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文学库 > 西迁颂(清代·贺灵翻译整理)

 

西 迁 颂
贺灵 翻译整理
 
回首大清朝鼎盛岁月,西北边塞突然风云变幻,
准噶尔封建主倒行逆施,裹胁平民发动了叛乱。
 
大小和卓趁机而起,宁安的疆土上煽起了战火,
边塞的安全遭到了威胁,黎民百姓陷入了苦渊。
 
凶恶的叛匪张牙舞爪,外夷列强纷纷扶植亲信,
大清面对危难的局面,发出谕令要火速平叛。
 
康熙皇帝虽文武俱全,戡乱的宏志未能最终实现,
乾隆皇帝顺应天时民心,终于解除边塞的疾患。
 
胜利成果正亟待巩固,空阔的疆土上需遣兵驻守,
清廷内外引起纷纷议论,乾隆帝一锤筹策决断。
 
戡乱官兵要班师撤回,广袤的边陲急需调兵遣官,
垦戍边塞事关国计民生,重担落在了锡伯等族的双肩。
 
乾隆皇朝二十九年,锡伯部族史上非凡的一年,
高宗皇帝举起沉重的玉玺,一颗印章稳住了江山。
 
调迁锡伯官兵的谕旨,犹如闪电传到了盛京城中,
盛京将军接到圣旨,召文武百官商议调遣。
 
锡伯军民闻知圣命,男女老幼纷纷把大事相传,
嘎善里掀起了阵阵浪潮,奋争的呼声直冲霄汉。
 
要去遥远的边疆驻防,骑射技艺须要样样熟娴,
万里路途必有山高水险,体弱和病残不可挑选。
 
请求拣选的阵阵呼声,即刻牵动千家老少的方寸,
将军府里塞满点选信片,十五城里正群情振奋。
 
舍图肯将军遵照圣旨,精心点选了千户官兵,
留住的人们都忧心戚戚,远征的同胞忙碌不完。
 
出征的时刻已经来临,军民戎马轻装正待登程,
昔日同饮故乡一脉甜水,今日相别将天各一方。
 
相别的人们来到家庙,倾听长者讲述祖先的历史:
茫茫无边的兴安岭阿林,曾是锡伯部族的摇篮;
 
正当河清海晏的时候,锡伯部族突遭空前的患难,
匈奴贵族无情的铁蹄下,多少无辜被践踏摧残;
 
稀世罕见的嘎仙洞里,镌刻着祖先漫长的血泪史,
杜音率族离别亲生故土,寻求安暖向南方徙迁;
 
远征的部族历尽艰险,来到绰尔比拉旁安营扎寨,
岂知处处争斗处处战火,无辜的锡伯先人几易新主:
 
阿保机厄真统霸四方,成为锡伯部族的凶煞恶神,
铁蹄棍鞭时刻盖顶劈脑,哭嚎的人们度日如年;
 
迷途的孤鸟偏遭风暴,锡伯先人又落科尔沁厄真手中,
惨无人情的吴克善手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汗;
 
努尔哈赤又称雄边塞,古埒山上洒下了抗暴族血,
争战的烟火弥漫天地,锡伯又遭空前的危难:
 
科尔沁厄真仰鼻雄强,把锡伯部族贡献给了新主,
多灾多难的锡伯族民,日夜挣扎在群雄足间;
 
滚滚奔涌的绰尔河边,洒下了同胞自卫的热血,
嫩江两岸荒芜的黄土里,曾把勇士的尸骨埋掩;
 
雄伟的室韦阿林之上,饥民寻食的足迹还未消尽,
嫩江畔创建的锡伯苏苏,一夕变成了废墟一片;
 
弱小的部族遭到不幸,凶悍的统治者又随心弄搬,
戈壁荒漠上的单根苦草,任风雨吹袭任雪霜摧残。
 
历尽苦难的锡伯部族,又遭到了生离死别的命运,
大清皇帝唯恐他们生端,几次分散又数度调迁。
 
齐齐哈尔、墨尔根、伯都纳,留下首次调迁的呐喊,
大清开国首府盛京城里,锡伯迁进创建了家园。
 
边塞虽乱青壮不断赴战,妇孺老年犹处安平的家园,
迁居盛京的六十余年间,是岁岁丰载可谓乐年。
 
六十余年在一闪之间,锡伯部族被强令调迁塞边,
三千勇士即将负戈登程,故乡又要被人为隔远。
 
离别佳肴虽品种多样,可谁有心思前去一一品尝?
乡亲们的嘱托千句万条,远征的儿女铭记心中。
 
送别美酒虽醇香扑鼻,可还有谁去把它痛饮迷恋?
远征的儿女们手捧酒樽,难言的别情酒樽难盛。
 
昔日的乡亲谈笑风生,今日个个悲戚地肃穆深望,
只有那郑重的临别之言,胜过金银珠宝的分量。
 
四月十日难忘的一天,首批人马辞别美丽的故乡,
军民移动铅铸般的步伐,十步九回头踏上了征程。
 
四月十八日史籍永载,第二队人马在家庙里祭奠,
泪眼依稀生养我的山水,相别的同胞难舍难分。
 
年届垂暮的老爷尊公,又喊住了已经启程的孙子,
老人为何这般老泪纵横?难道此去难得再见容面?
 
饱经风霜的老莫昆达,又奔到吱呀欲碎的牛车旁,
取出那珍藏的世传家谱,交给亲人要世代相传。
 
历尽沙场的白发射手,取出祖传的弓箭挂在儿身,
再三叮咛继承父老遗志,不可辜负祖先的心愿。
 
望不见了故乡的倩影,听不到了乡亲熟悉的声音,
只有那催征的驼铃之声,陪伴着人马留在耳边。
 
走出从前驰骋的小路,离开六十余年相伴的故土,
荒漠野岭顿时一望无际,只有那驼印马迹依稀还见。
 
颠簸的牛车呀呀欲碎,瘦弱的驼马一路悲鸣不断,
克鲁伦路上苦行了数月,远征的队伍备受熬煎。
 
颠簸欲碎的牛车上面,日日增添初来乍到的生命,
疲惫的车夫稍有疏忽,牛车产妇会翻进深谷。
 
荒滩上骤起遮天狂风,飞沙走石不辨前进的方向,
妇孺老年缩在车底下面,月中婴儿又哭叫抖颤。
 
飞沙走石的荒漠沙滩,不见一棵驼马充饥的野草,
驼马耗尽气力原地蹒跚,重包沉驮在沿途抛撒。
 
身备的干粮仅够两月,军民挨饿失去了从前模样,
饥饿难忍的用野菜充饥,体弱的纷纷病倒地上。
 
人烟稀少的蒙古高原,远征的军民才走到了尽头,
横卧在大地的杭爱阿林,突然挡住行进的路线。
 
百鸟飞不到的山顶上,只见千年的积雪银光耀眼,
军民重振精神共勉登攀,艰难闯过了高峰险涧。
 
杭爱山远远抛在身后,踏上了扎布汗河右岸草原,
美丽景色叫人迷离扑朔,远征的人们意志顿振。
 
昼夜兼行已四个多月,乌里雅苏台已出现在眼前,
军民欢腾一一泪眼模糊,黑暗中犹如见到光线。
 
苍天不绝生灵的去路,大地怜悯疲惫不堪的军民,
乌里雅苏台地广人稀,要求在这里扎营歇肩。
 
疲惫的军民刚刚安身,领队传来整顿队容的命令,
查点清楚骆驼牛马和车辆,如数呈报等领队复命。
 
三千有余健壮的骆驼,十有八九在路上先后倒亡,
生龙活虎般的两千余马匹,已瘦骨嶙峋无法再用。
 
简陋沉重的牛车驼驮,怎能耐得坎坷路程的长颠?
同胞们精心筹备的行装,没有一个完整在身上。
 
八月末的蒙古大荒原,北袭的寒风渐渐迎面刺脸,
稀疏的枯草被寒风刮落,光秃的荒野袒胸残喘。
 
光阴逝去了两月有余,在此过冬还是要拔营续行?
阿木胡朗领队一时难决,噶尔赛协领不知何从。
 
军民得知领队的犹豫,纷纷前去说理又再三请求:
寒冬将临焉能继续行进?没有驼马会累死马牛。
 
两个领队犹豫又为难,去找乌里雅苏台将军商计,
将军成衮扎布通情达理,满口答应向清廷奏上。
 
乾隆皇帝随即谕准,就在乌里雅苏台休整队容,
驼马牛车就地调剂补充,等到来春继续前行。
 
送走了严冬春光明媚,无边无垠的草原复苏返青,
半年的休整期一晃就逝,远征的队伍准备起程。
 
英明的成衮扎布将军,雪中送炭怜悯远行的军民,
四个月的干粮一斤未缺,半年的茶叶一块不短。
 
领队们翻开进军蓝图,卸双肩的终点仍遥遥在前,
高山险水仍然层层交错,艰难险阻会重重阻拦。
 
三月初的杭爱阿林脚下,寒气仍在大地上流连忘返,
北袭的寒风穿膛又刺骨,军民们重又备受磨难。
 
扎布汗河里流水湍急,瘦弱的驼马休想只身蹚过,
不幸的人马掉进水里,顷刻之间会冲进漩涡。
 
队伍行进阿尔泰阿林,犹如蛟龙遮住前进的视线,
山顶上虽然还冰雪皑皑,山脚下正是花开春暖。
 
哈腊两湖水清澈如镜,湖边春色盎然绿草如毡毯,
远征的人们个个情振意奋,疲情倦意都一一云散。
 
科布多名城姗姗来前,领队们有令不得解驮歇肩,
只有振作群情继续奋进,才能越过那亘古高山。
 
阿尔泰山上雪水滚滚,正值大河横溢又四处泛滥,
插翅的人马亦休想越攀,军民又遇到莫大危难。
 
正在进退维谷的时刻,传来了噶尔赛协领的命令:
天地作孽征程受到阻拦,就地解驮水退再续行。
 
春日的太阳日渐和暖,眼看汹涌的雪水有增无减,
被困军民个个心急如焚,纷纷祈求苍天保佑平安。
 
身备的粮茶所剩无几,瘦弱不堪的驼马日日倒亡,
等待水退就是等待危险,远征的人们纷纷请求启程。
 
被迫决断的两个领队,即刻传下继续行进的命令,
阿尔泰山主脉无法穿过,要想过山得绕道而行。
 
科齐斯阿林高峻兀立,深涧和巨壑使人不敢正望,
胆怯的人们会魂飞魄散,瘦弱的驼马嘶叫哀鸣。
 
山脚下虽是春意盎然,山上犹如严冬又风雪不断,
单薄的人争相添加冬装,只怕变成他人的负担。
 
 
艰难穿过科齐斯阿林,驮重驼马已经倒毙了大半,
身备的干粮已消耗殆尽,险情似乎来到眼前。
 
领队协领已计穷谋尽,无奈派人向伊犁参赞求救,
远征的军民被困在路上,请火速派人前来救援!
 
疲惫的军民遇险遭难,用野菜充饥个个腹中滚鸣,
无奈一路缓进一路歇息,个个企盼伊犁的援兵。
 
额尔齐斯河来到眼前,咆哮的河水又阻挡了去路,
群议群策共谋渡关良计,决定构筑渡河的浮桥。
 
军民跨过了险滩恶流,英雄的足迹深深印在了河岸,
当年留下的锡伯渡美名,永世相传载人了史册。
 
布伦托海出现在眼前,在湖旁插上了无数营帐,
湖水荡漾春风阵阵轻拂,劳累的人们又增添力量。
 
美丽的景色怎能久恋?忍饥挨饿的人们无意玩赏,
接迎的官兵仍无影无踪,只有振作才有希望。
 
艰难缓行的刚强队伍,经过了小小的和布克赛尔,
塔尔巴哈台的美丽景色,为远征的人们久久赞叹。
 
察罕霍吉尔珠尔虎珠,它是不朽的史卷永久作证,
疲惫不堪的第一队人马,在此得到了参赞的接迎。
 
阿勒坦额墨沙嘛乌苏,在人们的记忆中永世难忘,
艰难行进的第二队人马,在此受到参赞的救援。
 
三个多月的远征路上,经受了无数的艰难和险阻,
两队开进博尔塔拉草原,眼前犹如换了人间。
 
清澈的博尔塔拉比拉,犹如蛟龙横在绿色缎带上,
远征的人们尝到边疆甜水,心中的激情无法表畅。
 
美好的疆土极目无边,美丽的地方不可解驮久恋,
趁和暖的夏日急速赶程,待到达终点再建家园。
 
来到雄伟的果子沟之中,谁不敬佩天工造作的美景,
山石巍峨呈现千姿百态,参天的古松昂首凝望。
 
山涧的雪水清澈见底,羊肠小道在脚下宛转,
幽密的松林上莺啼鸟啭,长征的疲累顿时烟消云散。
 
为景盘桓的远征队伍,不觉走出如画似图的美景,
歇肩的终点已近在眼前,一气开进了绥定城中。
 
伊犁将军传来了军令,在城中扎营暂时解驮歇息,
日后的归宿要商议请奏,要等待伊犁将军的复命。
 
漫漫多险的远征路上,诞生了三百五十余个儿婴,
不忍分离的四百余男女,悄声随队来到了边疆。
 
锡伯军民以耕种为生,随草游牧成为历史的画卷,
安置博尔塔拉随草牧放,不是锡伯共同的心愿。
 
英明果断的明瑞将军,亲临营地察访真情实况,
为了锡伯军民日后生计,安置村落让择地拓荒。
 
伊犁河南岸荒废日久,土地肥沃适宜垦种又牧放,
豁吉格尔地方自古著名,泉水草滩令世人入迷。
 
伊犁将军做出了决断:让锡伯军民移驻伊犁河南,
焦急的人们这才心安意平,绥定城中度过了半年。
 
乾隆朝三十一年正月,军民踏过冰河移到南岸,
美丽的土地上安营扎寨,迎来屯垦戍边的新春。
 
多么英雄的民族,多么伟大自豪的人民,
二十多月出生入死,徒步跋涉了二万里征程!
 
勤劳勇敢的锡伯军民,辞别世世代代相依的故乡,
移驻西北边陲屯垦戍边,英雄业绩永载史上。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