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喜利妈妈上辽视春晚(文兰、肖昌)

 喜利妈妈上辽视春晚

文兰 肖昌

为了加强辽宁中部城市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发展和繁荣辽宁音乐事业,推动歌曲创作和人才培养。在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沈阳市人才工作办公室的支持下,辽宁省音乐家协会、沈阳市文联携手,辽宁中部城市文联及全省14个城市音乐家协会共同举办了,2007辽宁中部城市“新人新作”音乐(原创歌曲)大赛。在历时四个多月的作品征集过程中,大赛评委会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从征集的2033件歌曲作品中评选出48首获奖作品,这些获奖作品是全省广大词曲作者呕心沥血创作的艺术精品。

“新人新作”活动征集过程中,北京、吉林、广西、新疆等地的作者也纷纷投稿参赛。本人创作的原生形态的锡伯族四声部合唱曲《喜利妈妈的传说》,有幸荣获排行第一“二等奖”。

2008年,在辽宁省第七届少数民族文艺调演中获金奖;同年,代表辽宁省参加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文艺盛会,荣获“丰收杯”奖;2009年,登上了辽宁省春节晚会;2012年,获得沈阳市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与此同时,本人评为沈阳市“双百万艺术惠民工程”十大辅导员之一;同年,第十届中国少年儿童歌曲大赛中,本人创作的儿歌《喜利妈妈的传说》获铜奖。(词:邬大为,著名词作家)

本人的作品《喜利妈妈的传说》曾获得省和国家级的最高奖,走上辽宁春晚,这真是令我梦也梦不到的骄人之事儿。辽宁省是一座历史文化悠久的文化大城,济济群英,鸾翔凤集;况且,风靡一时的辽宁春晚,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不逊色于央视春晚,请来的都是国内外声誉鹊起的大腕儿,其节目不落俗套名声远扬,在全国几乎是家喻户晓。可想而知,在群英荟萃的高雅盛典上无名草芥争得立锥之地,真如比上天还难。

 “有弓有马是天堂路,无弓无马是地狱门”。 天堂路也好,地狱门也罢,这两句话似乎早已变成古董而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其实不然,其语之含义,指的就是人生道路上的强者与懦夫之间的强烈对比。其实强者与懦夫只有一步之差,你若是心存远大的梦,没有勇气去实践,空怀壮志,导致你心胸变得愈来愈狭窄,怨天忧人,落他个一世无成, 岂不是你的灵魂早已死去,活着的只是躯体不成 ?尽管你有了梦,就应当迈出步伐,付诸实践,人生没有回头路,艺术没有捷径,甩开你的影子吧!张开你梦的翅膀迎着风浪,勇往直前,让你的灵魂自由飞向,去寻找高处的深渊!

我们十几年如一日,在祖先生离死别的黑土地上竭尽全力地传承着锡伯族的西迁文化。我国著名的民族学专家、文化部非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先生曾对我说过:“新疆的锡伯族传承下来的锡伯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属于辽宁文化,你们从新疆来到自己的故乡传播锡伯文化,其文化资源两地共享,难能可贵,功在后世。”

既然专家如此评价,说明我们的血汗没有白流,在语言文字和文化艺术的传播工作中博得了辽宁省有关领导和同仁们的认同,然而获得个人荣誉的同时,固然又提升了锡伯族的知名度和锡伯族文化在社会的影响。我可以拍着胸脯做到问心无愧,我们以自己的血汗为自己的民族争得了殊荣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一个人对自己的民族和对社会的贡献大小,而不是只看到他地位的高低拥有财富的众寡。人的价值始终包含着人的个体价值和社会价值两个方面,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因果关系,衡量一个人价值的大小往往是以社会价值为尺度的。我们的梦,实际上就是一个民族群体的时代共鸣;在时代的大气候中,我们在追求中受到环境的熏陶、政府扶持、高人匡扶,、名家指点,使得我们的梦渐渐变得清晰。我记得有一位贤者曾说过:“人一辈子最起作用的靠山是自己的脊梁骨。”恰时间已验证了这个道理。

我们的作品从众人的鉴赏和批评中汲取养分并不断地创新,若没有这样不断完善的实践过程,锡伯族原生态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很难跻身于辽宁春晚的高雅之堂,向全国的电视观众彰显锡伯族原生形态的特色文化,风土人情和精神风貌。这样一个深刻有趣的传说,宛如静静沉睡在历史长河上的礁石,白日受阳光的曝晒,夜晚受浪花的击打,最终历经千幸万苦,浑然天成,熠熠生辉。

每个人在不同的行业上干出一番实实在在的,与社会引起共鸣的事儿来,并不是高谈阔论,一蹴而就的。“百败而不折者,诚有以合于天人之心也。”我的行动在我永远也不会说出来的话里,我的行动在别人不愿意走的坎坷之路上,我走在这孤独的深渊中越陷越深。顿时觉得酒宴上的那一句话有一定的哲理:“千言万语都在酒盅里。”其实人们的千言万语都在辛酸中,兴许在娘胎里就已经注定了其走向。

行家们说:“电影电视艺术是遗憾的艺术,”它耗资巨大,拍完了戏,在银幕或屏幕上播放出去就算是拍板定论,无法更改;舞台艺术则不然,好的作品在舞台实践过程中,发现不足,及时可以修改,使得作品在一次又一次的舞台实践中不断完善。八十年代,我在察布查尔歌舞团从事编导工作。自己费尽心思创作出来的舞蹈、音乐作品很多都将会半路夭折,现在想起来真是幼稚可笑。其作品的框架刚刚立起来就搬上舞台,等演完马上又接收领导安排的新的政治任务,又开始打地基,立框架,真是雷厉风行,立竿见影。就这样,把粗制滥造的半成品匆匆搬上舞台,就算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艰巨任务!多少宝贵的时间和青春年华都是因自己的无知,在这没完没了的重复中消磨殆尽,导致自己在艺术方面一知半解,永远在起步中。或许,县级的文艺工作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只能如此。断肠人在天涯,曾经的幼稚给我留下了无可追悔的遗憾……

《喜利妈妈的传说》其大型歌舞,在辽宁省乃至全国,参加过很多次的重大演出或比赛。每一次都有机会听取专家们的批评意见,采纳其中建设性的建议,大刀阔斧地该补的补该删的删,使作品从不成熟一步步走向成熟,才让使《喜利妈妈的传说》这部作品以其独特的锡伯族原生态风格去打动了辽宁的专家和同仁们及其观众。如同最初的开垦者,在跑马占荒中不断的耕耘,积累经验,提高自己,争得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体现出一个文化传播工作者的价值所在。

2010年,辽宁省音协组织一批老艺术家到大连海军基地进行采风,省音协秘书长汪敏特邀我参加这次活动。我有幸与著名作曲家铁源、词作家邬大伟、原沈阳音乐学院的院长潘兆和、沈阳音协主席、作曲家陶成志、前进歌舞团的作曲家马登第等老艺术家同行,我视其为莫大的殊荣。我们在大连旅顺口海军基地学习采风待了几天。

在静谧的军港之夜,海面上一轮明月高挂,海浪轻轻地拍打着航船,在一次丰盛的晚宴上,作曲家马登第先生开玩笑地说:“阿吉肖昌的一声“嚯力耶,”让我没东西写了”,一句话使得大家哄堂大笑!听作曲家无意中的开玩笑,冷不丁触及我的内心。那苍凉高亢、骠悍粗狂、自然质朴的锡伯族原生态作品,足以让作曲家感悟到“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含义所在。

众所周知,辽宁省锡伯族比较集中的地方是属沈北新区,一直以来沈北新区在文化上致力于打造锡伯族品牌。当初,沈阳市一年一度的电视春晚节目,落实到沈阳市各辖区轮流举办。2004年,轮到了我们沈北新区。于是,区政府特意从沈阳市请来了策划本次晚会的专家约五六个人。趁此良机,我得到了酝酿并创作锡伯族原生态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的有利空间。

有一天上午,沈北区文化局来电话通知我,春晚总策划(苏金榜,辽宁话剧团导演)带领他的团队专程到兴隆台锡伯族学校,找我商谈关于编排锡伯族节目的有关事宜。我对此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的意图。不一会儿,导演等几位艺术家在文化局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我的办公室,领导相互介绍而后便直入主题。苏导演把晚会的基本构思向我略述一番,他打算在本次晚会上推出两个不同风格的锡伯族节目,并且把这两个锡伯族节目的音乐创作交给我,于是,要求先让我写出概述。我思虑片刻,硬着头非常痛快地把创作任务承担下来。

     晚饭后,苦思冥想,都想不出一个让我满意的好题材。两个锡伯族节目,既是我把它构思出来,没跳过锡伯族舞蹈的演员岂能掌握其风格?当时,我突然想起正直着手创作的文学作品锡伯族史诗《喜利妈妈》,若是把这个题材编写成歌舞,题材新异,风格别致,能够在舞台上以一种崭新的色彩去征服观众。顿时,我喜不甚喜,即可着手构思《喜利妈妈的传说》、《围猎神鼓》。到了下半夜,从舞蹈、音乐、服装、舞台场景、道具;包括原生态特色演员等诸方面,以舞台听觉和视觉的角度去反复推敲,一边构思、一边写作,把两部作品的概述编写成稿。

    总导演苏金榜,早年从中央戏剧学院话剧系毕业,毋庸置疑,凭他的经验和才华对作品的理解和判断上颇有建树,他把我的概述过目一遍,非常爽快地一言敲定,而后,在作品的一些细节上给与我启发性的建议,便建议在近期内先把音乐创作出来。为保证节目的民族特色和提升艺术质量,我向苏导建议务必从新疆聘请原生态的锡伯族主唱演员,否则很难达到锡伯族歌舞的原生态效果。苏导毫不犹豫地采纳了我的提议,而后,沈北文化局及时向察布查尔文化局发出了邀请函,把唱原生态歌曲的演唱者请到了沈北。     

     正值我们热火朝天地到各个学校,从音乐老师中选拔演员,投入排练时。有一位领导听苏导的工作汇报后,即刻妄下结论把《围猎神鼓》给枪毙。原因是艺术水准无法超越辽宁歌舞团的《满族鼓舞》。

当时,总策划苏金榜已从各个学校拔出六十多名演员,正值排练《围猎神鼓》,却万万没料到领导会无端的干涉艺术创作,他骇然大惊!作为区政府聘来的辽宁省享有声誉的大导演,站在艺术的角度,煞费苦心地从不同的角度向那位领导苦口婆心,有板有眼地讲解,并提出把《围猎神鼓》打造成令人刮目相看,别树一帜的开场节目。他的一片苦心并未得到领导得体谅。

     经过总导演苏金榜数十日的精心打造, 锡伯族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有幸登上2004年由沈北新区主办的沈阳市春晚。这与众不同,自成一家的民族精品一经亮相,顿时在观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新闻媒体、报刊杂志纷纷刊登,专题报道,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社会效应,为沈北锡伯族文化和经济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07年,沈北把《喜利妈妈的传说》再次推荐,参加辽宁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趁此,我将《喜利妈妈的传说》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打造。主唱是前进歌舞团的辽宁实力派男高音歌唱家世义学,他的声音及其透亮,音色优美动听,对锡伯族的风格和语言的把握也是到位。美中不足的是那豪放粗狂,野兽般的原生形态的嚎叫声,他那修饰的声音就难以去刻意的表现出来。但无伤大体,其作品风格独特,语言奇异,原生态音乐打动了观众的心,颇有震撼力!在辽宁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我们沈北新区演出队参赛的原生态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荣获金奖。

    2008, 为隆重纪念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中宣部、文化部、央视在苏州举办盛大的文艺汇演。为参加这次演出,辽宁省群艺馆馆长鲁宾老师等几位文化人,从辽宁各地选拔出一批优秀节目,打造成一台歌舞节目。《喜利妈妈的传说》又一次被选中后,赴苏州参加庆祝活动。我为了突出节目的原生态风格,这次活动中再次提出建议从新疆邀请原生态主唱歌手,借此,我再次将《喜利妈妈的传说》重新编排,填充新的内容和色彩,打造成短小精悍的另一种版本的歌舞节目赴苏州参加演出,将荣获“丰收杯”奖,为辽宁省争得荣誉。

辽宁省的主体民族有满、蒙、朝鲜、回、锡伯族共五个。因锡伯族人口稀少,还有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其语言文字和文化艺术未能在正常轨道上顺利发展,在绚丽多彩,异彩纷呈并蕴藏丰厚的民族文化资源的强势环境中,立足于弹丸之地的锡伯族弱势文化,能够跻身于辽宁春晚,声名曾一度大震,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叹为观止

俗话说:“千里马常在,伯乐不常在”。辽宁省文联主席崔凯先生,对锡伯族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备受青睐。他发现这部作品:音乐旋律非常独特;演唱风格别具一格;以粗旷剽悍的原生态表演风格来展现了锡伯族人顽强的民族精神和时代气息;其作品非常独特富有艺术感染力,推上辽宁春晚一点都不逊色。经这位务实担当的艺术权威充当伯乐极力推荐,得到辽视导演们的认同,《喜利妈妈的传说》有幸登上了辽宁春晚的大雅之堂,使锡伯族的歌舞艺术在更高更大的舞台得以展现,受到了意想不到的社会轰动效应,博得了应有的掌声和喝彩。

“幸福不是鸟,自己不会飞来。”欲想把《喜利妈妈的传说》推向辽宁春晚,仅仅凭节目的影响力是远远不够的,为此事我不能不提到沈北新区宣传部和文体局的两位领导。部长罗丽是一位务实担当的领导;局长宋玉文,其三寸不烂之舌,能言善辩。经两位领导开通各种渠道,多方协调,如踏破铁鞋,终于打动了上面的领导和有关专家,在蜂起争雄中引来了一线希望。

关于我区两位领导为辽视推出锡伯族节目的事儿,传到了辽宁省文联,终于感动了省文联的崔凯主席,并对《喜利妈妈的传说》颇为赏识。2008年,崔凯先生就酝酿写一部锡伯族音乐剧,和省文联的副主席、文艺评论家洪兆惠、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书法家夏秋等一行专程到察布查尔采访,为此事儿,辽宁省音协秘书长汪敏女士特意跟我打招呼,为专家们新疆一行提供方便。其实我打不打招呼无关紧要,他们这些大艺术家同样会受到新疆锡伯族人的热情关照。汪秘书长没有去过察布查尔,担心他们的领导在遥远的地方被人冷落。再说,别的省区对新疆的不安定因素也是略有耳闻,甚是不放心,其实她大可放宽心,凡是从沈阳来客人,他们不管是什么民族,新疆的锡伯族都把他们当成老家的亲人,敞开心扉,满怀深情,赤诚相待,老家人无不为之而感动万分,那些老家的艺术家们推心置腹地说:“为新疆的锡伯族人流血流汗不为过。”

明月入怀,古道热肠的伊犁州人大副主任佟瑞清,把老家的艺术家们都看成久违了的亲兄弟,几乎是天天陪同,肝胆相照,难怪崔主席一回沈阳急着要见我。我们彼此相逢一见如故,是那么的亲切。从此,我们相识相交,接触愈久,对他们的敬佩之心愈来愈深,恰他们的文化之旅彼此搭起了友谊之桥梁。

在一次的聚会中崔主席向我提到:“你创编的锡伯族原生态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独辟蹊径,别具特色,把锡伯族民俗的文化表现的淋漓尽致,打动了观众,我希望你继续编排一系列类此《喜利妈妈的传说》这样的锡伯族原生态作品,我愿为你们锡伯族扛一面旗,让锡伯族原生态节目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次巡回演出,大力弘扬可歌可泣的锡伯族爱国主义和大无畏的民族精神!真可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崔主席对的用苦良心,使我深受启迪。把辽宁的民间艺术推向全国的大人物在后撑腰,不禁我受宠若惊,今生享有这福分,岂不是苍天在匡扶我?于是,在夜深人静时的一湾宁静中,郑重地打开书柜寻找资料,启发灵感,凝心聚力地在书海中扬起风帆。绞尽脑汁熬了数几日,大概的舞台画面在脑海中略具雏形,便着手写脚本,相继,又创作出每一场的主题音乐,包括服饰。

锡伯族原生态歌舞《走出兴安岭的锡伯人》这富有诗意而内涵深远的主题,是崔凯主席缜密思考后提议的,我为之而不胜惊喜!这主题在一片黑暗中为我点亮了一盏明灯,我的创作灵感宛如在岩石下埋藏着的喷泉一霎那喷发出来。后来我在察布查尔执导的大型原生态组歌舞《走出兴安岭的锡伯人》就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大刀阔斧的开始实施,这恰是锡伯族东西文化交流中自然碰击出来的火光,是我被无情的岁月的磨砺中所验证的真实价值,它照耀我,去追求平凡的真谛。

社会活动呈现复杂化而物欲膨胀的当今,在“实与虚”的较量中,就自治区宣传部部长、文化厅厅长专程来观看后予以高度评价的、辽宁大家崔凯根据察布查尔歌舞团的现实具备的条件所倡导的锡伯族原生态组歌舞《走出兴安岭的锡伯人》如一个新生的婴孩,使其昙花一现,凝固成往昔烟云;而今,有不少同仁们都感到惋惜。其实,目前各方面的条件已成熟,在沈阳为咱们培养出来的人才有不少;不用重复建设,基本框架已确立,也不用投资,成果可以伸手可得,何乐而不为呢?

这里夹杂着复杂的、与民族血脉文化无关的,所谓的文艺圈中虚构的权威,如无形的炸弹狂轰滥炸,使得本土文化一朝一夕被犁庭扫穴,夷为平地。向前看,向后看,不论不类,唐冠清袍,便是一片荒凉!从此,我面对那位愿为锡伯文化扛一面旗帜的伯乐、中国戏剧家协会的副主席崔凯老师,无法再谈及关于锡伯族原生态组歌舞《走出兴安岭的锡伯人》了。

我本身就是扛活儿的人,挣那虚头八脑,摇唇鼓舌,压根儿就不好使;舞枪弄刀,倒是舞舞扎扎具有“三斧之勇”,胎衣里就这么形成后融进血脉和骨髓里,本性难改;像傻子一样敢为民族牺牲自己似得,觉得自己为民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时不我与,时移世异,往后的日子里,我只能用我马背上拾取的音符和文字去力争耕耘——梦的未来。

 

 

201756日于沈阳本住宅帝景嘉园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