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守望清明(何春生)

守望清明

何春生

2017年的春天,虽然来得比往年迟缓,一场突如其来的的春雪仍没挡住春天的脚步,田野里的蒲公英还是悄然生发,白色的荠菜花蕊点缀着春的绿。茫然望去空旷的荒野,有种思念在心中默默缠绕。

清明是思念的日子,是心中最动人最真切祭拜祖先的缅怀,追思逝者,感怀永别。清明时节,从濛濛细雨的早春里走来,散发出的不仅仅是一种淡淡的哀愁,既有生离死别的悲酸泪,也有亲人相聚共祭先故的亲情。望着来来往往祭祖祭故祭友的人流,想起了“风吹狂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的千古诗句。

锡伯族是古代鲜卑的后裔,因此在丧葬方面延袭了鲜卑的风俗习惯。传统的丧葬形式是土葬,在特殊情况下也实行火葬和天葬。每一家族都有一个固定的坟院。在丧葬方面的宗法观念非常强,人死后必须和自己的亲属埋在一起,否则,被认为是抛骨异乡,在阴间不能和家人团聚。夫妇合葬是锡伯族丧葬的一种重要形式。安葬时,男棺的位置稍前于女棺,男棺的左侧和女棺的右侧各凿一小孔,作为夫妇灵魂出入的通道,以使他们能够在阴间见面。嘎善(锡伯语:老家)的公墓因地势南高北低均设在村南,宁古齐牛录村的公墓是面积最大的一处,这里长眠着上千个远离家乡的亡灵。

只因根在东北,新疆的锡伯族人安葬逝者时,虽然各牛录习俗有所不同,但基本上都遵循一个规矩,即:下葬时,让逝者脚朝北,眼望着北山头。据说这有两层寓意:一是,锡伯人从东北迁来时,是从北山进入伊犁腹地的,所以要让逝者面朝北边,望着从老家来时的路。二是,逝者站起身子就能踏上归乡的路。这就是说,新疆锡伯人活着的时候回不了东北,死后灵魂也要回“老家”。

每年的这个时节,他们的后人都齐聚同去祭奠,亲人拍着坟头一句悲伤的“贝即合也”(锡伯语:我来了),渲染了清明时节迷蒙黯然的气氛,给人们带来了怀亲的惆怅和悲伤,勾起对故去亲友的思念,泪水已不知不觉挤满了眼眶。

清明,锡伯语叫“航西”,为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无论家境贫富,都要祭扫祖先陵墓。供品多为鱼菜,故称“尼么哈航西(鱼清明)”。此外锡伯族还过另一个清明节,即农历七月的清明节,多用瓜果祭供,也称“东阿航西(瓜清明)”。今年的清明不同于往年,就在去年秋天,父亲走了,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一生。真快,已经是离开我们的第一个清明了,好像昨天还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真切的感受他的不舍和悲凉。最后那些天,我每天都抽出时间回老家,陪伴在父亲身边,直到最后他老人家安详的离去。母亲总愿意握住他的手,抚摸着他那骨瘦如柴但还暖的手,父亲那一句“要是我们能一起走该多好呀”,使母亲惊慌失措,不知所云,只是两行热泪不知不觉沾满了眼眶。母亲事后讲,她从未感觉到逝去是那么的恐怖。肺癌晚期的父亲小腿和脚一直没有消肿,整个脚和腿的颜色是紫红,近一个月未进一粒米,近一周未进一滴水,瘦骨如柴,所有来看他的都啧啧心疼。给他翻身时总是要让我叫大哥来,担心我的椎间盘突出复发。看到他满脸痛苦的表情,并发出低沉且让揪心的呻吟,我实在想象不出病魔在怎样的折磨年已耄耋的他。我是眼睁睁看着父亲咽的气。那天我刚好在老家出差,在镇政府安排完工作回到大哥家时,父亲无奈的看了我最后一眼就走了。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就这样走了,我心不甘情不愿。在那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使劲地呼唤着他,摇晃着他,惊慌失措地叫来大姐大哥。我突然觉得父亲真的走了,孤独的走了,而且我们都还活着。父亲走了,这一走就是一辈子,我们再也享受不到那个欢喜的叫我们的乳名的父亲的声音了!

逝去的亲友们,您还好吗?

供桌上摆放着点燃的蜡烛和燃香,供奉着水果、点心、羊胯骨等祭品,一碗米饭两盘炒菜,一双筷子斜插在饭碗里,一把刀插在肉块上。年长的点燃蜡烛照亮天堂的路,好让他们来收取祭品;年少的更是忙着擦洗墓碑,精心的敬献一把鲜花,放一把泥土在亲人的坟上,好让逝者的住居更加牢固。在长辈的带领下,闭上双眼寄托哀思,缅怀逝去的亲人,让天堂的您不再孤独。双手合一,跪拜先人,一杯薄酒,一把炷香,安慰远逝的灵魂,捎去儿孙们的心声,捎去祈祷的心愿,愿您知道我们一切都好,保佑安在的我们一切更好。

守望清明,感恩先祖,铭记乡愁,思念会让我们的爱更加天长地久。

 

作者:何春生

地址:新疆察布查尔报社(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查鲁盖东街58号)

邮箱:865114522@qq.com

联系电话:15909999879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