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2015年沈阳西迁节感受 ——谨

2015年沈阳西迁节感受 

谨以此文向新疆90岁回乡寻根祭祖的桂香老人致敬

吴桂云

2015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沈阳的锡伯族家庙迎来了全国各地的锡伯族同胞,特别是远道而来的新疆锡伯族同胞,他们在这里举行隆重的祭拜祖先仪式。这一天是锡伯族的传统节日“西迁节,也叫怀亲节,它的背后隐含着一段催人泪下、感天动地的锡伯族历史——忠诚的锡伯族官兵为了祖国的完整统一,万里远征、保卫边疆,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公元1764年,新疆边境内忧外患,为了抗击外敌入侵,维护内部稳定,乾隆皇帝一道圣旨,将我锡伯官兵连同家眷5000多人派往遥远的新疆伊犁。在此,我锡伯先辈承受了人世间极为凄悲、无以言表的骨肉分离、皮肉相撕之痛。

 且看管兴才老先生的长诗《西迁之歌》:

啜泣恸哭心神无助,强忍心酸彼此叮咛。

长哭相伴情以何堪,纵使铁心也己消融,

临行拜渴祖坟墓地,涕泪交流长跪不起。

此行向西永别故里,年年清明谁来扫祭?

如今只为戍边伊犁,至交亲朋永远别离。

尾随相送万千亲人,边跑边哭不愿离散。

每每拜读老先生的诗,便潸然泪下。锡伯先祖为稳定边疆,在历史危难之时,弃小家,保国家,献出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乌孙山下一个信守大义的民族在中华大地上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赞歌!

251年过去了,无论是留守在故土的,还是西迁到伊犁的锡伯后人没有忘记先祖那顶天立地,可歌可泣的壮举,每年的西迁节,都有各地锡伯族同胞,特别是新疆的锡伯族同胞千里迢迢赶回沈阳老家祭拜祖先。

今年的四月十八,来自新疆伊犁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孙扎齐牛录乡,春氏家族西迁第七代后人,90岁的桂香(崇玉芬)老人,从伊犁乘坐多个小时的飞机到乌鲁木齐,老人家归心似箭,在乌鲁木齐小憩两日便又颠簸6小时,转机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沈阳,到锡伯家庙祭拜,完成了一生中最大的心愿。90岁高龄了,如没有对故土的眷恋,没有感恩的心和执着的信念,真的很难经得起那旅途的颠簸和劳累。

老人家的到来感动着家乡的每一个族人,我们既钦佩她如此高龄的壮举,又心疼老人家的身体。祭拜仪式上,老人双手端着供品——她从新疆伊犁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带来的顾尔盖氏家族(老人夫君姓氏)祖坟上的净土,还有一男一女两双纳底绣花鞋,一瓶伊犁老窖,两百元钱,和用锡伯文写的字幅—"我回家了"。

老人家在儿女的搀扶下,蹒跚的脚步里透着一种刚健,像西迁队伍里坚强的、满怀忠贞的一个战士,一步一步走到老祖宗面前,老人家点过一柱香,上供品,小心翼翼的打开红包,深情的捧起一份净土放到香炉里。不难理解,这飞跃了山山水水带回的净土里,凝聚着瓜尔佳氏家族和所有西迁后代,对东北老家的思念与牵挂。同时也在告慰祖先,在西部边陲那块土地上的锡伯后人,他们如今生活的很好,没有忘记我们的祖先,老祖宗就安息吧!保佑您的子孙后代,保佑锡伯族繁荣昌盛!家庙里,出奇的静,每个人的心跳都与老人的脉动共振。

我西迁路上的先人啊!你们回到了内心深处的那个家……老人跪在老祖宗面前叩拜,泪如雨下,激动的用锡伯语诉说着,虽然听不懂老人在说什么,但我们心里都清楚,这是我们的母语。当年随着先祖的远征,散落在西部边陲的八个牛录。而今,无论岁月怎样变迁,西迁后人秉承先祖那忠诚的信念,完整的保留和发扬先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并把它带回东北老家。家乡人民感谢您们!—我的骨肉同胞!

 老人家身上穿戴的蓝色圆花绸缎长袍、粉花白底的沙围巾和黑色沙头巾,这些是她为自己准备的寿终正寝时的服饰。她说"我穿着祭拜过老祖宗的衣服走,也就安心了,瞑目了。"

祭拜结束,老人缓缓走到家庙院中,将留下来的一份净土撒在家庙两侧的墙根下。众人在后面陪伴,无不为老人那种感恩的,对故土热恋的情怀所感动……这一切结束,老人顶着炎炎烈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众人围观,抢着和老人家合影拍照,还有那庄严的祭拜,这一系列过程,我担心老人家的身体,搀扶她想略加快脚步去车里乘凉。可是,老人却放慢了脚步,主动上前,跟每一个人握手,嘴里不停的说着:"我是新疆来的,锡伯族"直到走出家庙大门,我已记不清这句话她说了多少遍。我仿复听到老人内心在说,同胞们,我和你们一样,也是这里的人,这里,是我的故乡;我也仿佛听到老人内心在说,老祖宗,家乡的亲人们,我走了,却永远的把我的心和魂,留在了难忘的,无法割舍的故乡——沈阳。

离开家庙,老人要看看辽河。据说新民境内的马虎山一带的辽河景美水好,颠簸了两个小时,看见了新民的招牌,可是前面修路,师傅说前面只有自行车可以走的路,我的心里不是个滋味,愧疚,遗憾,甚至是绝望,觉得那样的对不起这位年迈的,令人尊敬和爱戴的远道而来祭拜的老人。老人家却高兴的说,没关系,我的心已经看到母亲河了。天色已晚,我不甘心的调转车头,来到就近的蒲河。

 蒲河岸边,老人家缓缓的从带有锡伯族传统刺绣的钱包里掏出20元钱,我正在疑惑老人家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她慢慢的弯下腰,神情是那样的平静,祥和而庄重的把20元钱放在了水面上,转身看着一脸疑惑的我,静静的说,这是她的一点心意。那一刻,我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透过模糊的镜头,我拍下了那两张钱票,拉着她的手哽咽着说:"德德,(姨姨)对不起,没有让您看到辽河。"老人一脸幸福的说:"管它什么河,都是辽河水,都是母亲河。"一句话,释然了我内心的遗憾和愧疚。老人家说的多好啊!管它什么河,都是辽河水!都是母亲河!都是家乡的河!望着满载着西部锡伯儿女对家乡那浓浓深情的钱票,我的心也随着它在水面上漂呀——漂呀——慢慢的、慢慢的融入到母亲河的怀抱,融入到家乡的每一寸土地!

此刻,我不知道我要说些什么,我还能说些什么。

只有深深的祝福送给老人家,祝老人家健康、长寿!

愿喜利妈妈保佑所有的锡伯儿女安康幸福! 

伟大的锡伯族万岁!

巴图鲁锡伯乌克苏勒图门色!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