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其他资讯 > 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促锡伯文出版事业发展

 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促锡伯文出版事业发展

郭德兴 

    新疆人民出版社锡伯文编辑室是目前我区唯一的锡伯文(包括满文)出版机构。自20世纪50年代初设立以来,已出版小学课本、教辅、各类政治、文学艺术、科普译著以及古籍文献、辞书、研究著述等近千种。从该编辑室出版历史讲,改革开放以后,迎来了锡伯文出版的辉煌时期。尤其是进入21世纪,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强大,国家日益重视边疆少数民族出版事业的发展,设立全国民族文字出版专项基金,资助出版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帮助提高其文化素质。到目前,这一举措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新疆人民出版社锡伯文出版作为其资助对象之一,先后受到数百万元资金的资助,使一批锡伯族民间濒危古籍文献得以整理出版,编译出版数部基础性工具书。全面理顺这些项目资金的资助情况,可以展示党和政府对少数民族文化事业发展的重视和关怀。

    在新疆锡伯族民间,200多年来流传有不少清代满文语言、文学艺术、文化等方面的经典文献,这些文献,因年代久远以及纸张等因素,基本处于濒危状态。改革开放之后,这些经典文献,一是成为内地文物贩子的涉猎对象,他们通过中介人进行收购;二是一些所谓的文人以搞学术研究的名义,用各种手法搜集这些资料,使其先后流失很多,目前已无法知其所在;三是一些收藏有这些文献的老者逝世之后,其后代往往将其按逝者意愿进行陪葬,使之人为损毁。如果不及时进行抢救和保护,以后还将继续流失和损失。因此,抢救工作具有紧迫性和很强的文化意义,是新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遗产的重要抢救性出版项目之一。此外,自清代以来,锡伯族民间艺人还将适合“念说”(锡伯族民间一种带声调的说书形式)的汉文古典文学名著和历史典籍,译成满文(锡伯文)代代传抄。至民国初年,中国重要的各类汉文典籍译本以及语言工具书等,均可以从锡伯族民间相寻。例如:《三国演义》《三国志》《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聊斋志异》《西汉演义》《东汉演义》《唐代演义》《南宋演义》《前七国》《列国演义》《封神演义》《西厢记》《好逑传》《南宋传》《金史》《辽史》《资治通鉴纲目》《东华录》《异域录》《孙子兵法》《论语》《孟子》《中庸》《大学》《诗经》《礼经》《易经》《周易》《春秋》《女论语》《道德书》《老子道德经集注》《三字经》《菜根谭》《醒世要言》《四本简要》《千字文》《小学》《幼学》《忠孝经》《孝经》《三字经注解》《圣谕广训》《圣训》《御制性理精义》《劝善文》《劝善经》《劝善要言》《劝学文》《圣孝鉴》以及《古文》《古文渊鉴》《唐文》《满洲语》《清文备考》《满洲类书》《清文类腋》《满汉文四种》《满洲翻论》《翻译话条》《满汉成语》《六部成语》《总纲成语》《成语汇编》《正字通》《清文总汇》《清文类书》《清文汇书》《清文类汇》《清语摘抄》《初学必读》《钦定清语》《新旧清语汇书》《清文总汇》《大清全书》《清文全书》《清汉文海》《满汉袖珍字典》《清文鉴择录》《御制五体清文鉴》《三蒙字解》《一学三贯》《三合便览》等;还有大量佛经译本、医药书籍等。至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众所周知的数次文化浩劫,锡伯族民间的这些文化典籍同样所剩无几,劫后余存者,也因种种因素,许多处于濒危状态,还有一些继续在流失,抢救和保护势在必行,而且已至刻不容缓的地步。因此,自民族文字出版专项基金设立以来,新疆人民出版社将锡伯文出版的受助重点始终放在抢救这些濒危古籍文献之上,使数百万项目资助资金都用在了刀刃上,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在项目的具体策划、组织、操作和编纂过程中,我社专家型资深编辑贺灵始终起了关键作用。他与责任编辑郭德兴等多次到锡伯族民间调查和掌握自古流传的古籍文献的保存情况,甄别版本的优劣,组织拍照和扫描,制订编纂方案等,使项目实施和申报得到了强有力的保证。

    2008年,全国少数民族优秀图书出版资金资助贺灵策划申报、佟玉泉、佟克力编《锡伯族民间散存清代满文古典文献》。本书所收录的44件古典文献均为清代以来在锡伯族民间传抄和保存的有关锡伯族以及新疆伊犁地区历史、文化、宗教等方面的资料。其中绝大多数为原件,少数为佚失原件的复印件或传抄件。如《太平寺碑记》《锡伯营总管档房事宜遗稿》《图伯特神位献词》《同治年间纪事》《伊犁事变记(14)》《清朝同治初年至金顺将军进驻伊犁前后情况》《顿吉纳见闻录(15)》《喀尔莽阿禀帖》《喀尔莽阿书信集》《喀尔莽阿子孙奏呈》《伊犁各营官兵卡伦事宜》《自京城至伊犁驿站数目及名称》《钞记信函公务之稿》《锡伯营镶红旗爱新泰牛录官兵三代丁册》《×××三代丁册》《安佳氏三代清册》《万姓同谱》《萨满场院书》《祈告祝赞祷告神歌》《萨满治病时送三个白色巫尔虎神歌》《祝赞祈告祷告神歌》《为萨满送巫尔虎神歌》《萨满神奇之谕》《辉番卡伦来信》《喀什噶尔之歌》《三国之歌》《关公过五关曲》《喇嘛经》《礼经(13)》《土地经(13)》《劝善经》《孔明卦》《宝金图》《中医秘方》等。书前附有100多幅锡伯族民间保存的古典文献和已经整理出版的相关古籍图书图片。本书的出版,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即抢救和保存了诸多濒危古籍文献。但是,书出版数年之后,我们再回访这些古籍文献的保存者,得知许多原件也已不在原保存者手里了,想必已经流失。

    2010年(全国)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资助出版贺灵编《锡伯族民间传录清代满文古典译著辑存》(上下),书中收录了自清代以来在锡伯族民间广泛传抄的满文译著《三国演义》《西汉演义》《杨家将》《施公案》《清史演义》。这些文献都具有很好的满文文献研究价值。

    2011年(全国)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资助出版贺灵策划主编《锡伯族濒危朱伦文化遗产》(14,第4卷为上下册)。顾名思义,本套书收录的均为濒临灭绝的文化遗产。收录了在锡伯族民间代代传抄的《西游记》《梁山小将》《包公狄青传》《封神演义》《杨家将全传》《胡姓传》《大八义》《罗通征北记》《岳飞传》等。在清代,清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和智力,在规范满语满文的同时,编辑语言教材,编撰有关教科书、辞书、训导类图书,翻译汉族古典名著(锡伯族称为“朱伦”)及佛教经典等,至乾隆间,各类文化读物和辞书大量被推出,大大丰富了各级官吏及文人儒士的文化生活。这些读物通过各种途径,又广泛流入到伊犁锡伯营,在锡伯族民间形成了独具特点的朱伦“念说”和传抄活动。通过念说活动的广泛开展,没有掌握满文的锡伯族群众,不仅逐步能听懂满语书面语,还被动吸收了各类文化信息。本套书的出版,抢救和保存了锡伯族民间珍贵的文化遗产,具有不可忽视的文化意义。

    20122017年,(全国)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资助出版贺灵策划主编的《中国古典名著译丛》(—至五辑共94册)。在申报该《译丛》第一辑时,主编和责编根据所搜集和掌握的资料,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主编决定将项目搞成一至五辑连续项目。

    第一辑为2012年资助项目,总20册,收录了4部作品。第一部为古典名著《水浒传》的锡伯文译本,分为16册,第二部为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分为112册,满文汉文双语合璧,第三部为古典名著《西厢记》,系汉满合璧手抄本,第四部为清图理琛撰《异域录》。

    第二辑是2013年资助项目,收录了4部作品。第一部为汉满合璧《聊斋志异》16册,第二部为锡伯文《薛丁山征西》,第三部为锡伯文《薛刚传》,第四部为锡伯文《狄青传》12册。总10册。

    第三辑为2014年资助项目,收录了10部作品。第一部为满汉合璧《论语》,第二部为满汉合璧《大学中庸》,第三部为满汉合璧《礼记》,第四部为满汉合璧《易经》,第五部为满汉合璧《孟子》,第六部为满汉合璧《诗经》,第七部为满汉合璧《书经》,第八部为满汉合璧《春秋》16册,第九部为满汉合璧《资治通鉴》14册(第4册为上下卷),第十部为锡伯文《清史》13册。总21册。

    第四辑是2015年资助项目,收录了9部作品。第一部为满文《古文渊鉴》112册,第二部为满汉合璧《古文正义》,第三部为满汉合璧《合璧古文》12册,第四部为锡伯文《汉书》12册,第五部为满汉合璧《大学衍义》16册,第六部为锡伯文《列国志》12册,第七部为锡伯文《大唐西游记》13册,第八部为满汉合璧《圣谕广训》,第九部为满文《百二老人语录》。总30册。

    第五辑是2017年资助项目,收录了29部作品。第一册收录了《三字经》《孝经》《千字文》《弟子规》《小儿语》《幼训》《劝善要言》《七训须读》,第二册收录了《翻译养真集》《庸言知旨》,第三册收录了《金史》,第四册收录了《朱子节要》《满汉合璧性理》,第五册收录了《醒世要言》《翻译六事箴言》《延寿格言》《兰亭记》,第六册收录了《孙子兵法》《吴子六篇》《集腋录》,第七册收录了《满文历法》《性理真诠》,第八册收录了《读史论略》《御制翻译全韵诗》,第九册收录了《西域同文志》,第十册收录了《词联诗赋》《洗冤录》,第十一册收录了《礼记》(上),第十二册收录了《鸿雪因缘图记》(上下)。

    20152016年,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又资助了锡伯文编辑室申报的《现代汉语词典》翻译项目和《汉语成语大词典》的编译工程。该两个项目的实施和完成,将对锡伯语言文字的规范,起很大的推动作用。

    在清代,锡伯族完整接受了满语满文。清朝退出历史舞台,满族基本融入汉文化体系,放弃了自己的语言文字,而新疆的锡伯族不仅没有放弃满语满文,而且以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将满语满文少许改造后成为本民族语言文字,用该文字翻译各类汉族古典名著,其中就将汉文儒家经典、汉文诸多古典名著奉为至宝,译成锡伯文进行代代传抄,二百多年来,它成为锡伯族人民学习汉文、了解汉族传统思想文化的重要经典。在这些译著中,保留了极其丰富的锡伯语和满语书面语词汇,对学习锡伯语和汉语者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资料。《中国古典名著译丛》的出版,对汉族锡伯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目前,锡伯族基本接受了汉文化,与汉族的同化速度日渐加快,其传统文化正在消失殆尽,因此,出版这些汉文古典名著译著具有极为重要的文化价值和现实意义,因为在锡伯族基本通用汉语汉文的情况下,作为经典名著中的文学语言,它保留了一个民族的原生态语言词汇以及语法结构,并且用双语对照的形式出版,对学习语言确实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过去,采用这种形式的并不多,因而,在目前国家和自治区十分提倡双语教育的形势下,其文化意义确实极为突出,应积极提倡。

    全国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的设立,对挖掘、整理、抢救边疆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确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对人口较少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抢救和保存,更具有重大的文化意义,也为保持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多样性做出了特殊贡献。希望以后更为加大资助力度,让少数民族更多的优秀传统文化遗产千秋万代留存于世。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观点或立场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