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明代福余卫史料(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明洪武二十年六月辽东蒙古首领纳哈出带二十万人马降明,二十一年夏北元被灭。
洪武二十二年五月置三卫。泰宁卫以辽王阿扎失里为指挥使,驻地在今洮南附近,福余卫以海撤男答奚为指挥同知,住地在今齐齐哈尔乌裕尔流域。朵颜卫以脱鲁忽察儿为指挥同知,住地在今绰尔河地区。
在《全边略纪》中记:“洪武二十四年三月,辽王阿扎失里叛,屯朵颜山。”洪武二十五年讨伐,追至彻彻儿山大败;洪武二十九年又一次平叛;建文帝时,蒙古各酋,乘大明内乱,几乎要恢复独立。《蒙古黄金史纲》还记:三卫因拥立永乐大帝有功,赐于六千兀者人以三百“大都”,女真人与千六百“大都”。在明史《三卫传》中又记:“成祖选其三千人为骑兵,从战,天下既定,逐尽割大宁地界与三卫,以偿前劳。”
明实录记:“永乐元年十一月辛卯敕兀良哈:“……今仍旧制设泰宁、福余、朵颜三卫,……头目等来授官。”
明实录记:“永乐二年二月:兀良哈鞑靼头目脱儿火察、哈儿兀歹等来,命脱儿火察为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哈儿兀歹为指挥同知掌朵颜卫事,安出及土不申俱为都指挥佥事掌福余卫事,忽刺班胡为都指挥佥事掌泰宁卫事。”
永乐三年三月,迤北野人女直头目喃不花来,命为福余卫指挥千户,后又升为指挥使,向明朝奏本:“其部属人欲来货马计两月始达京师,今天气向热虏人畏,夏可遣人往辽宁。”十月,八秃为福余卫指挥使,赛因台等为本卫指挥佥事。
永乐四年十一月,福余卫都指挥佥事安出弟八秃不花来贡马七十匹。
永乐五年十月,敕福余曰:“禁军器出境。”
永乐六年正月,兀良哈头目乃答儿、哈哈缠等八十人来贡马,当时福余卫都指挥佥事安出等奏:乃答儿有才识,哈哈缠等十四人善骑射,请授官职。命乃答儿为指挥千百户。三月,戳儿河女直头目忽失歹、安苦来,命忽失歹为福余卫指挥佥事,安苦为千百户镇抚。
永乐三年至五年间,东蒙古鞑靼汗“鬼力赤”被大臣枢密知院阿鲁台推翻,另立忽必烈后代本雅失力为可汗,这个人拒绝明朝的统治;
永乐七年(1409年),明发兵大战于胪朐河(今蒙古国克鲁伦河),结果明军五将被杀;
永乐八年(1410年)成祖亲征大败本雅失力,不久卫拉特旧部马哈木杀本雅失力。后来成吉思汗弟哈撒尔七世孙科尓沁阿克萨哈勒继蒙古大汗位,称阿岱汗。
明实录永乐九年中说:“尔等掠我边塞,纳马三千匹,赎前罪。”
永乐十年夏四月说:“福余等卫指挥使喃不花等如敕书,遣人纳马,赎掠边之罪。”
永乐十二年正月,福余等三卫纳马,每匹马于棉布四匹,前令纳三千匹马赎罪。
永乐十三年四月福余卫头目都赤可牙秃。徹徹秃愿居京师。这时,阿岱汗、阿鲁台已控制三卫;他们支持三卫南迁;因掠明边,被明朝罚纳马三千匹。瓦刺与阿岱汗、阿鲁台对抗,永乐十三年阿鲁台纠集三卫士兵攻打瓦刺,永乐十四年阿鲁台战胜瓦刺,杀死巴图拉丞相,其子脱欢为阿鲁台太师牧羊。明朝永乐帝为夺回对三卫的控制,对科尔沁阿岱汗、阿鲁台进行了几次征讨,永乐二十年到了洮儿河南支流归勒里河;二十二年到哈拉哈河上游纳木齐河。据蒙古人的传说:阿岱汗、阿鲁台进入嫩江时,朵颜卫、泰宁卫没有反对,而福余卫坚决反对,遭到阿鲁台的镇压,一部分福余卫人放弃其驻地,逃往海西女真地区。永乐帝几次对阿岱汗、阿鲁台用兵,大大削弱了东蒙古的力量,西蒙古脱欢太师趁机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后来脱欢带卫拉特等四部进攻东蒙古,阿岱汗于当年死于脱欢之手,阿岱汗在位十四年。
在《蒙古科尔沁部落史》一文中说:“1426年科尔沁阿岱汗登上蒙古大汗位,其弟乌鲁克帖木尔因属民问题发生纠纷,带一部分属民西迁投脱欢,成为和硕特部。”有人指出:带去的是福余卫人。
明洪熙元年福余卫鞑靼纳哈出等来贡马;明史《鞑靼传》中记:“仁宗登基(洪熙),阿鲁台贡马。时阿鲁台数败于瓦刺,部曲离散,阿鲁台东走兀良哈,驻牧辽塞。”《蒙古王公表》卷十七记:“明洪熙年间科尔沁为卫拉特所破,避居嫩江,以同族有阿鲁科尔沁号嫩科尔沁。”“洪熙元年七月,福余卫千户把秃儿来贡,”“福余卫都指挥佥事安出等遣人纳马赎罪,并奏:卫印为寇所夺,乞再降,……铸印给之。”(仁宗实录0125页),“仁宗诏三卫自新,宣宗初三卫掠永平、山海之间。”
宣德元年十月福余卫千户脱脱木儿等来贡。
宣德五年正月,“赐福余卫鞑靼指挥佥事那米等五人钞彩印表里等物。”
宣德七年九月:“……福余等三卫鞑军往掠阿鲁台,为阿所败,三卫人奔往海西,或在辽东境外招之不来。”
宣德九年三月,福余卫指挥佥事把秃不花来贡,六月福余卫指挥佥事脱脱不花来贡,七月,福余卫千户勒克等来贡。
“宣德九年,阿鲁台复为脱脱不花所袭,妻子死;独与其子失捏干徙居母纳山、察罕诺刺等处;不久瓦刺脱欢袭杀阿鲁台、子失捏干,于是阿鲁台子阿卜只俺及孙妻等内附。”
宣德十年二月:谕福余卫都指挥佥事安出等曰:比得和宁王阿鲁台男阿卜只俺奏:其妻伯颜剔斤,男著乞孛罗昔被掠去见居敞所,……指挥王息等往尔处,让息领回。
“宣德十年六月:哈剌陈指挥佥事苦列儿来朝言:福余卫掠人畜,谕指挥头目阿克土魁,歹卜儿等归还所掠物。”
明正统元年(1463年)授福余卫头目哈尔古歹为副千户。元月福余卫指挥脱欢等来贡。二月福余卫指挥得都来贡,福余卫头目鬼力赤、桑加速为指挥佥事。八月福余卫指挥使火儿赤来贡,九月给福余卫印,先是都指挥安出令使臣火儿赤来贡,且言宣德中为阿鲁台所侵亡失。九月庚子命故福余卫都指挥佥事申贴干子阿兀歹袭职。十一月福余卫指挥佥事把秃不花来贡,阿兀歹带给都指挥佥事歹都织金礼品,升把秃不花为指挥同知。
正统二年十月,赐福余卫都指挥佥事歹都,已故都指挥佥事申贴干孙达鲁花纳兰等织金。
正统二年十二月,边官报:朵颜、福余卫众果然入侵其地。三年正月又报:捕获贼徒很多,大半都是福余卫部众。
正统三年元月,福余卫酋长阿鲁歹等纠集五百余骑渡河掠马,明斩六人,擒百户长乞里麻等三人;谕安出、歹都等止扰边。贼首脱脱白,贼徒朵罗歹、猛哥不花,贼首指挥也陵台及阿台,答剌花等皆尔福余等卫部下。五月,福余卫都指挥佥事安出遣指挥哈孩等来贡马,谕尔等将犯边贼首擒来京正法,否则派将问罪。八月,赐福余卫头目阿兀歹彩织金。十月,安出遣指挥扯里台、把秃不花来贡马。十二月,福余卫指挥答纳罕等来贡马。
正统四年正月福余卫指挥帖木儿,指挥锁哥帖木儿,指挥安忽里,指挥脱欢赤斤,镇抚脱火欢等来贡马。五月都指挥佥事安出、抹那孙等遣头目纳台、指挥好古歹、指挥把秃尔来贡马,赐都指挥同知安出、拙赤及头目莫罗孙(即抹那孙)织金,由把秃尔带给。八月,广宁卫奏:魏家岭地方有鞑靼数百家,是福余卫下千户古里纳等来捕猎。
正统五年建州李满柱、福余卫鞑靼互相盗马。
正统五年十月福余卫千户脱欢,十一月都指挥影赤不花男秃儿兀,十二月指挥佥事帖木儿遣指挥隔千台来贡马。
正统六年正月福余卫都指挥同知倒斤,指挥佥事帖木儿、阿兀歹,头目伯台等来贡马。九月都指挥同知安出奏:本卫野人头目脱脱罕、也地干、打畜夺等三百余人往西捕猎。十月,金山地面贼劫马二百余匹,是福余人干的,上谕都指挥同知安出令擒贼还马。安出遣指挥咬纳等来贡马。咬纳辞归,带给安出、都指挥佥事猛古男木帖木儿、都指挥佥事申贴干男、指挥佥事阿兀歹、都指挥佥事歹都、朵颜卫头目乃儿不花等彩衣。十一月福余达子脱火赤、完哈等从达子劫马至闽安山被擒,都指挥同知安出遣指挥脱欢、指挥佥事阿兀歹遣指挥伯忽等来贡马。十二月,安出、歹都、申贴干到牛心山五十里处牧放。
正统七年兀良哈纠女直共千余人犯广宁,六月瓦剌密令女直诱胁朝鲜。
正统七年十月,安出遣指挥卜台来贡马。
正统八年十月安出遣人来贡马。十二月安出遣指挥疑哥儿来贡马。
正统九年元月在迤西克列苏等处俘斩兀良哈安出等部下贼,夺回人畜。五月都指挥同知安出、指挥佥事阿兀歹来贡马。十一月福余等卫指挥来贡马。
正统十年元月福余卫指挥古南不花来贡马。二月都指挥佥事歹都来贡马。
(另:正统九年九月,肥合卫、呕罕卫率众至格鲁坤迭连地与兀良哈头目拙赤、安出等战。大败之;达寇又掠兀者卫莽剌互市物品,莽请求率众追杀,从之。时兀良哈三卫附瓦剌。(时瓦剌脱欢太师立脱脱不花为可汗,1438年阿鲁台被杀后,脱脱不花收东部阿鲁台部落,包括三卫人。)明实录记:“初上闻瓦剌脱欢屯饮马河,遣人纠结兀良哈三卫并野人女真。”这时三卫、女真都屈从于瓦剌的威势,经常犯明边,正统九年建州女真遭明军进讨。七月边官报:兀良哈头目俺出报:泰宁、朵颜头目拙赤等言:被官军擒杀人畜,欲收拾人马犯边,也先在三卫索取人口;这时脱欢被部人杀,其子也先继位。正统九年九月脱脱不花扩大势力范围,率兀良哈东侵,东边的肥河、呕罕卫联合,战败兀良哈、拙赤、安出。)
正统十年二月,塔山等卫都指挥弗剌出等奏:常被兀良哈侵,领人马复仇,从之。明廷谕各卫:但不许生事启衅,以害善良。九月肥河等卫报:今秋率部往福余等卫报仇,已聚兵辰州。明廷谕:“福余卫安出、歹都等,尔等奏:剌塔等人马到尔地方杀掠人畜财产,歹都率人马夺回人口,要和睦相处。”福余卫安出遣指挥索罗台等贡马。
正统十年十一月福余卫安出等奏,欲复率部来报仇;女真、兀良哈各卫都是朝廷设,切责安出等要奉公守法。”明廷谕福余安出、歹都、指挥佥事阿兀歹、管野人指挥佥事卜兰等;尔等遣人往朵颜跟捕贼首阿鲁送京,阿鲁自来请罪可宽贷。该月福余阿兀歹遣头目塔剌埃来贡马。十二月升福余卫都指挥同知安出子卯歹代其父职,升指挥佥事可台为指挥同知。
正统十一年元月命福余卫歹都弟脱木儿不花为正千户。福余安出等三位头目在正旦节来贡马,言瓦剌来搜阿鲁台之孙。(这时在明朝的调解下,三卫与女真议和了。)然瓦剌也先为彻底征服三卫以及女真部,进而对抗明朝,于正统十一年十月率众往兀良哈,同月二十五日报:也先派人送所得兀良哈人口马匹来近。
正统十一年十一月,福余卫达子把秃等九人为也先所逼举家来归,于广宁居住。
正统十二年七月,泰宁卫都督拙赤等被杀。朝鲜人传闻的记录:“也先将兵一万,几歼三卫达子。”
明实录正统十二年正月记:“瓦剌于十二年还在平定三卫残余。十二年五月记:朵颜卫乃儿不花被杀。接着说:也先继至,朵颜、泰宁皆不支乞降。福余独走避脑温江。”明廷要福余卫迁址辽东境内,散处于滦河一带的三卫地,安插在辽东水草好的地方。也先攻打三卫的同时,也攻打近处的海西女真部,明廷早在正统十一年十一月就通知女真人:“闻迤北鞑靼来抢各卫,尔野人女真欲收拾人马提备,远夷来侵,并力剿杀,以兀良哈为鉴。”正统十二年二月又谕,“今年瓦剌却三卫,拙赤死,其余败之,往子可鉴。今虏谋尔等,侵犯者并力剿杀。”明给也先的信中说:前岁差人到兀者等卫,跟寻仇人;谕太师也先:各安礼分。”
正统十三年间海西女真被征服,后并建州,北抵黑龙江。《朝鲜李朝实录》正统十三年四月记:“也先等击三卫鞑靼,又击老温江,其里米等处野人,野人同力拒战,不利还、退。”这时退避脑温江的福余卫仍与明廷有联系。
正统十三年五月,明廷敕福余安出、歹都等,尔被瓦剌控,望率众来辽东宽便处驻牧。十一月福余卫都指挥佥事歹都等来贡马。十二月福余卫使臣忽剌歹辞行,给都指挥佥事歹都,头目讨均,阿木乃伯哥撒儿等织金。
正统十四年四月,福余卫达子加住卜来归,住京,十一月福余卫达子火罗歹、阿真答罕来归,愿居广宁。
景泰三年三月(1452年)福余卫达子速克来贡马。九月,福余卫指挥安出男可台遣头目脱火欢来贡马。可台报:也先处哈剌莽来言:冬天取三卫头目在彼处议事。
景泰四年二月,福余卫可台遣奴答儿来贡马。十月福余卫指挥同知可台遣达子把秃来贡马。十二月可台及头目卜阿歹遣脱火罕等来贡马。
景泰五年六月,朵颜卫哈剌言:被也先徙于黄河母纳之地,并逼三卫随他攻明,愿住近边;上谕:附边二百里外住。
景泰六年四月,福余卫遣头目兀奴温来贡马。
天顺三年八月福余卫指挥同知可台来贡马。
天顺五年十一月福余卫指挥都连都等来贡马。十二月升福余卫指挥同知可台为指挥使。
这时间瓦剌也先全力进攻明朝,明史记:正统十四年七月记:是日分道入寇,也先寇大同,脱脱不花寇辽东。七月十七日英宗亲征,八月二日到大同,形势不好,赶紧回头,十五日到土木,全军覆没,帝被俘,世称“土木事变”。
回头讲脱脱不花侵海西女真,先是“正统十二年四月,也先率一万人,几歼三卫达子,夏秋间,谋袭海西,海西畏惧,聚家登山。”(登山是女真人紧急时避难的常法,其设备完善者形成地方特色的山城。)在《乌拉哈萨虎贝勒家谱》中以及《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纳达齐牛录叶赫纳拉氏信明家谱》中,蒙古王或锡伯德业库追那其布录,纳至哈达国高山,步射穿杨箭,蒙古兵攻不下回去;家谱中记的十二年如果是正统十二年,那么这时的海西头人已不是那其卜录,是他的后代了,可能是后人记错了。)到了正统十四年七月,蒙古脱脱不花寇辽东。景泰二年正月,脱脱不花收捕野人女真,朝鲜《李朝实录》景泰二年正月记:“也先及脱脱不花领兵马无数,到弗剌出寨(明任命为塔山左卫都督,《乌拉哈萨虎贝勒家谱》称为哈达部),同月十二日报:“脱脱兵正月初三发向东北。”当时明朝使臣高能在弗剌出的营寨,被俘后带到蒙古,然后放回明朝。高讲脱脱不花王领人马,自松花江起,直抵恼温江,投顺的带走,不投顺的杀了;寨子俱放火烧讫。有考郎兀卫都指挥加哈,成讨温卫指挥娄得的女儿,都与脱脱不花儿子做媳妇。脱脱不花到白马儿大泊子去处,将都督剌塔、伯勒哥,都指挥三角兀及野人头目约有三、四百人尽数都杀了。(有人研究认为:被害地点白马儿可能是伯都讷西面的拜布尔察罕泊。伯勒哥可能是捏勒哥.塔鲁木卫头领.叶赫前身)
《朝鲜实录》(景泰二年正月)记:“脱脱兵三万,于腊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到海西,执不剌吹(即弗剌出)杀之。指挥剌塔以下一二百人逃奔黑龙江松林等处,建州李满柱奔穿山林。”剌塔妻亦纳乞说:“剌塔被射死的,从这时候开始,女真地被蒙古人占领了。
征服女真后,脱脱与也先仇杀起来,前也先的妹嫁给脱脱,所生子脱脱不花不立为太子,也先怒,攻打脱脱不花。1453年脱脱逃往郭尔罗斯彻卜登(即沙不丹),被彻卜登杀之。实录记:景泰三年九月,福余卫指挥同知可台奏:“也先从哈拉莽来过冬。”景泰五年十月记,阿剌统领部落三万人攻打也先杀之,后阿剌被哈喇嗔大酋孛来(即孛罗平章)杀。明史说:“鞑靼部落孛来攻破阿剌,立脱脱子麻儿可儿为小王子。”天顺六年(1462年)记“时麻儿可儿复与孛来仇杀,麻儿可儿死,众立可古可儿吉思,亦号小王子。”
明实录记:天顺六年十月,孛来于九月三日领万骑东行侵兀良哈地方。
天顺七年四月记:孛来二月间集福余等三卫,意在侵边,福余等卫不肯从彼。”
天顺七年六月,福余卫指挥可台遣头目百儿克等来贡马。
天顺八年十月,建州奏:孛来领五万人寇边。孛来统治时三卫用故元号,天顺八年记:有朵颜平章忽兰台、泰宁知院忽剌百。
成化元年(1464年)正月有朵颜卫太尉朵罗干(即朵颜卫都指挥佥事脱儿火察孙,父猛革赛),二月,孛来结建州三卫入寇,三月结朵颜三卫苦堆等九万人入辽河。
成化二年夏,明二万军入讨之。明史写毛里孩(翁牛特王)杀孛来(翁牛特毛里孩是成吉思汗异母弟别勒古台后代)。阿鲁台、脱脱不花灭亡后,天顺四年以后毛里孩南下河套,景泰六年毛里孩立小王子升为太师;成化初杀孛来后,成为东蒙古实际统治者,成化三年纠集三卫寇辽东,四年控弦数万,十月朵颜卫千户奄可帖木儿说:“十月间与毛里孩仇杀,这次是朵颜卫朵罗干的儿子脱火赤联合阿罗出(斡罗出)灭毛里孩,成化五年十一月说:“故毛里孩子火赤儿云云。”
成化四年一月,福余卫知院可歹遣都指挥哈失帖木尔来贡马,四月福余卫都指挥可台遣指挥赤速等来贡马。前成化元年十一月,福余卫大头目可台往海西趰食。
成化五年元月福余等卫知院可台遣指挥卜伦来贡马。
成化六年三月,福余卫平章遣赤劳温等报:孛革赞太师、孛罗乃王、孛罗丞相三人率万骑东行;又斡失帖木儿王率四万骑驻牧西北。阿罗出小石王率万骑同朵颜卫都督朵罗干男脱火赤二百骑在西。”“孛罗乃王往年为斡失帖木儿所败,已奔卜剌罕卫。”
成化七年元月,福余等卫指挥遣指挥头目伯都等来贡马。
成化九年四月,福余等三卫结海西女真寇边。
成化十五年三月,福余卫知院可台以年96岁。
先前于1452年也先杀死了科尔沁部锡古苏台和弟兀鲁黑墨尔根;也先被杀后,锡古苏台之子孛鲁乃齐王,诺颜孛鲁特帮助脱脱不花弟满都鲁汗惩罚了杀脱脱不花汗的郭尔罗斯的沙不丹(即彻卜登),土默特的多郭朗台吉,翁牛特的毛里孩等;满都鲁继大汗位。明成化十一年十月记:“近闻满都鲁潜立称号,吞并别部,驱散朵颜三卫。”
成化十五年(1479年)五月:“福余卫都指挥佥事扭歹报:耴加思兰为族弟亦思马因所杀。七月三卫报满都鲁、耴加思兰已死。”
成化十六年十月报:“北虏亦思马因东侵泰宁、福余两卫。”亦思马因与朵颜卫都督(今喀喇沁部的远祖)阿儿乞蛮争斗。三卫与小王子(达延汗,明人写巴图孟克大衍汗)夹击亦思马因太师,幼稚被三卫虏去卖给了海西女真做奴隶。1480年登汗位,号达延汗,经过多次的征战,统一了蒙古各部,设立六万户治之,自掌察哈尔、喀尔喀、乌梁海等左翼万户。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布为右翼万户,由第三子巴尔斯特罗特(号赛因阿拉克济农,明人写吉能)管理。科尔沁因有功单独编为左右两翼六万户,包括左翼七鄂托克,右翼六鄂托克。左翼驻呼伦贝尔、鄂嫩河下游,其中郭尔罗斯驻在嫩江下游,右翼驻鄂嫩河上游。兴安岭以北叫阿鲁科尔沁,嫩江边的叫嫩科尔沁。
成化二十一年六月,朵颜等三卫为北虏侵掠;求入塞,收其近边驻牧,给米、布以恤之。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泰宁卫头目那孩等来贡马。
弘治二年(1490年)正月,泰宁、朵颜、福余等卫都督撒因索罗、阿儿乞蛮来贡马。二月,赐泰宁撒因索罗、朵颜卫阿儿乞蛮、福余卫都指挥同知朵罗干等衣服。弘治七年正月,泰宁、朵颜、福余三位头目影克、土干等来贡马。
弘治八年,小王子(达延汗)及脱罗干之子火筛日强为东西边患,其年三入辽东。二月朵颜三卫达贼连寇密云,古北口。
弘治九年泰宁、朵颜、福余等卫都督撒因索罗遣头目那孩并都指挥肯贴该、卜里干来贡马。
弘治十年正月泰宁等三卫来贡马。兵部奏:泰宁、福余二卫近不入贡,虑其与朵颜卫阴图入寇。九月泰宁、福余等卫都指挥朵儿干遣其弟察阿奈并头目帖忽思及指挥使卜迭搜等来贡马。
弘治十一年正月(1499年),朵颜、泰宁、福余等卫都督指挥歹都等来贡马。八月,福余卫知院哈剌遣头目彦秃等来贡马。九月,朵颜等三卫寇宁远、开原等处。
弘治十二年六月(1500年),朵颜卫二千人屯红螺山,尔泰宁、福余二卫酋借兵于他处俱欲入寇。七月报:今年三月中辽东鲁大人差通事诱泰宁、福余两卫头目脱火乃等男妇三百余人到边互市尽掩杀,朵颜三卫三百骑兵与北虏脱罗干等约和谋入寇。十月朵颜三卫犯边,请调大军事,兵部议谓不必劳师远征。
弘治十四年七月朵颜等三卫警报诱杀,海西等卫不平,招抚尚古互相勾结侵犯辽阳西六堡、清河碱场等处,泰宁数次犯边,今又与尚古声言入寇。(注:尚古是海西兀者前卫都督都里吉的次子,都里吉是纳拉氏高祖那其不录四代孙,尚古是五代孙。乌拉哈萨虎贝勒家谱上写都勒希,满文dulhi,尚古写厄和桑古、库桑桑古。)
弘治十五年七月(1503年)泰宁等三位都督孛来罕等遣头目塔卜歹等来贡马,谕三卫酋令铃束部落。十一月塔山前卫指挥速黑忒等来贡马。(注:速黑忒是哈达部王台汗的祖父,王台年轻时避难锡伯绥哈城,后到哈达部成为都督,乌拉哈萨虎贝勒家谱记:舒和德suhede)。
弘治十六年正月,泰宁卫都指挥孛来罕遣头目纳哈出并朵颜卫指挥帖木儿孛罗、福余卫头目阿勤台等来贡马。
弘治十八年四月,福余卫酋长那孩等款塞悔过请通互市。
正德四年(1509年)元月,朵颜卫都督花当遣使来贡马。五月泰宁等三卫女直都指挥佥事满密率部二万余人欲附边墙筑土围潜住避北虏。九月泰宁孛来王遣纳挨贡马。
正德八年泰宁福余等卫与满密相侵,八月海西竹孔革(注:叶赫部酋长)入贡,袭父的儿哈尼之职。
正德九年正月,泰宁卫头目塔卜歹、朵颜卫头目那孩(前写福余卫酋长)、福余卫头目安塔等来贡马。十一月三卫都督花当遣头目影克等来贡马。
正德十年六月,福余等三卫酋花当常犯边,斩三卫人。
正德十一年九月,福余卫酋首那孩率众三千人款塞乞赏,且言欲由开原入贡。
正德十三年正月,福余等三卫来贡马。
正德十四年、十五年、十六年正月孛来罕遣头目塔卜歹等贺正旦节。
嘉靖元年(1521年)二年三月,泰宁卫都督孛来罕遣塔卜歹来贡马,朵颜卫都督花当男把儿孙来犯边。
嘉靖七年八月(1527年)小王子(即博迪汗)欲驱东渡黄毛达子而套虏不即去,又调取海西达子,而海西不肯从。
嘉靖八年正月、九年元月、十年元月泰宁卫都督孛来罕遣塔卜歹来贺正旦并贡马。
嘉靖十年三月朵颜花当死,其次子把儿孙亦故。由嫡孙革兰台袭职,伯革是把儿孙之子。
嘉靖十一年七月朵颜卫故右都督失林孛罗男把班等遣头目赤劳温等来贡马。
嘉靖十二年八月泰宁卫都督孛来罕遣头目阿木等来贡马。
嘉靖十三年三月,赐故塔山卫左都督速黑忒祭(1533年)。
嘉靖十四年,朵颜、泰宁、福余等卫到边乞讨盐米等。
嘉靖十六年(1536年)七月,小王子(即打来逊)久居河东,吉囊、俺答居河套,闻小王子谋与兀良哈合。
嘉靖十九年、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二十三年泰宁卫右都督歹答儿遣头目升合儿来贺并贡马。
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塔山卫王中升为都督佥事(注:王中为速黑忒次子,长子克锡讷,哈达王台父。)。
嘉靖二十六年朵颜都指挥伯革乞升官。
嘉靖二十九年五月,朵颜三卫数引北虏犯广宁、辽阳。
嘉靖三十年二月,朵颜、泰宁、福余三卫夷人,国初各有分地,朵颜在山海关以西,古北口以东蓟州边外,泰宁在广宁境外,福余在开原境外辽河左右驻牧,数年前小王子打来逊一部侵驻三岔河,泰宁与仇杀受虏患者多系泰宁、福余二卫。
嘉靖三十一年(1551年)十月,小王子打来逊率众数万寇辽东锦州等处。
嘉靖三十三年十二月三卫都督只儿挨差头目升合儿及都指挥主兰台等来贡马。
《蒙古源流》记:“明嘉靖二十九年(1549年)科尔沁蒙古巴图尔打来逊率兵出征黑龙江,征服珠尔齐特、额尔古特、达吉忽儿三部。”
嘉靖三十四年(1554年)北虏虎剌哈赤(注:喀尔喀部落)及魁猛磕(注:科尔沁部落),打来逊(注:察哈尔部)等假道东夷内侵不遂,魁猛磕乃率所部攻兜哈寨,夷首孙实等与战,斩虏首十级。七月,明廷谕告:“把俺答、把都儿、辛爱等首级献者封伯爵,赏一万两银。”八月,十一月,朵颜影克泰宁都督只儿挨等头目升合儿、塔卜歹阿里麻等来贡马。
嘉靖三十五年(1555年)六月,虏首打来逊协众十万屯青城,并犯一片石、三道关等处,次日夜袭喜峰口。
嘉靖三十七年边官报:嘉靖二十九年(1549年)以后,把都儿、俺答弟、打来逊(察哈台)二虏收属人东夷而居其地。
嘉靖四十年、四十一年、四十二年、四十三年、四十四年、四十五年,都督朵颜卫影克,泰宁卫都督只儿挨差头目炒蛮、阿牙塔、董灰、阿里麻、升合儿等来贡马。
隆庆元年(1566年)至隆庆四年,泰宁卫都督只儿挨、朵颜卫都指挥同知伯颜克帖木儿等遣头目来贡马。
隆庆五年二月今俺答近七十岁,其弟老把都子侄黄台吉、吉能各逾五十岁,老把都又叫晶都力哈,授都督同知。
隆庆六年十二月,海西酋王台送还被擒人口一百四十九名。
万历元年(1573年)赏泰宁等三卫绿缎衣服,十月朵颜等三卫来贺。赏三卫。
万历二年十月,王杲入犯六次,海西王台送进王杲原掠军士八十二名,李成梁攻剿建州卫酋王杲斩获。
万历三年朵颜卫都督长昂、头目莽吉等来贡。八月,王杲正法。朵颜等三卫右都督花歹遣火何赤来补贺。
万历四年正月,福余等卫由新安关入市,三月有功升福余卫头目那颜孛来为都指挥佥事。
明史《李成梁传》记:“万历六年(1578年)十二月,速巴孩、炒花、暖兔、拱兔会土蛮、黄台吉、大小委正、卜儿孩、慌惚太(福余卫)等三万余骑壁辽河攻东昌堡,深入至耀州,李成梁直捣园山,斩首八百四十级,及其长九人。
万历七年福余卫等夷官十九名备马十九匹,又打都差桶罕等十五夷备马十五匹赴京庆贺。朵颜等卫夷人入朝,有福余卫头目伯忽五更入朝迷误走至崇文门被捉。
万历八年八月,泰宁、福余等卫留成、桶罕来贺。
万历九年(1581年)正月福余卫脱力赤、蟒吉儿进马。九月福余等卫指挥那木塞来贺,福余等卫都指挥使打都等差头目桶罕来贺。《皇明九边考》中说:“永乐置泰宁、朵颜、福余三卫,每卫设都督二人。朵颜左都督花当,今袭者革兰台。右都督朵儿干,今袭者拾林孛罗。泰宁今只一人叫把班,福余卫都督二,今无,只设都指挥一人,曰打都,今朵颜花当制驭三卫。”
另:嘉靖二十八年(1548年)以后,察哈尔、喀尔喀、科尔沁的东迁很快占据了泰宁、福余卫的大部分地域,这两部人一部分受他们直接控制,一部分到了海西、嫩江下游,一部分跑到叶赫、哈达、乌拉部内,一部分跑到大兴州(长安客话记:又叫哈喇河套。)《蒙古源流》还记:打来逊向“珠尔齐特、额尔古特、达吉鄂尔三部取其贡赋。”(打来逊:子图门(土蛮,万历二十二年记)~布延彻辰汗(布颜)卜音台吉,万历三十一年记~林丹汗(又写民旦,虎墩兔憨);)说明女真一部分也受统治。打来逊察哈尔部占据了科尔沁、喀尔喀之南泰宁卫住地与福余卫为邻。打来逊东迁时,哈喇嗔大酋大把都控制了朵颜部,大把都(青把秃)把女儿嫁给朵颜长昂,后控制权落到昆都伦汗手里,这时,朵颜兀良哈名消失,统称哈喇沁。
喀尔喀是达延汗子阿尔珠特罗特统率的五鄂托克,孙打来逊迁辽东时一起迁来,当时的酋长是虎喇哈赤,隆庆、万历年间是喀尔喀全盛时期,势力达到福余全境,与辽河东边与叶赫部毗邻。还夺泰宁卫东境,直接和明辽东接,所以清初首先接触的是喀尔喀蒙古。喀尔喀的范围西边以兴安岭为界,东西跨辽河东西,北面达今达赖罕王旗,南到巴林南境。喀尔喀的北方有福余卫人,更往北还有科尔沁部。因占据福余卫地,明朝有时把喀尔喀部落说成福余卫部落。《辽东略》记:“万历六年开原外边上辽河有福余卫莽巾、炒木、卜哈、卜言等酋。喀尔喀虎喇哈赤第三子兀班,生二子长子暖兔,次子伯颜儿,子宰赛(参加九国之战),这个伯颜儿就是误称福余卫的卜言。《开原图说》说:“今在广宁两枝(喀尔喀、速巴海(苏巴海)炒花)每假托泰宁卫夷人,在开原三枝(喀尔喀暖兔、宰赛、卜儿孩)又假托福余夷人。又说:宰赛、卜言儿等二十四营,虽冒名福余,实北虏枝派,而福余为慌惚太、土门儿二酋。”《开原图说》中又说:万历初,福余夷与东虏以儿邓、暖兔、伯要儿等为开、铁患,二酋亦遂为东虏(指喀尔喀)所弱,今且避居江,不敢入庆云市讨赏。独坐穷山,放虎自卫,其取反噬,固其宜也。自恍惚太立寨混同江口,凡江东夷过江入市者,皆计货税之。间以兵渡江东掠。于是江东夷皆畏而服之。自混同以东,黑龙江以西数千里内数十种夷,每家岁纳貂皮一张,鱼皮二张,以此富强、安心江上。西交北关,南交努酋(努尔哈赤),以通贸易。女真一种所不尽为奴酋并者,皆慌惚太之力也。”《辽夷略》中记:万历丁亥戊子(即万历十五~十六年,1586~1587年)间,“……为西虏所残弱,而避居混同江,江离开原千余里,其久不赴新安关领市赏,积弱不振之故也。
慌惚太约兵千余骑,卜而炭亦拥兵千余骑,土门儿约兵三千余骑。
《明代辽东档案汇编》一书中还记录一些福余卫慌惚太与明朝贸易情况:万历九年三月,果冷哥等六人来买卖,赏锅三口,白布四匹。万历十二年三月慌惚太营草困卖马,共抽银税八钱五分。五月初一日赏慌惚太营果冷哥等八十人布两匹、锅六口。初三日,赏慌惚太营草困等白布二匹、红中布二匹、锅六口。十二日草困等卖马,抽银十五两九钱。八月赏慌惚太营伯革失力木、枕奎、伯言、草困等白布、锅等物品。九月十四日慌惚太营草困等来买卖,赏白布三十二匹,红中布十六匹,锅五口。
明实录记:万历十年三月,福余头目伯忽、阿尔扎脱力来贡马,升伯忽都指挥佥事。
万历十一年十二月福余卫夷人把歹等来贺。
万历十二年十二月头目小思等福余卫朝贺。
万历十三年元月福余卫都指挥佥事那颜孛来等来贡马。
万历十四年九月福余马答哈、主兰台来朝贺。
万历十六年三月建州努尔哈赤及北虏慌惚太结连助逆。十月福余等卫都指挥伯颜卜儿、那木塞等来贡。
万历十七年正月建州卫都督少童来贺。八月命建州都指挥努尔哈赤为都督佥事。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发生的努尔哈赤与九部之战,在明实录中未记,而在明人王在晋编著的《三朝辽事实录总略》一书中这样记:“万历二十二年那林孛罗、卜寨(注:以上两人是叶赫部酋)又纠西虏宰赛、暖兔(以上两人是喀尔喀人),慌惚太(福余卫人)及东夷灰扒、兀堂与猛骨孛罗(以上两人是哈达人)等十余营,兵七~八万同抢奴酋(努尔哈赤)以兵逐之于隘,卜寨马蹶被杀,奴势大振。”九部之战在清高祖实录中记的详细,但没有记喀尔喀参战,只记科尔沁、锡伯、卦尔察参战。九部败后的第二年(即1594年)在《满洲实录》中记:“十月甲午,蒙古科尔沁明安、喀尔喀劳萨派人来和。看来九部战争中有喀尔喀参加。在朝鲜的《李朝实录》中这样记:”如许酋长夫者、罗里(注:叶赫布赛、纳林布录)请蒙古王剌八、兀剌酋长夫者太(布占泰)1593年九月来侵,奴战于虚诸部,如许兵大败,夫者战死。蒙古王剌八令次将晚者等二十余名献战马百匹,驼六十头与奴。(该实录中记的蒙古王剌八指的是哪一位不清楚。多数写者认为是科尔沁明安,从当时东蒙古人的情况看,科尔沁、喀尔喀、察哈尔、朵颜、泰宁、福余等都听从打来逊后代图门彻辰王汗的指挥,林丹汗是1604年接汗位,也有可能是图门彻辰王汗。)
万历二十三年正月,朵颜三卫头目见各授都督等官。
万历二十九年十二月,命开復朵颜等三卫在开原卖马一个月一次,在广宁一个月两次。万历三十年朵颜、泰宁、福余三卫每岁三贡,每贡一百人进。
万历三十七年五月,福余卫莽古大乞加赏随贡三表衣服一套许之。
万历三十八年二月福余卫也灯、莽大各求加赏。
万历三十九年九月福余以儿灯等来愿代炒花认罪。
万历四十年(1612年)四月命福余卫头目安也革更名贵英,授都指挥佥事,给敕,回卫管束部落并力御虏。
万历四十一年三月福余卫头目伯忽孛来更名火烧赤,为指挥佥事。
万历四十三年四月福余卫头目马哈喇等授都指挥佥事,令其管束部落。
万历四十八年二月福余卫头目那安台等各以补贺来朝贡马。泰宁、朵颜、福余三部虏今渐有二心。
天启元年(1622年)元月,福余卫头目丙秃那颜进贡马匹,忠顺勤劳升授都指挥佥事,各颁给敕书,令其管束部落。二月福余卫酋暖兔名下通夷把速来报:闻奴二月来寇沈阳。
天启三年(1624年)福余等卫都指挥使打都等差头目进马。
天启六年(1627年)二月,福余等卫都指挥使打都等遣头目把都秃等八十七员来贡马。福余卫夷人兀可赤贡马。九月努尔哈赤死于沈阳。
天启七年(1628年)元月,福余等卫都指挥使打都等遣头目阿伯秃(可能是前面提到的把都秃)等七十三人来贡马。
崇祯三年(1631年)二月,今则全辽即失去我左臂矣,向也以朵颜、太宁(泰宁)、福余为藩篱,今则三卫析而入于东朝,藩篱撤,腹心危矣。
这部分资料是作者用一年多时间,通读明实录三千多卷,从近五亿字史料中搜集到的有关福余卫资料。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