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重上嘎善洞(文兰、肖昌)

 重上嘎善洞

文兰 肖昌

北魏、隋唐的石窟文化均起源于北方的洞穴与幽都文化。考古学家们说:“敦煌莫高窟是上前年来历代艺人们竞技的大舞台,”那么, 嘎善洞乃逐鹿中原的历代帝王的灵魂之居所。他们的后裔,确切地说鲜卑遗民之一的锡伯人,仍然在被岁月风干的记忆中寻觅着一种与自己的血脉有关的情愫、价值、精神、信念、自豪!

虽然已经消失了亘古的征战\却仍然在我们的心中演绎着先人的风范\每当我重上遥远的嘎善洞\升沉荣辱的歌占居我灵魂的深渊\虽然已经消失了奔腾的马群\缺在我们的骨髓里承袭着牧人的剽悍\每当我遥望辽河的滚流\生离死别依旧灌浇我心灵的田园。

(一)

全国掀起声势浩大的反贪浪潮,看着一只只老虎和苍蝇被拿下,很多官员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个个相继落网。小苍蝇们一层层买通,大老虎们捞几十个亿,从最基层到中央垒起一座“上空千古,下开百世”的金钱的金字塔。在这样一种在党内严打蛀虫的社会大背景中,清代西迁到伊犁戍边屯垦的锡伯后人,却花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血汗钱,不远万里,风尘仆仆奔赴到神往已久的祖先圣地沈阳锡伯家庙、祖国东北部的大兴安岭加格达奇阿里河镇境内的嘎仙洞,祭拜祖先,举行悼念活动,这种自发的文化跋涉,在我国近代民族史上实属罕见;这一奇特的文化现象为什么在西迁锡伯族先人的后代中层出不穷,屡见不衰?我觉得这应该是让社会各界探讨并深思的问题……

世界上没有上帝和阎王,天堂和地狱仅仅一步之差,人们都是自己选择的,好像门票都是和金钱有关。

(二)

关于鲜卑人生活在大鲜卑山“旧墟石室的具体位置,在史学界一直是一个谜。1980年,考古学家米文平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自治旗大兴安岭东嘎仙洞内,发现北魏太平真君(公元443年)皇帝拓跋焘派使者祭祖时立的石刻祝文,从此才解了这千年之谜,相继,锡伯族每逢一年一度之西迁节,就会不约而同地向往哪遥远而神圣的地方。

锡伯族的原始宗教信仰是萨满教,供奉众神;民间中普遍流传女神喜利妈妈和男神哈尔堪玛法,祖先崇拜的信仰文化。元明开始信奉藏传佛教——喇嘛教。清入关后,又受中原文化的影响,供奉关公、文昌、娘娘神、灶神、门神等,成为锡伯族信仰神灵的一部分。纵观锡伯族信仰文化的发展历程,故体现出了多元性的鲜明特点。解放后,宗教信仰在锡伯族中逐渐地淡化并自然消亡,但是,千百年的信仰文化在演进中已经融入到整个族群的骨髓和血脉中,当今的锡伯人把宗教信仰作为纯的文化来传承。而今,人们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现代化交通的便利条件,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科技进步的信息化时代中意识形态方面与时俱进,有了明显的时代性。于是,锡伯人从信仰危机中非常自觉地选择了自己的精神依靠。沈阳锡伯家庙、大兴安岭仙善洞已经成为锡伯族寻根问祖的神圣之地,崇拜祖先的信仰文化使得从萌芽状态中逐步在升温。在物欲膨胀的今天,能引起共鸣,真是难能可贵的。其中不仅蕴涵着独特而深厚的文化内涵,表现出锡伯人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雪花如蝶飞\驰骋共撒围\走遍万重山\猎夫凯歌回。其语言风格和曲式结构与新疆锡伯族民歌截然不同的一首古老民歌,它已经给后人暗示了亘古时代,以穹庐为舍,食肉饮酪,以毛毳为衣,擅长骑射之先祖,在崇山峻岭,地广人稀的大兴安岭上自由不羁的狩猎生活之原形,同时,也折射出锡伯人对历史与祖先的独特认同与切身领悟。

(三)

提起嘎仙洞,似乎有一件往事强烈的拨动我的心弦。那是2005年,在秋高气爽的季节里,世界最伟大的歌唱艺术大师帕瓦罗蒂第三次访华演出。这机会难得,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关坤凡老师,是我的声乐老师,她托关系弄了两张票,而后,打电话通知我来北京观看演出。其实,老帕1986年,第一次访华演出时,关老师就给我提前预订了一张票,因新疆电视台请我去录制我的获奖舞蹈,我便放弃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时隔二十年,没想到这个遗憾一直埋藏在老师的心里,真让我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师徒之情。

1210日,关老师领我去首都体育馆观看了帕瓦罗蒂的演唱会,当时咱们国家还没有像样的音乐厅。后来在南方周报上刊登,有位主要领导向帕瓦罗蒂说的话:“中国有6000人的宴会厅,却没有容纳3000人的歌剧院。”上万多观众只能通过麦克风看了一场世界级高水准的演出,这对我一个在上海音乐学院学过声乐的人来讲是一种莫大的殊荣。

第二天,我与关老师分别时,她语重心长地和我说道:“在有生之年让我陪同她去一趟嘎仙洞。”于是,我许了言,来年开春务必陪老师北上嘎仙洞。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世事难料,不久我的老师为中央文化部直属机关排练大合唱团时,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驾鹤而去。她向往已久的一向怀着的夙愿未能如愿,却给我留下了终生的遗憾和惋惜!还有一位我的好兄弟,哥俩曾多次在电话里预约,一起去嘎仙洞祭拜先祖,两人谈得很投合,天不测风云,真是黄泉路上无老小,我的杨佳贤弟没有等到这一天他匆匆地离我而去。“雁过留影,人去留情,”故去的亲人留给我的情感和牵挂,始终为我开凿着我的心灵路程。

虽然,我的兄弟就这么走了,弟妹巴彩霞却万里迢迢来到嘎仙洞,叩拜祖先时把一切给先祖如是说了……明月可鉴!

我第一次登上嘎善洞,是与沈阳的同仁们一起去的,那时是2006年,哪神往已久的祖先圣地,多少年来始终瞅着一张张画册无限遐想的画面,突然出现在眼前。那清晨的阳光凿出彩云,直射到灰白色的神气的洞壁上,这空旷而宁静的仙境般的地方,使人心旷神怡。连每一次呼吸声都生怕打扰这片净土。百感交集的泪水涌上了心头,从喧嚣中走来的我,得到久违的宁静。

密林深处静静流淌着的清澈见底的嘎善河,犹如珍珠四溢,抑或仰天喃喃细吟,这柔情万绿之情景使我恋恋不舍,流连忘返。顷刻间,我的心灵被涓涓的河流冲刷。

亘古时期,铮铮铁骨的先人们走出嘎仙洞,所向披靡,争霸天下,千百年的刀光见影中他们的天下没有片刻安宁。天若有情天亦老,上帝也无法抗拒岁月无穷无尽的力量,帝王们被升沉荣辱的漩涡中淹没,横亘1500多的英魂仍然躺在这一湾宁静中。历史从这座山洞中走出来,又轮回到这座山洞,一尊石碑中刊祝文铭刻着北魏的辉煌!

 2010年春,我第二次登上嘎仙洞,是陪同我舅母,关伊梅,天山一刀阿平夫妇、锡伯族民间艺人,郭笑媚、嘎善文化传播者文小龙和我夫人一行七位,先前去参加辽宁省风城市锡伯族联谊会成立大会,然后,乘坐北上的火车几经辗转,数日颠簸,来到大兴安岭嘎山洞。临晨,我们到达阿里河,吃一顿早饭,驱车赶到嘎山洞,民工们正直往洞址铺着石板路,大约在数百米处搭建酷似嘎善洞似的大门。我们是绕道而上,步入嘎善洞。我的舅母一行人第一次来,那一步一个台阶登上洞口的心情,去过的我同感深受。大家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只是一座洞,好像走进了一千多年前的时空,从石洞深处吹来的冷风,不禁使我们的心悸颤了一下.

我们在沈阳的家里备好了一些锡伯特色的供品和酒水,佐以点心、水果,以锡伯传统的习俗烧香磕头,祭拜先祖,许愿祈祷!而后,向洞内的深处缓缓探步。恰恰此时,不慎郭晓梅一脚踩空摔倒在地,划破了小腿血流不止,划口很大,甚是严重。虽然,我们是七人组成的小分队,可是武装齐全,伊犁友谊医院的阿平大夫即刻从背包里掏出备用药物,给她消毒伤口,敷药抱扎,才让人们安下心来。

大家打趣道:一位歌手向先祖只是默默地许愿:心想事成,财源滚进,却没有以安魂曲来慰籍英魂,先人岂能便宜了她。(笑声)不愧是伶牙俐齿的锡伯阿庆嫂,她在祖先圣地留下自己的足印和泪水的同时,又流出鲜血来验证了她的虔诚               

我第三次登上嘎善洞,是陪同伊犁西迁文化学会艺术团的七姐妹。2017年,逢“四·一八”之际, 由伊犁锡伯族西迁学会主办,协同港中旅·伊犁观光国旅协办,组织了有史以来空前的一支强大的祭拜家庙之锡伯族百人祭祖团,浩浩荡荡,惊涛骇浪般款款而来。我接到白会长的电话后,不胜亢奋,心情激动而按耐不止。遥想二百多年,先人们千军万马卷土西去,那是多么的壮观场面,真是难以想像。而今,伊犁西迁文化学会这响亮的称谓真是名实相符,他们的所作所为足以在锡伯族的文化史上留下一笔!

在沈阳市联谊会举办的2017"西迁节联欢晚会上,原省民委主任、人大民侨委主任,佟钟时热情洋溢,推心置腹的即兴演讲,感人心弦,博得了雷鸣般的掌声!情至深处不少同胞们流下激动的泪水,这感人的场景让我毕生难忘。钟时兄真不愧是锡伯族德高望重,值得爱戴的党的好干部,锡伯族的领头人!

有酒必有歌,有歌必有舞,这是能歌善舞的锡伯族享受生活的一种习俗。紧接着联欢晚会正式开始,我们沈阳慕客登民间艺术团,以清一色的锡伯族新型研制乐器,高、中、低拉弦乐器鹿头琴和弹拨乐器菲特纳来演奏“蝴蝶舞曲”,为伊犁西迁文化学会艺术团蝴蝶般的美女们抛砖引玉。她们别具一格,满怀深情的演唱即可叩响了同胞们的心弦,激起了阵阵掌声。宁古齐牛录老年协会艺术团的演员也不分上下一试身手,其原汁原味,诙谐幽默的贝伦舞,让观赏者乐而忘返;沈阳的抒情女高音歌唱家李璐,演唱一首锡伯族《兴安岭的猎人》,当人们聆听到她那优美动听而甜美的声音,无不为之拍手叫绝!还有去年伊犁西迁学会邀请到伊犁的盛京男高音世奇先生,他以美声唱法演唱意大利民歌《啊!我的太阳》把晚会推向高潮,顿时,一场普通的酒宴变成为欢乐的海洋,真可谓欢天喜地!

伊犁锡伯西迁学会的“姐妹艺术团圆满完成了沈阳的各项活动,相继七姐妹:关秀芳、巴彩霞、关琴萍、吴连芳、华敏瑛、赵霞、安新芳,马不停蹄雄赳赳气昂昂地登上北上大兴安岭嘎善洞的火车,我们老俩口是她们的哥们儿理应充当向导一路领航。其中我一个爷们儿跟她们一路,享尽了娘子军连长的待遇。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什么是路遥?什么是白天黑夜?常言道:一日三笑能治百病,一路的欢歌笑语,正是这平凡生活中的灵丹妙药。

我们同往常一样,从家里又备了些供品,佐以若干瓜果酒水,几日颠簸后,在加格达齐下火车,马上搭出租车驱使几十分钟路过阿里河到达目的地,便下车买门票,走上通往洞口的石板路。

茂密的白桦树早已排好队夹道欢迎,走行一段路,便顺着石阶一步步地登上洞口。神往已久的“嘎仙洞”从容自若地摊开博大的胸怀凸现在眼前,顿时,七姐妹向幽深的洞内神奇地窥测,于是,步履稳健地投入到先人的怀抱。七姐妹们七手八脚地把供品按程序摆放,点好香给山林神磕三头以示前来报到。而后,在唏嘘的抽泣声中虔诚跪拜,祭酒许愿,哀痛悼念!

她们张开灵魂的翅膀,飞翔到神明垂顾的常人难以登临的地方,圆了千年的梦。这时不难看出,她们那一颗颗锁不住的心,自然地落到了原处。

七姐妹志得意满地走出嘎仙洞,便欢声笑语中走下台阶走进白桦林,嘎仙河像玉带一样展现在她们的眼前。她们为讨个吉利俯下身喝一口嘎仙河的水,即刻情不自禁地换上玲琅满目的演出服饰,面对嘎仙河唱起《嘎仙洞门前有一条河》这首优美动听的歌,我在聆听中赫然感悟到,这岂不是人间仙境?七仙女,嘎仙河边的七仙女!

这次我们同上嘎仙洞和以往不同,顺便走访了很多地方,感受颇深。哈尔滨联谊会会长关丽萍、副会长付兴权、艺术团团长关丽艳,他们不辞辛苦陪同我们去黑龙江兰西县参观“中国锡伯部落兰西锡伯民族博物馆。馆长叫安兆一,他凝心聚力,数十年如一日,投巨资,冒风险,务实担当,花费毕生的精力,干出一番感天动地的大业,真可谓是当之无愧的锡伯族独占鳌头的巴图鲁!观看展览,真令人慑服于他所赶出来的了不起的事业,有不少镇馆之宝是鲜卑早期随葬品,还有喜利妈妈结绳记事的嘎拉哈,均经得起历史的推敲;旧石器、新石器均有考古专家验证的编码。称“中国锡伯部落兰西锡伯民族博物馆”名副其实,斯事体大,值得使锡伯人喝彩和赞赏的价值。我有幸被安馆长诚聘为名誉大酋长,甚感我的责任重大,我希望咱锡伯人的有志之士把目光投向这里。馆长安也勒兆一所编的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走进锡伯》撰著和他的考古挖掘之瑰宝,对研究古代锡伯族提供有据可鉴的凭证与物品。一个人能够如此,是民族的骄傲!

(四)

随后,我们引领伊犁西迁学会艺术团的七仙女,到双城区公正街道康宁锡伯族特色村寨,(经国家审批)。我们听取双城区人大幅主任、区锡伯族联谊会会长张国荣,关于特色村寨的介绍,其国家项目是双城区民宗局阎局长争取的。晚宴上专门邀请了阎局长,(申报国家项目锡伯族特色村寨的有功之臣)陪同的有双城锡伯族联谊会的将领们。会长张国荣为远方的同胞,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锡伯族特色的接风洗尘联欢晚会。七仙女声情并茂的演唱;朝霞,以她那美妙的百灵鸟般的声音来演唱维吾尔族民歌,把所有的人给倾倒;紧接着,张会长不甘示弱,演唱的东北二人转真让人耳目一新,唱得有一定的专业水平,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影响。

最后一站,我们在长春又受到了锡伯族联谊会的盛情款待,会长关萍亲自开车接送,梁大姐、梁伟、关静文、尉杰、韩红等姐妹们,她们跳锡伯族《雅沁娜》舞来以示欢迎。她们的《雅沁娜》是压台剧目,堪称在东三省联谊会中艳压群芳的优秀节目。酒过数巡,原长春市民委办公室主任、锡联会理事、著有不少锡伯史书的佟靖飞老兄,他那知人论世,谈古论今,畅所欲言,打动了盛宴中每个同胞的心;特邀的有长春市民委的赵主任、从日本留学回国在东北师大任教的锡伯族最年轻的博士庄声。我们有缘团聚在一起尽情的欢乐,甚是极其可贵,可贵是与我们的虔诚、真实、友情、可谓受益匪浅。我们夫妻俩有幸当向导重上“嘎仙洞”感到很快乐!借此,和老家的亲人们和兄弟姐妹能够短暂的一次欢聚,彼此激起了内心的许多,将成为我们的永远……

                    

                                                                                                                     201765日于沈阳本宅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