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历史长廊 > 明代古籍中的相关资料(郭建中、郭超)

 

郭建中、郭超
(一)《明实录》:
1.永乐元年十一月,火儿阿(胡里改)古伦阿哈出等来朝,设建州卫,阿为指挥使。十二月,忽刺温(即呼伦河流域)等处女直头目西阳哈来朝,设兀者卫,西为指挥使。
2.永乐二年二月,忽刺温等处把刺答哈来朝,置奴尔干卫,把为指挥同知。九月,忽刺温那海等来朝,设兀者右卫,那海为指挥同知。又设兀者后卫,以义不扎尼为指挥同知。
3.永乐三年二月,锁失哈升为兀者卫指挥使,卯叉为撒力(今松花江北支流岔林河)卫佥事。三月迤北女直头目喃不花等来,喃为福余卫指挥千百户。
4.永乐四年二月,设塔山卫,以塔拉赤为指挥同知。打叶等来,置塔鲁木,苏温河,阿速江,速平江等卫。七月,忽刺温三角等处(即一、二松花江、嫩江汇合大湾处)女直野人吉尔吉纳等来,置双城,撒刺江,亦马刺、脱伦、卜颜等五卫。(注:都在第二松花江中游一带)九月置肥合卫(今蜚克图河)命哈合察为指挥。
5.永乐五年三月,黑龙江等处女直野人头目早哈等来,置考郎兀,亦速里河二卫。十二月,木兴河(今蚂蚁河)、忽刺温、松花江、忽吉里、秃尔河、玩里河、兀都山、黑龙江等处头目沈江纳儿来朝,置呕罕卫。永乐六年正月遂花河女直头目我卜鲁等来。戳尔河头目忽失歹、安苦来,命福余卫指挥佥事千百户。
6.永乐七年三月置忽儿海(虎尔哈)等十一卫。五月瓦刺金(舍)河头目塔失来,改忽儿海卫为弗提卫,以塔失为指挥。
7.永乐十二年九月。弗提斤六城地肥,命指挥塔失往治弗提卫城池。
8.永乐十三年十月,考郎兀脑纳(弗提卫塔失的叔父)来朝置忽鲁爱卫,脑为指挥使。弗提卫奏设吉滩卫,亦马忽卫。
9.永乐十四年,建州李显贵,猛哥不花,郎卜儿罕,扎不合来朝。
10.永乐十五年十二月,苦烈河可郎加来朝,奏愿与兀者前卫指挥哈鼻(必)答处同居。
11.永乐二十年,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来朝,助大明战阿鲁台,肇祖所言达达即是兀狄哈。(明人言达达非蒙古,还有鞑靼兀狄哈之称。)
12.洪熙元年十二月弗提卫指挥同知察罕帖木尔等572人来归,愿居京。和宁王阿鲁台部徒于忽刺温之地,以所部人民移居近边,明帝谕:“来居近边者,善加抚恤,已令阿鲁台各守地方,无相侵拢。”益实等卫女直指挥使木当加等往福余卫招抚。
13.宣德五年正月,福余卫鞑靼指挥佥事那米纳来朝。(注福余卫头目中既有鞑靼人也有女直人)。六年底建州左卫孟哥帖木尔被杨木答等杀害。七年九月亦马忽山卫(哈尔滨东北硕罗河两岸尼麻刺山,与塔山卫是邻居)指挥木答兀等报:“福余卫等三卫鞑军往掠阿鲁台,为阿所败。三卫人奔往海西,或在辽东境外招之不来。”海西都指挥塔失纳答追赶造船逃军500余人,宣德九年二月升肥合卫指挥使刺令加为都指挥佥事,仍掌卫事。呕罕卫指挥使由乃胯袭职。宣德十年二月谕福余卫安出等:“阿鲁台子妻有王息领回。”三月凡察奏:“阿速江(在宁古塔附近)等卫杀其兄孟哥帖木尔等。宣德十年十月升弗提卫塔失为都指挥使。
14.正统元年:二月弗刺答为兀者卫指挥佥事,从本卫都指挥乃胯(即呕罕卫指挥使)等奏请。(注呕罕卫也是兀者卫人)肥合卫刺令哈子别里格袭职。塔山卫塔拉赤年老,命子永的代之。升呕罕卫都指挥佥事乃胯为都指挥同知。四月呕罕卫指挥弗刺答階辞。六月李满柱奏:“原奉命住婆猪江,近被忽刺温野人侵害,想移居辽阳草河。九月嘉河卫弗刺答来(即兀者右卫,呕罕卫。嘉河卫都是弗刺答管)。九月给福余卫印,前宣化中为阿鲁台所侵亡失。带给福余卫都指挥歹都织金礼品。命故双城卫指挥使吉尔吉纳孙三角兀为指挥佥事。正统七年二月,命故塔山卫指挥佥事伯客子你哈答,塔鲁木卫指挥佥事弗刺出弟捏列哥各袭职(注:弗刺出又兼塔山卫指挥使,后任塔山左卫指挥使。弟捏列哥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纳达齐牛录叶赫纳拉氏信明家谱记为叶尔那嘎,三世祖.国丈.始祖纳齐布录)。正统七年十二月谕兀者都督刺塔:“边官抓贼寇,二人为女直,四人为朵颜达子,命你前去女直各卫,兀良哈三卫,令管事头目处治。”正统八年正月,命故兀者前卫指挥同知哈必答子加木哈袭。(注:乌拉贝勒家谱中记佳马喀)。置成讨温卫,刺塔弟娄得管(成讨温也是兀者人卫)。正统九年九月,肥合、呕罕卫合战兀良哈拙赤(泰宁卫头)安出(福余卫头)。正统十年二月,塔山弗刺出等十七卫奏:常被兀良哈三卫拢害,前去复仇。九月,肥合卫都督刺塔等率众往福余卫报仇。十月福余卫安出奏:要报复。明谕:要讲和。正统十一年十月设塔山左卫,由弗刺出掌印,十二月升都指挥同治。正统十二年九月:也先侵兀良哈,胁泰宁、朵因二卫,惟福余奔脑温江。十月,也先自北而南,自西而东,今又东极海滨,以侵女直。
正统十三年正月塔山卫指挥永的(即塔拉赤子)来贡。
正统十四年二月升塔鲁木卫捏令(列)哥为都指挥佥事。
15、景泰元年五月,李满柱、凡察、董山、刺塔为也先迫胁,领1.5万人来寇。先擒满柱、凡察、董山三寨,然后发问海西。十一月塔山左卫都指挥弗剌出等奏事回。
景泰四年正月命故塔鲁木卫都指挥佥事捏令(列)哥子撒哈答袭职。
景泰五年二月,命故兀者卫右都督刺塔子察安察袭职。
16、天顺元年(1457年)十二月,呕罕卫右都督你哈答为左都督。
天顺二年正月,兀者前卫指挥同知加木哈子都里吉袭职。(注:乌拉贝勒家谱中写都勒希)。
天顺四年十二月,弗提卫都督察阿奴奏保成讨温卫娄得为都指挥同知。
天顺五年十二月塔山卫指挥同知扎令加子蒙古能袭职。
天顺六年元月故双城卫三角兀子撒儿苦答袭为指挥佥事。
天顺七年六月福余卫指挥可台遣头目百尔克等贡马。
天顺七年十一月升弗提卫塔失为都督佥事,脑纳等八人为指挥使。
17、成化元年十二月,弗提卫都督察安奴来京路上死,考郎兀都督哥哈成等以祭请。
成化二年二月弗提卫都督帖思古来贡。四月谕考郎兀等四十四卫都督撒哈良等,改过自新,送还所掠人畜,以赎前罪。
成化三年十月阿伦河卫指挥伏羊古来朝,十一月兀刺河卫指挥官音保来朝。
成化七年正月,考郎兀卫都督哥哈成死,弗提卫都督帖思古遣人以闻。
成化十四年七月兀者卫故都指挥同知刺塔子引塔温袭职。
八月塔鲁木卫都指挥佥事撒哈答子童哈袭职。
成化十九年十二月塔鲁木卫指挥的儿哈你。
成化二十一年十一月塔鲁木卫女直都指挥的儿哈你来朝。十二月升兀者前卫都指挥同知都里吉为都督佥事。
成化二十二年正月,弗提卫都督打吉六来朝。
18、弘治元年(公元1489年)十二月兀者前卫都督佥事都里吉来贡。弘治六年五月,兀者卫都督佥事察安察为兀者前卫故都督佥事都里吉乞祭。
弘治十四年七月,兀者前卫都督都里吉次子尚古以舍人入贡,授指挥。后贡骆驼并归被虏人口,求升都督,不许,只升都指挥佥事,尚古怒去。
弘治十五年十一月塔山前卫指挥速黑忒来贡。
19、正德三年正月(1508年)忽鲁爱卫都指挥佥事苦出纳与兀者前卫都指挥同知尚古相仇,尚古攻苦出纳,苦射杀之。畏尚古部复仇,率其妻子畜产来降,发两广安置,后因尚古亲属兴兵扰边,复议杀苦出纳,后又安置两广。
正德八年正月都督加哈叉,竹孔革(塔鲁木卫,叶赫前身)等犯边。五月呕罕卫左都督褚养加来贡。七月肥合卫右都督加哈叉来贡。八月海西竹孔革之父的儿哈你本塔鲁木卫指挥佥事,以入冠被杀,今竹孔革即悔罪,获准袭职。
正德十五年十二月(1520年)塔山前卫都督佥事速黑忒进小熊一只。
正德十六年一月、七月塔山前卫都督速黑忒进贡。
20、嘉靖元年(1521年)海西速黑忒虽号强,颇畏法度。彼处头目皆慑服。赐速黑忒弗提卫都督汪加奴大帽,金带。
嘉靖三年(1523年)二月塔山前卫都督速黑忒以升职七年,赏蟒衣。五月赐毛憐卫都督木哈尚金带,大帽。
嘉靖十年三月,速黑忒杀孟克功,赏金带。速黑忒居松花江,距开原四百里,为迤北江上诸夷入贡必由之路,人马强盛,诸部畏之。嘉靖十三年三月(1533年)速黑忒去逝。
嘉靖十九年三月,王中(即速黑忒之子)先与兀允柱抢杀者帖列山卫把秃郎中等,夺敕书三十五道。有把达者以兵为把秃复仇。兀允柱死,敕书留王中处,中令其部落额克揑等冒哈塔等名入贡耳。把秃郎中等部从重赏劳。王中禁不许入贡,罚边官俸半年。(注:王中不用塔山前卫名,而用了旧名哈塔
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升王中为都督佥事,近侦报虏情有功。
嘉靖三十年(1550年)七月塔山卫王中等二十八人请升袭都督、都指挥职,许之。
嘉靖三十七年(1557年)五月海西都督王台(万汗,速黑忒孙)抓获紫河堡盗边酋台出州,上嘉其忠顺。
21、隆庆四年(1568年)忽鲁爱卫都督把大(火)入贡。七月兀刺卫都督佥事养加(如)奴乞带。
万历十年(1582年)十二月奏:辽左属夷王台病故。
万历十六年九月,明朝言:海西挹娄夷种,自永乐初来归,置塔山,塔鲁诸卫。十一月海西撒刺(又写撒力卫)等卫都指挥使失卜等来贡。
万历二十一年四月,海西纳拉河卫都指挥卜赛来朝(即叶赫部布赛)。
万历三十四年,海西忽刺温与建州努尔哈赤联姻(忽刺温即乌拉部布占太).
万历三十六年三月,礼部言:东北夷三种,女直系金之裔,永乐初来归置204卫,城站地面58个,官自都督以至镇抚。所谓胡戍北则鞑靼、瓦刺,东则兀良哈。
努尔哈赤夺南关(哈达)部的363道敕书,并哈达部。
万历四十五年十二月,海西卜颜等卫进贡。
万历四十六年二月,北关金台失(叶赫)636人,各备马二匹补进三十五、三十六年正贡。
万历四十六年六月,夷虏合兵攻边,开原、铁岭危急。
()《三朝辽事实录总略(选录)》明季王在晋编
1、嘉隆间,有王忠者,为塔山前卫夷酋,强盛,建州、海西、毛憐等182卫,20所,56站归服,国初赐东夷1499道敕书。忠死,无子,其侄王台不能辑合众部,逐各自为强。敕书王台得700道,建州得499道,塔鲁木得300道。王台最忠顺,袭祖速黑忒右都督。自抚顺、开原以北属王台制之。自清河以南抵鸭绿江属建州兀堂制之。努尔哈赤佟姓,建州枝部也。
2、加奴(即叶赫部)等结婚西虏哈屯恍惚太(注:即福余卫锡伯头领,瓜尔佳氏,超·墨尔根曾孙)。万历十五年(1587年)那林布录引西虏恍惚太等攻把太寨,我兵往援。
3、万历二十二年那林孛罗、卜寨(注:叶赫部)纠西虏宰赛、暖兔(注:喀尔喀人)恍惚太(锡伯部)及东夷灰扒(即辉发)、兀堂(朱舍里,鸭绿江等部)、猛骨孛罗(哈达部)等十余营,兵七八万同抢奴酋(努尔哈赤),奴兵逐之于隘,卜寨马蹶被杀,奴势大振。(注释:这一段是明人对九部之战的记录,与清朝记录的有些出入,一是没有记科尔沁部的翁阿代、莽古斯、明安等人,二是没有记乌拉部布占太。清代记录中没有记哈尔喀部宰赛、暖兔等人)。
(三)、“东夷考略” 明季茅瑞微著,成书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
1、速黑忒塔山前卫左都督,生二子:长曰王忠,次曰克失音辰(注:史写克什纳),王忠二子:汪古罗、汪古六。克失音辰之子王台袭职,生六子:虎尔罕、三马秃、往失、那木台、康古六、猛骨孛罗。虎尔罕子:歹商。
2、万历十二年(1583年)叶赫以女嫁西虏,借恍惚太、暖兔等万骑与歹商抅,攻猛骨孛罗。李成梁杀叶赫二奴。
3、今贡市绝而江夷道塞,籍兵恍惚太以守,虏以千骑盛气抵,若有德色,需索无厌,部夷多怨。
(四)《万历武功录》 明季瞿九思著。
1、先是二奴父祝孔革为王台所杀,二奴报复仇,台死后,调翁可大及借龙虎兔、伯言、慌忽太、老思、卜儿孩、以儿邓等兵掠把吉、把太等寨。(注:翁可大应该是科尔沁的翁阿代,有人把慌忽太说成科尔沁翁阿代,在这里两人同时出现说明不是同一人,慌忽太应该是锡伯部头人)。
二奴调翁可大,者儿,忙吉共围猛骨孛罗。二奴略开、铁、辽沈,明军鸣炮,未敢深入,后借慌忽太二千余骑驰广顺关。时土蛮,火耳趁(即科尔沁)及速把孩等率十余万骑声略广宁,辽沈、开、铁等地。时间为万历癸末年十二月(158312月)。
2、王兀堂亦王台所部,有7000人马。努尔哈赤故王台部也,后叛走建州,王台时畏德不敢与西北诸酋合。努尔哈赤旁近北虏慌忽太。
(五)《开原图说》 冯瑗 万历末年著
1、王忠自嘉靖初,始从混同江上边塞迁于靖安堡边外70里地名亦赤哈答(汉译为新山峰),亦赤哈达在开原东南,故呼南关也。
2、宰卜二十四营(即喀尔喀部)虽冒名福余,实北虏枝派,而福余为慌忽太,土门儿二酋,久遁混同江山,居江夷地点。
3、福余卫(慌忽太二营)一营慌忽太,系已故夷往四儿男(注:瓜尔佳氏御玉军罕家谱四代孙中有个都督叫万,这可能就是往四儿)。兵约5千余骑。一营土门儿,系主儿者阿男,恍惚太从侄,兵五千余骑,年二十岁,秉性狡猾(注:苏完哈达三兄弟中的老二尼雅哈齐七代孙叫图门,与费英东是同辈,可能就是这个土门儿。康熙三十七年齐齐哈尔副都统喀特呼的咨文中讲:“阿木呼郎所管牛录,原由我曾祖图门都督管领,管过六代,岳斯托之祖宗图门等曾管束众锡伯”。这个图门应该就是土门儿)。
冯瑗的按语说:万历初年为开、铁西北患者,亦独此二酋。二酋亦逐为东虏所弱,今避居江,不敢入庆云市讨赏。独坐穷山,放虎自卫,其取反噬,固其宜也。自恍惚太立寨混同江口,凡江夷过江入市者,皆计货税之。间以兵渡江东掠,于是江东夷皆畏而服之。自混同以东黑龙江以西数千里内数十种夷,每家岁讷貂皮一张,兔皮二张,以此种富强,安心江上。西交北关,南交奴酋以通贸易。女真一种所不尽为奴酋并者,皆慌忽太之力也。
(六)嘉靖辽东志(辽海丛书),正统八年(1443年)毕恭等修。
1、开原,塔尔山城东二十里,小清河在东门外南流与大清河汇合。大清河在城东南十五里。洮尔河在城西900里,在肇州西,源出全宁北山,东北入松花江。脑温河在城北800里,南流入松花江。忽刺温河在城北900里,源出山南入松花江。忽儿海河,城东北1000里,源出潭泊境东,山北流谷州城,东经斡朶里城流入松花江。混同江,城北1500里,源出山南流合松花江入海。
2、脑温江上自海西下至黑龙江是生女直,耕种,言语,居处与建州同。喝酒吃鱼叫:阿拉古席。
乌落侯人革面(注:朝鲜实录记兀狄哈人革面)。
可木人,无常住,逐水草、桦皮为屋,独木为舟。
阿速汇人,耕作、射猎与可木同,五板船。
从黄泥洼逾沈阳、铁岭至开原曰福余,皆逐水草,无恒居,部落以千计。
3、海西西路,肇州、龙头山、哈刺场,洮尔河、台州(泰州)、尚山、扎里麻、寒寒寨、哈塔山、兀良河。
 海西东水路城站:底失卜站、阿木河、海胡站、尚京城(上京)、扎拉奴城、鲁路吉站、伏答迷城、海留、扎不刺站、哈三城、哈思罕站、伯颜迷站(布雅迷)、能动、兀刺忽站、克脱亨站、斡朶里站、半山站、托温城、满赤奚站、阿陵站、柱邦站、弗思木城、古佛陵站、奥里迷站、佛提希城、弗能都鲁兀站、考郎古城、可木站、忽林站、虎把希站、王速站、哈刺马古站、卜勒克站、抪儿宾站、沼阴站、弗朶河、别尔真、奴尔干、黑勒里站、满泽站。
4、福余,泰宁等达达卫进贡物为马,失刺孙(土豹),金钱豹皮等。福余其俗喜盗马,三四人口千百匹?剽掠即……..
(七)《辽夷略》载:福余卫之夷今弱矣。万历丁亥,戊子(15861587年)间,勾西虏为开、铁患,亦中国一疥癣也。乃竟为西虏所残弱,而避居混同江。江离开原边千余里,其久不赴新安关领市赏,积弱不振之故也。先是夷酋生三子:长往四儿,次撒巾,三子锦只卜阿。
往四儿故而生子恍惚太,其恍惚太之子日把刺奈、日卜敖,而约兵千余骑也。撒巾故而有子卜而炭,亦佣兵千骑焉。锦只卜阿故而生有子主儿者阿,故,生一子曰土门二,约兵三千余骑。
(八)明史纪事本末补遗卷一:
1、二奴子卜寨,那林孛罗报仇,西连恍惚太侵海西歹商,南关的猛骨孛罗也夹击歹商。1591(公元年、以下同)歹商死,猛骨孛罗请补双贡。卜寨,那林孛罗请復都督,许之。
21595年建州统32部堡寨,晋龙虎将军。
   1601年哈达猛骨布录与叶赫那林布录互斗。
   1608年建州统卫所204个,城站58个。
   16153月,建州复修入贡。
   1616年春,建州称帝,建元天命。
3、王台居开原东北,贡市广顺关。开原东建州王兀堂,西恍惚太,王台在中间。
(九)长安客话卷七:关镇杂记   明季蒋一葵著
“小兴州番云舍利塔刺,今猛可真召里兔住牧,直古北口,去边九十里,离曹家寨不远。大兴州番云哈喇河套,今福余孛来住牧,直曹家寨东北,离古北边下三日路,常在夹河两岸”。
(十)《卢龙塞略》记:福余卫共部落二十余名,在塔拉塔住牧,直古北口三百余里。福余卫都指挥使名可歹,子曰朵卜(未偿袭职)有七子,吉尔罕有子二,即猛骨、莽灰。其二,孛来罕,正千户,部落二十余名,在小兴州住牧,直古北口五百余里。东南至贡关七百余里。
(十一)明代辽东档案汇编:
1、   抚赏夷人清册,嘉靖二十九年八月,卖买都督:猛阿、苦牛、歹答儿、仰哈、韦中、祝孔革、仰哈勒、黒勒、猛阿歹因卜鲁,王中、羊哈答、扯劳、八哈木、歹哈、把打奈、把秃、王小四、伯革、准卜哈、伯言、往吉那、土力、打各打巴卜、阿刺寨、额令哥、叫场、曹奶齐、虎刺海等。
2、   万历六年:买卖夷人,莽金、草困、把兔、把打奈、王小四、伯革、准卜哈、往吉那、土力、打谷大巴十、阿刺寨、伯颜等从新安关入。
3、   万历十二年三月:从新安关入夷人恍惚太营草困,共抽银税八钱五分。十一日新安关入夷人王小四、孛罗尔等48人。
初一日赏恍惚太营夷人额令哥等80人布二匹,锅6口。
初三日赏恍惚太营草困等二十名白布二匹,银三钱二分。官红中布二匹,锅6口。十二日草困等200人卖买,抽银15两九钱。
初八日,把打奈等55人贸易赏布四匹,锅9口(注恍惚太一子叫把拉奈)。八月三十日赏恍惚太营伯革,失力木等60名,布二匹,锅6口。十八日赏恍惚太营夷人枕奎等十名,讨官锅一口。
十九日,赏恍惚太营伯言等35名,二十日赏恍惚太营草困布6匹,官锅二口。
二十六日赏恍惚太营草困等25名,锅三口,布三匹。
本日赏恍惚太营草困、枕奎等20名,锅二口,布二匹。
二十四日赏从广顺进已故都督王台妻温姐。
十四日赏恍惚太营草困等5名,白布三十二匹,红中布16匹,锅5口。
广顺关进都督王中部孛落儿只讨牛一只。
新安关进伯颜儿、王小四赏机布6匹。白布4匹,锅5口。(注:《辽东志》记:新安关是开原西60里庆云堡的关口,福余卫恍惚太从新安关进)。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