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学会介绍
组织机构
学会章程
网站主任:顾克明     
网站主编:锋 晖
副主编:关晓东、佟文娟
网站设计:锋 晖
网站维护:锋 晖
 
联系人:锋晖 13639903668     
邮箱:798326044@QQ.COM 
首页 > 锡伯资料库 > 专题库 > 锡伯家庙――太平寺的历史变迁(李

 锡伯家庙――太平寺的历史变迁

 云霞 

摘要清朝康熙年间,锡伯族从伯都讷、齐齐哈尔等地迁至盛京(今辽宁省沈阳市)后不久,就自己筹集银两,建立了锡伯家庙。从此,它成了一个民族守望了三个世纪的精神家园。三个多世纪以来,锡伯家庙历尽沧桑,在新世纪里,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终于得以修复和重建。锡伯家庙,是锡伯族早期唯一的也是最珍贵的历史遗迹,它不但是锡伯族人心中的“圣地”,也是弘扬锡伯族“西迁”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

关键词:锡伯家庙;历史;沧桑;变迁 

清朝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至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锡伯族从伯都讷、齐齐哈尔等地迁至盛京(今辽宁省沈阳市)后不久,就自己筹集银两,在盛京城外攘关门外(现址是沈阳市和平区皇寺路一段太平里21号)建立了锡伯家庙,从此,锡伯族有了自己的宗教活动场所。

一、民族的精神家园

(一)家庙的建立及布局

  锡伯家庙,又称太平寺,始建于清朝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据太平寺的满文碑文记载:“康熙四十六年,锡伯部众筹银六十两,购房五间,建立太平寺。”太平寺初建时,只有五间青砖瓦房。乾隆十七年(1752年),扩建了大殿三间、两厢配殿三间及正门三间等主要建筑物,成为一座较为完善的家庙。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修葺一次。

太平寺整座寺院近似长方形,占地面积为12406平方米,坐北朝南。共有殿房三十五间,建筑面积为958.59平方米。院内布局整齐,修建较好。东西两院,中间由一道1.5米高的花墙隔开,花墙中间修有两座月亮门,使寺庙院中有院,显得更加古朴典雅。在一条从南至北的中轴线上,有前殿、中殿、后殿。前中两殿之间,东西两侧有配殿。后殿西侧有关帝庙,东侧有文昌殿和龙树殿。龙树殿东边有三间禅房,是寺内住持喇嘛居住的地方。靠东边的墙有十间僧房,称为连十房,每间大小与民房相同,是寺内喇嘛僧徒们居住的地方。其北有一小门,通往实胜寺。靠北边的墙边有一间房,是寺内的厕所。

前殿,又称天王殿,位于家庙的南端,比中殿略小。殿内东西两侧相对而立泥身彩塑丈高四大天王像。中间为过道,前后都有门。此殿前门平时不开,只有节日或举行较为隆重的集会时才打开通行,日常出入都走旁边的正门。

正门,三间,位于前殿东侧约15米处,与前殿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中间为门洞,门外面正上方砖上刻有“太平寺”三字。平时出入均由此门。

前殿门的正上方悬挂一块长方形的黑漆木匾,匾额上横刻“锡伯家庙”四个贴金斗方字,字体雄浑遒劲。匾额的偏左上方竖刻着“会末”二字,左下方竖刻有立匾人的官职姓名,从右至左分别为:“镶黄旗协领色普鉴额、正白旗协领常庆、正蓝旗协领连寿、锦州佐领希郎阿、兵部员外郎锡临泰、刑部笔帖式嵩年。”在官职姓名下面的中间部位,有“等敬立”三字。均阴刻。匾额的左边,自上而下竖刻“□□年榴月吉日谷旦”等字,系立匾时间,字亦阴刻,因磨损严重,其年份字迹已无法辨认。该匾长250厘米(被锯掉一部分,被锯部分只有“锡”字的“易”部分,没有别的字),宽98厘米,厚5厘米。原匾保存于沈阳故宫博物院,现复制一块,悬于修复后的前殿南门的正上方。

中殿位于前殿与大殿(后殿)之间。位于前殿之北约25米处,东西长11.3米,南北宽9.7米,高约8米。南面有门,门前铺砖为台。台之东、西、南三面有台阶,各三层。殿内正面供奉释迦牟尼铜像,高约80厘米。两侧斜排八大菩萨铜像,制作较小。靠墙两侧,存放经书。

后殿,又称大雄宝殿,位于中殿北约22米处,比中殿略大,是家庙的正殿。其南面有门,门前铺砖为台。台之东、西、南三面有台阶,各三层。

大雄宝殿内,正面供奉木刻释迦牟尼盘腿坐像,高约2米。两边有过去、未来两佛像,高约2米。两侧有泥塑3尺高的十八罗汉像。后墙上方悬有“大雄宝殿”之匾额,左右各有竖联一条,其文不详。在过去、未来两佛像前,各有长方形木牌一块,上面用汉字刻写了修建家庙时捐银协助人的姓名、官职及其捐银数目。

关帝庙,位于后殿之西,两间,与大殿相连。门楣正上方悬挂兰漆木匾,上刻“浩然正气”四个金色大字(匾长约1米,宽约50厘米,咸丰年间立)。殿内正中供高5尺关公半坐像,由藤条制成骨架,外塑彩色泥身,工艺精细,神态威武。两侧有关平、周仓4尺高站像。在关公坐像的后上方悬挂“威震华夏”之木匾。

文昌殿,位于后殿之东,两间,与后殿相连。殿内正中供5尺高泥塑文昌坐像,西边供4尺高日公坐像,旁边站童怀抱太阳;东边供4尺高月公坐像,旁边站童怀抱月亮。门楣上方悬挂“文光普照”之木匾。

东西配殿,位于中殿与前殿之间。大小与民房同,西配殿三间,红柱青砖,木板地,殿内供有金刚护法佛、五方护法佛、大威德护法佛等诸尊佛像。东配殿四间,是喇嘛诵经堂,殿内藏有康熙年间请的秋密经、诸品经、大宝积经、华严经、第二大般若经、律师戒经等经文。东西配殿相距约25米。

胡仙堂,俗称小庙,位于太平寺的西南角,坐南朝北,高约2.5米,长约2米,宽约1.5米,为青砖仰瓦。里面供有胡仙(即狐仙)牌位,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焚香上供。

太平寺围墙高约2米,厚约40厘米,周长约250余米,墙头呈阶梯状。院内遒劲挺拔的苍松翠柏,枝繁叶茂的古槐亭亭如盖,每到槐树开花之季,缕缕清香,随风飘洒,沁人心脾。院外杨柳依依,枝叶婆娑,整座寺院肃穆、静谧。

太平寺有喇嘛七人,达喇嘛一人,负责全庙事务。庙内供奉神佛像79尊,甘珠尔经108部,礼器(供器)11件。小宝塔、石碑、匾额、石狮子等文物16件。

(二)太平寺石碑

  在家庙的正门前两旁立有石碑两块,其一刻以汉字,今下落不明;一刻以满文,二碑内容相同。该满文石碑,今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此碑高144厘米,宽57.5厘米,厚20厘米并附座,座长78厘米,宽、高各为50厘米。碑身四周刻有花纹,座为须弥纹。该石碑刚被发现时,尚完好,并有人将碑文抄录拓摹。但后来,却断裂为两段,个别字迹已残缺,但多数字迹仍清晰可辩。

碑的阴阳两面均镌有满文。碑阳额首刻有满文两行四字:tumen jalan enteheme ulabuha汉文译为“万世永传”。碑身刻有五行二十四字,译文为:

 

嘉庆八年七月十六日恭立

  袭爵领催  柱林泰

  庙  祝  花山保

  领  催  阿丹珠

  领  催  明 保

 

碑阳记录了立碑的年月和立碑的锡伯族人的官职及姓名。据此可知,该碑立于清朝嘉庆八年(1803),农历七月十六日,距今207年。

碑阴额首也刻有满文两行四字:tumen jalan enteheme ulabuha,汉文译为“万世永传”。碑身刻有满文十三行,二百二十字,现残十六。译文如下:

 

集三世无量诸佛之典,推广三乘教义,光大释迦牟尼佛法,青史世传之锡伯部,原居海拉尔东南扎兰托罗河流域,后于齐齐哈尔、墨尔根、伯都讷等地被编为七十四个牛录,生息四十余年。康熙三十六年,圣祖仁皇帝施与高恩厚典,将锡伯人等编为三队,于康熙三十六、七、八年移入盛京,分驻各地效力。康熙四十六年,锡伯部众集银六十两,购房五间,建立太平寺。从京城请来甘珠尔经一百零八包,每年四季集合众喇嘛,诵经不已,其愿永偿。乾隆十七年,协领巴岱、佐领殷德布、阿富喜等,众锡伯合力修建大殿三间、两侧配殿三间、正门三间,供奉三世佛。四十一年,协领罗卜桑、喇西、特固素、卓第等众锡伯合力修茸寺庙,设立宗喀巴佛、五通天神、四天王像,并增请般若经,每年四季诵之不绝,永无穷矣。

嘉庆八年七月十六日,梨树沟边门章京加一级记录二十一次华沙布敬立。

 

该石碑以满文记载了锡伯族的早期活动地域及南迁盛京的历史事实,及太平寺的修建等,是至今保存和发现的有关锡伯族历史的重要文物之一,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据新中国成立初期主持太平寺的喇嘛白光武(白光武是最后离开锡伯家庙的蒙古喇嘛,汉语说得很流利)介绍说,太平寺正殿前面东西立石碑各一块,西边的是满文的,东边的是汉文的,内容一样。石碑高3尺5寸,宽1尺9寸,现仅存一块。1959年,新疆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派吉庆、肖夫、温银山、李子谦等诸同志前去辽宁省进行锡伯族社会历史调查时,在东北的李力、安文溥等锡伯族同胞的指引下,去太平寺访古,在该寺大门外发现这一满文石碑并当即抄录下来,肖夫将其译成汉文,于1981年发表了《太平寺碑文》一文。关于此满文石碑,还有王钟翰的《沈阳锡伯族家庙碑文浅释》,铁玉钦的《沈阳太平寺锡伯碑考略》,赵展的《锡伯族源考》,赵志强、吴元丰的《锡伯家庙碑文考》等多位专家学者的译文及考证研究。

(三)主要宗教活动

太平寺每年举行两次祭祀关公的活动,一次是农历五月十三,祭关公单刀赴会;一次是农历六月二十四,祭关公的生日。

每年正月初八至十五,四月初八至十五,举行庙会。这时,北塔法轮寺锡伯喇嘛(法轮寺的喇嘛都是锡伯族),辇载法轮寺释迦牟尼铜佛像,由两名小男孩扶着,经小北门、中街,来到太平寺。一路上,鸣放鞭炮,甚是热闹。初九、初十念经。会毕,送回释迦牟尼像,其仪式如之。

最隆重的庙会是农历四月十八的娘娘庙会,这天大开庙门,锡伯族群众拿着供品、香烛到太平寺,举行祭祖活动,锡伯族喇嘛念太平寺经文,为大家祝福。锡伯族西迁新疆伊犁后,这一天更成了东北和新疆的锡伯族怀念亲人和思乡的日子(后来,这一天成为民族传统节日――西迁节),每年这里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祖活动。

农历六月十五至八月初一,举行念经活动。念完一部甘珠尔经,听者捐钱。此外,每日午间还举行念太平经之典。逢年过节,锡伯族人(还有其他民族)络绎不绝地来到太平寺,听喇嘛念经。一年四季,香火不断,焚诵不绝。

太平寺是一座喇嘛教寺庙,但它并不是一座纯粹的喇嘛教寺庙,庙内除供奉释迦牟尼等佛像外,还供奉关公、周仓、文昌等,说明锡伯族早就受到中原汉文化的影响。此外,还供奉龙王、胡仙等。太平寺供奉的诸佛像,反映了当时锡伯族的宗教信仰。锡伯族在历史上曾信仰过萨满教、喇嘛教等,但是,始终没有形成统一的宗教信仰,这反映了锡伯族兼容并包的民族性格和善于学习其他民族文化的博大胸怀。

二、家庙的记忆

太平寺远非一般的宗教寺庙,它是锡伯族的家庙。从建庙之日起,它便由锡伯族人经营管理。锡伯家庙是锡伯族早期唯一的也是最珍贵的历史遗迹。如今,锡伯家庙是全国众锡伯心之所系和民族的精神家园。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这里都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锡伯族同胞,共同祭祖,畅叙亲情。

(一)家庙的记忆

锡伯家庙何以成为全国锡伯族同胞心中的圣地?这要从锡伯家庙所承载的一段重要的历史记忆――锡伯族西迁说起。

清朝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清政府从盛京(今辽宁沈阳)及其所属诸城抽调锡伯族官兵连同眷属共计4295人分两批出发迁到新疆伊犁去屯垦戍边。在农历的四月十八日那天,就是第二批锡伯官兵即将西行的前一天,锡伯族同胞们,聚集在锡伯家庙――太平寺,为即将西行的亲人饯行。他们杀猪宰羊祭奠祖先,焚香祈祝平安,依依惜别的酒,难分难舍的情,“要带好路上用的吃什,装好保佑子孙平安的喜利妈妈和保护六畜兴旺的海尔堪玛法。”到了遥远的西北边陲,要为今后的生计着想,“bana i langgū be gaisu ,wargi abka de tariki”(带上故乡的南瓜,种在西天)。翌日凌晨,勇敢、倔强的锡伯人,带着亲人的嘱托,踏上戍边的征程。“骨肉同胞再见吧,不要难过悲伤,擦干你们的热泪,祝福我们吧”。锡伯族官兵及其眷属赶着牛车,扶老携幼,一路上,他们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经过了一年零四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于第二年的七月二十二日到达了新疆伊犁。这次西迁,使锡伯族从此分居东北和西北,遥遥万里长达二百五十余年。

人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骨肉同胞的生离死别。锡伯家庙见证了锡伯族这一重要历史时刻,记载了这次西迁壮举。从此,这里成为东北、西北两地同胞思念亲人的圣地。尤其是对于西迁新疆的锡伯族及其后裔,家庙的意义就如同麦加对于穆斯林的意义一样,它是锡伯人神圣的精神家园,是他们心中神圣故土的象征。每年农历四月十八的西迁节都有新疆的锡伯族同胞前来拜谒家庙。新疆的锡伯族同胞,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锡伯族老人,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回到老家――盛京,为家庙上一柱香,磕三个头。

(二)家庙的经管及被毁

留在故乡的锡伯族人,为了使家庙得到不断地修缮和香火不断,众人又集资购买了一些土地、房屋作为庙产租赁。据《沈阳锡伯族志》记载,有资料可查的有:在小西关(现沈阳市小西路4段32号)有一栋二层小楼,上下各三间,后院有三间青砖小瓦房,这些房屋当年出租给“馥兰东”糕点店。在小西关大井沿(现沈阳市小西路3段72号),买门房五间,后院瓦房五间,厢房三间,当年出租给一家磨房。又在大西什字街(现沈阳市沈河区祥云南路)买瓦房九间出租,1944年不慎失火,七间正房被烧毁,仅存两间厢房。另外,还买了一些土地,如家庙西边的共和商场(现北市菜市场),原是一片菜地。这些房地产每年可以有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用这些收入作为锡伯家庙太平寺的一切经费支出。

由于锡伯家庙日趋完善,庙产增多,所以设立了会首,负责管理太平寺。会首一般都由锡伯族中有威望的官员充当。会首名曰经管太平寺,实则只是过问一下家庙的修缮、保护,经济收支等一些大事情,并不是事事都亲自管理的。经常管理寺内一切产业与经济收支的是太平寺的住持,住持是由会首决定的。

新中国成立前夕,锡伯家庙太平寺已遭破坏停止了一切活动。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5月15日,沈阳市北市教育局占用锡伯家庙――太平寺办学,共占庙内七间东西配殿,十间东厢僧房,还有正门三间,名为太平寺群众小学。1953年,为落实民族宗教政策,小学校奉上级指示,搬出太平寺。但1955年,太平寺庙内的十间东厢僧房又被北市区第一车辆零件生产合作社占用办厂。1958年,改厂名为沈阳市摩托车厂,并占用三间前殿(正门)、三间中殿、三间后殿和七间东西配殿。1959年占用禅堂,并开始拆毁四间东配殿。1967年又拆毁西配殿,在原地建厂房,前殿(正门)及门房(侧门)也先后被拆除,在原地建二层楼房。1972年改厂名为沈阳市缝纫机零件一厂。两块石碑被搬走,汉文石碑不知去向,一些有很高史料价值的珍贵文物被荡涤一空。1974年,拆毁大殿、关帝庙和文昌殿、禅堂等,在大殿东西关帝庙和文昌殿的地基上盖起了二层半楼房,作为车间及库房。在近三十年中,随着工厂的变迁,寺庙建筑除中殿留个骨架作为车库没有被拆除外,其余三十余间全部被拆毁改建。

太平寺的庙产由房产部门管理,小西路的二层六间小楼被小西公社占用,楼下为建华金属编织厂,其余房屋均被房产局出租给居民住用。

三、修复和重建

(一)中殿的修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贯彻落实,东北、新疆两地锡伯族群众要求修复太平寺的呼声越来越高。许多锡伯族人士说要求修复太平寺是为了保护历史遗迹,把它变成研究锡伯族历史和对锡伯族子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场所。辽宁省政府和沈阳市政府对此非常重视,1983年,沈阳市民族事务委员会拨款3万元,对太平寺仅存的三间中殿进行了修缮。1985年6月,依照原样复制了满文石碑一块立于中殿东侧。殿前2米围有铁栅栏,以便保护。

锡伯家庙太平寺的中殿修复后,中殿暂辟为锡伯族文物陈列馆,陈列着“锡伯家庙”匾额、弓箭等兵器、喜利妈妈等。此外,还有太平寺介绍、西迁介绍及鲁迅美术学院安迪(锡伯族)所绘制的西迁图等。每逢锡伯族聚会或有新疆等地的锡伯族同胞到沈阳,往往都要前去太平寺瞻仰参观。

1985年3月,锡伯家庙――太平寺被沈阳市政府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全面修复和重建

锡伯家庙是我国仅存的锡伯族文物实体,是珍贵的历史遗迹,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所有锡伯族同胞心中的圣地,凝聚着所有锡伯人的感情,牵动着所有锡伯人的心。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锡伯家庙的破坏程度令所有的锡伯人痛心。“故里寻宗,东西一源”,新疆的锡伯族同胞每当回到“第一故乡”――沈阳时,都要去家庙拜谒。目睹家庙的破败景象,无不痛心疾首,感慨万分。多年来,全国各地的锡伯族一直强烈呼吁和要求有关部门认真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对遭受严重破坏的锡伯家庙尽快给予全面修复,还家庙以历史的本来面目。

由于占用太平寺的沈阳市缝纫机零件一厂(后改名为沈阳市包装机械厂)是集体所有制单位,沈阳市地方财政部门难以解决工厂的迁厂费用,因此全面修复尚有许多困难。同时,在原锡伯家庙区域内除沈阳市包装机械厂外,还有和平区房产局第一房产经理公司北市管养站,以及居民81户。

锡伯族二百多年的期盼――修复锡伯家庙,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19843月,由辽宁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组织召开了“全国首届锡伯族历史和文化古迹研讨会”。会上,专家学者呼吁应抢救锡伯族的历史文化遗产,尽快修复锡伯家庙。为此,1984419日,《光明日报》总编室编的《情况反映》(机密)第75期(总第2785期),专门编发了驻辽宁记者站的苗家生所写的题为:“参加锡伯族古籍编辑整理工作讨论会的专家呼吁应全面修复沈阳太平寺,希有关部门在财力上给予支持”的文章。《情况反映》中说:

 

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呼吁对遭受严重破坏的重要历史遗迹――沈阳太平寺(锡伯家庙)应全面修复,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从财力上给予支持,并把其列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1985年9月24日,辽宁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以文件的形式向国家民委文化司打报告,要求国家民委能积极采取抢救措施,为尽快全面修复锡伯家庙在资金上予以必要的资助。

1997年,原沈阳市副市长、人大副主任全雅山,辽宁省政协常委、农工民主党辽宁省常务副主任委员、沈阳市锡伯族联谊会理事长关在汉等沈阳市各界锡伯族代表38人联名给沈阳市政府、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沈阳市政协、中共沈阳市委统战部、沈阳市民族事务委员会等部门写信。19971210日,沈阳市市长批示:

 

①将包装机械厂搬迁或与其他企业合并,将占地全部腾出,动迁费由区里筹集或解决。

②尽快恢复原锡伯族家庙,建设费主要由市里出,同时号召锡伯族集资,共同建好,并交由锡伯族选出的联谊会负责管理。请抓紧定方案。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市长的批示却没有得到有效的落实。锡伯家庙的修复一再搁浅。

为此,全国各地的锡伯族代表多次协商,共谋解决之计。已故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吉庆,《锡伯族简史》的主要编写人员肖夫,国家文化部民族文化司司长关鹤童,民族出版社社长德林,以及《锡伯族源流史纲》的作者、沈阳市文史馆的白友寒,沈阳市的鄂永昌、关文跃等许多锡伯族同胞都十分关心锡伯家庙的修复问题。多年来,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辽宁省及沈阳市的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也多次上书、提案,大声疾呼,要求修复锡伯家庙太平寺,但都未能如愿。

20021月,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省政协常委、农工民主党辽宁省常务副主任委员、沈阳市锡伯族联谊会理事长关在汉在辽宁省政协八届五次会议上提交了《重视保护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文化古迹》的提案。他在提案中说:

 

锡伯家庙是锡伯族迁徙的历史见证,是锡伯族仅存的早期历史遗迹。它是锡伯后人心中的圣地,凝聚着全国锡伯人的感情,牵动着全国锡伯人的心。锡伯家庙历经沧桑,已遭受严重破坏,属地逐渐被蚕食。从80年代开始,全国各地锡伯族同胞和研究锡伯族文化历史的专家学者、有识之士就一直在强烈呼吁,要求政府全面修复锡伯家庙。20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沈阳市高楼鳞次栉比,而锡伯家庙之破败景象却依然如故。全国各地锡伯族同胞,特别是阵守祖国大西北边陲的锡伯族子孙,每回故里沈阳都要去家庙祭祖,看到祖庙此情此景,心情何等沉重。锡伯族仅存的历史遗迹,不仅是锡伯族的历史遗产,它和所有民族的文化古迹一样,是人们应该珍视的中华民族瑰宝。除了沈阳,再也寻觅不到锡伯族具有这样悠久历史的遗迹,可谓凤毛麟角。那么,我们不仅要问,“锡伯家庙”问题为什么一拖再拖,迟迟得不到解决?是经济问题,是认识问题,还是重视问题?总之,我们要求有关部门能认真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和文物保护法,尊重锡伯族同胞的感情和多年的企盼,还锡伯族家庙以本来面貌,让锡伯家庙为改革开放的沈阳展现出新风采。

 

2001年12月5日,《沈阳日报》发表“关于北市地区改造招商的公告”(以下简称“12·5”公告),此公告发表后,在沈阳市乃至全国的锡伯族群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按照此方案,锡伯家庙并不能按原样恢复。对此,锡伯族群众难以接受。家庙,是锡伯族祖先的“私产”,这是无法改变的历史事实。锡伯族同胞期盼多年的心愿、多年的等待,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这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个公告的发表,极大地伤害了锡伯族人的感情。而锡伯族的族内领导在顾全大局的情况下,不断地做锡伯族群众的安抚工作。与此同时,他们也在积极地向和平区及沈阳市政府反映情况。为此,2002130日,在辽宁省农工民主党会议室召开了沈阳市锡伯家庙管理委员会、沈阳市锡伯族联谊会领导干部会议。

会议由关宝学主持,关宝学首先介绍了家庙恢复问题的工作进展情况。他说:

 

家庙的恢复是锡伯族同胞多年的心愿。沈阳市委、市政府对此很重视,主要领导曾作过多次批示,发过纪要。沈阳市民族事务委员会支持家庙按原貌恢复的态度是明确的。2001年年末,和平区政府就北市地区改造也召开了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部分锡伯族领导参加的座谈会。会上,关在汉等同志就家庙的恢复问题充分阐述了我们乃至全国锡伯族同胞的意见,受到与会领导和代表们的肯定和赞同。根据和平区政府领导的意见,希望锡伯族能尽快上书给陈政高市长,请求多给和平区一些政策倾斜。我们按时将信送上,为领导的决策及时提供了相关的资料。

 

同时,他还就锡伯族群众反映的主要问题作了介绍,接下来,与会人员都积极发言,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形成一个会议纪要,通过正规的渠道,向沈阳市民委和沈阳市政府反映情况。

对于这次会议,由关在汉整理形成了一份“关于恢复锡伯家庙――太平寺问题”的会议纪要。在这份长达8页的会议纪要中,与会的各位锡伯族代表对于家庙的恢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1)此纪要作为对《沈阳日报》“12.5”公告的反馈,立即上报沈阳市民委,并请沈阳市民委能将此纪要如实上报市政府和陈政高市长。

(2)关于家庙的恢复,我们再一次阐明必须按历史原貌恢复,寸土不让,不留历史遗憾。

(3)为尽早求得此事的解决,强烈要求约见陈政高市长对话。

 

200237日,全国政协委员关在汉等三名委员联名在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上提交了《强烈要求重视保护人口较少少数民族文化古迹》的提案(第1357号提案),被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的《政协信息》要目第11期采用。

2002815日,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对关在汉等委员在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的第1357号提案给予了答复。答复中说:

 

在2002年沈阳市政府决定对北市地区实施全面规划改造中,和平区已将其列为北市地区改造的重点工程进行研究,区政府主要领导专门召开座谈会,听取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各界人士对北市地区改造和恢复锡伯族家庙问题的意见。市规划局对锡伯族家庙按初始格局进行规划,恢复全部建筑用地3300平方米。同时考虑锡伯族集会方便,在规划中门前还设有1200平方米广场,在原锡伯族家庙东侧又增加了一块地,约1000平方米,三块地总面积有5500平方米,但锡伯族代表对此有异议。他们坚持按原初始最大面积12000平方米进行恢复。

鉴于委员提出的此庙用地面积涉及今年北市地区综合改造规划,沈阳市政府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协调,明确规划和投资后,由和平区政府组织北市地区开发改造的企业进行操作。

 

对于以上的答复,2002828日,关在汉委员在“政协九届五次会议提案办理情况征询意见表”中表达了他,也是全体锡伯族同胞的意见:

 

锡伯家庙原占地面积为12400多平方米,有300多年历史,它是全国锡伯族共同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唯一留在世上的锡伯族早期历史遗迹。现在考虑经济因素把锡伯家庙占地削减一半,锡伯族不能接受这个方案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要求按12400平方米一次性解决或考虑实际困难分两期解决,不要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同时,再形成一个新的历史遗留问题。实际上,全面恢复锡伯家庙所用资金有限,关键是动迁占据家庙的扰民的集体企业和居民,这笔账怎能算在锡伯族头上呢?锡伯族虽小,也是56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而且对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特别是捍卫祖国疆土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希望有关部门认真落实党的民族政策,还全国锡伯族同胞多年的夙愿。

 

同时,全国各地的锡伯族有识之士都在为家庙的恢复献计献策,奔走呼吁。经过锡伯族上层人士以及全体锡伯族同胞的共同努力,锡伯家庙的恢复终于有了可喜的进展。和平区将北市地区的改造建设工程交给了李世集团来开发建设,2003年沈阳市和平区区委书记李建安找到关在汉商谈锡伯家庙的恢复问题,并请关在汉担任恢复锡伯家庙建设顾问。考虑到锡伯家庙的修复是关系整个锡伯族的一件大事,因此,关在汉联合关宝学、叶永成二人共同担任恢复锡伯家庙建设顾问。

2004年年初,恢复锡伯家庙建筑工程已全部落实,并将于5月底前全部竣工。唯有家庙殿堂内部装饰的塑像、壁画、匾联、供器等所需的资金尚未落实。为保证2004年锡伯族西迁240周年的纪念庆典活动的顺利进行,2004226日,关在汉、关宝学和叶永成三位恢复锡伯家庙建设顾问联名给和平区人民政府打报告,并将锡伯家庙殿堂内装饰项目所需资金情况一并送上。

2004320日,关在汉又代表锡伯族起草了“对全面恢复锡伯家庙问题的认识”一文,送交给沈阳市民委、宗教局等有关部门。

关于恢复后的锡伯家庙的管理问题,沈阳市民委、宗教局提出由与锡伯家庙毗邻的实胜寺代为管理。为此,2004325日,由关在汉、关宝学和叶永成三人组成的恢复锡伯家庙建设顾问牵头召开了“关于锡伯家庙恢复后拟由实胜寺代管问题”座谈会。在座谈中,与会的锡伯族同胞对沈阳市政府、和平区政府以及沈阳市民委、宗教局能够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恢复锡伯族家庙问题表达了感激之情,并就家庙的管理、产权及管理机构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1)关于家庙的管理问题,锡伯族完全有能力,也有人才把它管好。考虑到当前宗教活动场所审批程序等问题,尊重并同意沈阳市民委、宗教局提出的暂由实胜寺代管的建议。并提出,经沈阳市民委、宗教局同意,由锡伯族的家庙管理机构为一方与代管方签订代管协议(具体内容由双方协商)。代管期限为5年一届,届满可视其情况终止或续签。

(2)家庙内的佛像、供器、各种装饰物及其他用品的购置和制作经费,我们都看作是政府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按锡伯家庙原貌恢复所做的投资。

(3)锡伯家庙占地面积为12406平方米。根据当前的情况,同意家庙恢复工作可分两步实施:首先恢复院内建筑;待条件成熟再实施第二步,即按家庙原规模、原貌全面恢复。

(4)明确产权为锡伯族所有,依据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5)按“产权所有”原则,代管方管理锡伯家庙所进各项收入,除用于家庙修缮、更新增添设备、日常生活支出外,应拨付锡伯家庙管理机构一定经费,用于民族活动。

(6)家庙东院主要为民族活动场所,西院为宗教活动场所。东院除设办公室,可辟出部分房间作锡伯族文物展示之用。

(7)遵照锡伯族先人在太平寺碑额上留下的“万世永传”遗训,锡伯族后人要进一步弘扬锡伯民族优良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竭尽全力保护好锡伯家庙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物实体,把它作为对子孙后代进行弘扬民族精神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

(8)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和完善锡伯家庙管理机构,通过一定程序推荐、选拔有深厚民族感情、熟悉本民族历史、德才兼备、无私奉献的同志为管理成员。管理机构拟由9~11人组成,设顾问若干人。机构领导可安排一位代管方人员。该机构不作为社团组织,其组成人员可在市民委、宗教局备案。管理机构对成员约法三章,要求和代管方人员相互尊重,和睦相处,遇事通过管理机构协商处理,不得干扰代管方僧人的正常佛事活动。遇有重要问题,及时向市民委、宗教局报告。

 

20045月,锡伯家庙的恢复建设工程基本完成。锡伯家庙的主体建筑得到了全面的恢复,展现出昔日的风采。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锡伯家庙与它东边的实胜寺前的广场上竟然摆放了清朝12个皇帝的高大铁铸坐像,这种构思和设计实在是令人费解。锡伯族及广大群众对此反应强烈。如果是为了宣传满族文化,这里既不是故宫,也不是清朝皇帝陵。这里东侧是喇嘛寺庙――实胜寺,西侧是锡伯家庙――太平寺。如果说锡伯家庙前想摆放点什么,那么摆放锡伯族为屯垦戍边而西迁的历史群雕不是更符合情理吗?而且也是对群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教材。如此,也会让群众意识到,实现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神圣使命,宣传和弘扬锡伯族的西迁精神,是有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为此,2004516日,关在汉代表锡伯族以沈阳市民的名义,分别给沈阳市委宣传部和沈阳市文化局写信反映这一情况。但是,锡伯族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清朝12个皇帝的高大铁铸坐像仍然矗立在那里,着实与恢复后的锡伯家庙前的广场有些不相匹配。现在,清朝12个皇帝坐像已经被移走。

200465日(农历四月十八),是锡伯族西迁240周年的纪念日。为此,沈阳市人民政府、和平区人民政府以及沈阳市锡伯族联谊会共同举办了“沈阳市纪念锡伯族西迁240周年大会”。这是首次由沈阳市政府牵头主办的锡伯族西迁节,也是锡伯族历史上由政府牵头主办的最大规模的一次西迁纪念活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辽宁省及沈阳市的领导到会祝贺。辽宁省内大连、辽阳、丹东、抚顺及新疆、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北京、天津等全国各地的锡伯族同胞都纷纷赶来,参加这一盛会。纪念活动进行了三天,举行了锡伯家庙修缮竣工典礼及大型祭祖活动,并演出了大型的文艺节目及具有传统锡伯族特色的歌舞。活动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还举办了“全国少数民族爱国主义思想研讨会”。

至此,锡伯家庙的修复工作暂告一段落。但尚未完全恢复历史原貌,恢复后的建筑面积5500平方米,不足原建筑面积12400多平方米的一半。这一历史遗问题仍是留存锡伯族人心中的“痛全国锡伯族同胞还在积极呼吁能贯彻落实的民族宗教政策,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还锡伯族同胞一个完整的精神家园。

锡伯家庙的全面恢复是锡伯族同胞多年的夙愿和期盼,也是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具体体现。全面恢复后的锡伯家庙,不仅是锡伯族祭祀祖先、缅怀先辈的重要场所,也将是展示锡伯族历史文化的主要领地,更是锡伯族教育子孙后代,了解本民族历史文化,继承本民族的优良传统和弘扬西迁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阵地。

20033月,锡伯家庙被辽宁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5月,锡伯家庙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锡伯家庙默默地述说着250年前的西迁壮举。它是一个民族三个世纪的历史记忆,更是一个民族守望了三个世纪的精神家园,它承载着祖先的记忆,凝聚着一个民族的认同。如今的锡伯家庙,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正以崭新的风貌,期待着锡伯儿女的归来。

近年来,很多飘泊在新疆的“游子”集一生的积蓄,自费回到老家盛京。2009年春节期间,新疆锡伯族贺元福率领全家老少三辈共17口人,从万里之遥的新疆专程赴沈拜谒家庙、祭祖,这也是锡伯族西迁近250年来的首次举家几代人同来祭祖。当贺老先生点燃香烛,率领全家为老祖宗磕头之时,场面着实令人动容。这次能够从新疆回到老家来祭祖凝聚了他们贺家几代人的梦想,终于在今天成为了现实。

2009512日(农历四月十八),是锡伯族西迁245周年的纪念日,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专门组织了一个由68人组成的“回乡祭祖旅行团”(自费),旅行团的成员多数是退休的教师和干部,年龄最大的79岁。他们带来了献给家庙的礼物:有这次旅行团所有成员签名的黄绫子一块;手工制做的绣花布鞋两双(男鞋、女鞋各一双),因为当年他们的祖先拜别家庙西迁新疆时就是穿着这样的绣花布鞋走的;伊犁老窖酒两瓶。他们还准备了锡伯族服装、精心编排了传统的锡伯族歌舞为故乡的锡伯族同胞演出。后来听说,这次回乡祭祖旅行团中的一位老人不久前去世了,他在临终前含笑说,他回到老家了,祭拜过家庙了,这一生没有遗憾了。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他的需求层次理论中,早已精辟地阐明了人的欲望。他把人的需求分成从低到高的几个不同的层次。他说,衣食住行和安全这些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归属、成就和自我实现这类较高层次的超物质的需求便出现了。是啊,上面的那位老人找到了他心灵的归属。

(作者李云霞,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学院教授刊载于《满族研究》2011年1期,有删改

 

新疆政府网 察县广播电视网 箭乡党建 察布查尔县公众信息网 魅力新疆-锡伯族 走进锡伯 锡伯族微群 盛京锡伯人 兴隆台锡伯学校