北,应杖责者不准折赎。”
康熙三十一年六月:科尔沁进献锡伯、卦尔察、打虎尔一万余户给银酬之。
顺治十三年(1656年)蒙古各部归服。(注:锡伯家庙的石碑上记:后来在齐齐哈尔,墨尔根,伯都讷等地编了七十四牛录有四十余年了。于康熙三十六年、三十七年、三十八年迁盛京。康熙三十六年即1697年,蒙古各部归服是1656年,这一年以前锡伯与蒙古都归大清,至迁盛京正好四十余年(1697-1656=41年)
3、清史稿本记五
顺治十七年秋七月,宁古塔总管巴海败罗刹于使犬部,招抚费牙喀十五村百二十余户,改徒席北流犯于宁古塔。
清史稿:八旗驻防,大类四:
乾隆十二年盛京兵一万五千有奇,其中锡伯兵三千多。
4、清史稿.地理志四
珲春、明设珲春卫,属瓦尔喀部,清初南荒围场,广250里,长300余里。珲春河东北出土门岭(即今老爷岭),屈南经太平川(珲春河平川),左合官道上西北沟(即锡伯河),右16道沟,又西左合夹心子、胡卢别、瓦岗寨、大小红旗河,东路三道沟,哈达门、二道河可达俄境。
(四)《清太祖武皇帝实录》
1.哈达汗名万,纳齐卜录七代孙,乌喇克西纳都督被族人巴代达尔汗所杀,万遂逃亡什白(锡伯)部瑞哈(绥哈)城。
2.虎栏哈达(即烟筒山)下东南河二道,一名夹哈,一名首里,夹哈中一平山,筑城三层。
3.时有(1588年)酸葛儿乞唆儿戈(注:苏完首领索尔果)率部归,太祖以其子费英东为大臣。时(1593年)九月内……实伯(锡伯)部等九部来攻。
4.甲午年(1594年)蒙古廓儿沁(科尔沁),胯儿胯遣使往来,蒙古各部(注:包括锡伯部)遣使往来不绝。
5.乙亥年(1599年)正月,东海兀吉部内虎儿哈酋长王格,张格带百余人来归。
6.戊申年(1608年)九月,窝集部之虎尔哈部千人侵宁古塔,萨齐库兵百人击败,一部分人逃到窝集部之瑚叶路(即东海席北地方)。
7.乙酉年(1609年)十二月征东海兀吉部属呼夜卫(瑚叶),获人畜二千回。(注:1609年二月,乌拉部布占太先将瑚叶路席北康喀赉部人,带回吉林乌拉,驻新大莫城
8.1610年征兀吉部内那木都鲁,瑞粉,宁古塔,尼妈义四卫人,复击押拦卫,获人畜万余而回。
9.天命三年(1618年)十月十二日,闻东海胡儿胯部长纳哈答(即瑚尔噶氏锡伯那罕泰)率民百户来降,命二百人迎之。天命四年(1619)元月二十六日,令木哈量(穆哈连)领兵一千,收东海胡儿胯部遗民。六月八日木哈量收胡儿跨民千户,丁男二千而回。(满文老档中还记有六千余人)(注:1618~1619年,大部分席北胡儿胯部民归服努尔哈赤,这些人也称为陈锡伯,陈满州,天聪四年(1630年)十一月那堪泰路玛尔图来归)
【探讨】:《太祖武皇帝实录》中记载的东海兀吉部,斡儿哈部,虎儿哈部,胡儿胯部。
1、斡儿哈部:丁酉年(1597年)兀喇布占泰与叶赫通,将满洲所属斡儿哈部内安褚拉库、内河二处献叶赫,1598年正月派弗英东征安褚拉库,取屯寨二十处,获人畜万余回。(注:弗英东,家就在安褚拉库内河苏完哈达地方,实际上收抚家乡的人归顺努尔哈赤)
丁末年(1607年)东海斡儿哈部蜚忧城主策穆德黑曰:“受兀喇国管,不能来归”,太祖派舒尔哈齐、代善、弗英东等人到蜚忧城搬接,先收周围五百户,不意兀喇发兵一万拦截,大战攻克蜚忧城。
已酉年(1609)年二月,“邻朝鲜境斡儿哈部众,皆吾所属,有千余户。”
天命十年(1625年)三月,遣刚儿塔等三人招斡儿哈部330人归。初上命弟王善等领兵1500人讨斡儿哈部,大获而归。(注:斡尔哈之称在皇太极以后的史书中改写为瓦尔喀,满文老档写的是瓦尔喀)在满话、锡伯语中经常说:“瓦尔喀扎喀,”汉译为“丢弃的东西”“遗弃”“丢散”等等。1609年努尔哈赤给明皇帝的文中也讲:“julge aisin han i fonde samsiha warka gunun sochode dosibi solhoi jasei jakarame tehe warka be, julgei jalan de samsiha udul ude jalan I waliyabuha warka gurun be…..”广禄先生的译文:“昔日金国皇帝时,流散的瓦尔喀国人进入了朝鲜,沿着朝鲜的边境居住,把昔日许多世代散失的瓦尔喀国人….
查辽史、金史在图门江,鸭绿江两岸,靠近朝鲜边界地带没有叫瓦尔喀的部落。此称呼明代也没有出现,不过民间早已把金代时期迁移到这里的契丹、室韦、奚、以及元代逃遣到这一带的女真人统称瓦尔喀人(遗散的人),努尔哈赤借用了民间的这种叫法,后人不清楚此名称的来历,而延用了努尔哈赤的叫法。
根据明史、朝鲜史、后金记载:这一带主要有鄂多里部、火儿哈部(兀良哈)、兀狄哈部(比较少),明朝的建州部。朝鲜史更具体记录了斡朶里部有五个一等万户,两个二等万户,一个三等司直的住处。兀良哈(即火儿哈部阿哈出属下,包括毛憐部人)一、二等万户十三处,其余护军、指挥、都司等十一处。骨看兀狄哈一、二等万户四处,护军一处。女真三等万户两处,护军、副司、司正等八处。从以上部族构成来看,兀良哈力量强,女真力量弱,斡朶里中等。从《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可知:明末时住瓦尔喀地方的有:瓜尔佳、钮钴录、赫舍里、伊尔根觉罗,富察、他塔喇、西林觉罗、阿哈觉罗、那木都鲁、李佳、萨克达、扎库塔氏、乌苏(海兰瓦尔喀)、穆尔察、费曼氏、科奇里、乌色、乌尔古辰、扎拉里、温都、阿礼哈、萨察、刘佳、崇吉喇、色拉、鄂卓络、布萨等氏族人。
朝鲜史书《龙飞御天歌》中记载其东北境二十四部情况:鄂多里猛安三个,姓夹温,胡里改猛安五个,姓国、郭尔佳、高等。四个猛安为奚滩(即契丹)姓,五个猛安为括儿牙姓(即瓜尔佳姓),六个猛安是女真姓,可见瓦尔喀人不是单一的部族。
2、东海兀吉部:乙亥年(1599年)正月,东海兀吉部内虎儿哈王格,张格来朝。丁末年(1907)五月,征东海兀吉部取黑十黑,敖莫和所罗,佛内黑三处,取人畜二千回。已酉年(1609)征东海兀吉部所属呼夜卫,克之,获人畜二千还。庚戌年(1610年)十一月,兀吉部内那木都鲁,瑞粉、宁古塔、尼妈叉四卫,举家先赴满洲,复击押拦卫,获人畜万余而回。
辛亥年(1611年)七月,讨兀吉部内兀儿孤沉,木冷二卫。还有兀吉部内查哈量等处。壬子年(1612年)时兀喇掠太祖所属兀吉部内虎儿哈二次。甲寅年(1614年)十一月,征东海之南兀吉部押栏,石临二卫,收民二百户,人畜一千而回,乙卯年(1615年)十一月,征兀吉部东厄黑枯棱城,至顾纳哈枯棱,招之不服,杀人八百,虏获万余,收五百户回。
天命元年(1616年)征东海查哈量部(前写兀吉部内查哈量)收寨三十六个,又收使犬部。(评注:从以上资料中可看出东海兀吉部范围很广,兀吉部内虎尔哈主要住在牡丹江流域,其东富锦七星河流域住有兀吉内查哈量部,吉林敦化周围是东海兀吉部黑十黑等三部。呼夜即刀毕河流域,那木部鲁,瑞芬,尼妈叉都在绥芬河流域。宁古塔在牡丹江中游,押栏、石临在锡霍特山西南部,兀儿孤沉、木冷、厄黑、顾纳哈枯棱都在乌苏里江流域。那么东海兀吉部的范围应该是张广才岭、敦化、珲春河锡伯窝集以东,以南锡霍特山脉,乌苏里江,第二松花江,黑龙江交汇以西广大地区)。
3、虎尔哈部:满文写Hurhan(汉译:大围栏),不是Hulha(汉译:贼)。辛亥年(1611年)七~八月内,东海虎尔哈内扎古塔处居民来附,太祖赐甲三十副,此民特将所赐之甲送与兀吉部察哈量处居人,披于木上射之,十二月命征虎儿哈卫,围扎古塔三日拔其城,杀兵一千,获人畜二千,相近之卫皆招服。(扎古塔城应该在七星河地方)。天命十年(1625年)八月初命子阿拜、塔拜征东海虎儿哈部,二路进兵获人一千五百口,十月初四日归来,帝出城迎,大宴。天聪五年七月,黑龙江虎儿哈部四头目,闹雷(今挠力河)虎儿哈部四头目来朝。可见,虎儿哈部住地离兀吉内查哈量部很近,应该在七星河,挠力河以东,松花江下游,黑龙江中下游地区,是赫哲人、鄂伦春人的部落。
4、胡儿胯部:该实录中特别用胡儿胯三个字与以上部落区别,告诉人们胡儿胯部和他们不一样。实录中记载:“天命三年(1618年)十月十二日,闻东海胡儿胯部长纳哈答率民百户来降,命二百人迎之。
 天命四年(1619年)元月二十六日令木哈量收东海胡儿胯部遗民,六月八日木哈量收东海胡儿胯遗民千户。满文老档详细记“携户一千,男丁二千,家口六千”。“后来在天聪四年(1630年)十一月,那堪泰部玛尔图从虎尔噶率家属来归”。胡儿胯部、纳哈答、那堪泰是什么部族?长期以来史家弄不清。有幸于2005年故宫档案馆发现一份奏折,才真相大白于世。该奏折是乾隆七年(1742年)二月管理独石口等处副都统保善呈进的,奏折开头就讲:“我等共同之先祖名勒福(注:兴凯湖西南勒福河与此人有关系),系原居在锡伯地方胡尔噶岭之人,姓胡尔噶氏,其子孙投诚太祖高皇帝后,令我伯祖之孙纳哈泰管牛录。”纳哈泰满文写为纳罕泰。实录记的纳哈答、那堪泰就是席北地方胡尔噶岭人头目纳罕泰,显然胡儿胯就是胡尔噶的异写,该部既不是虎儿哈部,也不是瓦尔喀部,为了与他们区别,先人非常聪明地用了不同字表示了他们的区别。后来的研究证明,席北地方是指兴凯湖西南勒福河、刀毕河之间广大地区,中间的山岗现在仍叫锡伯山,即胡尔噶岭,明朝的呼夜卫、勒福卫等。这个席北地方应该属东海兀吉部里面,朝鲜人把他们归在兀狄哈里面,与海西,兀者等卫关系密切,他们与兀良哈也较近,生活生产水平也高一些。
(五)三姓山川记:
西伯河在鄂勒图穆索站西南,水自北与江省接界凤凰砬子山后发源,由山迤西,绕向东南,曲流三百余里,入松花江北岸合流。自河口迤东至鄂勒图穆索站二十里。而东北至三姓八十余里。(该河在黑龙江通河县以东)。
(六)《全辽备考》(清)林洁著
1.双阳河60里至依儿门,20里沙鄰,30里拉溪,120里至授登(苏敦),20里至水哈(绥哈),三里至小水哈(绥哈),50里至船厂(吉林市)。
2.虎尔哈则有那勘泰(崇祯三年(1630年)十一月其长虎尔噶率妻子至宁古塔,命马尔拖来朝求驻牧地)。
3.自船厂至墨尔根设二十站由席百部中行,皆沙漠无山水。
(七)乾隆《御制增订清文鉴》满洲条记:“满洲,太祖高皇帝,姓爱新觉罗,先世住长白山,富贵以此始。长白山高二百丈,周一千里,山上有达门湖,周八十里,此处发源鸭绿、混同、爱呼等三江。白山东北有俄漠惠原野,这里有鄂朶里城。祖制止了这里的动乱,建了满洲国。后迁赫图阿拉,今兴京也。那时,苏克素护部,萨尔浒,嘉穆湖、沾、王家、额勒敏、扎库木、萨克达、苏湾、董鄂、雅尔古、安达尔齐部,窝集部、虎尔哈、瓦尔喀、费优、萨哈尔察等地人都来投太祖高皇帝。以及赵家、玛尔墩、翁鄂罗、安突瓜尔佳、浑和部、哲陈部、托莫河、章佳、巴尔达、界藩、董家、俄尔珲、墩(通)、珠舍里、讷殷、佛多和、席北(锡伯)、安楚拉库、哈达、璋、阿奇兰、赫希赫、鄂莫和、索罗(苏鲁)、佛讷赫、辉发、瑚叶、那木都鲁、绥芬、宁古塔、尼马察、兀尔古辰、木伦、扎库塔、乌拉、乌苏、雅兰、西林、额赫库伦、固纳卡、萨哈速等部落,使犬部、诺洛、石拉忻、叶赫、卦尔察、乌苏里、兴坎(兴凯)、珲春、夸兰等部落都被征服,使他们全部成为满洲。
(八)《二红旗战史》记载:
天命六年三月十九日,蒙古胯儿胯窃沈阳财票,斩蒙二十人。天命七年二月十六日蒙古兀鲁特明安等十七贝勒并胯儿胯(喀尔喀)台吉率军民三千户来归。胯儿胯五部中有一千二百户民来归(注:明安内有锡伯部人)。(1622年)
(九)《吉林外纪》(清)萨英额撰,道光七年(1827年)八月成书
1.珲春:为舒穆录氏满洲喜尔泰等所居之地。喜尔泰大学士,舒赫德(注:伊犁将军)之曾祖也。(注:今浑春河南一支流叫西北沟,即锡伯沟。明末库尔噶部长舒穆录氏杨古利住此地,归属努尔哈赤,后封为武勋王)。
2.伯都纳,蒙古谓鹑曰:布都讷。国初锡伯所居之地。锡伯为蒙古别族也。
3.三姓:乃奴叶勒葛、依克勒、湖西里三姓赫哲也。赫哲俗称黑津,指黑水为名也。《八旗通志》称黑真。(注:黑津,黑真应该是盖勤的异写)。
4.宁古塔西南百里有一大湖,名曰镜泊,本处人叫必尔特恩,源出长白山,湖之西南曰呼尔哈河,东流入湖。
5.伯都纳城,四周土坯砌墙,两面细泥抹饰,方一千三百五十丈,基宽三尺五寸,高八尺,四面有门,康熙三十二年兵力修建(注:锡伯兵、卦尔察兵),乾隆三十九年改为官修。城内铺商均在南街,北街无市,东即星散,西尤萧疏。
6.陈蒙古俱编入满洲八旗,各佐领下均有二、三户至六、七户不等,新蒙古亦有世袭佐领。蒙古亦有新陈之分,锡伯、瓜勒察乃两大部。太祖癸已,蒙古科尔沁及叶赫等九国犯我,此两部即在其内。至天命四年(1619年)蒙古科尔沁之嫩,乌拉以南,凡语言相同之国,俱征服而统定,锡伯,瓜勒察早编入蒙古旗矣。天聪九年(1635年)以前归服的称陈蒙古,至后的是新蒙古。蒙古喀尔喀,则台吉阿玉喜之裔也,今蒙古外八十旗也。
锡伯、瓜勒察则太祖时归服之遗,今属蒙古王公旗下,后投入旗,二红人最众。伯都纳本其旧部,故康熙三十一年,将吉林副都统移驻伯都纳。除吉林编设锡伯人等十六佐领外,伯都纳编设锡伯佐领三十,瓜尔察佐领十。今伯都纳所居锡伯,乃京王公包衣人,有包衣达管之,不入旗当差。
康熙二十九年吉林添设满洲佐领五员,锡伯,汉军佐领二员。
乾隆三十年(1765年)编巴尔虎,锡伯人等入蒙古旗(注:该锡伯是留在吉林的锡伯世管佐领下的人)。
三姓界常设卡伦四个,其中有锡伯河口卡伦(注:依兰以西四十公里)
7.舒赫德,珲春满洲人,大学士,平定土尔古特,新疆等地,乌凌阿,吉林镶白旗满洲人,喀什噶尔办事大臣(张格尔之乱中牺牲)舒尔哈善,吉林镶白满洲人,曾任呼伦贝尔总管,喀什葛尔办事大臣(张格尔之战中受伤,郭基南老师曾说“喀什噶尔之歌”最初稿是舒尔哈善写的,后人在此基础上再修改完善的)。
8.昌图厅八面城出土铜镜,上有“韩州刺史”字。八面城就是金之韩州。“宁江州去冷山百七十里,地苦寒”。冷山去阿勒楚喀不远。(注:金世宗二十五年迁速频、胡里改两路三十谋克移置率督畔窟之地,以实上京。《满洲源流考》写“刷和伦”。看来率都畔窟之地应该是女真语“沙呼伦”的异写。汉语意为“冷”,冷山应该是三十谋克的新住地)。
9.东海窝集部,在珲春城东南,凡沿海林木丛茂处,皆为窝集。明时有瑚叶、绥芬、雅兰、西林、赫锡赫、鄂摩和索罗,佛纳赫,那木都鲁、乌勒骨辰、穆棱、扎库塔、额赫库楞诸部。(注东海席北地方是指锡霍特山,兴凯湖西南地区,看来东海窝集部里面包括席北人)。
(十)《吉林志略》下:
1.吉林正东、小白山距城350里,额木赫索罗390里,海兰河550里,佛诺和城610里,宁古塔城640里。勒富窝集1540里,勒富勒勒库山1600里。琥叶(瑚叶)果洛1700里,乌苏里河2200里,乌苏里窝集2200里。
2.吉林东南:玛延多珲距城150里,瓜尔查堡200里,瓜尔查河220里,佛思亨山240里、辉法口300里、鄂多里城410里、库里哈河1220里,富尔丹城1290里、扪河源1400里,勒富河1540里。绥芬河1100里、扎库塔城1000里,珲春1100里、呼鲁河1180里,玺帛河(锡伯河)1190里,额楚河1190里,南海1200里,哈吉密河1260里,伊吉密河1280里。西林河2000里,牙兰河2100里,勒富岛2100里,瑚叶克河2400里。
3.吉林正南:雅哈河距城550里,苏湾(苏完部住地)600里,乌苏城700里,哈勒珲穆克河(浑江)800里,讷因果洛800里,佛多和河800里。
4.吉林正西:绥哈城五十里。
5.吉林东北:拉林380里,伊勒门河400里,玛延窝集450里,阿尔楚库河450里,阿尔楚喀城450里,绥哈河(这不是吉林附近绥哈)460里,琥叶口1650里,希布克里河1700里,希伯(锡伯)山1700里,兴安果洛1700里。
(十一)《龙沙纪略》清,方式济著
1. 山新城之白都纳,渡诺尼江西北曰卜魁,今卜魁枕脑温江,孛苦江未知;考四境,明代皆蒙古、席帛(锡伯)、达呼里、红呼里、索伦散处。
2. 呼伦以东,从北流南入松花江河流有:硕罗河,富特库,木淋,阿吉格富拉浑,昂班富拉浑,西林,昂班乌那浑,西帛(锡伯)昂班呼特亨,巴兰等河。
3. 乌苏里江发源西噶塔山之北(今锡霍特山,应该是锡伯哈达山)。
(十二)《清代黑龙江孤本方志四种》:
黑龙江通省舆图总册,1864年黑龙江将军编,比屠寄编的早三十五年。
1. 齐齐哈尔东80里许,有西普图尔屯,居民95户。
2. 托罗河:自外兴安岭山阳发源流入黑龙江,其源在城西北1200里处。乌纳尔河,兴安岭山阴发源,入扎敦河。西巴尔图泉,在呼伦贝尔西530里。衙门东北413里,设西特尔昂阿卡伦一处。
3. 黑龙江城西南28里许有乌扎拉屯,有七户人。索伦右翼正黄、正红二旗人等,南自喀刺图山起,北至西伯山止,195里许游牧。自巴彦珠儿克卡伦向东北60里许,在西特尔布拉克地方设卡一处。自克勒木图舍利卡伦向西南92里许,在西巴尔图舍利地方设卡伦一处。
4. 呼兰河界内:
佛斯赫恩山:周30里,高50丈(今青黑山)距呼兰衙门东1060里。博河(今汤旺河),距衙门东825里。
察喀尔库山(即凤凰山)环70里,高100余丈,距衙门东600里。西博河(即锡伯河)自察喀尔库山发源入松花江,距衙门东605里。崇古尔库河,从色和里哈达(平顶山)发源入松花江,距衙门东550里,萨璘河(今通河县岔林河)从噶尔干山发源入松花江,距衙门东530里,富拉浑河从噶尔干山发源入松花江,距衙门东440里,大富拉浑河从噶尔干山发源入松花江,距衙门东410里。
木兰县~~通河县之间有小富拉浑,还纳河、沙河,布雅密河等。
小木兰达河,在衙门东290里,
木璘岭(今摩云顶子)宽10余里,长80余里,高20丈,在衙门东北325里。蒙古尔山,周80余里,高300余丈,在衙门东300里。巴颜苏苏山,周10余里,高50丈,在衙门东190里。绰罗河,自黄塔即善音山发源入松花江,在衙门东北320里。黄塔周一百余里,高500丈。黄塔山,宽10里,长80余里,高50余丈,在衙门东80里。呼兰河,自东北小鞥额木山发源,在衙门西北350里。通肯河,自大鞥额木山发源入呼兰河,在衙门北300里。海伦河,自大鞥额木山发源入呼兰河在衙门北300里。
乾隆五十三年,在松花江北,西博河(锡伯)以东至博河长150余里,宽自江岸以北30~~40里不等,由色和里哈达至固木纳古城,设立封堆十二处,以南为三姓交界,十二堆以北仍为呼兰界址。十二堆以南吉林将写造册。
呼兰渡口六处:其中呼兰东70里许,在黄塔山地方松花江北岸处。呼兰河卡伦四处。
5.      布特哈界内,陶尔河,从索岳尔济山发源,经扎赉特西南910里绰勒河(即绰尔河)自兴安岭山阳发源流入扎赉特,衙门西760里。支流有托新河,哈玛尔河,喀普奇河,廖依河,穆库河等等。
雅勒河(即雅鲁)流入齐齐哈尔界西460里。
阿伦河流入齐齐哈尔界西620里。
努敏河(即诺敏)流入嫩江,西北510里。
西瓦尔图河,流入努敏河, 西北120里。
衙门西北四十里有西瓦尔图托尔吨10户人。
衙门西北四十里有西瓦尔图屯45户人。
衙门西北四十里有依倭奇屯13户人。
衙门西北四十里有昂阿屯6户人。
衙门西北四十里有喜倭奇屯7户人。
布特哈衙门东八里许有西倭尔屯,30户人。
布特哈衙门西南475里许,有扎兰屯居21户。
(十三)《蒙古游牧记》清.张穆撰
1. 内蒙古哲里木盟,即科尔沁部,又写好儿趁,住牧明福余卫地。科尔沁六旗分左右翼,右翼中旗(在扎鲁特旗),黄龙府北镜,由扎萨克和硕土谢图亲王游牧。奎蒙克塔斯哈刺曾孙翁果岱,子奥巴封土谢图汗,子巴达礼封扎萨克和硕土谢图亲王。去汗号,巴达礼长子巴雅斯呼郎,掌右翼五旗,佐领22个。巴音和硕西30里有鲜卑山。
左翼中旗:辽武昌,武丁二县,在铁令东北,开原东北至信州310里,扎萨克和硕达尔汉亲王游牧,奥巴叔莽古斯,子宰桑,孙乌克善,乌克善女孝庄文皇后。驻地近开原,交开原县管理,东西跨二辽河。
右翼前旗(今乌兰浩特),奥巴弟布达齐,封郡王,佐领16,牧地在索岳尔济山之南,东北齐齐哈尔,有陀喇河流入嫩江,辽史写挞鲁河。旗东南五十里有锡伯城,周八里余。天聪八年八月霸奇兰等征黑龙江,命由科尔沁国舅乌克善所属之席北绰尔门地方经过。
左翼前旗:牧地近铁令,铁令县管理,法库门外养息牧场(锡伯住地)东。扎萨克住伊克岳里泊。扎萨克多罗冰图郡王洪果尔分地,佐领3
左翼后旗:明安子栋果尔,封镇国公,后封郡王,佐领3
右翼后旗:图美,子喇嘛什希,佐领16个,住额木图坡,东北有锡伯图山。
扎赉特部,附右翼,哈萨尔十五传至博地达喇,有子九,其季曰阿敏,与兄齐齐克,纳穆寨等号所部为扎赉特,阿敏子盟袞封扎萨克多罗贝勒,佐领16个。牧地齐齐哈尔西南。旗北百二十里有朵云山(即朵颜山),旗北80里有绰尔河。
杜尔伯特,附右翼,哈萨尔十六世传至爱纳葛,号本部为杜尔伯特。子阿都齐,子色楞封辅国公,有佐领25个,旗东十里有乌裕尔河,旗住多克多尔坡。
郭尔罗斯部,附左翼,哈萨尔十六传至乌巴什,号为二旗,前旗扎萨克镇国公乌巴斯子莽果子布木巴袭,佐领23个,住固尔班察汗。后旗,扎萨克辅国公一等台吉毕里衮鄂齐尔,佐领34个,住榛子岭。
2.喀喇沁部:
汉为鲜卑地,在赤峰县北镜是鲜卑檀石槐建庭处。明一统志称乌梁海(兀良哈)有七金山。大宁(今宁城)县北十五里有七金山,四十五里有哈奇尔河北流汇锡伯河,百六十里有席尔哈河南流汇桦子河。扎萨克住锡伯河庄。一统志做西白河北,会典做锡伯河西。案:锡伯即西白;“水道提纲”西白河一名西白葛河,源出旗西默心察干陀罗海山。
3.土默特部:东至养息牧场界(注:养息牧有锡伯人,康熙三十一年迁吉林)明泰宁卫,右翼扎萨克多罗达尔汉贝勒,祖莽古岱始由喀喇沁徒居土默特,天聪时善巴来归,天聪九年编佐领,佐领80个。
(十四)《黑龙江舆地图》()屠寄撰
1.齐齐哈尔城图说:三国时扶余北镜,后勿吉,隋靺鞨,黑水部,唐黑水靺鞨。嫩江以西室韦,五代辽属乌隈于厥部。金上京路肇州北镜蒲玉路,元中属浦峪路屯田万户府。明置拜苦卫,又错置可吉河,纳穆河,玩里河,牙鲁河,阿伦河,葛称哥,古鲁,兀刺忽,兀讨温诸卫。国初达呼里,锡伯、卦尔察诸部游牧之地。城西南四十六里有托勒河,江水盛时与瑚裕河下游通达也。瑚裕尔河国语涝也。呼兰河出城东北大青山,即布伦山西南会纳敏河,西南80里会通肯河,西南流65里经乌拉孟安山南120里,西南52里会海伦河。
2.黑龙江城图说:西北属室韦,东南属靺鞨黑水部,唐时山北室韦,大小如者,黄头,纳北支,大室韦,蒙兀室韦等。北镜辽属五国部,金蒲与路及乌古敌列统军司,元属浦峪路。明属萨哈林地面,永乐间置阿苏河,图鲁亭山,纳刺吉河,考郎兀,忽儿海等三十多个卫。科尔芬河东北至福河萨哈希倭(汉译锡伯猎人)河源之间为玛喇山,苏都里河北流60里注入黑龙江,次东曰萨哈希倭河。
3.墨尔根城图说:
北齐属室韦,隋属南室者,唐属乌丸,岭西室韦并室韦那里部地,五代辽属室韦国大王府,金属蒲裕路及乌古敌烈统军司,元初属乃颜大王,元中属蒲峪路屯田万户府,明置木里吉卫,亦尔古里,哈里河,亦力克,兀塔里诸卫。布特哈界东北至米齐尔河源库穆尔室韦山256里。嫩江东岸而胍断库穆尔室韦山(今小兴安岭西北段),又南起顶为东兴安岭,次南日喇都里河,即唐时室韦那里部(注今天的锡伯那拉氏人)所居水。也源出伊勒呼里山东南流600里许右纳古里河,又东南流20里入嫩江。次南多布库尔河,次南布特哈鄂肯河,次南甘河。嫩江左岸最著名日纳约尔河,又作那乐里,即诺尼之对音,唐书所谓峱越河。(今诺敏河)。
4.布特哈图说:
隋南室韦,唐东室韦,骆驼室韦,室韦和解部地。五代辽室韦国,其西属东京道长春州北边,泰州东北边,突吕不室韦部戍地。金蒲舆路,乌古敌烈统军司,西南属泰州长春县,元乃颜大王地,元中蒲玉路屯田万户府。明置别尔真站,朵颜卫,玩里,雅鲁。阿伦,和屯吉,兀塔里,塞克等诸卫,及卓儿河,那门河等地面,国初索伦,达呼尔,锡伯,卦尔察诸部居。阿里河东南日噶珊山(注此地有噶珊洞鲜卑祖先发祥地)在那里河,甘河之间。索岳尔济山西南起顶多哈勒巴室韦山。又西平地徒起九盘石怪,特曰“乌云和尔冬吉山”(注:乌云应该是室韦语,汉译九),诺敏河上游有托河。
5. 呼伦贝尔图说:
北齐失韦地,西镜属地豆于国,隋南室韦,唐西室韦,室韦乌素固部,移塞没部,塞曷支部,和解部,东北属乌罗浑国,五代辽静州观察及静边皮被河二边防城地。其东为乌古敌烈八部,边外地金末阻卜地,及广吉剌部,合底忻部,山只昆部,婆速火部,石鲁部,浑难部杂居。元合撒尔封地,东北宏吉拉部,明代元裔脱古斯帖木尔驻地。明永乐置古贲河,扎童木,塔里,伊木河,只儿蛮,罕麻,阿儿温,失郎山诸卫,古贲河千户。
海喇尔河,额尔古纳河源交接处曰:“室韦格特山”,都尔布斤山(东经2°25′,北纬48°47′。),稍西北曰:都尔锡山绝辉河,而北者曰:锡窝山,其东曰:特墨乌珠山(汉语驼首山),迤北曰锡伯尔山,丈许土岗地。当依奔河(伊敏河)之源为室韦山,西北特尔根山,即魏书犊了山,金史忒里葛山(东经3°16′,北纬47°40′)。有扎敦河,自绰罗尔山西流80里左合哈齐罕河,又西南流八里右纳锡伯河,以西66里有乌努尔果洛,即辽史论乌纳水,金史兀纳水。锡伯尔山东广慧寺。俄境博尔佳河下游纳一小水及锡伯尔布拉克河。喀尔喀河东南即室韦山。车臣汗左翼前旗界北流来注之又西北流四里有锡伯尔台河,西南流入喀尔喀河。
6.呼兰城图说:
隋靺鞨,黑水,唐黑水靺鞨,辽生女真地,东镜五国,金初活剌浑水徒单部,纥石烈部,帅水唐括部,尼宠古部,蒲虞买水裴满部。斡泯水蒲察部,陶温水徒笼古。元桃温万户府,明兀兰,哈阿哈,撒力,木郎,劄里,兀者,兀的罕等诸卫地。并施伯(即锡伯)河,乌鲁温河失令地面属奴儿干都司。
硕罗河(今黑龙江巴彦县境内)源出石厂南,东南流34里经黑山南苏瓦延山北折而南流40里,再西南流25里,经西集厂东,东南流23里入松花江。(其东有很多小河流入松花江,如布雅密河,大小富拉浑河,西林河等)。再东西伯河,盖以鲜卑部遗人所居得名。东南流50余里经吉林设之鄂勒郭木索站南入松花江。
东吞河,屯河,金史陶温水,土温,元史桃温,今汤旺河,东多陇河(金徒龙古水),东都尔河(金史秃答水)经佛思亭山,南流入松花江,东布雅河,最东有水泊,自佛思亭山南入松花江,东130里松江,黑龙江汇合。
(十五)《吉林通志》(十三辑96页)“设吉林省,康熙十二年始建成,十五年将军自宁古塔移镇于此,管理满洲,蒙古,汉军,锡伯,巴尔虎等旗。”
《吉林通志》卷五十记,康熙二十九年增设锡伯佐领,骁骑校各一人,兵六十名。
(十六)伊犁锡伯营镶红旗(六牛录)兵丁在辽宁的所属原牛录(旗)名单,根据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以该旗官兵三代丁册上的统计户数分别登记:
1、   来自于盛京正白旗六十一佐领下1
2、   来自于盛京所属正兰旗德特克佐领下:113
3、   盛京所属辽阳正兰旗明德佐领下:13
4、   盛京所属正兰旗舒尔吉纳佐领下42
5、   盛京所属镶兰旗白都佐领下121
6、   盛京所属凤凰城正黄旗六十九佐领下67
7、   镶兰旗伯英额佐领下36
8、   镶兰旗雅尔秋佐领下67
9、   正兰旗托克托霍佐领下9
10、             镶兰蒙古旗察素赖佐领下23
11、             正红蒙古旗五十九佐领下83
12、             镶黄蒙古旗富森泰佐领下6
13、             镶红旗乌宝柱佐领下19
14、             盛京所属辽阳正兰旗歪库佐领下10
15、             盛京所属广宁镶白旗宁固齐牛录下10
16、             广宁正黄旗贾尔泰佐领下10
17、             广宁正白旗七十六佐领下29
18、             广宁正白旗扎兰泰佐领下27
19、             广宁正白旗刘色佐领下3
20、             盛京所属兴京镶白旗乌林保佐领下14
21、             正白旗苏尔图佐领下53
22、             盛京所属熊岳正黄旗伊林保佐领下63
23、             盛京所属牛庄正兰旗明德佐领下1
说明:
1、牛庄正蓝旗明德佐领与辽阳正兰旗明德佐领可能是同一人。
2、伊犁锡伯营领队大臣色普希贤是本营镶红旗人,姓伊拉里,他的祖先来自盛京所属正兰旗舒尔吉讷佐领处。
3、伊犁锡伯营总管爱新泰是本营镶白旗的人(五牛录)人,姓瓜勒佳氏,他的祖先来自盛京正白旗六十一佐领下。镶红旗丁册上只有他一家是六十一佐领下人,看来六十一佐领下的其他人是登记在镶白旗(五牛录)丁册上了。
(十七)南迁盛京、京师前的锡伯族住地及官员名单:(锡伯档案史料摘选)
1. 康熙二十九年六月,岱布王所属雅达浑村讷沁章京,锡伯骁骑校内格,锡伯托克托和是佐领讷沁家人。雅达浑村里住有六个牛录人,还有锡伯和色村。离雅达浑村不远。(注:岱布王是科尔沁左翼后旗王,驻地在通辽市以南甘旗卡镇,雅达浑村可能就是通辽附近锡伯营地或在西拉木伦,养息牧河边。后迁吉林。)
2. 康熙三十年二月内迁墨尔根的军人马匹,物品被锡伯伯都讷村,乌聂恩村,王家子地方,萨勒巴岱村,法依法里村,古鲁村人盗去。十一月,茂兴驿站关保呈称:自伯都讷驿站起程,经松花江,嫩江汇合处时锡伯、蒙古二人持刀抢劫,已告知达尔汗王下都统乌济玛(注:此人后任命为伯都讷锡伯四十牛录协领)又自茂兴行至三十里处三名蒙古人剥去我衣服,宿于乌兰诺尔村。
3. 康熙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兵部文:
图西吞以东四十里处之伯都讷可筑城。科尔沁王等将其所属锡伯,卦尔察、达斡尔丁一万四千四百五十八名全数进献,可以披甲之丁共一万一千八百一十二名。归上三旗,再齐齐哈尔安置披甲一千名,附丁二千名。再伯都讷安置披甲二千名。再乌拉安置披甲一千名,附丁二千名。散居于科尔沁王等所属地方,锡拉木伦,养息牧外,辽河等处亦有之,收之依次安置于伯都讷附近。
4. 五月二十九日:齐齐哈尔南北嫩江两岸,东岸至穆尔呼楚村,西岸至达尔呼齐村,锡伯丁足有三千名,将此三千名丁移驻齐齐哈尔。穆尔呼楚村之南乌拉尔吉村,达尔呼村之南博克顺村迤南所属锡伯,松花江、锡拉木伦、养息牧村,辽河等处锡伯卦尔察等离将军(宁古塔将军)处近,请顺便办理。
又六月二十二日,为调补茂兴等驿站之缺,相应将穆尔呼楚以南图西吞以北萨勒巴达等村人等请暂停议办。
又八月八日,将移驻齐齐哈尔,乌拉、伯都讷之兵四千名,附丁八千名,请合编八十牛录,皆归上三旗。镶黄、正黄二旗各为二十七牛录,正白旗二十六牛录。
从驻伯都讷兵内五百名,附丁一千名移驻渡口附近绰尔门地方。
5.黑龙江将军咨兵部文:康熙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九日
查得原先为官之锡伯副都统一员,参领三员,佐领二十一员,骁骑校十三名,典仪一员,三等侍卫三员。
原参领奇塔特,阿玉西,音达,原佐领孔揆,扎木素,们笃,鄂齐尔,巴尔呼勒岱,那弥岱,乌尔图纳斯图,霍勒惠,布颜图,德勒登,阿布喇勒,阿欲锡,巴扎尔。原骁骑校鄂栾岱,原侍卫额布根,原委章京格玫,闲散阿穆呼郎,请补放佐领。原佐领布延图,扎噜,纳萨尔图,阿尔善,正古特依,原骁骑校乌尔图纳苏图,鄂哩喀,阿里浑,特古德衣,巴尼,鄂磊,莫奇塔特,索伦泰,原侍卫阿兰善,顾漫,闲散爱松阿、济喇、必里格、查图,巴西图请补放骁骑校。佐领戴吞,骁骑校纳木西等人请准注册,出缺补用。
副都统瓦勒达原在蒙古为副都统,相应请作为协领衔。拟选锡伯、达斡尔闲散丁三百名,编二牛录,披甲一百名,以原骁骑校翁善,原典仪鄂绰尔补放佐领,原侍卫杜音,原委章京济颜补放骁骑校。
6.理藩院咨行黑龙江将军:康熙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查得:锡伯,卦尔察之档册内载:都统一员,副都统二员,参领三员,佐领五十五员,骁骑校六十员,二等侍卫五员,三等侍卫八员,典仪四员等语。
7.康熙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佐领音达称:杜尔伯特贝子沙津等人之祖达尔汗诺颜阿道西骨灰金匣原放在我等住房之南一庙内,我村有四个牛录轮班看守。本年三月二十八日被盗。乌尔图供称:二十三日我佐领乌尔图纳斯图住守莫洛浑村米仓时委托我看守。锡伯参领音达系一等台吉布达所属之人,锡伯丁一名,一户共十七口。音达父图勒逊,弟丹珠尔。该二户每年纳银三两之户。
8.康熙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科尔沁扎萨克图君王鄂奇尔旗一等侍卫苏珠克图家锡伯丁鄂退。二等台吉鄂奇尔所属费延图家锡伯丁阿布萨哈,阿尔彬。扎赉特固山贝子纳逊旗四等台吉乌鲁卓波克齐家锡伯丁奇塔特等因病漏查。
9.康熙三十二年二月一日:
锡伯广基尔村鄂勒济图称:我女嫁给住在图谢图王所属塔克图村波和礼之子阿里衮。四月阿去世,八月其弟奇鲁衮强娶之。今奇鲁衮在墨尔根所属额布根牛录。查得,塔克图村锡伯额布根佐领下波和礼皆原将军(宁古塔将军)所管之人。遂派锡伯佐领孔揆等。
10.锡伯抗固里村有铜炮二尊。
11.康熙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莫罗浑粮仓距宁古塔将军所居伯都讷城甚近,且莫罗浑,伯都讷,绰尔门等锡伯兵皆不动田舍,即安置于伯都讷,绰尔门地方,交伯都讷官兵看守。
12.康熙三十二年五月二十六日
齐齐哈尔城镶黄旗锡伯佐领额布根病故,其所遗之缺,补放骁骑校布延图,原先为佐领,身强力壮,善于管束。
13.康熙三十二年六月二十二日
将原副都统瓦尔达原品作为协领衔,俾其管束之。
14.康熙三十三年二月二十三日
锡伯附丁迁来居住事,自巴勒喀依往这边居住可也,西端之巴勒喀依往这边,东端之呼雨哩河必齐克莫多往这边安置。
15.康熙三十三年正月四日
齐齐哈尔城锡伯佐领额布根,鄂蛮岱亡故,任命扎噜、巴璘、当萨、纳逊、颁达沙尔、鄂罗、肯哲克等人为佐领,此时锡伯牛录二十四个,佐领二十四个。
16.康熙三十四年三月二日
自杜尔伯特界以西至塔哈尔驿站,皆由达斡尔,锡伯兵丁设屯耕种。无四牛录巴尔呼耕种之地。喀木尼堪,衡瑚尔莽纳。色布奇此四村(注锡伯村)将于本年迁移,相应俾其耕种。巴尔呼色尔济牛录附锡伯佐领格玫,巴尔呼额尔格勒牛录附锡伯佐领阿玉西。
17.康熙三十四年四月三日
于墨尔根地方每翼各建官学一座,设之教官,于新满洲,锡伯,索伦、达呼尔牛录各造俊秀幼童一名,教通文义。
18.康熙三十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查得康熙三十一年,将原副都统锡伯瓦尔达补放协领,与瓦尔达同级之锡伯官员奇塔特等,皆已发给盔甲兵器。请发给瓦尔达兵器等语。
19.康熙三十六年十二月一日
锡伯协领瓦尔达呈称:我祖萨哈连于蒙古、锡伯、萨哈勒察归顺之前,来投太祖皇帝,后授我父达干为蒙古副都统,因从军奋勉,受封云骑尉,授我为副都统,将我等锡伯,卦尔察人等进献皇上后,授我为协领。原将我等兄弟七户,生子五十名,献于皇上。
20.康熙三十七年元月二十一日
为迎驾选硬弓手,锡伯迪延佐领下披甲阿拉讷,锡伯鄂绰尔佐领下领催巴当西,锡伯必里浑佐领下领催班珠尔,锡伯阿布喇勒佐领下披甲阿尔葛图等,被选以备。
21.康熙三十八年正月二日
齐齐哈尔锡伯二十四牛录分二队迁归化城。协领瓦尔达,佐领扎斯泰、阿玉西、迪延、阿穆呼郎、当萨、巴延、乌尔图纳斯图、巴扎尔、德勒豋、颁达尔沙、阿裕锡、肯济科依等十二牛录,今牲畜较多,请于本年迁移。扎噜、阿穆呼郎、孔揆、巴璘、格玫、们笃、鄂绰尔、纳逊、翁善、巴里衰、阿布喇勒、鄂罗等十二牛录明年迁移。本年迁的十二牛录有八百二十三户,丁一千七百八十五名,共人口一万零八百零六口。又正月三十日:归化城之米不足,著停止迁往归化城。改迁盛京。
22.康熙三十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锡伯协领瓦尔达等称:请将我等十二牛录官兵之私粮一千石贮入本处之仓。
23.康熙三十八年二月二十一日
原乌拉地方之锡伯二十牛录内,十六牛录村庄,田亩,附丁大半皆在伯都讷等处。再锡拉木伦之四牛录村庄,田亩均在搜豋,伊勒门,萨伦等处。
24.《康熙三十八年镶红旗移来锡伯咨行制书馆档》中,记载部分于康熙三十八年由科尔沁地方移来之席北原披甲名单:他们是:傅达记、厄尔德布,尚图、附于关保佐领下。萨朗阿佐领下:席北泰宾、塔谛、喀尔玛。其余二十二佐领下还有:吴立、乌云保、布尔罕保、猞猁保、和龙鄂保、托孙泰保、纳秦、乌礼布、伊拉齐、特布库、赛沙哈、黑勒泰、济兰泰、济图、颜都、海清阿、古尼、阿立山、和色礼、厄赫讷讷、雍寿、常寿、常有、天德、八十五、七十、七十五、六十一、永在、丁福、双陆、田禄、鼎格、萨音察克、巴牙思呼郎、释柱保、达拉克太保等。
25.康熙三十八年八月内,贼入锡伯佐领纳逊牛录乌拉尔吉村盗去马三十匹,萨曼岱等追,被贼射死,几人受伤,箭上写蒙古文,有杜尔伯特贝子沙津所属佐领名子。
26.康熙三十九年八月八日
原正黄旗锡伯佐领孔揆家蒙古丁华色已故。
27.康熙三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正红旗锡伯盟格佐领,正蓝旗和尔托佐领下锡伯纳穆之女现住墨尔根,驻墨尔根汉军散川娶原在正红旗之锡伯盟格佐领下波勒波逊之妹纳斯齐。又康熙四十年十月八日,正蓝旗锡伯和尔托佐领。
(十八)最近发现的迁北京地区锡伯人的档案资料
1. 镶黄满洲旗前都统臣保明谨奏:经臣考核雄县(即保安府雄县)五十名驻兵,步箭善射者无,次劣各半,马箭均劣。除锡伯披甲外,均不会满洲语。官员平素懈怠,玩忽职守,不加操练教习所致。雍正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奉朱批:著皆革职。
2. 沧州城守尉,奴才永宁谨奏:
沧州驻防两白旗满洲蒙古兵丁共三百一十一名。其中有锡伯披甲三十四名,每月每人支给一匹马之草料钱粮,其余二百七十七名领催、披甲、皆自备马匹操练应差。故奴才伏乞圣主施恩,一体赏给马干钱粮,(注天津府沧州)乾隆元年四月初十日奉朱批:著总理事务王大臣等议奏。
(十九)在东北的锡伯族历史名人:
1、广禄先生在锡伯族一部自奉天西迁伊犁史一文中讲:康熙三十七年锡伯贝勒爱顿率领所属首领五十人进京,朝觐圣祖皇帝,圣祖知悉锡伯语言与满洲语同,始知原为同族,因此立刻下圣旨,迁至奉天省十三个城分驻,称曰新满洲。
2、布彦图:韩吉利氏,世代居沈阳西北青堆子,嘉庆时因功连升至协领,不久授西安副都统,后升荆州、西安将军,70岁时皇帝特赐寿,80岁死于故里。
3、色普坚额:瓜尔佳氏,蒙古镶黄锡伯人。因功升任佐领,协领。光绪十一年,赏加副都统,金州协领,83岁卒。
4、三音那:锡伯,镶兰旗人,姓胡尔察氏,清嘉庆四年征战甘肃、陕西、四川、湖北等地,战功卓著,赏白银四十两,升为骁骑校,不久升福陵防御。七十岁还乡,死后立“功铭汗马”碑一座。
5.(开原县志):依桑阿:字普庵,性忠厚,由马甲起家,
后升风凰城骁骑校,兴城防御,义州佐领,并调任奉天右    
翼马队管带时,黑城子盗匪甚炽,公奉命讨平之,以功补
授奉天镶蓝旗协领,旋以副都统记名,简放海龙城总管,公在官清洁,卒时家无余财(注:依桑阿是开原市八宝乡大湾屯瓜尔佳氏)
(二十)清末伊犁事变记选段:(轶名)色楞额任伊犁将军时(1886.8-1890.4)从四营抽丁组建先锋营驻霍尔果斯。1890年4月(又说3月),色楞额与夫人莫尔登氏吞服鸦片自杀身亡(宫中朱批奏折民族类4项48卷),自杀的原因是因办钱局、疏于管理,大量公款亏空“愤恚莫释”。后由副都统富勒铭额署理伊犁将军(1890年5月到任),从四营抽丁组建新式练军,练军只一半住城里,另一半仍在各旗是虚数,然而工资全额支付,虚编人员的工资每营五十人的留将军处,还有50人的留领队大臣处,还有25人的留锡伯营总官处,从锡伯营抽丁组建练军二营,每营125人,留将军、领队大臣处的虚编人员工资全部由他们个人分肥。前后领了七个月,锡伯营色布西贤总管知其底细后非常气愤,锡伯总管得的25人工资全部放在本营库房,其中一半仍分给锡伯营住大城的人,色总管请文人李莜平拟四营总管联名呈请户部参奏将军都统公文稿一件,经营务处调查后认为色总管说的对,富将军、领队大臣等不得已将吞为已有的军饷全部发给四营官兵。
1891年6月把富将军调塔城任参赞大臣,长庚第二次任伊犁将军(1890年6月-1901年8月)。这时新惠远城已建成,富将军时挑选的一千名锡伯官兵组建为新满营也入住新惠远城,其余二千二百余名回锡伯营安置。
1895年伊犁将军长庚奏准:实行减兵加饷练兵之法,将各营兵额分别裁减,(注:锡伯营镶红旗1895年登记的三代丁册中,该牛录官兵在册人数为104名,减少了21名)改设练兵八旗,锡伯营设两旗,称头旗二旗(注:1936年巩留县副县长金保文章“锡伯族迁移经过略志”中记:该两旗设有营长二员,参领二员,队官二员,委笔帖式二员,每队队长一员,士兵一百六十名,系经伊犁将军命令到特古斯塔柳(今巩留)开荒种地之军队,光绪28年即(1902年)撤退锡伯练军,屯田主权归为新满营。)1903年新满营240名官兵带家眷到巩留接办,1904年改巩留兵屯为私屯,上交银2216两5钱。1905年奉朱批:自本年起免其交纳,以示体恤而昭公允。
(二十一)锡伯营镶白旗(五牛录)关帝庙的纪念钟
2005年的西迁节再一次游览察布查尔县“靖远寺”,以前也多次来过,但没有详看,这一次又看到东边架起的吊钟。以前没有辨认过其上面的文字,这一次坚持把上面的字抄录下来:中部大字是:灵佑关聖帝君 武仁勇忠义神
两边是汉满文,内容基本一样,但也有一些出入。
汉文写的是:锡伯营总管哈玛尔泰,副总管卓霍栾,佐领纳延泰,骁骑校富保。
总管德克济木布,副总管额尔古伦。佐领丰社木布,骁骑校多罗木布,兵125名,嘉庆十九年正月敬立。
总管额尔古伦,副总管和特恒额,佐领丰社木布,骁骑校穆克登额,领摧、兵丁、闲散等敬献,道光二年九月吉日。
满汉文不同之处:
(1)、开头写了:“乾隆四十四年九月”这一段汉文缺失。
(2)、汉文中的“兵125名......敬立”这两处在满文中缺失。
(3)、汉文中的“领催、兵丁”在满文中缺失。
   从铭文中知道了以下历史信息:
(1)、锡伯营镶白旗(五牛录)关公庙于乾隆四十四年九月落成,当时的地址在巴特蒙克地方,即现在的68团附近。
(2)、察布查尔布哈建成后,于嘉庆十九年正月在新建的五牛录即现在的五乡(孙扎齐牛录)修建新的关公庙。
(3)、道光二年九月吉日,当时的锡伯营,五牛录官员及百姓共同铸造该钟,与关公庙有关的重要事件、人物、时间刻在上面。并提倡学习关公的武勇忠义精神。
(4)、哈玛   尔泰于乾隆四十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升任锡伯营总管,纳延泰于乾隆三十二年五月至乾隆五十二年十一月任五牛录佐领。丰社木布于嘉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道光十年正月二十八日任五牛录佐领。
(二十二)喀什噶尔战役阵亡战士悼文(原为满文道光七年十月十七日夜锡伯索伦前线官兵祭悼)
  
呜呼!我一百五十名阵亡兄弟:皇天生人,寿夭不一。我锡伯索伦先民,以稼穑为生。女真之兴,因势兼并,遂乃编户牛录,册籍八旗。国朝平定西域,我锡伯索伦部众于乾隆二十九年奉命西迁,驻防边塞,寓兵于农,屯垦自给。有南疆和卓后裔张格尔者,伺机叛乱,涂炭生灵。圣朝饬杨遇春率军讨伐。我锡伯、索伦,奉命先驱,径赴南路,常言道:杯水车薪,安能灭乎?以五百屯戍之兵,当百倍蜂起之劲敌,激战四昼夜,终因众寡悬殊,人马困乏,我一百五十名士兵阵亡。余众肝肠欲断,虽汩流未涸,然身负重伤,备受惨苦。然裹创奋击,殊死拼博。方败挫之际,阿克苏办事大臣杨芳,竟以霉烂粮食给饷,欺我为甚。夫胜败无常,死难英灵,大丈夫既马革裹尸,捐躯沙场,当其离乡赴敌,欢跃争先,及其死而有灵,料知生者之状何似。其可悲可忿者,主帅庸驽,则部属必致受其惨毒,致死者以鲜血溅黄土,而幸存者无不悲愤填膺,无所告诉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锡伯索伦阵亡兄弟,以血肉之躯,战死沙场,埋骨异乡。我五百官兵,携手出征,风餐露宿,转战南北,同甘共苦,乘骑亦潸然出涕,咬辔头,示悲愤,更何况,吾等生还者,固当为殉难弟兄,报仇雪恨。而奸臣握权,复置我锡伯索伦于前敌必死之地。虽战死无憾,岂能复为奸佞所使欤?蒿艾之间,尚生灵芝,我五百兄弟中,岂乏智勇乎!他日凯旋,何颜以对诸兄弟妻儿?节近除夕,家家设祭,户户倚庐,呜呼!我辈祖先,世传忠厚。如蒙英灵佑助,全胜告捷,定当奏请褒誉前功,封妻荫子,嗣恩骑尉,永世传袭。乌呼!皇清明镜,又蒙一层纸矣!我残生官兵,身纵如铁石之坚,而食不加钢,其奈饥肠何?日夜巡警,以死马为食,粉骨煮皮,甚于尝胆。死生遭遇,具在悼文。哀哉尚飨!
(二十三)锡伯营镶红旗杭阿里氏玛仁保墓碑碑文(永志坚译)
杭阿里氏:曾经听说《诗经》有“慎终追远”(之句)(意思是)不忘(先)人,敬重(他的)厚德,遵从(他的)诚实(品德)。先父-在七品之衔官职上殉难的玛仁保,于道光五年九月随第一批出征部队到喀什噶尔,(道光)六年六月征讨叛逆匪贼时,在战场战斗到死,尽忠报国,为此,圣主钦命列入昭忠祠,载入史册,以慰籍泉下之魂。先父仿效古人,以身成仁,飘游于空中的忠义之魂,得到赐封,升入仙堂,庄严而肃穆了。国家褒奖功烈,恩赏(先父)抚恤银二百两。先父以忠勤功业,受到(如此)厚恩,小儿追根图报,思念浩荡鸿恩,愿先父的忠义之名直至百世不朽,(特)刻在石上,恭敬记载。
小儿 披甲 墨尔格苏 德普新泰
孙儿               扎拉苏
大清国道光十年三月吉日
【评注】:玛仁保参加的是道光五年(1825年)九月开始的征讨张格尔叛乱的喀什噶尔之战,玛仁保于道光六年六月在喀什噶尔战争中牺牲,道光六年七月癸已,庆祥奏:“张格尔率领安集延布鲁特五百余人,于十四日夜到阿图什回庄。”道光六年十月甲寅长龄奏折讲:“……六月二十二日,张格尔攻破回城,”很明显张格尔是1826年农历6月14日夜到阿图什回庄。6月15日协办大臣舒尔哈善、领队大臣乌凌阿率兵1000名晚上抵阿图什,张匪坚守玛杂,清军久攻不下,后下暴风雨,张逆突围,协办中流弹,周围从逆者超万人。6月16日,官兵腹背受敌,退回喀什噶尔。6月17日张逆几万人攻打喀什噶尔城外围三个清军营盘,6月18日-19日战争继续,形势危急,额尔古伦(锡伯营总管)收集剩余四营兵,因满城门被堵,撤进喀什噶尔回城。6月20日-22日几万个匪徒不断攻打回城,22日回城破。额尔古伦只好带队剩余四营690余名人马撤出回城,往阿克苏转移。6月底到阿克苏,一方面等待援军,一方面休整。玛仁保就在6月14日-6月22的喀什噶尔保卫战中牺牲的。这与石碑的记载是一致的。以上时间为农历时间。在阿克苏,援军到达后“农历7月27额尔固伦带领锡伯等营兵三百名,该营官兵二百员名,过浑巴什河堵剿,杀贼一百余名。”这是在阿克苏打的第一次胜仗。农历十月十日至十八日攻克柯尔平。道光年(1827年)农历3月3日自阿克苏出发,一路扫平张匪人马,3月27日攻克喀什噶尔。
(二十四):奏折
1、齐齐哈尔城副都统喀特呼咨黑龙江将军萨布素文:康熙三十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摘要),据领催岳斯托称:阿木呼郎所管牛录,原由我曾祖图门都督管领,图门都督死后,其子瑚尔葛木布管领,瑚死后其子达桂科西沁管领,达死后其子阿泰管领。阿死后,布延图管领,布死后,其子阿木呼郎管领。乃系相传六代管领之牛录。
询据锡伯协领瓦勒达,正兰旗佐领德勒登等禀称:“闻我等祖宗等云,岳斯托之祖宗图们,瑚尔葛木布,科西沁等曾管束众锡伯。”
(注:明朝末年福余卫的头有一位叫图门,1636年蒙古科尔沁编佐领时有两位叫图门的佐领,其中一位应该是锡伯佐领图门,即咨文中讲的管束众锡伯的图门佐领。他是福余卫头恍惚太和卜克禅的侄儿,都是瓜尔佳氏,图门应该是迁席北的尼雅哈齐的八代孙。恍惚太、卜克禅是玉军汗的五代孙,与索尔果同辈,图门与费英东是同辈兄弟)。
2、宫满汉奏折中记:“雍正元年四月二十日,刑部尚书宗室佛格等“奏为不准缓赦人犯请旨”一摺;发往杭州新满洲,蒙古,西北等犯亦著查明具奏。’’
发表人解释说:“句中西北满文作(sibe),意即另一姓的满洲族名,又译作“锡伯”或“席北”。
3、独石口等处副都统保善谨奏:(摘要)
我等共同之先祖名勒福,系原居在锡伯地方瑚尔噶岭之人,姓胡尔噶氏,其子孙投诚太祖高皇帝后,令我伯祖之孙纳罕泰管带牛录。而后,派我叔祖之孙乌勒穆为使出使明朝,因竭尽使命,又嘉赏牛录管带。奴才之先祖科尔昆之子孙,归另姓纳尔赛牛录兼管,现在西格牛录下。管理我等宗族之都统胡林等,皆与我伯祖纳罕泰同族。不意佐领西格呈文称:我等确系出征瓦尔喀时携来之虎尔哈,遂编入其祖南济兰佐领。经复核部存档案,查明并非出征瓦尔喀携来虎尔哈,方予匡正。……叩首恭请圣主好生高厚天恩,将奴才之同族人抬入奴才族弟正红旗昌年、乌纳西佐领。
乾隆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乾隆七年三月初三日奉朱批:著该旗查明议奏。钦此。
注:胡林是努尔哈赤手下十六大臣康克赉之孙,东海席北人)
4、伊犁将军金顺的奏折:
伊犁惠远城额设官兵四千三百七十员,户口不下三万有奇。自逆回倡乱,仅剩六百二十余员,人口一千二百九十余员。前各领队清查户口,据锡伯营报称:自十六岁以上至四十五岁以下壮丁总有五千九百余名。男妇老幼一万九千余名口。除该营额设官兵一千三百余名外,挑其强健者三千二百余名,移补惠远满营兵额。
光绪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军机大臣奉旨:著照所请。
(二十五)清稗类钞(种族类):满洲一称通古斯族,亦称秃忽思,又称东胡族。其先女真,肃慎,肃慎与鲜卑同种,鲜卑出生于东胡,东胡及通古斯。满洲,蒙古同出生于通古斯,鲜卑族即东胡裔(东胡虽出自高辛,亦为黄帝之后,然谓满洲有其遗种则可,谓本族为通古斯种,则非也)与满洲境地相连,转徒错杀,混入满洲族籍贯,则有达呼尔人,锡伯人,索伦人等。
 (二十六)《敦吉纳见闻录》刚德海著(达呼尔人)
其中一段:
金大帅进驻伊犁时,色(普西贤)安班也一起进入伊犁。当时在绥定城南门附近的东边第一条街十字路口,有一所过去太平年代修建的富户大院,双重大门,内有大屋五间,他就住在这里。手下办事人员住在街对面一所坐南朝北的房子里办公。金大帅刚进驻伊犁,各军营俸銄还未发放之前,色安班即为八旗教育着想,禀报于将军要求在八旗各牛录建立义学,每月发放十六两银做为学堂费用。(经将军批准)每牛录各建一所义学,教习八旗子弟。此外,又跟城内官营粮台中主管粮仓的徐老总说了之后,聘请在粮仓任职的三位汉族人为教员,就在粮台院内修理几间房子,从在校八旗学生中尽其所得挑选近二十名学生,安排在此教了几年汉文汉语。学生的一切饮食费用及教员的列得酬金,均由徐老总处办理。其后在四、六两牛录各修了一所学堂,安排近百名八旗子弟学习。以后在六牛录又建一所学堂,选拔八旗学生中的优秀者,安排在此学习了几年。
色安班署理索伦营领队大臣(篆务)后,又从锡伯索伦两营中招收五六十名学生,全部安排在自己的衙门院内学习了几年,正由于色安班的精心培养,我们锡伯、索伦两营子弟才有文墨之才,能在旗营中当差效力,后来都升官致仕。八旗事务渐起色,都是由此而来的。
不仅如此,为了学习俄文,色安班又同索伦营志锐安班商议,经呈闻于将军,从锡伯、索伦及新满营中挑出十几名堪以培养的优秀学生,由官府出资,送到阿拉木图学习俄语。现在他们学成回国后,在民国(政府)中都从事重要工作。在锡伯、索伦两营中声名显扬,为同类民族增光不少。这都是由于我们色安班一心一意为同类民族苦心经营,为子孙后代的利益着想,是留给后代的无穷财富啊!是他精心培养人才,保护旗营旗民直到将来而深谋远虑的结果啊。
                 (敦吉纳见闻录第六册,第96100页)
(二十七)《伊犁纪行(1906-1907)》(日)日野强
1、惠远城内有锡伯等四领队大臣,新满营、旧满营、协台等衙门。人家约1700户,满人约600户(旧满人二百户,新满人四百户。)锡伯人在伊犁河右岸散居,分八个牛录,总计约两万人登录在册。索伦营约八百人。
2、宁远城(固尔扎)对岸(锡伯)二牛录南海努克,有准噶尔汗,阿睦尔撒纳汗所居城(注:金场沟旧址),地下常有古器物出土,挖出的一具黄金佛现被伊犁俄国总领事收藏。其他还有特克斯、空吉斯等六处城址。据说准噶尔汗远征西藏拉萨,掠夺了众多珍宝。
3、新疆有六个民族,其中满人有5万人。系从东北的满洲故地移驻伊犁,塔尔巴哈台的屯田兵,能够称为满人的只有原籍为长白山的那部分。从奉天迁来的叫锡伯,来自黑龙江的人叫索伦。
满族人属于亚洲系统的西伯利亚种族,即通古斯族,系从蒙古族中分化而来,那些东胡、靺鞨、契丹、女真人氏族,都是同一个民族的异称。其语言属于粘着语类型(如同我日本语)
4、伊犁将军下有参赞大臣一人,驻塔尔巴哈台。在伊犁置副都统一人,世人称副将军,其下有领队大臣五人,锡伯、索伦、额鲁特、察哈尔领队大臣四人,另塔尔巴哈台有领队大臣一人,其他有参领、协领、佐领、防御、骁骑校等。
5、新疆的兵力:
乌鲁木齐抚标:步队三营,马队二队,炮队一营。
巡抚保护队:步队三营,马队三旗。
绥定城守营:步队一营(都司)
霍尔果斯:步队一营(参将),马队一旗(都司)
伊犁镇标:宁远营,步队一营(都司),马队一旗(守备);巴里坤、阿克苏、喀什噶尔等镇标、镇台、提台等。
合计步兵四十二营,马队三十一旗,炮四十门。步兵一营定员500人,马队250骑。光绪29年(1903年),步马兵各减一半,以后又几次减员,如今的定员为步兵一营150人,马队一旗50骑,总计步兵6300人,实际有5040人马队1550骑,实际有1240骑。
直属伊犁将军管辖的绿营步兵一营(实际兵员约150人),马队四旗(实际兵员约200骑)。满蒙八旗(实际兵员约2000人),此外还有务农的屯田兵,不计入常备军兵额内。将军拥有12门炮。兵丁年龄(25-26岁)~五十岁上下,老兵甚多。步兵月饷为四两二钱,马兵八两二钱以下。伙食费、马料自理,马匹均为自备。提台一年饷25000两,镇台12000两,协台5000两,参将3000两。
(二十八)《在乌苏里的莽林中》(苏)弗·克·阿尔谢尼耶夫19011911年成书。
11902年沿济木河上大尖山,研究济木河、麦河、刀毕河、勒福河发源地。该山从伊曼附近向南,从兴凯湖与刀毕河之间穿过,再向下分两支,一支向西南叫鲍加塔亚格里瓦山,另一支向南面,与刀毕河和苏昌河的分水岭会合。(注:刀毕河即明代湖叶河卫,大尖山应该就是锡伯山胡尔噶岭,是锡伯部胡尔噶氏世居地)
沿济木河上行可到苏昌河(即清初锡林路,葛齐勒氏世居地)大尖山一段呈南北走向,平均高度700,大尖山向北走微向东拐,向东走的那一段大概是刀毕河和乌拉河上又高又雄伟的山,大尖山顶上林木粗大,林下有马鹿,活动范围不超过锡霍特山针叶林区的界线。再往上走到圆丁子山,就是我们找的山界,分水岭以北的河谷都走向西,这大概是勒福河的河源。从圆丁山往下走,傍晚走到勒福河的起点,河宽68,流速每分钟120140米,深3060厘米,往下走到了一个小庙,向东北走6公里有片农舍,种小麦、谷子、玉米,猪吃柞树橡子,东边是勒福河和刀毕河之间高大的分水岭(即锡伯山)勒福河上游山都是顶平坡徒的高地,绕过土顶子山,又转向东北,直注入兴凯湖。过土顶子山,勒福河开阔起来,一般13公里,开始有朝鲜人、俄国人,往下是沼泽地,乘船看兴凯湖。勒福河下游长满芦苇、柳树、鸟类、鱼类很多。(注:勒福河一带明朝置勒伏卫,这一带席北(锡伯)湖尔噶氏的祖先也叫勒福,两者之间可能有一种联系。)
2、兴凯湖,赫哲人叫肯卡,湖大小60里×30公里×85公里,周长260公里,辽代称北琴海,现名汉卡,绥芬河与兴凯湖之间的山脉高度为180,湖畔最古老的村庄为“红土崖子”,湖深10。刀毕河与乌拉河合流处东经133°34′北纬44°58′,是乌苏里江的起点。刀毕河长250公里,深1.5~1.8米,流速5公里/小时。乌拉河宽120米,流速每小时5公里,深1.8米,发源于锡霍特阿林。居住在锡霍特山区中部和沿海迤北至乌斯佩尼亚角一带的土著自称乌德海人。汉人称他们为达子。
锡霍特山顶平缓,有大红松,下有小庙,最高处1100米,长着茂密的针叶混交林。中国古地图上称为希霍塔一阿林,当地汉人称锡霍特岭,经常叫“老岭 ”。
苏昌河畔的弗拉基米尔到大柞树河,溯大柞树河上行翻过锡霍特山进入里伏锦河,有些地图上称大柞树为“里一富列"“雷焚河”,鞑子称“乌齐”即勿吉、兀者、窝集,汉译密林。大柞树长在锡霍特山附近,树有洞,容纳8人,树洞里有小庙拜神,大柞树河长67公里,逆河而上有很多支流,往上有西北沟(注:可能是锡伯沟)通向阿尔扎马素夫卡山口,该地有洞穴长100米,高2.4~3.6(在乌布西奔妈妈的传说中记:锡霍特阿林南段中麓有女真人世居的莽林洞穴遗址,这应该是西北沟的洞穴,是锡伯祖先所居洞穴。)。西北沟长30公里,两条支流汇合而成,一条是瞎子沟(熊沟),另一条是七面散沟子,这里居着大柞树一带的全部达子。
满族人全住在大柞河畔住了60多年,他讲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住在苏昌河畔的一个叫宽雍的王与宁古塔的王爷成玡太子发生内讧的故事,又讲了刀毕河和科乌切顶子山发生的战斗。
锡霍特山,中国人称“西河大岭”,赫哲人称“祖勃一根”,乌德海人称“阿达索洛利”(注:“祖勃一根”,即锡沃依尔根,汉译为锡伯百姓,说明锡霍特山地区是古锡伯部人活动区。
锡霍特山也应该是锡伯哈达山的异写。
锡霍特山顶子1160向西流是里伏锦河,纳恩图河,向东北流是捷丘贺河,向东流是金子河,向东南流是弯沟河。
捷丘贺河左纳西北沟。戈尔布沙河,自东向南流一条支流有相当巨大的洞穴。锡霍特山南面捷丘贺河,东面穆图河,注入奇尼克港(136°40′~~44°27′)
注释:刀兵河即刀毕河,这条河上进行过多次战斗。
苏场即苏昌,种植苏子的地方。
乌拉河长乌拉草的河。
(二十九)元史地名考:清李文田(1898年)
元史秃侓别儿河盖宏吉剌部所居之拓剌里也。辽志胪駒河东流会沱漉河入於海,则秃侓必拉即拓剌里,又即沱漉河。
(三十)呼伦贝尔志略:
图拉尔河在城(注海拉尔城)西南350余里由乌特浑图山发源向西南流140余里入喀尔喀河。(注图拉尔、拓剌里、秃侓别儿、沱漉河可能同名异写。)
(三十一)辽史地理志考五卷:清李慎儒
窃以为北方凡大湖即名之曰海,此所云海疑是沽伦湖。克鲁伦河(即胧駒河)入此湖,沱漉河当是克鲁伦河未入沽伦湖前所合之水,特今无可考耳。
(三十二)元秘史注:清李文田
1:乌尔散,乌里顺河,兀尔失温,(注今乌尔逊河)
2:合泐合河流入捕鱼尔海处有翁吉剌人。(注:兀尔失温可能是唐朝乌素固部简化而来,乌素失韦语水之意,固是古伦,意为人群或部落,即水边部落。失温应该是室韦、锡沃、锡伯的异写。)
(三十三)清史稿列传十:
“万历十一年七月,挟暖秃、慌惚太等万骑来攻,十二月杨吉砮等挟蒙古科尔沁贝勒瓮阿岱等万骑来攻。(注:慌惚太与瓮阿岱同时出现,说明不是同一人,慌惚太应该是锡伯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